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九章 请不要乱咬老板

第十九章 请不要乱咬老板

俱乐部的厨房远比感觉的要大不少……正确来说,俱乐部内在的空间,也远比它此时在另外一个相位占据的这家商店街的商铺的空间要大得多。

洛翩跹坐在了厨房中央的组合柜桌前的高脚凳上,双手在桌子上撑着,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俱乐部的女仆小姐像是变戏法一样地在摆弄着这里面的东西。

虽然是被这样全程看着,但正在用打蛋器打发着鸡蛋的女仆小姐却无半点的在意。此时,优夜忽然微笑道:“翩跹小姐,是在担心你的朋友吗?”

“啊?”洛翩跹睁着眼睛,看着这位大姐姐的笑容,感觉有些温柔,便点了点头,歉然道:“对不起,子君姐姐其实不坏的,就是口是心非一点。”

优夜把手上的打蛋器放下,忽然问道:“翩跹小姐,我们是绝对不会伤害顾客的。”

“真的吗?”洛翩跹下意识问道。

优夜轻轻地点点头,“当然,只要顾客不是真正地带着恶意的话。”

小蝴蝶像是解开了心结似的,点头笑了笑道:“子君姐姐真的一点也不坏!”

“你很喜欢她吗?”优夜轻声问道。

洛翩跹点点头,然后数着手指起来,“对啊!不仅仅是子君姐姐,还有龙姐姐,还有包子铺的大爷和大娘,还有宠物医院的叔叔阿姨,还有……还有……”

小蝶妖忽然瞄了柜子桌对面的女仆小姐一眼,然后低着头道:“还有优夜姐姐和老板,我都喜欢。”

优夜轻笑道:“看来,你是喜欢所有碰到的人才对。”

“也不是啦……”洛翩跹摇摇头。

优夜忽然招了招手,招呼着小蝶妖来到她的面前。

近距离地靠近这位不可思议的优夜姐姐之后,洛翩跹才看得清楚……这位俱乐部的女仆小姐的肌肤就像是无暇的玉石般。

她不禁多看了两眼。

就在这时候,洛翩跹只感觉嘴巴突然一甜,很甜很甜。

俱乐部的女仆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手指轻轻地伸入了发呆的小蝶妖的口中。只听得优夜此时轻声问道:“这个甜度,可以吗?”

原来女仆小姐用手指在打发好了的鸡蛋上轻轻一划,手指勾起了一些白色的粘稠物,送到了小蝶妖的口中。

“嗯……”洛翩跹脸红红地点了点头。

优夜微微一笑,“这就好。”

……

……

许久许久,感觉已经过了许久般,然而墙角上耸立着的摆钟指针也不过转去了三十度角:五分钟的时间。

苏子君有种感觉,那就是在耐性方面,自己应该会输……哪怕仅仅过去了五分钟的时间。

于是她开口道:“这个地方,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哪怕是空气,都仿佛带着魔力一样,在无限地放大人心之中的**。”

“子君小姐,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洛邱微微一笑道。

苏子君却摇了摇头,似乎不打算继续这种话题。

洛翩跹暂时不在之后,她仿佛没有了掣肘般,“世界上一直流传着你们的传说,全世界似乎都有你们的踪影……但从来没有谁知道,你们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你们的来历,你们的目的,你们的态度,全部都是谜团。”

“子君小姐想要说什么呢?”洛邱问道。

“既然一切都是谜团……”

苏子君正色道:“那么你们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们能够满足我?世间的财富对我来说形如废物,只要我不愿意死去我便能够活到天荒地老,凭我的能力,几乎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们又如何能够保证能够送到我的面前?”

洛邱想了一会儿,便缓缓道:“很抱歉,子君小姐,我们这里没有试用的规矩。一切的交易都是即时,你买,我们卖,如此而已。但不管您想要什么,只要您能够支付得起,我们都可以给你……所以,不用试探,也不用言语上的争锋相对,本店始终是站在客人的立场上。”

啧。

苏子君忽然咂舌,冷笑一声道:“果然是油盐不进的家伙……行吧,开门见山。”

苏子君深呼吸一口气,“我要我身上的伤势全部痊愈,不管是新伤旧伤。另外,我还需要相柳的情报,越详细越好……既然你们这样的神秘,别告诉我你们没有办法知道相柳到底是谁,还要我来提供。”

“客人,请问您打算用什么来支付呢?”

