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二章 遗孤

第八十二章 遗孤

龙夕若忽然觉得,这个城市的风水其实是不是不好……没多久之前就已经让相柳闹了一次。

她从这具无头尸体的身上感受到的极凶气息相当诡秘,但又不是神州大地上那些臭道士的手段。

苏子君说过,上次相柳卷土重来,背后是借助了一股神秘势力的力量。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龙夕若淡然地看着这两具尸体一眼。

上次如果不是情急,因为苏子君动用了九州轩辕,让她用了秘术咫尺天涯,并且还全力压制九州轩辕的暴乱,最后被偷袭了一下的话……凭相柳根本无法在她的眼皮地下兴风作浪。

“也不知道那家铺子这次有没有做什么小动作。”微思之间,龙夕若离开了这个停尸间。

现在,她应该去找追风问个清楚了。

“这小蝴蝶还没有破茧而出……忙死了!”

当然,妖界的龙大人此时是一副很烦躁的模样……早前清闲的日子,好像突然之间就一去不复返。

……

“你说啥?让我们的人撤走,最多只能够保持凶案现场的取证位置……并且还要搭棚?咱们还不能够穿上警服??”

马厚德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顶头上司,双手在办工桌上用力地拍了一下,吼道:“为什么?!”

面对着局子里面能够在自己面前拍桌子的唯一一位,老刘局长身子缩了缩,拿着手背的手都有些哆嗦,“因为你们还在的话,会影响体院馆原本工作的进度。”

“工作进度?”马SIR更加感觉到不可理喻:“还有什么事情比人命来得重要?老刘!你脑袋让驴踢了?那是凶案现场!居然还要继续开工?停工才对!万一破坏了什么有力的证据呢?”

老刘拿着手帕擦着额头道:“道理是这样说没错啊……我也是这样反映的啊。可是老马啊,你也知道,我也有难处的啊……”

“谁让你这么做的?”

老刘没有说话,只是眼神朝上看了看。

马厚德皱了皱眉头,好一会儿才道:“上面的人?我说呢,这么大的事情,别说电视台了,连一个记者都没有出现过,更加没有透露一点风声……这能量好大!”

老刘忽然道:“老马啊,我快退休了,你也没多长时间也长休了……注意点。”

马SIR感觉自己在闹下去也是多余。

这里还是老刘的权力最大,一味地和上司对着干不仅仅没有好果子吃,最后弄得连手头上的案子都处理不好,那对他来说才是最难受的。

看着马厚德一声不吭就打开门,老刘马上追问道:“老马,你别乱来!”

“放心!”马厚德头也不回道:“我去工地搬砖总可以了吧?”

“喂,别太累着啊……明天要不来上我家吃好了?你俩夫妻一起上来……”

嘭——!

关门好大声。

老刘顿时下了一跳,拍了拍胸口并且叹了口气……感觉这个大舅子不好当啊!

不过都当这么多年了,也不差剩下的这些年,亲戚亲戚,不亲也就戚了。

……

……

半年前。

盛世莲花体育馆。

这已经是来自某宠物医院的高压政策之后的数月时间,会在晚上出没在这里的小妖几乎没有……除了这晚上的三位。

追风此时就站在了体院馆足球场上,颇具气势……接下来将会有一场‘龙争虎斗’,用来决定少年团的首领和名字的最终决斗。

无论哪一方输了,都需要服从对方。

“小江!多少点了?”追风此时猛地睁开了眼睛。

边上的小江吓了一跳,连忙看着时间道:“追风,现在已经……快半夜两点了!”

“两点!”追风此时忽然怒道:“约好的是十一点!我在这里等了三个小时,奶酪居然还不出现……说好的准点赴约,迟到算输,是看不起我吗?”

“要不,咱们明天看到奶酪再约时间比一次?”妮妮此时忽然建议道。

追风只是皱着眉头,正想要说话的时候,却见一道小小的身影快步地走来。

还没有到,便已经听到了声音,“啊……对不起了大家,我睡过头了,醒来一看都这个点了,我还以为你们都走了。怎么还在?”

“睡过头?”追风一愣,随后不可思议地怒道:“奶酪!这是认真的决斗,你居然睡过头了!你把这当作是什么?”

