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七章 怪异

第五十七章 怪异

白色的桑坦纳停靠在马路边上——这是一个急刹。

马SIR马厚德这会儿眉头忽然跳了跳,心中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当然,可能是因为还没有来得及是早餐的原因,饿得慌。

“林峰!林峰,在吗?”马厚德拨开了人群,只感觉有人在旁边朝着他赶来——并且赶到了他的身边,马厚德也就看也没有看就道:“去,把这些不干系的吃瓜群众都给我赶走,然后……”

有着几十年当差经验的马SIR几乎倒背如流地把一套程序滔滔不绝地吩咐了下来。

可这边才说完,马厚德就意外地发现,身边过来的人并不是林峰……可就算不是林峰,马SIR也不感觉有什么尴尬的,“还愣着做什么,去干活啊?”

这位警察先生顿时就道:“马SIR,您刚说的那些事情我们都做了!”

“都做了?”马厚德一愣。

对方点了点头,然后直接道:“刚刚来了一位女警官,你说的她都说了,所以我们都做了。”

“女警官?”马SIR张了张口,“哪里来的女警官……算了,她还说什么来着?”

“没什么了,就跟您刚说的几乎一模一样。”

马厚德道:“就这些?难道没有说不许让任何的记者混进来吗?尤其是女记者!!!”

“这个倒是没有。”对方摇了摇头,“不过马SIR你吩咐了,我这就去做好了!”

马厚德顿时挥了挥手,“快去快去!”

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是科室谁比自己先来了吗?可是他科室里面女警也就两根手指就能数得过来啊?

马SIR不由得摇了摇头,还是先看了看现场的情况再说。

他越过了警戒线,来到了现场的位置……但人还没有到来,就已经听见了咔嚓咔嚓的快门声音。

马厚德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像是才刚刚睡醒般的模样,仿佛一瞬间没能够反应过来……个屁啊!

马厚德顿时打了个激灵,飞快地走了上来,劈头就道:“你你你,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这里的,自然就是咱们的任大副主编了。

听闻了马SIR的声音之后,任紫玲才放下了挂在身上的相机,一边调整着镜头,头也不回道:“哦,老马,你来了啊。早饭吃过了吗?”

“还没吃。”马厚德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唉,不是!我在问你话呢,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我没混啊。”

任紫玲用着娴熟的动作飞快又拍下了几张照片:“我直接走进来的啊……对了,我都帮你吩咐下去。而且就知道你没吃东西,刚我让林峰去买吃的了。”

“难怪我没有看见那小子,谢啦啊。”

马厚德又是点了点头,然后很快就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脸上顿时就一副***的表情,“唉不对!你凭什么吩咐啊,你又不是警察……我明白了,你是逮到了林峰,然后抓着他一起混进来的吧?”

“看不出来啊?”任紫玲终于停下了手来,和马SIR四目相投,颇为欣慰地点头道:“老马,智商见涨了呀!”

“这不是平时让你坑得多嘛!”

马厚德乐呵呵地笑了笑,然后还是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很不对的地方!

于是他几近咆哮一般地吼道:“任紫玲!!你给我滚出去!至少和警戒线保持十米以上的距离!!”

本来马厚德是本着必死的决心才吼出这话来的,也做好了和这位姑奶奶硬怼一波的准备……不料让马SIR感觉不可思议的是,任紫玲这会儿居然乖巧得像是个猫咪似的,竟是点了点头。

“知道了,我这就走,不烦你了,有什么消息再联系啊。”

看着任紫玲还真是头也不回地就离开凶案的现场,马SIR愣是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见鬼了这是……”

不对,马SIR这会儿才再一次反应过来:这女人该拍的东西都拍过了,留着自然也没有什么用了,还不如到四处看看问问摸摸之类的……

林峰这会儿从警戒线走了进来,还提着一小袋子的东西……都是喝的和吃的东西。

“马SIR,马SIR?”

