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七章 我们去老板那儿吧!

第十七章 我们去老板那儿吧!

苏子君面前的红色眉毛光头……相柳微微一笑,“天下万物皆有一线生机,公主不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才对?”

苏子君皱了皱眉头,并无和眼前这个家伙胡扯的心情,开门见山道:“相柳,你既然没死,不寻个地方好好地逍遥自在去,还回来做什么?”

“当然是为了回来答谢龙大人当初的‘恩情’了。”相柳淡然道:“我们并无意冲撞公主,不知公主能否视而不见,袖手旁观?”

苏子君眯起了眼睛。

相柳笑了笑道:“公主当初选择真灵转世,难道不就是为了脱下这妖界的事情?既然如此,公主又何必要趟这一次的浑水?相柳今日能够卷土重来,自然不能与当日混为一谈……还望公主三思。”

苏子君忽然笑了起来,冷笑,“龙夕若当初念在相柳一脉就只剩下你一个后裔,不愿妖界种类再度减少,才废掉你毕生的修为把你驱赶出去留你一命。没想到百年过去,你还是死性不改。你这次回来,是打算耍什么阴谋诡计?”

“听公主的语气,是打算揽下这次的事情了?”相柳平静道。

苏子君淡然道:“妖界的事情我确实没有兴趣管。但我苏子君……也不是任谁都可以在我面前指手画脚。相柳,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那就可惜了,公主……”相柳冷笑一声,“相柳在这里呼你为公主,已经礼让三分。既然公主不领相柳的这份情,那就别怪相柳冒犯了。”

“就凭你?”

“公主,别忘你了你如今也并非真龙之身!堕落成了魃,你和我们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相柳一挥手,手掌上妖异的紫光开始闪烁,“没有真龙灵气,你休想压制我!”

苏子君双手猛然挥动,红瞳与利齿与漆黑尖锐的指甲。

附近四周为山岗,只有山中小动物能够感受到两股截然不同却又同时让它们害怕莫名的庞大妖气。

但小动物不知道在这里开打的两位都曾经是搅动过神州大地上忌讳莫深的人物。它们抬头,只见天上隐约两道流光如同在即将日出的夜空下作画画符,煞为漂亮!

苏子君身边一道暗红光影紧裹,主攻!道道攻击像极了鼓点般,从不停歇,宛如大浪拍打——拍打在相柳的身上。

狂风骤雨般的打击之下,相柳脸色平静,从容接下,即使处于下风,却像是正在伺机而动,等候最佳出手时机的潜伏毒蛇。

“公主虽不在是真龙之身,但力量似乎较之百年之前有所下降,是否在人类世界呆的时间长了,已经磨平了妖的利爪?”

“相柳,你想要扰乱我?多余!我倒要看看,你的耐性有多少……你能忍住多久不还手……你是否有能力等到我的破绽出来!”

苏子君的速度猛然间提升了将近一倍!

相柳脸色一如平静,只是目光似乎紧了一下……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是,在这种骤然提高了一倍速度的打击之下,他已经有了种穷于应付的感觉。

轰——!

电光火石之间,相柳只感觉胸膛位置上传来一道剧痛,竟是已经硬生生地承受了苏子君的一记重拳头。

这一拳把相柳打下了下方山林之中的同时,也完全打碎了他的轻视。看着那傲然立与夜空下的小小身影与那完全不成比例的血色妖力,相柳擦了擦嘴角处的血迹,站起了身体来。

他抬头看着苏子君,笑了笑道:“公主果然还是厉害……相柳在这里再问一句,公主是否非要出手阻我?”

“哼,我喜欢做什么没有人可以命令我!”

“公主,相柳可以承诺,不管我打算做什么,我都不会继续冲撞您,只要您就此罢手,如何?”

“笑话。”苏子君冷笑道:“你既然出现在这里,难道我还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神州大地上还有多少条壮年的灵脉?每损失一条对于残存的妖怪来说都等于是断了它们的活路!我虽不管妖界内的事情,可你要危害整个妖界的安全,我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相柳忽然皱着了眉头,正色道:“公主,相柳有一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说。”

“无需浪费口舌!”苏子君身上的血色妖气疯狂大作:“龙夕若会惦记你们这些快要绝种的家伙,可是我不会!”

“黑云压天地,金甲飞旋龙!”相柳猛然喊道:“二月二,龙抬头!”

苏子君瞬间双手一缓,庞大的妖气更加是为止一停,下意识道:“你,你怎么……”

一道金光,猛然间从林中射出,狠狠地击中了苏子君的后背……甚至打穿!

只见那金光击穿了苏子君的身体之后,在天上盘旋一圈,才缓缓地闪回了山岗的林中,而苏子君则是双眼一黑,直接从天上掉落了下来。

……

“啊!”

听到这里,洛翩跹下意识地就发出了一声低呼的声音,并且动手就开始打算扒开苏子君的衣服。

“你做什么?”

“子君姐姐,你不是身体被打穿了吗?要治疗的啊!”洛翩跹理所当然道:“让我看看伤那里了?是胸部这一块吗?”

苏子君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领口……这家伙,知不知道随便脱女孩子的胸衣是很不礼貌的??

