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章 酒店

第八章 酒店

如果,如果再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是什么模样,你是什么模样,我应该用怎样的模样……而你,又会用怎么样的模样?

那年高中毕业之后,薛卲用了整整一个夏天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哪怕他知道,他不会得到答案。

因为他人生当中的第一个女孩已经从他的生活之中消失,并且不留痕迹地消失……没有联系的方式,更加不知道她具体去了国外的那个地方。

后来,渐渐不想了,因为生活很忙,因为日子很长,因为分分秒秒之中再也没有曾经在一起的触动。

时间会洗礼一切。

大学的时候,薛卲听说,女人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一般都会比男人要更加快地成熟一些。

她们在开始悲伤痛苦流泪的时候,他们在天南地北地呼唤着。

她们开始接受新的生活的时候,他们却反而开始辗转难眠。

那么……我最终该拿什么模样?

再见你时。

……

薛卲最后还是站在了原地,视线伴随着女人的移动而移动着……他看不到女人的视线有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只是看见她拉着行李巷子走过,走到了酒店前台前。

看来是要办理入住的手续了。

看来……是不记得了吗?

忽然惶恐。

薛卲取出了手机,打开了前置镜头,一个劲儿地打量着着自己……变化大吗?

好像脸老了很多……型也不一样了……比以前稍微胖了一些吗?原来改变还是挺大的,那么不记得的话……

他下意识地给视而不见找一个能够让自己释怀的原因——从他自己的身上。

去办理手续的司机回来了,交给了薛卲房卡,然后说了两句就急着离开。他说太晚了,要回家了,老婆还在等着他。

薛卲几乎没有目送司机的离开,只是看着前台的那道背影,犹豫着是否应该主动上前。这种举动让薛卲忽然想起了从前。

老班长说,他暗恋这个女孩的时候,他也总是无法正面看她,也总是无法很自然地主动搭话——甚至说一句话,也要考究很久的时间,可往往说了些不找边际的事情。

薛卲知道那时候的自己大概是害羞和腼腆,却想不到十一年后的自己依然还是这样。

明明,那年的冬季的夏天已经正式开始过,明明那年冬季后的高三最后一个学期,一同走过。

他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走上去,直到看到她办完了手续从前台离开,朝着电梯走去,才下意识地跟上了脚步。

一同走进了电梯之中,分站着电梯的两侧……薛卲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觉得这短短的时间无比的漫长。

后来她到了,离开了电梯,一路走向了属于自己的房间,薛卲像是着魔了一样,下意识地跟上。

直到她停了下来,停在了房门前,直到她终于回过头来,轻声道:“我以为你会先喊我的,可你啊,还是像个小男生一样。”

薛卲一愣,看着女孩那一抹的微笑,他忽然醒悟过来:她一开始就已经认出了他来。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没有停留更多的时间,甚至也没有更多的交谈,哪怕连一些感概的话也似乎没有。薛卲和女孩十一年后的再次见面,言尽在一句‘好久不见’。

她笑了笑,伸手指了指自己的房门号,然后推门而入。

薛卲看了一眼,悄悄地记住了这个房号,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蒙头大睡。

……

……

薛卲睡了一觉很安慰的觉,早上醒来的时候还有些迷糊。他下楼去酒店的早餐餐厅吃东西,一直默默地注视着入口的地方,然后毫无所得,便冲冲忙忙地赶到了布会的会场。

就在酒店的其中一楼层之中。

“接下来,是我们公司最先研的产品。先,让我来为大家介绍一下这款产品和前面几代的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他睡了一夜,忘记了布会之前的准备工作。只是他的能力足以应付这场布会——并且似乎还意外地受到了好评。

这边分公司的人说他这次的解说真好,薛卲只是谦虚地说了两句,是因为资料准备充足,辛苦的是准备资料的人。

布会之后还有不少的工作,薛卲还要忙着应付分公司的人,以及一些对产品有兴趣的客户——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未来的两三天,应该还需要和客户进行更加深入的接触。

