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二十五章 他们的曲

第一百二十五章 他们的曲

“歌手的舞台,此时即将迎来最后一位的替补歌手!”

舞台上,穿着华丽的支持人高声地对着话筒说道:“相信大家对于这位新的替补歌手一定十分的好奇!这个人到底是谁呢?哎,我可以给大家一点的资料哦!据我所知啊,这位替补的歌手,和我们上一期节目当中,以几乎全票的票数拿到了第一的程亦然,曾经一起组过乐队哦!”

但现场此时却响起了热烈的……嘘声!

仅有极少,极少的几十个人发出了惊叹的声音——他们来自上一次的观众。可现场的数万人,却都只能够在网上看到直播,或者是重播。

他们对于上一期的所谓冠军,这一周以来,基本都是骂声居多。

主持人大概也没有想到会是出现这种如此反差的场面……自己好像也有点压不住这些观众的情绪了。

但他脸皮足够得厚,便皮笑肉不笑道:“看来大家都相当的热情哦?那么事不宜迟了……马上请出我们今天,最后一位的歌手吧!有请!”

舞台后台出,洪冠听到了主持人的发话之后,便深呼吸了一口气,走到了出场的通道处,而此时……他的身边并不止他自己一个。

还有两个,年纪相若,衣着普通的青年。

他们各自看着对方一眼,点了点头,便相互地搭着了对方的肩膀,迈出了脚步。

走了出去!

现场此时显得十分的安静……安静得让人有点毛骨悚然一般。洪冠却硬着头皮,挂着程亦然的那边吉他,走到了主唱的位置。

而那余下的另外两名青年,则是一个走到了电子琴的面前,一个走到了爵士鼓的面前坐下!

现场,还是一片的死静……洪冠知道,他没有名气,对于这几万人来说,他,和他们都只是一个陌生人,只是因为一个机会,而走上这个大型的舞台。

观众们的反应,是如此的……正常。

但他却没有在意,而目光却是环视着舞台的面前的一排排的座位,洪冠深呼吸了一口气,拿起了自己的话筒,声音有点儿的紧张,却有力,“我知道有点儿犯规……但是请容许我在正式开始之前,说几句。因为我知道,我以后或许再也没有机会在这种大舞台上,说这些话……谢谢。”

洪冠在人前深深地做了一次鞠躬。

台下的观众们此时依然显得十分的安静……默默地看着舞台,看着太屏幕,看着这从后台走出来的三个其貌不扬的家伙……这都是谁啊?

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是谁……除了一个。

除了一个汗流浃背,呼呼地喘着气,出现在靠近舞台观众席入口处,目瞪口呆的青年……好不容易从那个爆炸头老伯手上拿到了贝斯的程亦然。

他却是震惊地看着那舞台上的洪冠……还有洪冠旁边的另外两人,“他们……他们怎么都在?”

Again乐队,除了他,除了洪冠,除了已经消逝的小梦之外,另外的两人……另外两个,早就已经退出了的家伙!

“程亦然!”

鞠躬的洪冠此刻猛然抬起头来,朝着话筒大声地呼喊着:“程亦然!!你听见吗!你在这里吗!你在看着我吗!我是洪冠!他是小妖!!他是老魔!!你在看吗!!我们在这里!!!我们都在这里!!!”

“对不起!”洪冠深呼吸一口气,面对着全场惊讶的观众,大声地咆哮道:“对不起!!当初是我们一个接着一个地退出!!我们一个个在破坏着我们从前的承诺!!生活!生计!压力!我们被现实压得抬不起头来!我们不得不放弃!为了生存!对不起!!我们都是懦夫!对不起!!!”

“老实说!我曾经有过记恨你!有过一瞬间,无比地嫉妒你!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就在我最后也坚持不住,和你提出我也退出的那天之后,没过多久,你就受到了赏识!你就走上了从前我们从来没有想过的舞台!我真得妒忌!我真得埋怨自己!埋怨自己,为什么不多坚持几天!”

“可是当那天我在录影棚看着你在舞台上再唱我们的《Again》的时候,我才忽然明白过来……明白过来,我们从来没有像你这样,付出这么多!”

