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八章 受到表扬的炒鸡新人

第六十八章 受到表扬的炒鸡新人

李子峰再一次经历了自己和程亦然相遇的那一个晚上所发生的事情。

这是一个电视的直播节目,这是一个有着大量的被安排而来的大众观众的节目……但此时,全场的人竟然都在喊住again。

当然,并不是喊着程亦然所唱的这首歌的名字——而是这个单词本来的意思。

Again,再一次……全场的人,都在喊着这个第一次登上舞台,这个新人再来一次,不要下场。

这种近乎是不冷静般的行为,竟然发生在了这种直播的节目之中……甚至乎,节目导演组的人,此刻仿佛也没有打算出来处理。

那位靠着这一档节目而相当出名的导演,此时也呆呆地坐着,似乎是在回味着什么一样。

李子峰很能够理解这位导演的心情,因为他是听程亦然现场最多的人……他不可否认自己已经由衷地被这个男人的现场所征服。

正因为连自己也被征服了耳朵,才会怀着巨大的信心去相信这个男人能够在以后散发出巨大的光和热……才值得他用着各种的手段,把程亦然彻底地和自己绑在一起。

“不要下场!程亦然!程亦然!程亦然!”

但程亦然一歌唱完,便在舞台上朝着所有的观众深深地鞠了一躬,从舞台的侧边走了下来,走到了李子峰的面前。

“天啊!你几乎是要吓坏我!”李子峰吁了口气道:“看你一个人走出来,还临时改了歌,我真的是吓了一跳……可没想到,你依然还是这样的棒!简直完美!不过下次,能不能提前告诉我一声?我胆小……”

李子峰甚至压抑不住自己的冲动,紧抱着程亦然道:“你知不知道!理智告诉我,我现在应该好好地带你回去休息室,然后等待最后的结果的……但也有一道声音告诉我,最应该的是把你踢回台上,让你继续唱下去!!”

“走吧。”程亦然只是淡然地点了点头,把吉他往身上一背,便朝着侧边的安全门离开。

但观众的情绪,显然因为程亦然的离开,而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当然,他们也没有太过失去理智。

只是他们现在,对于原本接下来上场的歌手的期待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降到了最低……或者说,已经没有?

……

洪冠轻轻地吁了口气。

他亲眼地见证着这神奇的一幕,并且听着身边座位的前后左右,都在议论着程亦然的事情。

洪冠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可思议。

当舞台上响起了吉他声的时候,他的回忆便像是打开了闸门的洪水般,在他的思想之中肆意乱闯,仿佛把他直接带回到了多年以前。

那十一个月零七天的日和夜,在他的脑中不停地轮转。

只是,他能用心地去聆听,却并没有像是这些现场的观众般:如此的沉浸在其中。

“亦然的唱功真的进步了好多……”

洪冠慢慢地回忆着几分钟前台上程亦然的演出,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而且,吉他的技术还是一样的棒!”

洪冠深深地吸了口气,他没有像是其他的观众那样,还在对下台的程亦然念念不舍,而是悄悄地离开了自己的座位……也没有人去注意他的离开,因为观众的心思依然还在程亦然这位新人的身上。

洪冠很直接地离开了电视台,没有任何的停留,接下来的演出或许还有精彩的,但是他的心思并不在这里。

他宁愿早点回去医院陪伴自己的妻子。

他也在遵守着他所签订的那份协议……洪冠忽然感觉,这张门票之所以会送到自己的手上,大概是程亦然想要告诉他一些事情。

当初的约定,他没有忘记,而你已经放弃,如今舞台隔着我俩……便是隔着我俩。

“小梦,亦然为你做到了。”

洪冠回头看了一眼电视台,然后看了看夜空,忽然笑了笑道:“Again……你也在上面听着吗?”

他忽然不再去恨程亦然让李子峰来和自己交涉的事情。

此时此刻的他抬头看着天,深呼吸了一口气,“因为……不是你离开了我们,而是最后,连我也离开了你。只有亦然一直还在……”

洪冠吁了口气,收拾了有些复杂的心情,在路边找到了自己停放的电瓶车,一路去了医院。

他由衷地感谢着命运,让程亦然能够走上这个舞台,唱了这首歌。

……

丫的,这就走了?

要不是身边还有俱乐部至尊无上的老板和女仆小姐,太阴子觉得这会儿自己怎么着也是一副吹胡子瞪眼的模样。

讲道理啊……主人喜欢高质量的灵魂,太阴子自然是琢磨着朝这个方向去好好钻研的。

这两兄弟感情很好,却因为一个李子峰从中作梗而几乎反目成仇一样,这指定是让程亦然的灵魂不完美啊。

太阴子本还期待着让洪冠和程亦然真正地相见,然后这位俱乐部的炒鸡新人横空出手,扭转乾坤,balabala,拆穿李子峰的诡计,让二人和好!