奶酪这会儿讪讪地笑道:“对不起啦……不过我记得的,迟到算输,所以算我输了!追风,以后你就是咱们的首领啦!”

“不行!不比一次的话,这样赢了你,我接受不了!”追风此时冷哼一声,“既然你来了,那就按照约定,咱们分一个胜负!不然,你今晚别想要回去!”

“那……那好吧。”奶酪点了点头。

追风此时沉声道:“小江,你来计数!我们互射十二码球,五球定输赢……奶酪,你先攻!不许给我马虎,用尽全力!”

“行。”奶酪点了点头。

但他却嘀咕道……早知道最后还是要比的话,就早点来算了,他把一个有点老旧的足球放在了草地上,便大声喊道:“那,我开始了!”

……

肩膀上被贯穿,这种伤追风从来没有经历过……它甚至已经超越了这些年来追风练就的承受痛楚的能力。

从前和别的妖怪打架,最多也就是流点血,内出血,骨折什么,也不至于这样。

追风清楚自己大概离死不远。

这伤口甚至很难愈合……他倒在的这个地方,身子下面早就流了一滩的鲜血。

黑色的血……伤口处恐怕藏着了恐怖的毒素。

追风肩膀上的伤口早就没有了知觉,但是伤口四周的部分,却是稍微动一下就是一种恐怖的痛楚。

“都说想点什么事情转移注意力可以忘痛……可为什么会想起这件事情?”

追风此时咬着牙,挪动了一下身子,只感觉浑身冰冷,眼睛几乎打不开来似的。

他打量着自己最后坚持不下来倒在的地方……肮脏的后巷,放置垃圾的地方,并且还阴暗。

从这里往上看,仅仅只是给天空的位置撑开了一道裂缝,看见浅浅的一抹蓝……根本比不上他在所住着的那个天台的风景。

但这种地方,追风忽然感觉很适合自己。

自从他有意识以来,第一眼看见的地方,就是类似这样的地方——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在什么地方,死了没有死。

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一开始就被遗弃了,被扔在了一处小巷子之中。

他一直都在流浪,弱小的时候甚至和野犬抢食。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流浪到了这个城市,碰到了一个叫做龙夕若的家伙。一位天生就让他敬畏,宛如神明一样充满了摸不着威严但性格却有些糟糕的妖族大妖。

后来他才知道,她不仅仅是大妖,而且还是最尊贵的神州真龙。

龙夕若让他不要流浪了,在这个地方安定下来,反正在别的地方都一个样,反而是在这里,他活下来的机会还会大一些。

追风觉得这是一种怜悯。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怜悯让追风感觉相当的廉价——尽管他知道,以龙夕若这样的地位,要顾及的妖怪无数。

能够分给他一点,怕也是难得。

但他确实还是在这个城市住了下来,因为这里的确比较容易活下来。

他后来还找到了一个天台的地方,是独自一个的家。然后他认识了奶酪,找到了妮妮,遇见了小江……

……

越发冰冷了。

冷冷冰冰的感觉让追风下意识地想起来了一段往事:记不得是什么城市了,反正是在北方的城市……还是他流浪时候的日子。

记得那时候,好像也曾经像如今这样,瘫倒在了地上……伤势大概没有这次的重,但也几乎是奄奄一息的程度。

那次……为什么会被打呢?

被什么样的一群家伙给围殴来着……

冰冷粗暴和厌恶的目光……

我没有偷东西啊……

偷东西的那个明明就在你们面前……

既然咬定是我……

那我把你们的东西都抢走,就别怪我……

好冷,好冷……

要是我说的每一句话都能相信的话……

多好……

已经闭上的目光……甚至开始散去的意识,一切都处于朦胧之间,追风忽然像是回到了当初——他被遗弃的那个瞬间。

“求求你,让这孩子能够生存下来……不管要用掉我的什么……我都可以……求求你!”

当时……是谁在说话?

……

追风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靠近自己……是脚步声,他拼尽了最后一分的力气,让眼睛睁开了一丝,只是看见两道模糊的身影。

在说话。

男的:“看来就是这位了,先带回去吧。”

女的:“好的,主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