“报酬吗?”苏子君微微一笑,她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赤足走在了木地板上,来到了洛邱的面前停下。

这位奇异的旱魃少女缓缓地拎起了自己的裙摆一些,然后微微一笑,先是左边的腿微微跨出,搭在了洛邱的腿上。

近乎没有血色般苍白的肌肤已经能够裸露在空气之中。

她缓缓地坐在了洛邱的大腿上。

旱魃小姐双手捧起了俱乐部老板的脸,缓缓地靠近而来,轻轻地吐着气,当她的嘴唇靠近到了洛老板的耳边的时候,才小声道:“就用我来支付,可以吗?”

唇若即若离地在洛邱的耳廓上慢慢地划下,她仿佛想要朝着洛邱的脖子吻去。

极为柔软的身体,冰凉却并不冰寒,怀中的旱魃少女给洛老板带来了一种颇为新鲜的触感。

正当苏子君微微张开双唇的瞬间,她听到了这样的说话。

“嗯……子君小姐的现世是东方轩辕皇族的最后裔,可本身的真灵来头更大一些。您的处子之血确实是珍贵的宝物。不过对比起您想要的东西,恐怕还有些不够……毕竟子君小姐身上的伤势含有的东西还有别的,不是吗?不过考虑到恢复伤势和情报是可以分开的商品,子君小姐要不考虑一下只要其中一样?当然,我建议您恢复伤势较好。”

苏子君的身体似乎忽然一僵。

洛老板淡然道:“另外,最好不要尝试喝下我的血,那样会伤害您的……客人。”

“哎呀。居然说人家的第一次不够值钱,真是太伤心了……稍微给我点补偿吧?”苏子君眯起了眼睛,说着带着阴寒的说话,忽然张口便咬了下来。

锋利如犬齿般的尖牙,猛一下朝着洛邱的脖子扎了下去!

而洛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一刹那时间停留,世界仿佛化作了黑与白。苏子君的身体被什么东西所笼罩着,狠狠地拉扯离开。

她无法躲无法避更加无法挣扎,身体已经停留在半空之中——她的双手双腿甚至脖子上,各自缠绕了一道黑色的锁链——这些锁链没有尽头,因为它们各自从无中生有般,自空气中来。

满脸惊骇之色的她,此时疯狂地让身体里面血红色的妖气涌动,想要挣开这些锁链的束缚。

苏子君却不料,不管如何凶猛的妖气爆发,都仿佛都如同泥牛入海般,被那黑色的锁链吸收了去,不起半点波澜。

洛邱睁开了眼睛,侧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脖子,然后弯下腰,从地上捡起来了一颗尖尖的牙齿。

苏子君也已经缺了一颗锋利的牙齿。

她没能在这个俱乐部老板的身上获得一点的鲜血,反而丢失了自己的一颗牙齿。

洛邱取出了手帕,把这个牙齿擦拭了干净,才缓缓地放在桌子上……他看着苏子君,挥了挥手,让那些锁链褪去,才轻声道:“子君小姐,您的试探……够了吗。”

她赤足下地,感受着木地板的冰和凉,缓缓地伸手擦拭着嘴间因为一颗牙齿剥落而流出的鲜血,缓缓地道:“我有一冢,里面埋葬了深海妖魔邪魂三万,够不够?”

“位置呢?”

“北纬N24°14′48.18″,东经E129°38′43.29″!”

洛邱闭上了眼睛,不久之后便再次睁开,淡然道:“两万足够恢复子君小姐身上的伤,一千五百足够买到子君小姐想要的情报。”

“成交!”

虽然成交,但苏子君依然眼神不善……因为牙口好痛。

好痛……

¥¥¥¥¥¥¥¥¥¥¥¥¥

PS1:看到上面熟悉的分割线有没有谁怀念的?

PS2:祝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能够找到一个咬伴。

PS3:别问我咬伴是什么,像我这种“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即使在2016年最后的十几分钟还在坚持码字的良心选手,怎么可能知道!!

P4:所以,新年快乐。(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