当然,碍于并不知道自己的主人会亲自到来……这位老道士就只能够全程地陪着老板咯,计划自然就流产咯。

“太阴子,快递送得不错。”

站在电视台外,老板忽然轻飘飘地送了一句话。

一直琢磨着的太阴子一听,本能就一个哆嗦,惊恐万分道:“主人!贫道该死啊!贫道愚昧啊!贫道这次……主人,您刚说什么来着?”

“我说,你虽然做事情一直简单粗暴……”洛邱微微一笑,轻轻地拍了拍太阴子的肩膀,“可这次的快递,确实送得不错。”

“可……可洪冠他这就……”

太阴子好好地楞了一下,愣是想不出来应该要说些什么话……老板这番话,到底是在表扬他,还是别有意思。

主人……您这样说,老道我为什么有点慌啊?

这位俱乐部的炒鸡新人黑魂使者,此时甚至更加愿意被女仆小姐吊起来,感觉这样还能够更加安心一些。

“我们走吧。”洛邱也就不在看太阴子,而是看着优夜,轻声道:“被程亦然影响之后,接下来的歌手大概也发挥不好,也没有什么好期待的了。”

“主人,需要准备夜宵吗?”

“不用。”洛邱摇了摇头,忽然来了兴致道:“这边的公交车路线不错,能够绕道老城区那边去,你陪我坐坐吧,我想看看夜景。”

“好的。”

所以说……到底是做对了呢?还是做错了呢?

太阴子看着这两位大人物步行着离开,于风中凌乱……老道我特么的被表扬了??

太阴子懵逼脸。

“我不是咸鱼了?”

……

……

观众的情绪后来还是平复了下来。

主持人毕竟还是专业的,虽说也难以压制自己的心情,但还是在强制的冷静之下,走上了舞台,继续主持着这一档节目。

毕竟节目才刚刚开始,才第一首歌而已,接下来可是还有很多没有上场的老牌唱将。

但居然真的有人能够用音乐把人打动到这种地步……也是主持人平生所见。

这个人,未来不可估量啊!

接下来,下一位歌手上场……当然是顶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但鬼知道他从休息室到舞台的这段路上,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反正这位第二个上场的歌手,他的第一个key就唱错了……

……

“感觉如何?”

席上,钟落尘忽然开口问道:因为他注意到了张罄蕊已经平复了下来。

张大小姐此时看着舞台的下方,已经是下一个歌手上台了。只见她微微沉思后道:“这个程亦然,他的曲子里面……仿佛住着神灵,太奇妙了。”

钟落尘忽然眯起了眼睛,“没错,确实太奇妙了……这人,当得公司的全力栽培。”

张罄蕊点了点头,“这件事情,让成云好好办吧,未来的程亦然,或许能够成为飞云娱乐的头牌。”

“二少,张小姐,我一定会办好这件事情,您俩都放心好了!”成云顿时拍着胸脯保证下来。

此时,钟落尘看着张罄蕊,忽然道:“怎么,听过了程亦然之后,你还有心情看接下来的歌手吗?”

张罄蕊一愣,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钟落尘点到即止道:“我看你,一直在看着下面,挺在意的。”

张罄蕊淡然道:“我只是在看,这些观众的反应而已……前后的落差,不正是公司要栽培程亦然最好的证明吗?”

“说的也是。”钟落尘轻笑了一声,并不打算追问什么。

张罄蕊也就没有继续在看着下方,搜寻着那道或许没有出现过,只是她一时间眼花看错的身影。

她站起身来道:“我先走了。”

钟落尘挥手道:“成云,送张小姐离开吧。另外,帮我向老夫人问句好。”

张罄蕊淡然地看了钟落尘一眼。

这个男人,她依然没有办法看到他的骨。

……

……

虽然要比往常要晚一些,但是不出意外地,洛邱还是能够看见任紫玲如同败犬一样地开门进屋,随地地踩掉了鞋子之后,便趴在了沙发上。

“吃过了?”

任紫玲有气无力道:“刚回来的时候,和梨子在街边吃了点东西。”

“喝点水。”

洛邱到来了一杯温水。

任紫玲爬起身来,接过了杯子,却忽然拍了拍自己旁边的沙发,示意洛老板坐下来。

等到洛邱坐下之后,她便睁大了眼睛盯着洛邱,劈头就问道:“你为什么要退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