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一章 相聚一刻

第六十一章 相聚一刻

Q:你会不会碰到被家人卖的时候。

A:会。

……

当然,也不能够真正地用‘卖’这个形容词——最多只能够说是‘坑’。

洛邱不算是小肚子**的类型,但某些时候也会忍不住在心中非议……非议一下任紫玲某些时候的所谓主意。

“……不是说,只是上家里吃顿饭?”

“要不是用这种理由的话,你会答应啊?自从上次从吕家村回来之后,我都多久没有见过这个未来媳妇了啊!你对得起我含辛茹苦……”

“主题。”

于是任大副主编便把洛老板拉到了一旁,瞄了一眼没有跟过来的意思,并且安安静静地在原地等候着的优夜,贴到了洛老板的耳边嘀咕道:“你傻啊!当然是为了搞好关系啊!总不能够优夜感觉我这个未来婆婆是个抠门的人吧?”

“所以,这就是你来这家餐厅的理由?”洛邱颇为好奇地问道。

我们来回顾一下现场的环境吧。

坐标是市内有数的星级酒店之一的顶层——并且也是市内有数的昂贵餐厅之一。

当然,除开这里食物的味道不说,以空中旋转餐厅,三百六十度鸟瞰城市夜景为卖点的话,自然也就当得上它昂贵的理由。

洛老板和优夜,以及任紫玲此时就在这样的一家餐厅的门前——至于洛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这一路上洛老板大概只能够归纳为,自己可能中了远比俱乐部能力还要强大的降头术。

一定是被下了降头的吧。

“安啦安啦!”

任紫玲此时笑眯眯地道:“不用钱的!这是杂志社的老总看我平时工作幸苦了,所以奖励的餐厅套票,只不过不包含酒水而已,反正你又不喝酒……怎么啦?你不信?”

任紫玲大有把套票取出来证明自己清白的冲动。

不料她无条件信任的洛老板却摇了摇头,“我倒是不怀疑套票的存在,我只是对所谓的‘送’表示怀疑。”

任紫玲顿时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并且委屈地道:“洛邱!!你以为我是那种无意之中看到老总桌子上有一份套票知道他指定是用来泡情人用的所以为了他家庭和睦的原因就直接拿来用掉的人吗???”

“……我们还是进去吧。”洛老板叹了口气。

“唉?你等等,先别走!说清楚啊,我这是给你送助攻啊,你就这样对我??”任紫玲瞪大了眼睛。

洛邱……洛老板走进去了……进去了……去了。

“难以置信!简直难以置信!”任紫玲气冲冲地走到了优夜的身边。

女仆小姐本来应该是跟随在自家主人身后的,但这会儿女仆小姐感觉她留着等待任紫玲是更好的处理结果……大概。

“我跟你说啊!”

任紫玲此时直接挽起了优夜的手臂,几乎咬着耳朵一样,“我家这小子就天生一个木头,一点也不知道浪漫是什么。你平时要多担待点!不过你要是受什么委屈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天大的事情我都给你做主,知道了吧?”

俨然已经是一副大婶的嘴脸。

优夜微微一笑,“放心,他对我很好。”

“唉,你这孩子也是。”任紫玲摇了摇头:“我说呀,你这孩子就这听话的模样,以后过日子要被吃的死死的啦!”

“没事,我会一直听他话的。”

“嗯嗯,你也觉得对吧……”任紫玲深感认同地点了点头,但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一脸懵逼道:“等下,你刚说什么来着?”

优夜只是随意地笑了笑,走上了前来,给任紫玲拉开了椅子,然后才道:“梨子小姐,你好。”

“任姐!你们终于来了!我肚子都快饿死了!快坐快坐,都不要站着了!”

原来,任紫玲是把梨子也叫上了。

众人坐下,服务员便走上了前来,“客人,请问需要下单了吗?”

任紫玲此时却道:“先不要,等会,我们还有人没到呢。”

服务员便点了点头,留下了餐牌之后便转身离开,洛邱便好奇问道:“怎么,你还叫谁了吗?”

这……真的是老总用来泡情人用的套票吗?

“你等会就知道啦。”任紫玲眨了眨眼睛,一脸神秘地说道。

但洛老板并不怎么好奇……一来他对于任紫玲的所谓安排根本不会抱着什么样的期待。二来,是因为他嗅到了一股海的味道。

还有蓝星花的味道。

任紫玲此时忽然张望着,然后用力地挥了挥手——朝着入口的位置挥了挥手。

只见一道娇小的身影,此时略显得不安地从门前在适应的引领之下,缓步走来。

低着头的她穿着一身素白色的连衣裙,身上除了一个发饰之外,也就没有什么别的首饰品,一切都显得那样的干净和纯粹。

这是吕依云,那位海边的小姑娘。

等到吕依云坐下,任紫玲这时候才掺着桌子,一脸愉快:“好啦!人都到齐了!这下有感觉了没有?这顿饭呢,其实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给依云庆祝的!一是庆祝她考试了大学,二是庆祝她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说道这里,任紫玲一脸歉意地看着吕依云道:“对不起啦,一直都在忙,说好的抽时间出来聚一聚的,可是一直都拖到现在,你不会怪我吧?”

吕依云连忙摇头摆手,小姑娘是真的被这份热情弄得不好意思起来。

任紫玲接着说道:“最后庆祝是……感谢在此时此地,让我们又聚在了一块!”

这女人,大概只是想要大家好好地吃个饭,聚一聚而已。

“我不知道任姐说的吃顿简单饭会是来这种地方……”

吕依云此时略微有些不安地看着洛邱,小心翼翼地道:“我以为只是在普通的饭馆吃顿饭而已……我是不是,穿得太简单了?”

“干净就行。”洛邱淡然道:“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

“知道了……”吕依云乖巧地点点头。

她总是会下意识地觉得这个年岁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说所的话,拥有一种让她莫名感觉安心的能力。

双手捧着杯子,才刚刚喝完一杯子橙汁的梨子,这会儿忽然有趣地打量起这一幕,然后笑眯眯地道:“任姐,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看着洛邱,有什么感觉?”

“有什么感觉吗?”

任紫玲皱着眉头,拉着梨子咬着耳朵低声道:“我告诉你啊!我可是不接受后/宫的人啊!你有意思也得给我藏着啊!”

“……说哪啊你这是?”

梨子顿时哭笑不得起来,好笑道:“我是说,这会儿看见洛邱,感觉他就像是一个家长似的。”

“对,没错!”任紫玲颇为认同地拍了拍桌子,一惊一乍似的,“这小子,整一个小老头似的,抓也不会笑!”

是不是应该直接走人比较好……洛老板正在盘算着一个比较合适的理由。

果然还是不习惯这种人多的场合啊。

人为什么总喜欢一群人聚在一块?

洛邱看向了窗外,城市在他的眼前缓缓转动,也正是繁华时。

他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远处,一间地下室前的空地上,奶酪正在和铁哨悄悄地躲在了水泥管子之中,只有奶酪在说话,而铁哨在倾听,但时间似乎过得很快。

医院里头,洪冠正轻轻地拥抱着自己的妻子,看着外边的夜色,享受着小小的宁静。

程亦然正在和一群工作人员讨论着,为了周日——也就是次日的现场节目的录制而准备着。

三儿正在做饭,而马克正被小吱拉着看着电视。

张罄蕊在看书,旁边的老妇人则是闭目养神。

……

人,为什么都会聚在一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