“亦然!程亦然!你在这里吗!你看着我们吗?我们现在都在这里!!”洪冠的目光泛着点点白和镁光灯的银,“我知道你一定就在这里!所以,我只说一句话!你丫蛋的给我马上滚上来这个舞台!因为……”

他深呼吸着,用尽了肺部所有的氧气,怒吼道:“因为我们,只有在一起,才是真正的《Again》乐队!!!才是小梦带给我们的那个《Again》!!”

“程亦然!你出来啊!!”洪冠怒视着面前,“难道这次,轮到你要做懦夫了吗!!程亦然!!”

那咆哮声就像是调到了最大音量的低音炮般,在程亦然身边震动起来,伴随着他的心跳……强而有力。

一股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让他下意识地迈出了第一步……第二步!

一步走着,两步走着,三步……跑着!

他奔跑着冲下了阶梯,狂冲着掠过了舞台前的摄影机,如同疯子般,从舞台的下方攀了上来。

喘着气,站在了舞台的边缘处,怒视着洪冠,程亦然怒道:“你敢再说一次!谁是懦夫!!”

“你是!”

洪冠毫不相让地反瞪了一眼!

“你大爷!”

“你蠢驴!!”

程亦然一提手,把手上的贝斯举了起来,“拿回去!!”

洪冠一愣,诧异道:“你……你怎么找回来的?”

程亦然一笑道:“路上捡的!”

洪冠哈哈一笑,忽然伸手在自己的衣领位置一掏,掏出来了两根项链,他把其中一根用力地扯断,然后朝着程亦然扔了过来。

当他接住这项链的时候,程亦然猛然抬头,“你……你在那找的?”

洪冠轻声道:“蠢驴,我也是路上捡的……来吧,程亦然。没有你的话,我,我们是不行的啊。”

他朝着洪冠下意识地走来……洪冠不知道那把吉他的魔力,却还勇敢地站在了这个舞台上,哪怕可能面对的是嘲笑,是嘘声,他还敢!

而我却……害怕!

我的音乐,不是这样的!

我要的音乐,我们的摇滚……不是这样的!我啊……原来不知不觉之中,自己也放弃了自己,只是想着有那边吉他,有它的魔力,就可以什么都不管了。

“我啊,真的是蠢驴!”

……

“搞什么?强行煽情?早就安排好的?”

“为了节目效果吗?好假……”

“嘘!!!”

面对着下面观众们的议论和喝骂的声音,节目组的导演不得不连忙请示上去……怎么这样的乱来?飞云娱乐这次的新人?

作为节目的导引,他是真的不知道会闹这样的一出……这程亦然,不是说撞车受伤,暂时无法参赛的吗?

可让导演更加郁闷的是……来自高层的迅速反应。导演只听到高层在电话里头似乎也带着一点儿的郁闷,无奈地说……同意了!

见鬼!!

但导演实在架不住这种体质的命令,只能够连忙地安排着主持顶着现场的压力,宣布同意程亦然再次上台的事情……简直就是一出闹剧!

导演甚至已经在摄影机的镜头上,看见不少的观众已经起身,朝着观众席出口离去……大概这之后,网上又会出现一次无休止的谩骂了吧?

这档节目,简直是遭受到了最大的黑历史啊!可是,导演更加愤愤不平的是,那个搞事情的洪冠和同样搞事情的程亦然,这会儿却在舞台上说这话……像是完全不当回事一样!

这俩……其实是不是什么神秘的二代啊?背后有着神秘的势力?

可不管导演如何的郁闷,舞台上的程亦然和洪冠,以及小妖,老魔,却自重逢着。他们说着话,等待着节目组的安排。

“小妖,老魔……洪冠,你是怎么找到他俩的?”程亦然不由得带着好奇问道。

“哦,我找了成总监。”洪冠也是惊奇脸:“其实当时说让我上台的时候,就忽然有这个想法了。所以我提了下,没想到成总监真的把人给我找来了……而且速度还快得不可思议!”

留着长头发大众脸的小妖这会儿扰扰头道:“那啥……我刚下班,就没几个黑衣服的家伙给抢上车,蒙着头,昏了过去……等醒来之后,就到这了。”

老魔也心有余悸道:“我也一样啊!我刚刚教完打鼓课回家,就被绑来这儿了。要不是在这儿看见洪冠,劳资还以为碰到绑架了……可也不对啊?我这自己也养不活的,谁来绑我啊?”

