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二章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第二十二章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夜空之中,仿佛有着一个若有若无的漩涡……并不是徘徊的云,而是别的什么,更加抽象的东西。

优夜抬头看了一眼夜空之上。

刚刚把俱乐部店外橱窗的最后一处擦拭干净的她便回到了俱乐部之中。

像是往常一样。

女仆小姐发现自己的主人此时正在看着一张地图——地图浮动在半空之中,就在洛邱的面前张开。

它是这个城市的地图。

“擦完东西啦。”感觉到女仆小姐进来了,洛邱也没有回头,依然还在看着这张地图,“来,过来看。我从来都没有认真地看过这个城市的地图。”

女仆小姐走到了洛邱的身边,开始仔细地打量起来,同时轻声问道:“主人在想地下灵脉的事情?”

洛邱点了点头道:“刚走了的那位苏子君小姐,本身就是为了这个而来……你看。”

他拉起了优夜的手掌,来到了地图的另一边,同时伸手在地图的面前一抹而过……只见地图上那些标记着的建筑物都渐渐在地图上消失不见,而最终残留下来的,仅仅只是这个城市最原始的地貌。

以及在地下深处一些更加难以测量的东西。

眼前的地图甚至开始变作了三维的立体图案,不仅仅有了城市的地表,还有这个城市地下构造的分布图。

优夜看着这个立体的分布图,此时开始显示出来的三个不同的光点,“主人,这三个就是地下灵脉封印的位置?”

洛邱又点了点头,然后伸手在这三维立体上面,用手指大概画出来了一道纹路……弯弯曲曲的纹路,像是蝌蚪一样,最后点亮。

洛邱道:“这就是这条地下灵脉的形状……你有什么想法?”

女仆小姐轻皱眉头,“像是……鲁珀特之泪。”

“一开始的时候,也就形状让我联想起来而已。”洛邱顿了顿,“现在剥开来看之后……它恐怕有着和鲁珀特之泪一样的特性。”

优夜想了一会,伸手在这条灵脉的三个不同的光点——它的封印上一一点过,“这个是相柳打算侵蚀的封印,这个是苏子君小姐打算去的封印,而这个……”

最终,优夜的手指来到了第三个封印的位置上——也就是这条灵脉看起来像是最末端的地方,“居然会在这里也弄了一个封印。”

女仆小姐摇了摇头,“这并不是为它套上一层保险,而是一个定时炸弹。”

洛邱吁了口气,“如果第三个封印不是用正常方法打开的话,恐怕会造成巨大的压力,按照鲁珀特之泪的特性,这条灵脉会在一瞬间彻底炸裂。”

“而这个城市,将会遭受一次史无前例的巨大地震。”优夜微微地眯起了眼睛。

“嗯……”洛邱想了一会,“龙夕若应该不是故意,从她的行为和太阴子描述等看来,她没有理由这样做。那么,可以猜想的原因大概就只有一个了……”

一向聪慧的女仆小姐忽然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神色,轻声道:“这位龙小姐,大概是不怎么喜欢物理学吧。”

洛邱沉默不语,记得龙夕若貌似是……宠物医生?

……

……

每隔一段时间,她都需要稍微上浮,尽量靠近到地面的位置,让自己的身体得到休息——龙夕若觉得,即使以自己的特殊体质,像这样无时无刻地关注着地下灵脉的流动,也是一件苦差事。

这会儿她就刚刚在休息着……下方就是一片赤红色的熔岩。

忽然,龙夕若鼻子像是有点痒……大概是因为这里充斥着大量刺激性的硫磺味道的原因?