当然少不了这种出差的一些接待的活动。

直到晚上八点多的时候,薛卲才有空给万梓珊聊了一会电话,听着她说着那边还在下雨,听着她说今天跑了一下酒店确定了酒席的菜单。

听着她说一些琐碎的事情,但薛卲从来不感觉烦躁。

可他这次,忽然想要早一点地结束通话,感觉有些烦躁……不是烦躁这个电话,而是烦躁着自己。

薛卲打算去酒店的泳池冷静一下。

……

薛卲没有想到自己和许佳意十一年后的重逢的第二次见面,所在的地方就是酒店的室内泳池。

她似乎已经来了有一段时间了。

正在水中畅泳着,像是美人鱼。她已经不在青涩,已经成熟,成熟得足以诱人的地步。

薛卲沿着水池的边缘,追逐着这条美人鱼游动的身影,知道他们在终点相遇。女人从水中冒出,又掀起了水花。

她用双手抹着自己的头,抹去那些缠着她的水迹,睁开了眼睛,看着上方的薛卲,忽然道:“傻呀,还不下来,这水不冷。”

又一次,女人主动地向他开口。

她总是那么的主动,一如既往地。

薛卲看着波动的水光,似又回到了十一年前的那个冬季,寒假。女孩有一天忽然靠在了马路边的树干前,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店门——一家蛋糕店。

她看着走来的他忽然说道:“薛卲,你要不要请我吃一个蛋糕?”

对了,就在那颗许愿树的树下,他请了她吃了一个蛋糕。

开始,似乎就在不经意间。

噗——!

噗水的声音,还有呛水的感觉,当薛卲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拉入了水池当中。他分离地划着水,才从水中冒出头来,感觉差点呛死。

女人此时却在他面前哈哈大笑起来。

“你还是这么喜欢做恶作剧!”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你,都想要抓弄一下。”

“突然离开,什么都不留下,也是因为这样吗?”薛卲忽然问道……他终于鼓起了勇气。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放松了自己的身体,让身体浮在了水面之上,就那样任由荡漾的水纹把她的身子渐渐送远。

“许佳意!告诉我!!”他跟着游了过来,大声地质问道。

她微微偏头,看着表情严肃认真的薛卲,忽然道:“你明天有时间吗,从早上到晚上。”

薛卲一愣,最后默默地点了点头。

……

……

明天……

薛卲想着明天的问题,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他又一次没有能和她有更多的交谈,那些话似乎都因为她的笑容而堵住。

他想自己是不是疯了,甚至在回来的路上,居然真的为了这个约定而推掉了明天越好的应酬……说身体不适,想要休息。

薛卲推开了房间的门,猛然一阵的心惊胆跳——这里来了一个陌生人。

或许不算是陌生人,因为他已经见过——那个商店的老板。

这位老板打开了房间的窗帘,看着远方……似乎是已经等着他回来有一段时间。

薛卲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手掌贴在了墙壁上,小心翼翼地走前来了两步,“你……你是什么怎么进来的?”

“客人,你要的东西,我们已经送到了。”老板转过身来,“不知你可否满意?”

薛卲一怔,微微一惊,恍然道:“这一切,都是你们安排的?甚至我出差也是?”

洛老板此时点了点头道:“客人的要求有着不愿意影响自己婚礼和婚后这点……那么如果在原来的地方见面的话,我想总会有一些蛛丝马迹的。但在这里的话,不会。因为这里的人都不认识你们,不是吗?”

“你……你们是怎么做到的?”薛卲忍不住问道。

“总有一些方法。”洛邱淡然道。

薛卲皱眉道:“你……你是特意过来,拿走我的项链吗?”

洛邱摇摇头道:“不急,客人还有几天才回来,到时候再交付也没有问题。我只是过来看看客人对这件商品是否满意而已。现在看来,客人似乎还算满意。那么……”

洛老板微微地欠身道:“……请好好享受这一次旅程。”

老板自房间消失不见。

薛卲惊恐地瘫坐在了地上……想着这是魔术这是骗人的……飞机上的想法,顿时让他失神无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