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一章 年轻年轻就好

第七十一章 年轻年轻就好

但钟落尘很快就拿开了自己的手掌,因为他从程亦然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轻微的颤抖就已经足够。

还是太年轻了,这家伙。

“你,你……”程亦然皱起了眉头。

自从第一次在K&C见面之后,他便一直都有种感觉,这个大老板身上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尤其是他曾一次次地回想起来当天晚上的细节。他发现……似乎这位钟先生,一直没有受到影响。

“你……你难道也……”程亦然下意识地说出了一些话来。

但他还没有彻底说出,便已经惊醒,猛然停止了自己的嘴巴,略微不安地看着这个——此时对于他来说,也是十分神秘的钟先生。

钟落尘却笑了笑道:“我们来做一点最简单的讨论吧?”

说着,钟落尘看着程亦然的反应,便接着说道:“不会感觉那些听现场的人的反应……太不正常了吗,就像是,着魔了一样。”

程亦然的脸色开始变得略微难看起来。

钟落尘悠然自得道:“可听成云的汇报,你在被李子峰发现之前,是一个名不见经传,只是在那些烂俗的夜场卖唱的歌手。”

程亦然的脸色更加难看。

钟落尘轻笑一声道:“既然有这样的实力,为什么之前一直没有人发掘……听说你曾经北漂是吗?既然曾经北漂,至少证明你有野心,那当初就不会存在藏着本事的这种情况。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呢?”

钟落尘眯起了眼睛,“为什么一夜之间,你就能够让听过你唱歌的人,都被你所征服……并且还是着魔一样的征服状态。但更加重要的是,那些在网络上看直播的人,反而骂你,只有现场的人才认同你?”

程亦然下意识地抓紧了一下装着吉他的袋子。

钟落尘此时冷不丁地说道:“会不会是因为……因为这把吉他的力量,不足够?”

“够了,别说!!”

只见坐着的程亦然此时猛然站起了身来,竟是提起了从不离身的吉他,一脸狰狞地朝着钟落尘砸了下来!

这一下既快且凶,程亦然脑中甚至不禁闪过当年他就因为故意伤人而坐牢时候的事情。

一如当年般的凶猛……这些年的修心养性,似乎一夕之间破功。

他如同被侵占了地盘的野狼。

这吉他先不管拥有什么样的能力,本身的材质就是极硬的东西,一下子砸头,普通人怎可能受得了,至少也得头破血流!

当钟落尘却不慌不忙地偏了偏头,极为巧妙地躲过了程亦然的这一下猛砸,继而顺势地抓在了吉他的另一头,猛然一下子用力拉扯着!

程亦然身形不稳,一下子被拉下来,钟落尘此时一记手肘撞在了他的腹腔上,顿时把程亦然撞得痛苦地捂住肚子跪在了地上。

行伍出身的钟老太爷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儿孙都显得羸弱……包括作为女性的三小姐在内,钟家这一代的两子一女,从小就被扔到了部队里面。

并没有什么小说上的开碑裂石的武功,但是格斗的技巧起码足够这钟家的第三代子女应付很多突发的情况便是。

钟落尘此时反手抓过了吉他,用它压在了程亦然的脖子上,压得他无法抬头,淡然道:“家里严,从小就开始锻炼身体,下手可能重了点,不过应该没伤到筋骨,痛一下就好。”

程亦然咬了咬牙,却是再也动不了。

……

一边压着程亦然,钟落尘一边又倒了半杯的红酒,好一会儿之后,感受到程亦然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钟落尘才轻声道:“冷静点了吗?那么可以好好地谈一谈没有?”

“我没什么可以跟你谈得事情!”

“你倒是嘴硬。不过这种事情一般来说确实只有自己知道才是最安全的。但是,考虑到现在的情况……”

钟落尘摇了摇头;“对于你来说,更加聪明点的做法是……事实上,你难道还没有发现,我们都是同一类人的这种事实?”

“什么同一类人?我不知道!”程亦然反应再一次激烈起来!

“真的吗?”钟落尘却冷笑道:“那我把这吉他给你砸了可好……我想,卖你这把吉他的人应该不会在意的。毕竟那个地方,只是为了交易金而已。”

程亦然如此的重视这把吉他……怎可能逃得过不受影响的钟落尘的双眼?

“你也……你难道……”程亦然顿时大骇。

钟落尘忽然松开了手,淡然道:“那地方存在的时间比你我的年纪加起来都要大上许多许多……所以,你为什么会以为,在那个地方买过东西的,就只有你一个人是吗?”

“你真的是……”

钟落尘轻笑一声道:“我已经说过,我和你是同一类人……都是那个地方出来的客人。”

……

……

洛邱还是很喜欢这堵爬满了爬山虎的老墙,还有这栋有六七十年历史的老房子。

“有段时间没来了。”

老板很轻易就进入了这房子之中……某一个房间之中。

洛邱记得,暑假之前吧,自己还在这里和张罄蕊在拼着秦方给的‘作业’:“这里居然还没有动过。”

洛邱又笑了笑,坐了下来,就在这张从前的工作台前的小凳子前。

一直听着主人说话的女仆小姐这会儿轻声道:“没想到秦方教授的屋子,最后会落在钟落尘的手中。”

洛邱轻笑道:“秦初雨小姐大概也不知道的。她也就打算尽快处理好教授的遗产而已。谁来买,对于她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不过,钟落尘会留在这个城市,恐怕也不是什么巧合的事情。”

想着更加深层的一些事情,老板这会儿轻声道:“看来从买卖开始的那一刻,客人的命运就一直被搅动,或许是直到真正消亡的那一刻才能摆脱……”

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洛邱的手指在工作台上轻轻地敲了敲,“可惜这次听不见蔡姑娘的歌声了。”

洛邱也接着站起了身来,微微一笑道:“最近心血来潮的次数有些多了……不过这次也是多得这样,才是听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优夜轻轻地点了点头,“主人,钟落尘应该开始有些奇怪的想法了。”

洛邱倒是有些自嘲道:“钟落尘啊……我刚开始的几个客人。老实说,那会儿不怎么成熟,会这样好像也不是不能预见。”

洛邱摇摇头道:“那次交易,现在想来啊,应该还有更好的方式。”

洛邱一直都是习惯自醒的人,所以他觉得……谁人没有年轻做过蠢事的时候?

真的没有,那也就不正常了。

“不过主人,钟家背后的资产十分庞大。”优夜淡然道:“既然他有了这种想法,未来也有可能真的会聚合到不少的‘客人’。”

“就像是米迦勒会所是吗?”洛邱淡然问了一句。

他摇摇头,并不打算等待优夜的回答,而是一边摆弄着教授还放在这里,没有被扔掉的一些骨制品,一边说道:“但这又如何?我们只管买卖而已。”

洛邱摇摇头道:“就算算上我一点私人的爱好好了,这个世界,本应该怎么转的,就还是怎么转。至于未来……”

未来会是怎样?

或许就像是这些骨头制品,让更加遥远的未来的人来评价。

而作为俱乐部现任老板的他,不出意外的话,则是会在比遥远的未来更加遥远的时间之中,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也就不重要了。”

老板把骨制品放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最后道:“我当初应该把这里从秦初雨手上买过来的,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