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四章 不值几个钱

第四十四章 不值几个钱

这里的居民们,一直把这里称之为天堂——因为这里是理想的国度。

而山的那一边,就是主的信徒,蒙受主的眷顾之人才能够居住的地方。他们希望,自己未来将会是受到眷顾的其中一个。

同样,因为是只有被认定之人才能够居住,所以岛上的他们并不知道,山的那边,有着许多庞大的——他们从没有见过的建筑——藏在地下的建筑。

这里,还有着被称为会首,共同管理着这个‘天堂’的人物。

从倒吊者开始,然后是女祭司,塔,节制,教皇,命运之轮等等以塔罗牌之名命名之人再一次聚集。

这是自从上一次发出了整体潜伏的吩咐之后的聚集……聚集了这么多,拥有塔罗之名的人。

“诸位,我们失去了库克的联系。”愚者缓缓说道,属于愚者的荧幕上仅有一个穿着滑稽衣服,手持白玫瑰的男子的简单图案。

“库克……他不应该是在待机才对?相柳呢?”

“我们也联系不上他。”愚者淡然道:“但考虑到连库克也失踪了,可以假设相柳有背叛合约的行为。”

“库克做事很小心,我们也有暗中下达监视相柳的命令……”

愚者忽然道:“各位还记得几个月前,我们丢失了那批货物,然后天蝎还被‘拜访’过的事情吗?”

这个地方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愚者道:“碰巧的是,库克和相柳也在那个城市当中……各位以为如何?”

此时,一道声音缓缓开口道:“首先弄清楚库克是生是死,在这之前,保持原来的决定,暂停世界各地的活动……另外还有一件事,我们会所不少的外围组织都遭到了破坏,显然是有人要对付我们。”

“就是那个代号复仇者的家伙?”另一把声音,称号教皇的这位,“我知道这事情,女祭司,你是掌管情报的,难道还没有弄清楚这个复仇者的来历?”

女祭司道:“复仇者目前主要集中在中东地区活动。根据生还报告对复仇者的形容,我推测复仇者很有可能是失踪了有些时间的Jessica。”

“是她……”

“原来是她……”

“Jessica居然能一个人破坏我们的外围组织吗?还是她已经真的彻底投靠了刑警组织那边?自从上次她背叛之后,我们的潜伏的人都被暗中处理掉了不少……”

女祭司面对着众多之人,淡然道:“不,她应该是单独一个人。按照生还者的叙述,复仇者恐怕还掌控了使用电能的方法……这是仅有的一张照片。”

女祭司的屏幕上,一张并不算十分清晰的画面顿时出现。

只见这画面之中,一个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的女人张开了双手,一些蓝紫色的电弧缠绕其中……而地上,倒下了不少的人。

“嗯……Jessica之前可有加入新人类的开发计划?”忽然又响起了一道声音。

愚者道:“计划之中没有她,按资料看来,她应该属于没有潜能的人……嗯,还有一件事情,当初天蝎接到的那个电话,就是从Jessica的手机上发出的。”

“她买了能力。”

“只有这种可能了……俱乐部!”

“但我们不知道这种能力是否会成长,有多强。”

“不能放任复仇者一直在捣乱我们的外围组织……我建议,动用裁判组的力量去清除不安定的因数。”

“附议!”

“附议!”

“另外,需要派人到那个城市去,调查清楚库克和相柳的动向。新闻报道,那里一夜之间出现了一个天坑,还有百花齐放的异象……这应该不是什么自然的反常现象。”

“谁去?”

“就让……继承了尼禄之名的那位去吧。”

“附议。”

这里重归幽静。

……

……

还没有到晚上,眼前的这个拥有豪华大门的夜总会自然也没有正式开门。但里面已经有员工在忙活事情,准备晚上的营业。

比如说,夜总会的经理:戴经理。

戴经理这会儿就在数着钱,一张一张,老仔细了。

最后,戴经理把一叠三千块在桌子上敲整齐,然后推了出来,“来,五千,一块不少,你点点。”

“不用了,我信得过。”接了这五千块,洪冠笑了笑,也带着一点儿的感激。

像他这样混迹在夜场工作的歌手,收不到酬劳是常有的事情。有些夜场的老板甚至还会最后压价,折算各种各样的费用……甚至赖账的也不是没有。

“你自己说的啊。”戴经理淡然道:“你不点,要是出门少了个仔,我可不认账。”

“行,没问题。”洪冠点了点头,“那我就点点……”

洪冠点起了钱来,忽然问道:“对了,戴经理,这两天你有没有见过程亦然?”

“那小子啊!”戴经理摇摇头,倒是叹了口气道:“我倒是想找,可是一直没找着。电话打了不接,叼样!”

“戴经理……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吗?”洪冠略微显得担心道:“是不是他,又闯了什么祸事?”

