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一章 清高

第一百零一章 清高

你不能因为一次的失败就否定自己,你需要尝试很多很多次……很多很多次的失败。

不仅仅只有成云。

当程亦然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即便是连双腿都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似的——借口说要下楼走一走,保镖自然没有怀疑什么。

住院部楼下的园林之中,有不少出来晒太阳的病人。程亦然在走过的时候,轻轻地拨动着吉他上的弦,一一地观察着他们的反应。

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失败,最终变作了如今的恐惧——一种感觉手心和脚底都是冰凉的,整个人都是冰凉的,恐惧。

心中的曲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他一个人呆在这亭子当中,拼尽全力去回忆着和那个神秘老板之间的第二次见面时交谈的说话。

“才刚醒就下楼,看来是没有什么事情了。”

钟落尘的声音。

……

这个人,怎么这么快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难道他知道什么了……程亦然心脏猛地狂跳了几下。

不对,我只是车祸住院了,他来看我也算是正常……不要自己吓着自己。

程亦然尽量让自己变得平静起来,并不直接却看钟落尘的双眼,而是看着前方的院子,淡然道:“楼上太安静了,不习惯,所以下来坐一坐。”

“是吗。”钟落尘点了点头,也坐了下来。

他和程亦然隔着大概两个人的位置,钟落尘沉默了会儿才道:“现在是周五……周六,周日晚上,可以上场了吗?”

程亦然皱了皱眉头,“你是想让我这个样子还上场?”

钟落尘却道:“反正你我都知道,靠的并不是什么高明的技术。如果之前拟定的编曲技巧太多,有些部分你手指弹不来的话,就改编一些简单的,比如说民谣。说起来,好的民谣一样能够打动人心,再配合这把吉他的‘音色’,效果应该会更好。”

这个男人……并不是成云那种对音乐不知,可以随便糊弄过去的人。

见程亦然没有说话,钟落尘便接着道:“时间是不等人的,这一期的节目观众将近六万。有了这六万个观众的宣传,对你之后的势头相当重要。外界已经知道你车祸入院了,如果这时候你还能上场,并且征服这几万观众的话,你就能够成为一个神话。”

钟落尘又摇摇头道:“而且我也不是浪费主义者。为了这期的节目筹备,公司投放了资金……虽然不能用多来形容。但你应该明白,如果付出没有回报的话,那么这样的付出就变得毫无价值。”

看着程亦然摆在吉他上动也不动的手指,钟落尘最后才微微一笑道:“当然,如果真的是连简单的曲子也困难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是有什么困难吗?”

程亦然却叹了口气,然后在钟落尘的面前,开始让自己的手指微微动着起来,‘无力’道:“看吧,我真得使不上劲,医生说起码一个月不能够动它。”

“一个月……”钟落尘点了点头,神情淡然,像是在想着什么,“我知道了,你安心休养吧,剩下的事情公司会处理的。你也别在这里坐太久了,外边还是有些记者混进来的。”

看着钟落尘随意地叮嘱,程亦然心中那种恐惧的感觉依然还没有散去,反而越发的深。

他不是一步步走到今天,他只是一蹴而就……如果没有了这把吉他的话,他自己什么也不是。

再一次变得一无所有。

程亦然的眼中,此时看不见任何的东西,仿佛失去了焦距。

但钟落尘此时却忽然道:“对了,要不要跟我来一下,或许会看到一些有趣的事情。”

程亦然一怔。

……

……

程亦然从来都没有怀疑钟落尘的能量,所以对于为什么跟着过来的地方是医院的一间会议室的时候,他一点也没有好奇。

他好奇的只是,还没有靠近到这会议室的时候,便已经隐约地听到了一丝惨叫的声音。

但钟落尘负手走在他的面前,并没有半点的好奇,好像是对这种情况已经了然于胸……渐渐地,程亦然听出来这惨叫声的声音是谁的。

像是李子峰的……可他为何会发出惨叫?

