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四章 ‘恐怖如斯’

第十四章 ‘恐怖如斯’

用阿胶,人参,黄芪,三七等等数十种的药材,熬制了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之后,妖界的长者龟千一这才关掉了炉火。

这炉子自然不是普通的炉子,至于这些药材,自然也不是普通药房能够买到的货色。

至于这些大补之物这样一股脑的乱炖到底合不合适?

你让那些老中医和这位不知道多少岁的妖界长者谈一谈本草纲目的内篇到底是什么吧……

“龙大人,你的药。”

听到老乌龟的声音响起,渐渐有些习惯这时候模样的神舟真龙顿时像是见了鬼一样,皱起了眉头。

虽说这些补血补气的药是她吩咐让弄的,可是那种味道真是尝一次都能够痛不欲生。

什么样的感觉呢?

就像是鲜甜的橙汁混上了下水道的污水之后,再在上面挤出了一层的奶油和加入了咖啡一样——至于为何神州真龙能够如此贴切地形容这种味道?

大概是最近闲得慌,看了看所谓的地球上最强的,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的某档节目后,而受到的影响吧。

“先放着吧。”龙夕若吁了口气,此时的神色有些落寞。

龟千一看了一眼龙夕若看着的电脑屏幕一眼……是一则新闻:小区生长了百年的许愿树被砍,居民自发地组织了纪念的活动。

龙夕若知道龟千一的小举动,摇了摇头道:“这棵树,从前是一个很前途的树灵啊。只可惜入了情劫,毁了自己。我当初……”

她缓缓地吁了口气,便关掉了电脑的屏幕,把龟千一端来的药一口饮尽。只是这次刚决心里似乎比嘴巴要稍微难受一些。

也苦了一些。

龟千一静待了片刻之后,才忽然道:“大人,老朽过几天要出一趟远门,恐怕暂时无法再伺奉您了。不过放心,我已经备好了足够的药材,大人自行煎制服用即可。”

“远门?”龙夕若皱了皱眉头:“你有什么事情?”

龟千一正色道:“大人,修道界十年一次的仪式差不多要开始了。轩辕宫作为人皇的守护殿,不能不去……这些年轩辕宫缺失了当代人皇,老朽作为奴仆的,每次也只能够代主出席了。”

龙夕若一怔,揉了揉额头……最近失血太多,常常头痛头晕,浑身乏力,“原来又过十年了,那些修道界的家伙,还真是对蓬莱死心不息。”

“这么多年了,慢慢也变成了一种另外形式的交流。”龟千一淡然道:“大家都知道那是虚无缥缈的,但只是一个仪式,不如做了,总也有个念想的。”

“你去吧。”龙夕若摇摇头道:“反正我对这事情本来就没兴趣,况且现在这个样子,说什么也不方便。”

“大人,老朽此处离去,会带走鬼婴和一部分下属。恐怕无法亲自守护您……”

龟千一此时取出了自己的珠子,放到了龙夕若的面前:“不过,老朽已经在里面植入了三次的术,您每一次只要滴入一滴真龙之血便可以使用上次的虚影。不过切记,真龙的力量太强,一次只能一滴,多了这术撑不住的。”

“聊胜于无。”龙夕若点点头:“但是用来自保,也应该足够。谢谢你了,龟老。”

龟千一恭敬地一拜道:“大人万事小心,切记,切记。”

……

……

全世界有超过七十亿的人口,也就是说,每日所发生的事情,如同恒河沙数一样,无法数清。

比如在某个半岛的国家的一片深山老林之中,就有着这样的一群人。

他们穿着类似古代武士的服装,但发型大多还是现代的……一群人,男人,从青年到中年,一共有十三人。

他们穿着同样的服装,也统一地拿着相同直刀,正在林中奔跑,追赶着前方的一道背影——当然,追逐的过程之中,少不了因为无论如何也追不上的气愤而产生的咒骂。

再加上,这个在前方奔逃的家伙,不仅仅害死了他们的师傅,而且还偷走了他们守护了近两百年的一件秘宝。

更加可恶的是,这个凶手算起来,甚至还是他们这个地方出身的——至少她的父母就是这个地方的后人。

也不知道她这些年经历了什么,明明只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却已经变成了一头的白发,并且拥有了如此恐怖的实力——他们的师傅甚至没能够撑过三十秒的时间,就已经败在了她的手上。

“别逃了!我们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接受制裁吧!!你这个杀人凶手!”

啵——!

她口中含住的吹波糖此时吹出来了一个大大的气泡,随后直接吹爆,又开始咀嚼了起来——不同于后面这些男人全力的追赶,她就从容得如同闲庭信步一样。

这位来自米迦勒会所的……尼禄小姐。

“你们说我抢东西,我倒是无所谓啦。可是杀人凶手,这个锅我不背。”尼禄打着哈欠道:“那家伙打不过我,自己认输之后气不过,吐血死掉了,怪我咯?”

