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四章 协力者

第二十四章 协力者

城外山岗深处,正是月上中天的时候。

此时,山涧虫鸣和清风和脚步声……相柳的脚步声,还有什么东西被拖动的声音。

相柳走进了一个隐秘的洞穴之中,缓缓地走到了洞穴的深处——在这里,同样也被写上了大量的金色的咒文。

当然,它们本应该是金色的,可如今却显得十分的暗淡,仿佛随时都会彻底褪色一般。

这里是第一个封印点。

但显然,这里并不仅仅只有相柳一个,还有一个:一个穿着休闲西装,但脸色看起来却相当落魄般的男人。

大概三十来岁的模样,须根有些稀疏,而黑色的头发则是扎成了一束随便地别在了脑后。

这个男人靠在了一处墙壁上坐着,怀中抱着一根细长的,包裹着大量布条的东西……像是一根棒子,或者别的什么。

听到了脚步声,男人微微地睁开了眼睛。他并不害怕相柳,即使看到相柳左右两手各自抓着的东西也并不害怕——相柳左右两手都各自抓着一名妖怪。

看模样是很虚弱,但没有死掉的程度。

男人淡然道:“我不是说过,这个封印快要侵蚀完毕,让你不要随便乱走。”

相柳随手把手上的妖怪扔下,一下子盘坐了起来,他一边撕掉其中一个妖怪的手臂——咔嚓的骨头扭断和鲜血崩裂。

相柳张口咬着这条手臂的血肉,咀嚼道:“我肚子饿了。”

男人淡然道:“我的意思是,让你不要去招惹之前那个女性的妖怪,我不想这个项目再有出纰漏的地方。”

相柳眯着眼道:“哦?苏子君不是被你贯穿了身体吗?怎么,你对自己没有自信?上次让谁在暗中帮了她一把……苏子君逃掉了,我这乘胜追击有问题吗?”

男人平静道:“就像你说的,有谁在暗中帮了你口中那个公主一把,可我们至今也不知道到底是谁。”

相柳丝毫不以为意道:“虽然那家伙帮了苏子君一把让她逃掉,但最终不也是被你射中了吗?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不过如果实力足够就不用躲着,既然让你正中了身体,估计已经死在了那个角落了吧。”

男人淡然道:“什么时候都有可能发生,没有亲眼看见,我从来不会轻易判断敌人是否真的死亡。再说,算上你口中的这位妖怪公主,我们至少碰到了两个敌人……或者是三个。相柳,你受伤了吧。”

相柳只是大口地咬着手上的这条妖怪的手臂,一声不吭。

他从来没有和孙小圣交过手,对方的出现也是在他被驱逐之后……再来,他也没有想着要在城市里面和孙小圣动真格。

但他因此吃了亏却是事实……那头来历不明的猴子,似乎比他听到的还要难缠一些。

但相柳有仇必报,哪怕仅仅之上口头上的仇……

他吞下了整条的手臂之后,才冷不丁地看着这男人道:“库克,难道不是因为你们的人手迟迟不来,才让这件事情一拖再拖吗?要是你们当初答应的人手充足,又何必等到现在,诸多顾忌?”

男人……库克平静道:“我已经说过,会所的命令是暂时潜伏并且停止当前所有在进行的行动和项目,所以短时间是不会得到援兵的。现在,要不是你私自开始了行动,我们还能更加小心一点。”

相柳顿时冷笑道:“继续等待?开什么玩笑?龙夕若不知道为什么离开,我也不必去知道!但这绝对是最好的时机!你们根本不知道龙夕若的恐怖!”