他的疑惑,也在会议室的门打开之后,得到了答案。

只见就在会议室的角落处,李子峰靠在了墙壁之上,满头大汗,嘴角处微微溢血,眼皮像是睁不开似的。

李子峰的面前,则是程亦然所熟悉的成云——成云脱去了西装的外头,把白衬衣的袖子捏起,把领带塞到了衬衣扣子和扣子之间的空隙之中,一头因为打蜡而显得光滑的头发也有些散乱……他正连续不断地挥动着拳头,一下一下地击打在了李子峰的腹腔上。

“发……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这一幕,程亦然惊讶得……他更害怕了。

“哦,钟先生,你来了。”成云这才停下了手来。

墙壁上的李子峰便是沿着墙壁缓缓地滑落下来,呼吸挺弱,他勉强地抬头看了程亦然和钟落尘一眼,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开口的动作让他感觉困难。

那是哀求的眼神。

成云这才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在会议室的桌子上捡起那放在这儿的公文包,“钟先生,都查出来了。这个家伙,私底下挪用了公司两百万,还有这份协议……我想亦然你也应该看一看。”

程亦然下意识地看着躺地上的李子峰那惊恐的目光,皱着眉头,从成云的手上接过文件,开始飞快地看着起来。

他看的很快……因为他曾经看过这样的文件合同。

他甚至看过合同上的甲方和乙方……只是!

今日的甲方,并非当日的甲方……而今日所看见的乙方,也不是当日看见的乙方。

“这……”程亦然猛然地把这份协议仍在了李子峰的身上,大怒道:“这是什么!!”

那文件拍打在李子峰的身上自然比不上成云的拳头,但对于他来说,却是比成云的拳头还要恐怖得多的东西!

“告诉我!”程亦然甚至蹲下身来,双手拉着李子峰的衣领,把他的脑袋拉扯着起来。

只是李子峰面如死灰,一句不吭。

成云这时候冷笑道:“还不简单,这小子弄了一出离间计,离间了你和那个洪冠之间的关系,从中获利呗。”

程亦然愕然地抬头看着成云,只见成云耸耸肩道:“这是很多监制经纪人都会用的伎俩啦。他们会想方设法地把自己挖到手的歌手,明星,演员绑在自己的身上,让他们成为这些艺人唯一可以信任的人,然后就可以从中获利。另外也是咱们公司制度上的一些小问题。你也知道,飞云的前身是天影,因为重组的问题,有些背地里的东西还保留着……当然,这是以后必定取消掉的东西,因为我们还需要让公司有一个安然度过的时间。可是啊……可是。”

成云此时看了李子峰一眼,不屑道:“有些人就喜欢玩小聪明,以为可以在这过度的短时间内再发点横财什么的……亦然,公司其实有和你签过合同,是你的身价费。不过这合约的事情一直都是李子峰在负责……这份和你那兄弟洪冠签的协议上的两百万,我估计就是从你的合同上挖出来的咯。不过洪冠这人应该也挺有意思,属于他的那份协议上他能那几十万,却没有要,只是让自己的老婆住院而已。”

“洪冠……”程亦然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然后又猛一下抓起了李子峰的衣领,狰狞道:“你……你,为!什!么!”

李子峰抿着嘴依然不做声。

成云冷笑道:“这家伙在外头欠了不少外债,财务公司追得紧呗。名车,高档住宅,高级娱乐场所,几个女朋友。每个月的开销可不少……公司给他开的工资肯定不够啦。”

“李子峰!你这混蛋!!!”程亦然眼看着就要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成云却连忙抓住了程亦然的手臂,他可把这马上要成为摇钱树的家伙看得宝贝得不行,“亦然,你可别来,要打我下手就好。你这手打下去还能要吗?这种人不值得你那手啊!”

却见李子峰此时一下子推开了程亦然,反而是爬到了钟落尘的面前,惊慌失措道:“钟先生,钟先生……求求你,这两百万我会还给公司的!我一定会的!求求你,别让成总报案……我,我不想坐牢,我真得不想坐牢啊……求求你啊……”

“你这家伙,做出这种事情还想要逃过去?”程亦然心中怒气自然未消。

李子峰却一惊,吞了吞口水道:“亦然,我也是走投无路才这样做,形势所逼……你要不念在是我发掘你的份上,帮我说两句好话把!”

程亦然怒极反笑道:“你骗得我好惨啊,还打算让我替你求情?想也别想!!报警吧!你不仅仅挪用了公司的钱,还吞了我的那一份……凭什么还要我帮你?!”

“程亦然!要不是我的话,你今日还只是一个在那种垃圾夜场无人问津的垃圾,你……”李子峰尖叫着道:“你忘恩负义!!”

“你还敢说?”程亦然眼看着就要冲上前来,但却被成云拉着。

李子峰却被逼上了绝路,鱼死网破道:“哈哈哈哈!!!你就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我有说错吗?我一点儿也没有说错!!我为什么就简单的几句就把你们两个分裂了?还不是因为你自己!!因为你笨!!因为你们的感情根本就没有这么好!!因为你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把洪冠当作是朋友!!你只是一个自私自利,彻头彻尾的混蛋!!我们都是一样的人!谁也不比谁清高!!”

我们……都是一样的人。

程亦然,脸色顿时煞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