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五章 木天鹅

第十五章 木天鹅

尼禄还是没有喝上老板亲自调制的鸡尾酒,而是要了一杯白啤——用一个超大号的杯子。

她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女仆小姐端上来的烤肉,滋滋有味道:“是吗,原来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怪不得库克会失忆,原来被相柳暗算了。嗯……这样姑且也能写个完整的报告了。”

说着,尼禄从自己装着灵魂的小袋子之中扔出来一个暗淡无光的灵魂光球,“可以给我标记这只普罗米修斯多长的时间。”

拿捏着这个灵魂光球,洛邱淡然道:“三个月的时间吧。”

说着,洛邱手掌一番,一个大概只有化妆镜盒子般大小的圆盘便出现在尼禄的面前,“三个月内,这东西可以帮你随时找到它的位置。”

又夹了一块烤肉往嘴巴上塞去——这是最后一块了,尼禄半点也不犹豫就把这小小的圆盘收好,然后打了个饱嗝,“啊……好饱,谢谢招待。”

她站起了身来,双手举起,用力地伸展了一个拉紧了自己身体的懒腰,忽然眯着眼道:“对了老板,问你件事情,我手上的这把阎魔刀,我只能够做到契合它的第二形态……你说我要怎样才能完全契合它最后的第三形态?你不会不知道的吧?”

“客人,这个问题要收费的。”老板淡然道。

“吝啬。”尼禄道。

老板笑而不语——当然因为面具的关系,尼禄看不见。

但她天性是个洒脱的人——至少就目前表现出来的模样似乎就是这样,于是她耸了耸肩,“话说,好歹我也是个老顾客了吧?下次做买卖有没有优惠的?”

老板手指在桌子上一点,尼禄的面前浮现出一张四道金印的黑卡。

尼禄挥手接过,然后手指在嘴唇上轻点了一下,把飞吻飞向了洛老板,“真是个好老板,那再见咯!”

“请等下,客人。”洛老板忽然把尼禄喊住,在她讶然的目光之后,朝着优夜点了点头。

只见女仆小姐转身便离开了大堂,不久之后,她才拿着一个托盘走了出来。

优夜把托盘上的布掀开,这里放着的是一个大概巴掌大的,三厘米高左右,刻着了不少奇异纹路的木盒子。

“这是给我的?”尼禄皱了皱眉头:“什么东西?”

洛邱道:“客人用来装灵魂的那个袋子实在是太粗糙了,还是用这个把,精致些,保存的也久一些。”

尼禄一愣,伸手接过了这个盒子,便下意识问道:“这个要多少?”

“不用。”不料老板这会儿淡然道:“这是借用给客人您的,直到您的生命完结,它会自动回到我们这里。当然,客人您拒绝也没有关系。”

尼禄却二话不说就把自己原本袋子剩下的灵魂倒入了这个盒子之中,然后笑了笑道:“叮,恭喜玩家尼禄从店主手上得到重要道具:装载灵魂的盒子GET!是不是这样?”

“欢迎下次光临。”

……

……

按照某个库克所不知道的交易内容,他在几周的时间内,是没有办法让他那些有苏醒迹象的记忆恢复过来的趋势的。

虽然最近没有了那种越来越想起更多的感觉,反而是渐觉迷惘,但库克并没有改变自己目前的生活。

他更多的时间,还是留在房间之中静坐。他往往一坐就能够坐上半天的时间,仿佛他自己也是这房间之中的一颗灰尘一样。

唯有豆腐店的小吱因为无聊来敲门的时候,房间里头才会有一些声音。

虽然还是没能想起来自己的身份和来历,但是处事的方式仿佛就像是一种本能一样。他能够敏锐地感觉到三儿正在躲避着他。

既然躲避,那就尽量不去接触……他甚至在考虑着,这几天之类离开这个地方——自从上次碰到那个奇怪的白色头发的女人之后,他就有种感觉。

他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马克叔叔,今天给我说什么故事呀!”这小家伙越是熟络似乎就越是肆无忌惮,一走进来就抱住了库克的手臂摇动起来。

库克下意识地在小吱的脑袋上摸了摸,忽然不找边际地想到一件事情:如果他离开了,小吱会不会很伤心?

按理说,他不应该会去考虑这种事情——他的思考模式一直在提醒着他自己这件事情。

“今天不讲故事了。”库克面无表情地道:“你去给我找一块木头回来。”

他在手上比划了一下大小,小吱吮着手指,圆鼓鼓的大眼睛看了一会儿之后才点了点头,然后撒开了肉肉的双腿,一下子跑了出去。

不久之后,小吱便抱着一根十来厘米长,直径大概十厘米的圆木回来。

库克把这根圆木接过,然后走到了桌子前拉开了抽屉,取出来了一把小刀,便盘坐在了地上。小刀对着这根圆木比划了一会儿,便开始削了起来。

小吱歪着脖子看着这位马克叔叔的举动——她知道这位马克叔叔是很厉害的!她就悄悄地看到过这位马克叔叔一手就把一米多高的豆腐板给举了起来!

可是马克叔叔很多时候都不怎么说话。

“马克叔叔,你在做什么?”

库克也没有理会,只是自个儿地用小刀削着手上的圆木。小吱早已习惯了他的沉默,这会儿也不闹,而是直接趴在了地上,双手托起了自己的下巴。

长得肉肉和柔柔的小腿在一下一下地踢着,她便这样看着这位马克叔叔,只觉有趣。

慢慢就累了,索性就睡了过去。

库克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把小吱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盖上了被子,便又开始盘坐在地上,雕刻着手上的木头。

每一刀都有木屑飞出,像是飘絮。

当他的最后一刀收笔之后,地上已经是一堆的木屑。库克把小刀放下,然后对着最后完成的木雕吹着气,把附在上面的木尘吹去,才把它放在了这些木屑木块之中。

这是一只天鹅。

它正在这些木屑木块之中做着挥舞翅膀的动作,栩栩如生,宛如落在冰雪之中的真正的天鹅。

他把这个木天鹅放到了小吱的怀中,然后再次把她抱起,送回了她的房间之中。

库克再次回到自己的房间,扫去地上的木屑木块,便关了灯,又独自一人静坐了在这里。

明天,大概也是这样过吧,库克默默地想到。

他不知道,一双眼睛正在不远处,默默地盯着这个小小的豆腐铺……不仅仅看着库克所在的暗淡的房间,也看着那正在店门前忙着收铺的三儿。

……

“啊……我怎么突然有种感觉,库克就这样下去好像也不错啊?”

盘着腿,坐在了一户人家屋顶至上,双手抱着画筒的尼禄此时正吭着一个从附近小卖部‘拿’来的便宜面包。

画筒之中的阎魔刀此时发出了阵阵的低语——当然,唯有作为它宿主的尼禄才能够听见的低语。

“哦?你想吃掉库克?”尼禄看着画筒,嘲弄说道:“在那个老板家里的时候,怎么就不见你这么有精神?”

画筒微微颤抖着,仿佛是不满。

“吃掉库克是很麻烦的。”尼禄摇摇头道:“至少会所里面的那些老家伙就不会放过我……虽然说大不了逃了就是,不过还是很麻烦啊,满世界乱跑被追杀什么的。”

尼禄躺了下来,双手枕着脑袋,翘着腿,悠然地眯着了眼睛,忽然露出了一丝恶作剧的微笑:“不过,你说库克如果发狂的话,能不能打赢我呢?”

她忽然一下子坐了起来,舔了舔嘴唇道:“我忽然想到一个很好的主意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