“神州大地的真龙,会所有记载,轻易不要纠缠。”库克淡然道:“我不会看轻任何一个敌人,但我也试一试,我的矛,能不能把她也贯穿。”

“但愿你不会先被她的爪子撕裂。”相柳冷笑了一声。

库克闭上了眼睛。

但在闭上眼睛之前,他却最后说道:“相柳,会所这次对你的私自行动已经十分不满。你在会所得到的已经足够多了……这次如果失败的话,会所让我告诉你一声:我们会追回在你身上投资的东西。”

相柳冲着库克眯起了眼睛,忽然问道:“你们会所,到底在害怕什么?为什么一夜之间选择龟缩起来,甚至不惜停止那么多的活动?”

库克没有再次睁开眼睛和说话。

相柳自然也没有得到答案。

他唯有继续吞食着剩下的妖怪的身体。

洞中那些岩壁上的咒文就越来越暗淡了。

不久之后,相柳把吃剩下的两个妖怪身体的一些部分留了下来,然后扔到了这个洞穴中央的一个坑里面。

这里头好像有着什么东西……正在缓缓地蠕动着。

相柳眯着眼睛,打量着坑内的东西,冷笑道:“会所的这项技术倒是很不错……快点成长起来吧。”

坑内有着幽光,数十点……像是眼睛,一颗颗的眼睛。

借着那些洞内咒文闪动时候所散发出来的光,隐约地能够看见这坑内的一些……暗红而粘稠的液体。

它们布满了整个坑底。

而在这些液体的中央,有着一个巨大得像是肉球的东西……肉球上有着许许多多奇怪的部位。

有手,也有脚,也有角之类的东西……也有着一张张不同的脸。

许许多多。

……

……

是不是……有些多管闲事了呢?

梨子打量着这个并不怎么圆的月亮,躲在了大树底下草木浓密的旮旯里头……她自己甚至不知道这里距离市区还有多远的距离。

不过哪怕是知道了,估计也没力气走过去了吧?

梨子下意识地看着自己的胸膛——这里有着一个无法愈合的伤口,并且不断地带走她的生命。

为什么会这样呢?

是因为在极乐净土玩乐放纵的时候,无聊地看到了一头鼠妖和酒保密谈的样子,一时好奇所以跟上看看的原因……结果在这里失去了那鼠妖的踪影。

转了好久也没有发现什么,最后碰到了两只妖气恐怖的家伙在这里激斗……

“果然还是多管闲事了吧?”梨子叹了口气,仅仅只是因为一时看不惯一方被另一方的人马偷袭,所以出手帮了一把。

结果却把自己弄成了如今的模样,至于被救助的对象,反而二话不说就跑掉了……是不是剧本有些不对啊?

不应该就算暂时离开了,也会悄悄回来差个究竟,最后发现了自己,感恩戴德之下想尽办法帮助自己疗伤才对?

“真的不想就这样穿着这身衣服死掉啊……”

梨子又看了看自己穿着的热裤和小背心……见鬼了真是。

这和她理想之中死的时候的模样明显画风有些不一样。

她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穿上白色的裙子,在一个温柔的雪天之中,或许是白天,或许是晚上,紧紧地躺在雪地上,看完这世界的最后一眼,才最终离去。

“算了,就这样吧……”

没有亲人。

没有伙伴。

从来都是她独自一个。

似乎在这种无人的地方,或许以后都没有人发现的地方,静静地离开,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就当我,请了一个永远也没有尽头的长假吧……”梨子缓缓地闭上自己的眼睛,“反正……很快会……忘记。”

她感受到了寒冷。

这是她有生以来感受到的第二次的寒冷。

原来死的时候,可以这样的寒冷。

她忽然间冷到了极点,但却在这时候一下子仿佛变得暖和了起来……是意识上的温暖,而不是身体上。

因为她知道,她的身体从来都不会拥有热度——即便普通人能够感觉得到,也仅仅只是一种幻觉。

但她还是感觉到了和寒冷截然不同的东西……既然不同,那就是温暖……吗?

还有一股好像在什么地方嗅到过的,淡淡的香气。

好舒服啊……

……

“我可不想有人天天回到家喊着会累死,闹着离家出走……”

是不是还有谁……在说着话呢?(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