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一章 极凶的气息

第八十一章 极凶的气息

好一会儿之后,奶酪看似平复了下来,龙夕若才放开了他。

她把三只小妖给带到了远离体院馆一些的地方,然后正色道:“小江把事情前后都告诉我了。”

“龙大人,追风他……”奶酪此时再次抬起头来。

龙夕若却平静道:“追风有没有杀人这事情不是你来说,而是他亲口说。你放心吧,我会尽快找到追风的。不过……”

龙夕若话锋一转,目光凌厉道:“如果真的是他做的话,我也绝对不会轻饶。规矩就是规矩。”

奶酪只能够点点头。

小江既然已经把事情捅到了龙夕若这里……按照妖族一向以来的规矩,这件事情就不再是他能够插手得了的。

“你们都去上学吧。”龙夕若挥了挥手:“别留在这里,省得让人怀疑……我得进去看看,这些人类的警察都掌握了些什么线索。”

奶酪点了点头。

龙夕若此时却忽然道:“奶酪,你最近…有没有去过什么地方,或者碰到过什么东西?”

“没、没有。”奶酪连忙地摇着头,有些急的样子。

龙夕若眯了眯眼,但却没有追问,只是淡然道:“那就算了。不过你自己注意点,有什么事情或者困难的话,记得第一时间找我。”

“我知道了,龙大人。”奶酪点了点头,“那我和妮妮、小江先回去了。”

“去吧。”龙夕若点了点头。

她看着奶酪离开的背影,却是皱起了眉头来,“这种不安的感觉是什么?奶酪的气息怎么这么的……诡异。”

但她的疑惑一闪便过去……因为她还有着手头上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

她必须要确认一下,人类的警察有没有掌握到什么对这几只小妖怪不利的线索。

……

龙夕若轻松地躲开了所有的人类,来到了出事的地点……也就是奶酪小江他们最后和追风分开的地方,也就是凶案的第一现场。

站在另外一根的支架上,龙夕若眯起了眼睛,瞳孔化作了碎金色。她的视线开始不停地放大着,堪比精密的仪器般,没有放过任何的细微之处。

她的视线开始转动起来——凭着依附着的细微痕迹,一一地推演出来昨夜晚上几只小妖怪的移动轨迹,以及那死者身前可能到过的地方。

“怎么回事……最后只有追风和死者同在一根钢管上,人类却死了。这个距离的话……”龙夕若皱了皱眉头。

她尽量考虑着所有的可能性……如果还存在第三者才是凶手的话,要不在任何地方留下痕迹,除非是拥有飞行的能力。

如果不存在第三者的话……那就是追风用爪劲弄出来的空气波切开的死者——虽然这种技巧对于追风这个年纪的小妖来说十分困难。

可是追风这个一直在外头自食其力的小家伙,或许勉强能够做到。

龙夕若皱了皱眉头,然后拔下了自己的一根头发,把它随意地散落在空气之中。

头发一下子就化作了一抹淡淡的光线,像是灵蛇一样,最后盘旋在了支架之上,抬起了‘头’来。

“去,追着追风的脚印,看看他躲去什么地方了。”

接着,龙夕若离开了体育馆,她打算去放置死者死体的地方看一看这死者的情况——也就是,法医们工作的地方。

……

……

除了作为‘基地’的体育馆之外,追风的家就在一座老旧的大楼的天台之上。在布满了管道和水管水箱等等错中复杂的一个小小的地方。

抬头能见天空,张开眼睛能够打量这个城市。

追风常常会站在围墙上,说再也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因为可以鸟瞰一切,还说这里还是黄金地段,风凉水冷。

但奶酪知道,追风只是不像他一样,有个能够回去的地方……尽管只是阴暗潮湿的地方,但最起码那个地方有着等他回去的亲人。

奶酪此时就站在了追风常常会站着的地方,默默地也看着这个城市。

“奶酪,我们没有找到追风……他好像没有回来。”

下面,妮妮和小江分头找过之后回来,纷纷扰了扰头。妮妮大概还对小江的‘出卖’有些芥蒂,没有从前靠的这么的近了。

小江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也没有不满——从理性上说,奶酪知道小江的做法没有错。只不过从感情上来说的话……

奶酪摇了摇头,便从围墙上跳了下来,苦笑道:“追风跑他太快了,他钥匙躲着我们的话,我们根本找不到。”

仿佛是感受到了奶酪的失落般,这段时间一直都跟随在奶酪身边的铁哨便低下了头来,磨蹭着他的腿部。

“奶酪,你的伤口,又流血了!”妮妮此时指着奶酪的手臂道。

这是昨晚上被追风爪下的伤害。奶酪捏起了袖子,看了看便摇头道:“小伤,没大碍的。”

妮妮连忙放下了书包道:“我带上绷带了,我给你换新的吧。”

猫和老鼠是不是前世的冤家呢……至少小江就知道,妮妮不像是别的猫妖那样,对奶酪会有种天生的优越感。

可是当妮妮解开了奶酪胡乱缠着的布条的时候,才发现这伤口远远比想象的还要严重得多,“这……这追风,下手怎么这么的狠辣!你还说没事情!”