但林峰发现马厚德这会儿好像有些什么不对劲似的,整个人都皱起了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马SIR,您是想到什么了吗?”林峰好奇地问道:“对了,怎么不见任姑奶奶了?”

“唉,林峰,我问你件事情啊。”马厚德这会儿很是认真地盯着林峰。

“您说!”

马厚德深呼吸了一口气道:“你说劳资我好不容易出现一趟,本来是打算好好发挥的,可活儿都让你们干完了……我这,我这出不出来,有什么关系吗?”

“有啊!”林峰郑重地道:“您得主持大局啊!”

“可我的戏份都让任紫玲这丫头抢光了啊!”马厚德怒竖第三根手指道:“我还能做什么?!!”

“吃东西!”

“……”

……

……

“怎么样?”马厚德脸色凝重地看着同样也好长时间没有出来过的老秦。

当然,一般没有什么特别重大的情况,老秦都不会轻易出来的——毕竟老秦手下人可不少。

但是这次碰到的是无头的尸体,而且不仅仅无头,甚至上下身更加是被分开的尸体。

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况下,老秦也就出来。

凶案现场。

“嗯……不好说。”

“不好说?”马厚德一愣,他极少能够从老秦的口中听到这种不确定的口吻……也就是说,相当的棘手。

“从身体的僵硬程度看来,目前只能大致推出死者的死亡时间是今天凌晨的一点到两点之间。”

老秦半点没有不适地盯着正在现场装着尸体的同事,“但现场没有找到类似凶器的东西。另外,死者的身上除了两处是直接能够致命的巨大创伤之外,身上不少地方还有着各种大小不一的奇怪伤口……这些伤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噬咬的一样。但奇怪的是,每一种噬咬的齿印都不一样。”

“是老鼠之类?”

“有类似老鼠的痕迹,但还有更多不明的齿印。”

老秦皱眉道:“但真正致命的还是两道巨大的伤口。一个是断头的位置,一个是死者的腰部位置。我初步检查过这两位置的伤口。颈部的伤口参差不齐,像是被类似锯齿一样的东西给上下咬合之后扯断的,而腰部的位置伤口极为整齐和连贯,像是被极为锋利的利器在很短的时间内切割过去的。”

老秦摇了摇头:“我暂时还没有办法分辨到底是先断头后截腰,还是先截腰后才断头……需要进一步的检验。但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可以看出来一样东西。”

马厚德点了点头,神情异常的凝重:“不管凶手和死者有没有仇恨……这个凶手的作案手法也太过残忍,没准还有着心理方面的疾病。”

这时候。

“科长,马SIR,你们过来一下!”

老秦和马厚德连忙循声而去,只见一名取证员这时候蹲在了地上,“科长,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一些可以的物质。”

老秦顿时蹲下了身来,皱了皱眉头。

地上附着的是一些类似粘液之类的东西,而且已经开始便干,有些部分已经风干成了灰色的粉末状。

老秦用刮刀刮起来了一些还没有完全干透的粘液,然后靠近嗅了嗅,接着他视线便循着这些液体痕迹一路看着过去,发现一直延伸到巷子一下水道水渠口得的位置。

“那边的水渠看过了吗?”老秦问道。

“还没。”

“看看。”老秦淡然道:“这些液体,包括干了的粉末都采集一些,带回去。”

“知道了!”

老秦这才站起了身来,忽然看着马厚德,皱了皱眉头,“你很闲吗?一直傻站着做什么?”

马SIR……马厚德看了看自己的四周。

劳资……劳资真的很闲啊!!!!活都然你们干完了不是??!!!