小妖忽然道:“不过……对不起了。程亦然,洪冠,当初我最先退出的,没想到你们这儿还会想起我。我做梦也没想过,自己会走上这种舞台,虽然说……”

小妖看了一眼观众席,摇摇头道:“虽然貌似不是很待见。”

“娘希匹!”老魔却道:“好不容易上来一次,咱不能亏啊!干它!唱就唱呗!劳资好歹从前也是号称后海打鼓小天王,谁怕谁啊!”

“好像是同意了。”洪冠看了一眼,然后又看着大家道:“既然来了,就发出我们的声音!就算只有这一次,我们也要让世界记住我们!”

洪冠伸出手来,小妖和老魔也伸手搭在了洪冠的手掌之上,三人同时朝着程亦然看来。程亦然神色复杂地看着三人,深呼吸了一口气,轻轻也把手掌盖在了最上面。

“我们是什么!”

“Again乐队!!”

“再说一次,我们是什么!!”

“Again!!!!!!”

他们面带笑意,面对着场上异常冷淡的观众,面对着那些已经开始离开的身影,却勇敢地抬起了头来。

洪冠此时把挂着的吉他取下,交到了程亦然的手上,二话不说道:“你来!”

“等下……我,我弹贝斯就行了。”程亦然下意识地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这把吉它……他弹不了。

如其这样,倒不如此时成全洪冠好了。

可洪冠却是不管,吉他用力地套在了程亦然的身上,自己把贝斯套上,“蠢驴,我才是你的贝斯手!”

程亦然默默地在吉他弦上扫过了一下,点了点头。

“你手指……能行吗?”

“如果是这首歌的话,没问题。”程亦然肯定地道。

他看着洪冠,看着小妖,看着老魔……发现刚刚吉他声音响起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痴迷——也就是说,他依然无法真正地使用这把吉他。

但是……这又如何?

不能用……又如何?

程亦然走到了主唱的位置上,洪冠在他的身边,小妖在他的身后,老魔也在他的身后……不能用,又如何?

观众唾骂,又如何?

有人离场,又如何?

我本就这样一直唱过来……我本就是一直这样唱过来!经历过无人问津,流浪过街头,度过朝不保夕的日子,都已经走过来。

程亦然想着自己跟着那个爆炸头老伯走过的那段路,想起了回头看见体育馆的那个瞬间。

小梦,对不起,原谅我一直都在欺骗着我自己。我以为我的坚持只是因为你,为了完成你的梦想……为了它,我才一直坚持到现在。

可当我完成你了梦想,把你的歌带给了世人之后,我才明白。

我该放下你了。

我该……正视我自己的摇滚了。

因为我,也是一直热爱着它……热爱它,不为他人!

再见了,小梦……我最美丽的梦。

而我现在,要再一次……再一次,靠着我自己去追寻自己的摇滚梦!

这一次,为了我自己!

哪怕……还是无人问津!

不管,这把吉他有没有作用……我都想要弹下去,弹下去,弹到我手指断裂,我也要——弹下去!

闭上眼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程亦然把手拿着话筒,轻声道:“原谅我们的任性和刚刚的闹剧。不过……我们的声音,会在这里重新发出。接下来的这首歌,曾经陪伴着我们,度过许多艰难。我想很多人也会因为它,而受到鼓舞。创作这首歌的乐队,也是我们最喜欢的……也是我们的目标!”

电子钢琴的声音缓缓想起。

程亦然闭着眼睛,轻轻地开口唱起。

——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

——怀著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

——风雨里,追赶

——雾里分不清影踪

——天空海阔你与我,可会变(谁没在变)……

……

回头了,离去的人,忽然回头。

那些不耐烦的人们,忽然安静。

他们默默地注视着屏幕上的他们,听着那一句句的词。

听着那吉他,贝斯,电钢琴,爵士鼓的声音交汇。

停下了。

都停下了。

夜空中,洛邱侧耳倾听,似乎感觉这样还不足够,于是轻轻地把手掌盖在耳廓处,轻声微念:“听见了,这个曲,他们的曲。终于听见了,好美,好美。”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