她没能把一个本应该打出的喷嚏打出,只是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出来有段时间了,该不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但龙夕若很快就摇了摇头,相比起这点小小的异常,她还是更加关注眼下造成这些地下灵脉移动的根源。

再说,虽说她离开了,但宠物中心还有苏子君……一个她能够信任的妖怪。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龙夕若深呼吸了一口气,再一次潜入了下方的熔岩之中,“好热……衣服脱了吧。”

……

……

犬妖是不知道这个让他恐惧的黑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但是面前这位把黑衣家伙直接楱到了地上,砸出一个坑来,有着凶怒猴儿脸的家伙,他就再清楚不过了。

他成人型的时间不长,但已经不止一次从老一辈的口中听到过这位极乐净土酒吧的老板。

老一辈说,孙小圣的名气,不是因为极乐净土,而是因为他的拳头。

早在极乐净土酒吧开起来之前,他就用他的拳头,在妖怪的世界之中打出了一道巨大的惊雷。

传说小圣哥甚至挑战过妖界至高无上的龙大人,结果无人可知……可是他此时还在这里好好地呆着。

那么,就算是落败了,也是有着单挑龙大人而不死还像现在这样活得好好的彪悍战绩!

还有,极乐净土的消费好贵!!!

“哈,你就这点本事吗?”

小圣哥的拳头依然没有离开对方的胸膛,而是一直地把对方压在了地上。

但他很快便感觉到了不妥的地方……虽然是把对方揍了一拳,但对方毫无还手之力这点却让小圣哥感觉有些奇怪。

小圣哥皱了皱眉头,站起了身来,发现这个家伙倒在地上,胸膛上一个巨大的凹形,却一动不动。

“死了?”

孙小圣嘀咕了一声,随后用脚把黑衣家伙给撩了起来。

猛然,一种危险感让孙小圣的毛孔忽然竖立。他想也没想,身影一闪,就把地上趴着的犬妖提了起来,高高跃起,最后一手抓住了楼宇间的一根下水管道,停在了墙身之中。

只见地上那躺着的家伙,身体猛然之间爆开,一股紫色的雾气开始散发出来——四周的不管是水泥地板还是墙壁,被这些紫色的雾气沾染之后,瞬间便被腐蚀融化。

“不好,这东西还在扩散!”

孙小圣眉头一皱,直接把手上的犬妖扔开,随后做了一次深呼吸,双手环抱身前,空气之中似有无形又无数的手掌般,飞快地把所有散开的紫雾推回了原地。

孙小圣的双手开始顺逆时针各自转动着,那些紫色的雾气便一点点被收拢到了他的身边,渐渐凝实起来,最后压缩成为了一个拳头大小般的紫色珠子。

孙小圣打量了一会,忽然张开了嘴巴,直接把这东西吞入了肚子之中——吓得那犬妖顿时脸色发青!

“糟糕!”

猛然,孙小圣极为痛苦地双手抓住自己的脖子,身体甚至开始踉跄起来……他做着干呕的模样,脸上一阵阵黑气缠绕。

“大人!大人,大人!你没事?”犬妖惊恐地跑到了孙小圣的面前,却见孙小圣此时直接扑到在了地上。

他伸出了手来,仿佛想要抓着什么似的,脸色的痛苦之色更加浓厚了几分。

“大人!大人!你怎么这么冲动,虽说你力量强大,可也不能随便吞下去这种大毒的东西啊!这可怎么办呀!”

犬妖顿手足无措,心想这位大人,是不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我……”孙小圣的喉咙挤出来了一些声音。

犬妖苦着脸道:“大人,您救我一命!你说吧,你有什么没有了的心愿,我就算拼了这头狗命,也会帮你完成的。您说!”

他弯下了腰,耳朵靠近到了孙小圣的嘴边,小心翼翼地倾听着。

“我……我……我……”

孙小圣的声音越发的微弱起来,饶是以犬妖的听觉,居然还听不清楚,他不由得再次贴近一些,哭着道:“大人,您说呀,你怎么了?”

“我……我……”孙小圣人猛然张开了眼睛,“我没事哈!!骗你的!哈哈哈哈!!!!”

宛如一道惊雷般的声音出现在犬妖的耳边,愣是炸得他耳朵仿佛要聋了一样,眼冒金星。

此时,只见孙小圣也不起来,就那样躺在了地上,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哈——!

“大人你……”

犬妖此时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戏弄了一下?他不停地揉着自己像是聋了般的一边耳朵,看着这笑得都快要出流出眼泪的孙小圣,默默地叹了口气。

怎么有这样恶心的人哦……(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