“首领……追风他一向都这样的蛮来。”小江忽然叹了口气道:“什么话也不说,也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如果真的不是他做的,为什么要逃?”

奶酪沉默没有说话,铁哨此时忽然眨了眨眼睛,从口器之中伸出了像是蛇信般的舌头,在奶酪手臂上的伤口处轻轻地舔舐着。

奶酪也没有多注意……铁哨此时的尾巴仿佛微微地翘了起来。

“小江,等问清楚了才下结论。”奶酪叹了口气道。

“都这样了,还问什么?”

小江情绪似乎有些激动,“弄出这样大的事情……死了一个人类!龙大人也不知道会不会怪罪我们。要是让我父母知道的话,肯定把我打得半死……我,我一开始就说,不应该让追风来当这个首领的!奶酪,本来就应该……”

“好了!别说了!”

“不对吗?”小江的脸色一白道:“整天说什么要扬名立万,可是脑袋缺根筋,就知道会闯祸!闯了祸还来连累我们……这样的家伙,这种家伙,我不认识才好!”

“小江!”奶酪怒瞪了一眼。

小江身子顿时一缩,却也倔强道:“我……我难道说错了吗?你昨晚好心要救他,怕他被发现的,可是他怎么对你?他伤了你!以后也不知道会不会也对付我和妮妮的……这种家伙,最好是被龙大人抓起来,打回原型!”

哐当!

猛然,什么东西砸在了小江的身上,让他吃痛了一声,才看见原来是一个还没有开封的午餐肉罐头。

刚好砸在了小江的脑袋上。

“追风!”奶酪一愣,抬头一眼,只见此时追风就站在了那不远处的水箱上,正怒视而来。

小江一下子惊恐地躲到了奶酪的背后,“你……你想干什么!”

“做什么?”追风此时忽然狞笑了两声,“你刚说,不是让我也伤着你的吗?来来来,我看看你的皮有没有这铁皮箱子硬!”

“追风,先下来说话,小江刚才也不是有心说什么……你冷静点好吗?”奶酪深呼吸一口气道。

“冷静……”追风冷哼一声,“有什么好冷静的?我就是那个喜欢蛮干,做事情总是惹祸还要连累你们的家伙!小江,是个男人就给我站出来!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追风!好好说话!”奶酪此时伸手一挡,挡在了小江的面前。

“你是要护着他吗?”

追风猛然地跳了起来,“奶酪!我没有你这么伟大,被人打了还要装着一副好人的模样……奶酪,你既然要做好人,那就让我把你的右边手臂也抓下来吧!!”

单纯轮武力,追风恐怕是少年团之中最高的。

这一下自上而下的攻击十分的迅速,追风的爪子泛着寒光,奶酪只感觉浑身冒着寒气——当追风的爪子即将迎头爪下,妮妮和小江无法反应的瞬间,一道黑影猛然只见射出!

不偏不倚……这道黑影直接刺入了追风的心脏位置!

是铁哨!铁哨所射出来的尾巴!

饶是追风天生速度极快,此时也无法彻底度过!他仅仅只能面前地躲开一些,但是那微末尖锐的尾巴,最终还是刺穿了他的肩膀!

追风惨叫了一声,瞬间摔落下来。

“铁哨,住手!”奶酪猛然抓住了铁哨的尾巴。

铁哨才像是不清不愿地把尾巴从追风的肩膀处抽出,一下子缩回到了自己的身后……只见追风此时摇摇晃晃地站着起来,望着面前的几只小妖,脸色苍白。

“我……我不会这样就算!”追风咬了咬牙,却是一下子跃出了围墙之外。

这里二十三楼层,他跃下了围墙之后,便消失不见。

奶酪再次站到了这围墙上,看着这个城市……只是这次和几分钟之前站着时候的心情,完全不同。

他默默地看着不知所措的妮妮,神情惊慌的小江,还有懵懂不知的铁哨……突然间发现,自己原来没有足够的成熟,面对这些事情。

……

……

局里面放置死者尸体的地方……几个法医此时纷纷倒在了地上,其实只是睡着了过去。

宠物医院的龙医生好歹也是医生,带这会儿却不穿白大褂,便开始摆弄着放置在这里的一具刚刚运送回来的尸体。

另外,还有一具也放置在这里,不过冷藏着的无头尸体。

“果然是刀伤……”龙夕若皱了皱眉头,看着这具在体院馆送来的尸体,然后又看了看另外那具无头的尸体。

她还没有搞清楚这里的人为什么将它们拼在了一块,但却从这具无头尸体上发现了一些别的什么东西。

她盯着这无头尸体腹部上的切口,伸出手指轻轻地摩挲着……龙夕若在这里发现了微量残留的气息。

这和她这几天她忙着的一件事情有关——那就是在郊区也发现了几具妖怪的尸体,在这些尸体的身上也残留着这种一模一样的气息。

极凶的气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