……

……

每天三次,每次都那么的准时,并且每一次所带来的痛苦都是那种迫近相柳承受极限的程度。

这让相柳回想起来了数十年前误落会所手中,被来回切片研究时候的一些经历。

他无比痛恨那一段经历,可现在讽刺的是,也是多得了那时候的经历,才让他即使每天这样痛苦的来回三次,都能够勉强地承受下来。

本来一直承受这样的痛苦,会导致身体十分的虚弱……可多得就在这灵脉之中,他的痛苦很快就会被洗去,然后用饱满的身体状况去承受下一次诅咒带来的痛苦。

真的是日了什么的心情了。

忽然,相柳抬起了头来。

因为这次诅咒发作的时间似乎比之前那么多次的都要短暂得多——他自然不会认为这是诅咒的力量衰弱的关系。

根其原因是……诅咒的源头,苏子君的再一次到来。

这个灵脉的封印,有属于她的一部分,她自然能够自由地出入在这个地方。

苏子君轻松地来到了这灵脉深处用来囚禁相柳的地方,带着冷笑地看着他:“怎么样,这几天的滋味。”

“多谢公主殿下的赏赐。”

相柳轻笑一声,“但恐怕是让公主失望了,相柳应该还能够坚持下去……我想,至少能够在下次龙抬头之前。”

苏子君眯起了眼睛。

看的却不是相柳,而是封锁着相柳的那些锁链——这些仿佛一崩就断的东西,却能够把她挡在了相柳之外,无法杀他。

苏子君已经了领教过了,自然没有打算再去碰这些锁链……至少还没有到毫无办法之前。

“既然这样,就再加强一点吧。”

苏子君这次直接地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空气之中挤出来了一滴黑色的血液,弹指间射到了相柳的额头之中。

黑色的血液,此时竟是硬生生地就钻入了相柳的头颅之内。

眼看着相柳脸色微变,苏子君才露出了一丝近乎邻家女孩一样腼腆的笑容,身体一旋,裙子也一旋,便背着手离开。

但在快要离开之前,苏子君才忽然回眸一笑,笑道:“是十倍哦~”

啊——!!!!!

才紧紧一瞬间,痛苦便已经超过了相柳这段时间所承受的总和似的,让他甚至感觉就连三魂七魄,此刻也正在被撕裂一般。

……

“刚去什么地方了?”

苏子君才刚刚回到宠物医院,便撞见了跑出来抽烟的龙夕若。两位之间,大眼睛瞪着稍大的眼睛,好一会儿。

苏子君道:“你有眼屎!”

龙夕若也几乎同时开口道:“你有眼屎!”

哼!

两位当代妖怪世界之中都拥有着极大身份的家伙,各自冷哼了一声之后,便火速地转过身去,纷纷用手袖狂甩自己的眼睛,这之后才再次转过身来。

几乎也是同一瞬间转过身来,并且异口同声道:“你眼瞎!”

一种怪异的气氛顿时开始在这两位之间蔓延起来。

通常在这个时候,都会有一道水灵灵的声音插在她们之间,阻止着这两位的进一步碰撞。

可此时却没有。

苏子君忽然冷哼了一声:“我要离开一下,那小家伙你看紧点。要是我回来后发现你养不好,或者是养不肥了,小心我拆了你这家破医院!”

龙夕若却冷不丁道:“既然你这样的重视,为什么不自己亲自照看,甩给我什么意思?”

“难道不也是你捡回来的吗?”

“我一年到头总能够捡来好几个野生的小家伙,我都要照看过来的话,这里是不是要成为托儿所了?”

“那你就让她自生自灭吧。”苏子君冷哼一身。

龙夕若却忽然叹了口气,“好不容易回来了,为什么还要出去一次?因为伤势好了的关系吗?”

“一方面。”苏子君淡然道:“有些事情我不喜欢拖着太久,有些旧账我也该去收拾收拾。另外……”

苏子君顿了顿,看了看四周,冷哼道:“最近这儿那臭猴子的味道越来越浓了,难受!”

“小心点。”

“死不了。”

……

……

“哈……哈啾~!!”

极乐净土之中,小圣哥正拿着麦克风,站在了舞池上,“哈!一人我饮酒醉,送给你们!”

于是这位极乐净土酒吧的老板便把手上的麦克风抛开,然后便跳了起来,双腿夹在了一黑不溜秋的棒子还是棍子之类的东西上。

摩擦摩擦……

小圣哥跳的是类似钢管舞的舞而已。

摩擦摩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