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九章 禁区

第十九章 禁区

背着画筒的暴君小姐在三儿家溜达了一圈,放下了一些东西之后,便悄然而去。带着微笑,笑得像是刚刚从别人家地里成功偷走了西瓜般的顽劣小孩。

……

……

三儿开着了豆腐铺一楼客厅的一盏壁灯,双手拿着一根家里厨房的菜刀,看着墙壁上挂钟秒针一下下转动,她眼帘一搭又一搭,早就已经犯困了。

忽然听到了敲门的声音……一惊之后,现原来是马克回来了,三儿才略微放松了一些。

“先喝杯水吧。”三儿顺手地给马克倒来了一杯温水,自己也喝上了一口。

这紧张了大半晚,她自己也是滴水未沾。

“附近应该没什么人,接下的时间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三儿却犯愁地坐了下来,还是忧心忡忡的模样,“我……我要怎么办?要不要,明天马上就去派出所!”

似乎是本能了,库克一直都在避免着自己和这种机关打交道,他淡然道:“你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对付你,这种事情报了警也不一定有用。”

“那……那可怎么办?”

“你先去休息吧,后半夜我会守着,要是有人再来的话,这次我会抓住。等明天白天,敌人就不敢明目张胆了,所以至少还有一个白天的时间,可以在镇上打听。”库克想着道。

三儿点了点头,六神无主的她此时下意识地去听从这个强大男人的话——他真的十分的强大,刚刚对付那四个人的时候用扁担的那一手,就已经不像是普通人。

三儿悄悄地来到了小吱的房间,坐在了床上靠着,这夜她打算在这里睡算了。

库克习惯了静坐,这时候不过是在房间转移到了豆腐铺后面的小院子之中——虽然是露天,并且还是晚上,但是这点儿清冷仿佛对他毫无作用。

盘坐在地上的他,手拿着的还是那根扁担。

他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仿佛一根雕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候,库克的眼皮微微颤动了一下,轻轻地睁开了眼睛,蹙了一下眉头。

他忽然感觉有些难受起来。

……

夜深了,很深。

但冰冷的水沿着肌肤,一路地从脸颊滑落到了锁骨,停留了一下,然后继续留下高耸的胸脯,之后是小腹……一路顺延而小的凉水,让三儿忍不住出了轻微的低吟声。

她如火一般的炽热,一直辗转难眠,难受得即使在这种天气也已经不知不觉流出了一身粘乎乎的汗水……这是身体的躁动。

三儿对于这种躁动实在是太过清楚了。

大多数的时候,她会选择洗一个冷水澡来冷却自己,只有极少的情况下,才会选择自己解决——但这夜显然只能够用常用的方式。

她暗恨着自己,偏偏挑来了这个时候……那这后半夜,马克打退坏人时候的那道伟岸的背影总是无法从脑中挥去。

她仰起头来,让蓬头的水流激射在自己的身上,只感觉稍微冷却之后,又变得更加舒服了一些。

三儿索性让身子完全贴着了浴室的瓷片,然后取下蓬头,下意识地让这些强而有力的水流激射在自己的胸前。

受到强烈刺激的皮肤顿时竖起了一颗颗小小的寒粒,三儿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一下子急起来,当蓓蕾承受着细长却有强劲的小水流喷射的瞬间,便自是起来了反应,渐渐地变得坚挺起来。

她还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朦胧之间,手指已经抚摸到了自己的胸前……男人,永远也无法比女人更加清楚她们自己的身体……

水流从她的手掌和胸部的间隙之中,像是穿过了山沟的水流般,它们带着身上的余温,缓缓地流下。从她的双腿之间留下,然后真正地落在了地砖之上。

她已经完全坐在了地上了,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手指对自己胸部撩拨时候所带来的强烈的刺激,鲜艳的唇时而闭合着,时而轻张,时而轻咬。

平躺在洁白瓷砖的双腿,忽然变得不怎么的安分。两相搭着的大腿,如两条相互交缠的灵蛇,正在缓缓地摩擦着对方。

或许,简单的喷射胸脯和抚摸撩拨,已经无法安静她心中的渴求,三儿双目蒙上了一层的雾水,放下了手上的蓬头,同时脸如红潮,开启了自己的双腿。

她用蓬头那强力的水流射出之处,紧紧地贴着身体最**之地……她觉得这里会是就是迦南。

她不记得怎么会想起迦南来了,半梦半醒之间,只是偶尔想起了许久之前镇子来过了一个牧师,讲过的一个故事。

那里有丰饶的牛奶和蜂蜜,那里是应许之地,那里是生命……

“啊……嗯……”