他们两人在那晚上之后,恐怕就是处于一种闹翻的状态。洪冠尝试着去联系程亦然,可是也一样没有找到人。

他还琢磨着,今儿收到了钱,借路上程亦然家一趟。

“没什么了。”戴经理摇摇头道:“不过你要是能找到他,就当作是帮个忙,告诉我一声……嗯,你告诉他,我还是想要请他回来登台!”

“登台?”洪冠一愣,“上次不是差点让他搞砸了舞台吗?”

“你不知道吗?”

戴经理愕然道:“那晚上那小子后来又折回来了,上台吉他一弹,一唱,我滴个娘亲啊,场子顿时就像炸药一样爆了。我的那些客人,都HIGH翻天了!”

“还有这种事情?”洪冠听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恐怕是最了解程亦然的人,知根知底,要说程亦然能够自个儿弹唱就引爆全场,他还真是难以置信这一点。

该不会是,都到了那个点了,那些喝酒喝得差不多的人,听什么都High吧?

“我骗你干嘛?”

戴经理耸耸肩道:“他不是你兄弟吗?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才对啊……对了,最好你能把他找来!放心,我一定不会少你那份!”

洪冠没说什么,带着疑惑从夜总会的后门离开。

只是走在小巷子之中,他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一下子停了下来,低头一看……那是一块牌子。

一块穿在了项链上的牌子。

洪冠把它给捡了起来,用手去抹干净……这是程亦然带着的牌子。洪冠并没有认错,因为在他的身上,也带着一块。

洪冠从衣领之中把自己的牌子取出,一手一个,便是沉默了下来。

这是他们当初组乐队的时候,人手一块的东西。

说好,这几块的牌子,就是他们的象征。

“亦然……”

但他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立场,毕竟……主动开口离开的,也是他自己。洪冠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今天……没心情上程亦然的家了,还是去医院看看老婆吧。

……

妻子叫做金子瑶,是他在一次夜场唱歌的时候认识的。

还只是一个大学生的她就不知道是不是中了降头术一样,居然就爱上了他这个穷小子,接着相爱,然后领证……甚至连酒席都没有办上。

婚后这几年也只是住着租下来的小房子。

不算漂亮,但却是让洪冠甘心为她做出放弃虚幻的梦想而回归现实,老老实实找工作养家活口决定的女人。

才打开了医院病房——当然是大众病房,好几个人合住一块的样子。洪冠小心翼翼生怕吵醒别的孕妇,来到了妻子的床位前。

妻子正在织着什么,像是毛衣。

“不是让你别弄这些费神的东西吗?”洪冠才坐了下来,便皱着眉头,一脸‘不悦’地说道。

“反正闲着。”妻子金小瑶也是笑道:“今天收到工资了吗?”

洪冠点头道:“嗯,这次挺顺利的,现在啊,咱们就安安心心地等这个小宝宝出生了!”

说着,他摸着妻子金小瑶滚圆的肚子,一脸傻笑。

不料金子瑶却忽然道:“洪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没讲的?”

“没有啊?”洪冠一愣道:“我还有什么事情能瞒得住你的金睛火眼啊?我这辈子都瞒不了。”

“就知道贫。”

金小瑶娇嗔地翻了翻白眼,然后从床头柜的抽屉里面取出来了一本书……应该是杂志,她在洪冠的面前打开,好笑道:“没瞒着我,那这是什么呀?”

洪冠一愣,下意识看去。

那是在娱乐杂志上发布的,一则新星出道的新闻,而洪冠就赫然在这些新人之中,看到了一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孔。

程亦然!

新星出道!

“你哥们终于出道了!这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你居然没有第一时间通知我,不是瞒着我是什么呀?”

“我……”洪冠顿了顿,“我不是怕你激动,动了胎气吗?”

“还有这种说法呀?”

金子瑶又白了一眼,“不过啊,你这兄弟真不容易,也算是熬出头了。对了,他是怎么当上的?是不是去参加了什么选秀……嗯!你是不是也背着我去悄悄地也参加了,然后落选了,才不敢告诉我?对不对!”

洪冠心情有些复杂,却没有说明什么,只是下意识道:“我说,如果是呢?他选上了,而我没选上,你会不会觉得作为丈夫的我,很没用?”

金子瑶却眼睁睁地看着洪冠,好久一会儿,才忽然问道:“我饿肚子了吗?”

“应该没有吧?”

“我生小孩连一个病床也没有了吗?”

“有!卖血我也不能让你没床位啊!”

“你会让我委屈吗?”

“不会!”

“那谁说你没用了?”

金子瑶轻轻地抱了洪冠一下,“我知道,你也会有发光发热的那一天。我呀,你只要饿不死我和接下来的孩子,就会安静地等着。”

洪冠鼻子一酸。

那种梦想……在这个女人的面前,还能值几个钱?(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