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三章 你命不该绝

第八十三章 你命不该绝

后巷处,刚刚出来觅食的蟑螂蚂蚁们忽然之间开始飞快地散开……更加不要说也把这里当作是温床的老鼠和苍蝇。

因为正有什么靠近到这里……那是能够散发出让妖怪也颤抖气息的神州真龙龙夕若龙医生,就更加不要说这些小小的害虫们。

“就这里吗……”

龙夕若走到了这后巷子的深处,此时前方的地上有一根金色的丝线……金线渐渐地褪去光华,再次变作了黑色的发丝,然后开始寸寸断裂。

但龙夕若并没有在这里找到追风——留在她面前的,仅仅只有一滩黑色的液体,散发着恶臭与血的腥味。

龙夕若皱着眉头,手指沾着这些液体,轻轻地摩挲着,“中毒了?可为什么消失不见,我的追踪居然在这里失去了方向……”

这是极少,极少才会发生的事情。

龙夕若甚至记不起来,上次她的追踪毫无结果到底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千年之前,她追踪一个小家伙的时候。

而那个小家伙的名字,记得是叫做……鱼彩玑。

一只原本有能力成为九尾天狐的小狐妖。

……

……

追风忽然感觉有些清凉……是的,清凉,而不是冰冷,不是那种快要死亡时候的冰寒。

这种清凉,像是在大热天的时候吃了一根人类世界的冰棍一样的舒爽,让他忍不住发出了一道舒服的叫声。

追风因此微微睁开了眼睛……视线一下子变得光亮起来,让他的眼睛生痛。但追风此时看见了一道人影。

人类?女人?

追风猛的一下挣扎了起来——意外的容易,他甚至感觉不到肩膀上有任何的痛楚传来。而与此同时,什么东西更是从他的额头上掉了下来。

那是一块手帕,一块湿了水的手帕。

除了面前的这个女人之外,追风还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林子之中……但他也看到了垃圾桶和一些贴在树干上的告示牌:爱护树木,人人有责。

这里……大概是公园之类的地方?

“你醒了。”女人轻声道。

追风下意识地感觉脸颊有些火辣……他没有见过这么完美的女性,不管是人类还是妖怪所化形。

融入了世俗之中的妖怪们,生活到了现代,审美的观念大部分都已经被人类所同化着……追风感觉面前的这个女人,甚至比龙夕若还要好看些。

最重要的是,比那个老太婆要温柔得多……起码此时此刻。

“你……你是谁?”

追风只是疑惑了瞬间,便开口问了起来——他同时还注意到,不仅仅是这个女人在这,在旁边不远的地方,还有另外一个人。

这会儿正蹲在了一根枯木前,像是在鼓捣着什么。

此时,这个男人站起了身转过身来……并且走来。

追风此时才看清楚对方:这是一个带着小丑面具的古怪的家伙,并且还捏起来了双手的袖子。

“嗯,小时候在家乡,有掏过这种东西。”

这个带着面具的家伙看着追风感觉很好看的女人道:“我们那儿的老人说,从前打仗的时候躲在山里头没吃的,就掏这些,然后掏些鸟蛋。什么都不用放,炒一起就很好吃了。”

女人微微一笑道:“主人也吃过吗?”

“吃过。”小丑面具的男人随意道:“但记不得味道是什么。不过味道大抵是不错的……是一次挺有趣的经历。”

女人微微一笑。

追风忽然感觉,自己在这对男女的面前,完全就是多余一般……这个女人叫他做主人?

可不管心中的疑惑如何,追风此时还是做出了吞口水的模样,因为他确实是被这个奇怪的男人手上那碟子上从枯木之中掏出来的东西所吸引着。

作为土狼天生喜欢吃的食物——白蚁!

“哦,对了,这其实是给你的。”带着小丑面具的男人……俱乐部的老板此时把手上的碟子伸出,送到了追风的面前。

“给我的?”追风一愣,皱着眉头,却不敢接受这种陌生的好意,“为什么?”

“为什么?”洛老板倒是淡然道:“肚子了吃东西,没有为什么。”

说着,洛邱便把这碟子举了举,更加靠近到了追风的面前……甚至是就在他视线内极具冲击性的位置。

白花花的一只只小小的个头,几乎在刺激着追风所有的味觉神经。

追风猛地一下子从洛老板的手上抢过了这碟子,然后背转过身子去,盘坐在了地上,伸手便从碟子之中掏出一抓的白蚁,塞入了口中。

这白蚁的味道,不知道和洛邱小时候吃过的,有没有差别呢?

……

追风放下了手上的碟子,才又开始感觉十分的古怪……谁会这样带着个碟子在身上,就是为了掏白蚁?

可是如果说是为了他才这样准备的……可追风自问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两人。

还有他身上的伤……

追风一下子跳了起来,满是警戒之色,完全忘记了刚刚还承受了对方的‘一饭之恩’,呲牙道:“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洛老板淡然道:“你命不该绝,至少在六十岁之前,你不会死。现在才四十九岁,时候不到。”

追风一愣,这样的口吻不禁让他想起了从前听过的那些老掉牙的故事,“你难道还是地府的判官不成,知道我有多长的命?”

“我不是地府的判官。”洛老板淡然道:“你们妖族不是早就知道地府不开,就算有判官也走不出来的。”

追风皱着眉头道:“那……你是算命的?知道我有多少岁?”

“算命?”

洛老板想了一会儿,倒是打趣道:“我本来是做生意的……不过要说算命的话,到也有这样的项目……你要算吗?”

追风却忽然摇了摇头:“我不信算命的,我信我自己。”

洛邱点了点头,淡然道:“你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这里是中山纪念公园的小树林,你应该知道怎么出去的……那,有缘再见。”

眼看着这救助了自己的男女竟是就这样转身而去,追风大感不可思议的同时,下意识呼喊道:“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情吗?”洛邱转身,指了指旁边的那根枯木道:“白蚁的话,那里还有一窝,要是不够吃,可以再掏。”

“真的吗?!”追风目光一亮,天性如此,忍不住原形毕露……可他马上反映了过来,一甩头道:“不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帮我?”

“我不是已经说过,六十之前,你命不该绝。”

“我不信这种鬼话!”追风冷哼道:“我根本不信有谁会平白无故地帮助别人……就算有,也只是为了图什么东西!”

洛邱淡然问道:“比如说?”

“比如……”追风低着头,穷思猛想,却一下子想不出什么很有力的说明例子。

但他却下意识地想起来了奶酪——他甚至伤了他,而他却还打算帮他,他图的是什么?

“比如……虚伪!”追风深呼吸了一口气,抬起头,“为了让别人信服,为了显示自己的伟大,为了……为了让自己处于人人都喜欢都说好的中心点!”

“为什么要救你,真正的原因请原谅我不能告诉你。”洛邱忽然摇了摇头:“不过……有一样东西到可以给你。”

伴随着老板的话,身边的女仆小姐伸出了手掌,她的掌心之中,一张黑色的卡牌正在缓缓地盘旋着,然后飞到了追风的面前。

优夜轻声道:“追风先生,请收好这种黑卡。当您有需要的时候,它会引领你而来……而你,能够从我们这里买到如何您想要的东西。具体的交易规则,它会告诉您的。”

追风顶着这张黑色的卡牌,只见上面留着两道金色的印记,不过并不对称,好像它应该是对称的四道金色印记才对。

可追风紧紧只是一个晃神,这对奇怪的男女已经消失不见。

任何……任何?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