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二章 心跳回忆

第六十二章 心跳回忆

奶酪又开始认真地观察起铁哨来。

大部分的时候,铁哨都是一动不动的模样——当然,更大部分的时间,奶酪也不会看见铁哨。

奶酪还没有找到真正可以和铁哨沟通的方式——因为铁哨不会说话。

但是,他觉得铁哨或许能够听懂他的说话。尽管,他和铁哨之间的见面,一般都是在晚上。

晚上,奶酪忙完了家里的事情之后,都会悄悄地抽出时间溜出来——而地下室前面的空地之中的水泥管子,俨然已经成为了他和铁哨之间的秘密基地。

“铁哨,你家到底住在什么地方?”

“铁哨,你白天都会去什么地方?一直都躲在这里吗?”

“铁哨,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为什么样子这么古怪?你的家人呢?”

奶酪有许许多多的问题。

这几天的时间,他几乎把自己能够想到的问题都问了一个遍——当然,他并没有得到任何的答案。

但奇妙的是,这种得不到答案的问话,并没有让奶酪感觉到沮丧,反而让他越发的对这个铁哨好奇起来。

从什么地方而来?

为什么要救他?

似乎对他那哨子的声音会所感应……是巧合吗?

“对了,你都不吃东西吗?”奶酪此时忽然问向铁哨。

自从几天前在超市的仓库地下,看见铁哨生吞那只鼠妖的一幕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铁哨有吃过什么东西。

当然,或许是在白天,在他看不见的时间里面,铁哨有过进食也不一定。

在度过最初的惊恐之后,奶酪发现,自己并非太过害怕当日的那一幕……大概,是因为他本身也是一名妖怪的原因。

从小就从舒宥的口中耳濡目染一些妖怪世界之中的弱肉强食的事情,小鼠妖奶酪对此拥有意外的接受能力。

又或许,他只是下意识地感觉到,铁哨并不会害自己吧?

“要不要尝尝这个?”

奶酪从口袋之中掏出来了几块的肉干,尝试送到了铁哨的面前。

只见铁哨一动不动地盯着奶酪的举动,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不,铁哨拥有着反应,是奶酪所不知道的反应。

铁哨那根异常灵活的尾巴,此刻正悄悄地在地上挪动着……挪动到了奶酪的背后,并且悄无声息地抬了起来。

与此同时,在这尾巴最末梢的位置,忽然之间弹出来了一根钢针般细长的东西……像是蝎子的尾巴!

这根尖锐至极的小小针头,此时正一点,一点地朝着奶酪的后颈位置靠近而来。

“看来你是不喜欢吃这些。”奶酪颇为有些失望地收回了这些肉干,然后双手托腮,再一次仔细地打量着铁哨的模样。

近了,近了……近了……这蝎子般的尾巴。

铁哨的眼帘便在此时,飞快地眨了一些,发出了十分清晰的,像是小石子打在水泥路上的声音。

奶酪忽然之间感觉身后好像有些什么般,下意识地回过头来。就在他回头的瞬间,他眼前便是一花,只见一根粗长的东西猛然之间划着黑影射出,一直射出到了水泥管子之外!

铁哨的尾巴还能够快速地伸长,远远比它看起来的模样要长得多了!原来铁哨还有这种能力,奶酪不禁啧啧称奇起来!

紧接着,铁哨的尾巴从外边回收回来。

只见它尾巴的末端,此时正卷着了一直黑毛的野猫。野猫的身体已经彻底变得僵硬,而与此同时,奶酪发现铁哨尾巴似乎有一根小小的东西,刺入了这只野猫的身体之中。

尾巴以极快的速度从外边抓来一只路过的野猫之后,铁哨便马上低着头,开始食用这只野猫起来。

“原来你喜欢吃这些吗?”,作为鼠妖,天生对与猫类就没有什么好感的奶酪此时只是感觉惊奇——他也曾经吃过野猫的肉。

当然,是那种饿死在街头的流浪夜猫……舒宥从前就偶尔会带回来这样的‘美味’,一家子吃得可高兴了。

“啊,这个点了,我妈妈快要起床了,我得回去了。”奶酪此时看了看时间,连忙便从水泥管子之中爬了出来,“铁哨,我明天再来看你!”

铁哨仿佛是听不见般,只是一口一口地咬着这些新鲜的血肉……

或许,还不够。

……

……

一顿晚饭,从晚上七点吃到了快九点半的时间,任紫玲没有能够灌醉谁自己却首先趴在了桌子上,发出了呼呼的声音。

任大副主编并不知道,这一桌子之中就只有她一个是货真价实的普通人,还以为自己是这里酒量最好的。

“其实任姐还在这里给你订了个房间啦。”

当洛邱目无表情地照顾着任紫玲的时候,梨子便悄悄地在他的耳边说了一些洛老板认为是情理之外但意料之中的事情。

旁边的小姑年吕依云大概是已经听见了梨子的这段话……小姑娘的听力自然也比普通人要好一些。

至于眼力,同样也会比普通人好一些……感觉到了洛邱的视线,吕依云便连忙装着看着这个高级餐厅客人的样子。

可是她很快就发现其实没有什么好看的,不禁讪讪一笑……订了个房间啊?小姑娘大概也知道那是为了什么。

果然还是脸皮薄了一些,耳根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我记得大学有门禁,这个点你应该不能回宿舍了吧。”洛邱这会儿忽然问道。

吕依云一愣,才发现了一个问题……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作为下边小城镇来的学生,她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学校的普通宿舍。

“啊!都怪我,一高兴了,就忘记了时间!”吕依云颇有些急切地问道:“那个……我现在还能赶得上回去吗?”

“应该赶不上了。”洛邱摇摇头,淡然道:“反正订了房间,你今晚就在这住下吧。”

吕依云张了张口,下意识道:“可是,这不是任姐给……”

小姑娘终究还是脸皮薄了些,说不出来这是开/房用的这种话来。

但是成为俱乐部老板已经有段时间的洛邱,此时已经有足够的风度来应付这些事情。

“没事,就当作是她把人喊过来却自己喝的烂醉的赔礼。”洛邱轻声道:“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住一个晚上要不了什么。”

“那……那好吧。”

小姑娘终究是忍不住地按照这位神秘的年轻人的话去做,也愿意尝试去接受这个神秘年轻人的建议。

小姑娘觉得,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信任。

因为这么多年来,他是唯一一个会去靠近她那位已经什么都记不得的爷爷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能够安静地坐下来……坐在了爷爷身边,陪着他看海,陪着他画画的人。

也是唯一一个,送了她一朵蓝星花的人。

这些,都是值得她铭记一辈子的事情。

……

当小姑娘和洛邱几人在电梯即将分别的时候,吕依云忽然抓了抓自己的裙子一角,咬着牙,从这即将关了的电梯门喊道:“下次,下次……寒假的时候,你们要是再来海边的话,我会好好、好好招待!”

她带着忐忑不安,看着即将合拢的电梯的门,看着里面的洛邱……看着他对她的微笑和点头,看着门最终合拢。

小姑娘背过了身去,靠在了旁边的墙壁上,然后轻轻地捂住自己的胸口。

这里的心跳好快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