“你一定用了卑鄙的方法暗算了师傅!师傅明明对你没有出尽全力!一定是你暗算!”

“呵呵。”

尼禄忽然停下,突然转身,手掌在背后一拍,那画筒之中一柄妖异的刀便泛着银光冲天而起,然后落在了她的身侧。

尼禄的手轻握在了刀柄上,又吹爆了一个气泡,冷笑着看着这些一个护着一个似的停下来的男人,“要我试试刀吗?”

“妖女,我们不会拍你的!”众人大声叱喝道。

那你们倒是上啊……

尼禄摇了摇头,伸手从腰带上取出一个挂在了自己的小袋子,在手上抛了抛,眉头一挑道:“杀人的罪名随便你们安,不过这东西我是不会给你们的……这是我母亲当年的东西,算起来就是我的东西,我只是拿回我的东西而已。”

“你母亲只不过是它的守护着!它是属于这个地方的!”

尼禄猛然目光一冷,一股寒气直逼而出,那手上拿着的阎魔刀仿佛发出了恶魔的低语,让面前十三人纷纷脸色大变。

只见尼禄把阎魔刀拔除,举向了天空,淡然道:“我说,试试刀,你们谁来?”

见众人脸色凝重,尼禄把刀一挥,直接指向了其中一名中年的男子,“你们不来,那我来了。”

她一步步缓缓地走上前来……一群人,十三个大男人,下意识地用刀挡在身前,却在不知不觉地后退着。

这个妖女……气场居然如此的恐怖!

那阎魔刀散发出的恶魔的低语,已经渐渐增强,到后来,便如同是咆哮一般!

嘶……唦!!

众人的心中顿时响起了一道恐怖的咆哮,下意识地,这十三个大男人纷纷腿软地瘫坐在了地上。

尼禄忽然哈哈大笑,“没种的男人!我的刀,都不愿意吃掉你们这些弱渣!再见吧,反正我时间也到了。”

说着,眼前这个持刀宛如地狱女妖的白发女人,便凭空消失在了这十三个男人的面前!

他们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不见?

这个女人居然恐怖如斯!!

嗯,‘恐怖如斯’这个词是最近看了一部来自某国家的网络小说学的……但是他们感觉用来形容这个妖女真真是最合适不过了!

……

当白光一闪的时候,正在擦着橱柜,准备找个地方把主人带回来的那个宝牒放上的女仆小姐此时便停下了手来。

正在看书的老板也抬起头来。

那白光之中,手上拿着阎魔刀的尼禄小姐此时左右地打量着四周,嘀咕道:“还真是方便啊……说回来就回来了。”

“看来尼禄小姐好像有一次愉快的旅途。”洛老板笑着走了上来。

尼禄耸了耸肩,把手上的阎魔刀往肩上一扛,大笑道:“还行,如果不算你们直接把我仍在海外孤礁这种明显带有恶意性质的开局的话,我最近打了一架,报了个仇,拿回了一点东西。最后还多得你们的传送,让我装了一次逼,我想那些人现在一定吓死,哈哈!!”

虽然是这样说着,但是尼禄却还是悄悄地瞄了自己的阎魔刀一眼——就在不到十秒钟之前,它还散发着骇人的魔气,可现在却彻底地龟缩起来。

安静的就像是睡着的病猫一样……啧啧!!还真是把见风使舵的……无耻之刃!

尼禄神色平静地瞄向了这个老板……也不知道谁才是最恐怖的。

“尼禄小姐还是一如既往地豪爽。”

洛老板微微一笑,然后翻开了手掌,手掌上有着一个袋子——这是尼禄之前寄存在这里的……灵魂交易金。

袋子飞到了尼禄的面前,洛老板淡然道:“扣除了您的花费,还剩下七个灵魂。客人请收好。”

尼禄把袋子颠了颠,也不打开看看,便随便地收了起来,同时也把阎魔刀收回了话筒之中,然后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吁了口气道:“啊,刚回来,累死了!老板,来一杯啤酒吧!要大号的!还有,能上点吃的东西吗?这位女仆小姐做的东西,真的很不错啊!”

“优夜,去准备吧。”洛老板轻声道。

女仆小姐微微躬身,便悄然而去。

洛邱打量着这位阎魔刀的宿主……还真是一个很有趣的客人,真的就像是奇幻小说里头的那些在冒险者酒吧大大咧咧的……冒险者顾客。

“啤酒伤胃。”洛邱微微一笑道:“不介意的话,我最近学会了调一种鸡尾酒,要尝尝吗?”

尼禄却眯着眼道:“这么有情调啊?不会是想要泡我吧?”

洛老板……洛邱于是瞬间收回了之前的评价。

¥¥¥¥¥¥¥

PS1:今晚上原谅我只有一张……因为刚刚写完树灵的故事,需要调整一下自己,再说,我又不是妹汁机,随便就能榨出汁来

PS2:不对!算上今天凌晨两点多的‘今生不再’,我今日也是两更好不好,喵=。=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