“不用了,我这不是好好地在这里了吗?”苏子君摇了摇头:“伤口早就痊愈了,只是残留了一些奇怪的异力,你也帮不了我。”

“这样啊……”洛翩跹点了点头,“那后来怎么样了?”

苏子君一边扣着自己衣领上的扣子,一边淡然道:“我估计相柳肯定还有同伴,趁我走神的瞬间用了什么古怪的武器偷袭。我没看清楚,不过这东西似乎对妖类的克制性极大……但也不像是东方道士的手段。”

“这么厉害呀!”洛翩跹担忧道:“子君姐姐,连你也打不过!”

“我只是一时大意!”苏子君重重地冷哼了一声,“这次是出其不意,再来一次,我有防备了,休想伤我!”

“哦哦!”洛翩跹很是信任地点了点头,然后好奇问道:“子君姐姐,你被打下来之后怎样了啦?那个相柳没有追上来吗?”

苏子君冷笑道:“那家伙毒辣得狠,怎么可能不会乘机继续追击我?只是我当时身体一下子被这种异力入侵,动弹不得……”

说到这里,苏子君看了小蝴蝶一眼,见她脸色似乎又苍白了一些,紧紧地抓紧了床上的被子,轻咬银牙,紧张之极的模样,便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我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放心,最后有人救了我。”

“谁啊?”

苏子君皱眉道:“我不知道,我只是听到了一把声音,像是女人……然后四周就忽然冰天雪地起来。突然出现的寒流抵挡了相柳一下,我就趁机离开了。”

“哦哦。会是谁呢?”洛翩跹想了会儿道:“女人的声音,该不会是龙姐姐回来了?”

“那老太婆要是回来了,以她的性格,直接就抓着相柳干起来了,会这样声东击西吗?”

“说得也是……”洛翩跹点了点头,“对了,子君姐姐,那个相柳到底说了什么了呀?让你分心?”

“没什么,就是一些恶心话,你不用放在心上。”苏子君淡然道。

“哦哦……”洛翩跹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便担忧起来:“子君姐姐,你受伤了,万一那个相柳和他的同伴找上门来,那怎么办才好!”

“我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随便离开那个山岗。”

苏子君摇摇头道:“我只是被偷袭才受伤的,但他不知道我现在的底细,就不会轻易来招惹我。再说,如果他的目的真的是地下的那条灵脉,他就更加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

苏子君吁了口气道:“当初龙夕若找到这条龙脉,求着我一块,我们两个合力把这条灵脉固定了下来,在这个城市的四周一共下了三个封印。那个山岗的地下就是封印之一。他想要解开这个封印中途就不能停止,不然就前功尽弃……他绝对舍不得。只是……”

“只是什么呀?”

苏子君皱眉道:“我也不清楚相柳的底细。除了偷袭我的那个家伙之后,他到底还有没有别的同伙也不好说,难保他不会让一些同伙或者手下来查探我的虚实。老太婆不在这里,这医院呆着太危险了,他们迟早会找上门来。”

“我明白了!”洛翩跹忽然笑了笑道:“所以子君姐姐你刚才赶走鼠妖婶婶,是怕鼠妖大叔的事情和相柳的事情有关系,所以怕鼠妖婶婶会碰到更大的危险!”

“你想多了!我只是不喜欢有谁在我面前哭哭啼啼!别的妖怪危险不危险,与我何干?”苏子君哼了一声。

“好嘛,子君姐姐你说不干系就不干系了。”

但见苏子君瞪了一眼,洛翩跹便吐了吐舌头,连忙话锋一转道:“不过呀,既然这里不能待了,我们要去什么地方呀?要不,子君姐姐我们去极乐净土?我看那个鬼婴先生好像和你熟悉唉?”

“打死我也不去那里!”苏子君冷哼一声:“让我去那,我情愿和相柳再干一场!”

“可你现在有伤在身上不是?”

洛翩跹摸着苏子君的脑袋道:“子君姐姐,你就不要固执啦!树妖爷爷从前告诉我,面子不重要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要去你自己去,我别的地方一样能呆着。”苏子君哼道:“还有,不要摸我的头!”

洛翩跹为难地歪着头,心中一动:“啊,我们可以去老板哪儿!让他暂时保护你!”

“老板?什么老板?”苏子君皱了皱眉头:“相柳虽说不是大妖,但论危险绝不比大妖差多少,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应付得了!”

“可是老板真的很厉害的唉!”洛翩跹此时伸出了手指,拇指和食指微微捏起,“不过,好像付出一些代价欸……”

“代价?”苏子君皱了皱眉头。

小蝶妖点了点头道:“因为要老板帮忙,都要给东西他的。这是那里的规矩,所有的东西都是买卖。”

“那就去。”苏子君听着好像有些耳熟,但一时也没有想太多,“既然是买卖,那就去,我苏子君从不欠别人东西!还有,我说了,不要摸我的头!!”

……

……

但苏子君完全没有想到,洛翩跹带着她来到的地方——眼前的这个地方。

就像是一间开在了普通闹市街头的店铺一样,最多就是模样有些古老罢了……可是对于苏子君来说,感受就完全不一样。

“传说是真的……”苏子君皱了皱眉头,“居然就在这个地方?这么近……龙夕若这个老太婆,居然提也没有提过!”(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