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章 姻缘八字

第一章 姻缘八字

泰山,某座山峰的山脚底下的一家农房之中。

一名浑身白皙,年岁应该有二十一二的青年,此时双手像是捂住什么似乎的,一路小跑回来,笑得就像是在村头玩泥巴的小孩一样。

“莫默大哥!莫默大哥!你看我抓到了什么……咦,莫默大哥,你在看什么呀?”

青年好奇地看着坐在了简陋的木椅子上,正在看着手机屏幕的另外一位青年——青年染着一头十分鲜艳的金色头发。

像个有故事的……混混。

“小展啊。”莫默随意地看了面前的这个少了他三几岁的青年——受前辈羊泰子所托,这一路上他都在照看着这个叫做展儿的家伙。

按照修道界的规矩来说,展儿应该叫他一声师兄的……但是啊,都什么年代了,自然就没有这么的讲究。

莫默这一路上对于这个展儿,实在是说不出话来。这家伙的心性,怕不是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手上抓着的,就一个蛐蛐而已,居然高兴成了这个样子。

“没什么。”莫默笑了笑道:“就是在看一下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通缉令之类的东西。小展啊,咱们出来红尘打滚,虽然说已经习惯了餐风露宿,一切随缘。但是生活在现代,有些东西还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它可以省下我们很多的麻烦,比如说……钱!”

“钱我知道。”小展点了点头道:“我师父每次下山,都会去当铺当点什么换钱的。”

莫默微微一笑道:“那也是咱们来钱的其中一个途径。大部分的前辈们,多多少少都有些家底,一些随便采摘的东西在社会上甚至还能卖出不低的价钱。不过这也是前辈的做法,像我们这种才刚刚下山的,就只能选择别的方法了……比如说,抓去那些被警方悬赏的通缉犯。”

展儿一副受教的模样,连忙点着头道:“那有看到什么有用的吗?”

莫默随口道:“看到是有看到不少,不过悬赏金额太低了,没兴趣去废这功夫。倒是又一个奖金还可以,不过距离我们这里太远,也划不来。”

说着,莫默随手地把手机送到了展儿的面前。

“哇……好恐怖的脸!”

展儿顿时吐了吐舌头,看着屏幕上的照片,是一个满脸都布满了刀疤,极为吓人的男人,“叫做……哦,看到了!追风!悬红是……三十万。”

不过大抵这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小道士对与三十万没有什么概念,所以也就看了几眼之后,就把手机还到了莫默的手中。

不觉得有什么地方需要用钱的啊。

肚子饿了,山上有很多可以吃的果子,还有野味能打,渴了也有清甜的泉水……感觉没有什么地方是能够用得到钱的啊?

“对了,莫默大哥,咱们还要在这里呆多久的时间啊?都来好些天了。”展儿此时一边逗弄着抓来的蛐蛐,一边问道。

“快了,再过不多久,就是相约的时间了。”莫默淡然道:“这是咱们修道界每十年一次的大事情,要耐心点。而且等待,也是修炼的一种。”

展儿翻着眼想了好一会儿,却不解道:“真的有这么重要吗?呼唤蓬莱什么的……说起来,蓬莱到底是什么啊?而且,不是一直都失败吗?”

莫默摇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知道这是修道界每过十年就来那么一次的规定。老实说,我也是第一次参加的。至于蓬莱……听我师傅老人家提过,似乎是和通天仙路有关。说那是……一个可以实现我们所有愿望的仙人之地。”

“所有愿望?”展儿对这个反而来了兴趣,顿时变得目光发亮起来,“真的!”

莫默却莞尔一笑道:“说是这么说的,但是无数年来,也没有听说过那次是成功的。或许它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而已。看你这来劲的,是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吗?”

展儿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莫默好奇问道:“你有什么愿望?”

展儿更加认真道:“我想要一台PSP!师傅老是不给我买!”

莫默一愣,不知道想些什么,却是沉默了下来。

展儿又问道:“莫默大哥,你的愿望是什么呀?”

“我的?”莫默忽然看着窗外,好一会儿才道:“我的愿望……会是什么?”

“莫默大哥?”

莫默却吁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没事……我要做功课打坐了,小展,你出去玩会吧。”

展儿有些失望,但也没有强求什么,只是哈哈大笑道:“那我去挖点地瓜,烤给你吃吧!打坐之后肚子好饿的!”

看着那兴冲冲地跑着出门的背影,莫默不知为何,“想要一台PSP…这是什么愿望,算得上愿望吗?”

莫默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开始了打坐起来。

蓬莱……蓬莱,真的存在吗?

……

同样还是泰山……只是却在泰山的另外一处。

在苍翠古木丛生的山头之上,那最高处,有一道倩影此时正在眺望远望……眺望着那自古以来都被成为封禅台的地方。

她冷若冰霜,眼眸如平镜,不知心中想些什么……忽然,一只小小的松鼠来到了她的脚下。

松鼠来到之后却是不懂了,踮起了双脚,抬头看着这道对于它来说,无比巨大的身影。

她这时候却微微一笑……也只是一笑而过,“你也是来着看景色的吗?”

松鼠自然无法回答她的说话。

而她此时却再次地眺望着远方,自言自语道:“上次因为还真决还只是个小孩无法来,这次不知道……又是什么样的光景了。蓬莱……或许真的只是个传说。”

她这五百年来,并非每次都会参加这种修道界的传统,只有每当从那特殊的功法之中修行完毕之后,而又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之前,碰到了,也才悄悄地到来。

这次本应该也不来的……如果不是因为这次醒来得太快的话。

直到夕阳西下,她依然一动不动,唯有那一抹红光最终落入了山头之后,她脸上才忽然露出了一抹悲伤的色彩。

她轻声道:“师尊……三娘到底还要多少次红尘归真,才能再一次见您。”

……

……

“来来,认识一下,这个是黄大师!”任紫玲正在洛邱的面前卖力地介绍着一个看起来比较清奇的家伙。

穿着的是唐装,带着一副墨镜,花白的头发还有花白的胡须,坐得十分的停止……并且似乎是个不苟言笑的人。

五十来岁的样子吧。

洛邱终于发现了一个比较严峻的问题。那就是,如果他不用任何作为老板的能力的话,个别时候,他真的是很难,很难能够明白任紫玲脑中那种清奇的回路到底在想些什么。

无论如何都要把优夜喊出来吃顿饭啊!

不然我就三天不洗袜子……不不,一个星期都不洗内衣!我扔客厅!扔你房门前!!我还要在你的房间吃榴莲!!

“那么主人,优夜还是去选一套合适的衣服吧。”

还好的是,女仆小姐永远都是那么的贴心,那么的没有怨言地为自己的主人排忧解难。

于是就有了刚刚发生的这一幕,在一家吃麻辣小龙虾的餐馆靠近窗边的一桌卡座位置之中。

但这次任紫玲并没有带上梨子。

介绍完毕之后,任紫玲便忽然把洛邱拉到了一处,留下了女仆小姐和这位黄大师相对坐着……这位黄大师还是不言不语,看样子似乎完全没有被女仆小姐那种美丽所吸引似的。

“所以……这黄大师是谁?”洛邱皱了皱眉头。

只听任大副主编此时开启了大妈模式,煞有介事道:“这黄大师啊,我是托了好多人情才请到的。我跟你说啊,这黄大师算命很有一套!尤其是算姻缘八字!一算一个准!咱虽然是信科学的人,但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嘛,听一下也无妨啦!你就和优夜一起算算呗?”

洛老板微微地张了张口。

姻缘……八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