越强烈的刺激,让这块应许之地渐渐地变得更为的丰饶起来……这个带来了生命之地,如今便充满了牛奶和蜂蜜。

她就像是那已经长途跋涉了万水千山的流浪者般,遇见了属于自己的应许之地,看见了那美味无比的蜂蜜,便带着激动和心悸,伸手朝着它们抓去……去抓取,属于她的甘甜。

她甚至幻想着,此刻在她的手掌上,也搭着另一只宽大的手掌,手指和手指之间相互纠缠,轻微摩挲。

如梦似幻,她正在打开自己身体的禁区,探求着一丝的欢愉。

啦啦啦隆——!

嘭——!

后来的一声嘭的声音很轻,但却已经足够惊动在这种静谧的环境之下沉沦的三儿……这是外边敞门靠拢时候撞击所出的声音……即便很轻,但她还能够分得清楚。

三儿下意识地朝着浴室的门外看去,只见那门板地下的缝隙之中,一双脚正在这里顿足……此刻,三儿强力地压制着自己的呼吸,心头却在狂跳。

但这双脚,在停顿了一会儿之后,便转动过来,打算离开。

“别走!”

三儿出了如同悲鸣般的声音,一下子扔掉了手上的蓬头,抓住了浴室门上的锁把,“别走。”

她知道在外边的人是马克……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躲在了这浴室过去了多长的时间,但唯一能够肯定的是,她此刻已经无法控制。

精神,和身体,都在无比地渴求着什么。

听到了三儿的声音,库克深呼吸了一口气……静坐了半夜,他也无法平息身体之中的一股热气,所以也想要洗个冷水脸,好好地清醒一些。

“别走。”

开门的声音,还有一股带着撞击的力度,并不大,像是扑来……扑在了自己的背后,这是库克此时的感受。

三儿湿漉漉的身体,完全地贴在了库克的背上,那薄薄的衣服,根本无法组织水迹的渗透。

“别走……”

他听见了她**般的声音,同时感受着三儿那手指在自己身上的游动……她仿佛十指都在探求着什么……而这种探求,对于他来说更像是一种再清楚不过的信号。

一种轻易就摧毁了他一贯以来冷静的信号,潜藏在身体之中的狂野一瞬间已经被点燃,库克终于难受地也跟着喘着气起来,一把抓住了三儿的手。

转过身来,借着浴室灯光,看着这具湿漉漉的,娇艳欲滴……准备好的酮体,库克吐出了一热气,双手用力地捧紧了三儿的脸,低头便朝着那丰腴的双唇侵略而去。

像是狂风和骤雨的合奏,两种不同但是渐渐趋向于相同节拍的喘气声,在小小的走廊之内,越的,越的强烈了,像是增强拍。

他和她之间是吻得如此的激烈,库克躬起了身子,手掌覆盖在了三儿的胸前,把她按在了墙壁上,吻着了她的锁骨和脖子。

三儿下意识地开始撕扯着他身上的衣服,激动却又不利索地去解开对方腰间的腰带,伸手抓去那能够更进一步打开她体内应许之地的钥匙。

忽然。

库克把三儿粗暴地转过了身来,把她的身体用力地按在了墙壁上,一手抓起了她的左手,腰间用力,刺入了她的身体之中。

当禁区的大门打开的瞬间,他和她回归到了最原始的状态……他和她也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这是三儿从未尝试过的姿势,也从未想过会在这种地方和一个男人生关系——哪怕这里是她的家中。

一种未曾拥有,却无比契合她身体的体验,让她绷紧了自己所有的神经,放大了所有的感觉。

真的是,贪了一响的欢愉。

一次又一次,她早已经沉沦在这种强而有力的碰撞之中。直到最后,她感受着他从背后趴在自己身上那滚烫的身体,还有猛烈喷射在身体伸出的炽热,她也终于叫出了声来。

这是,她的一辈子,所经历过的所有的高/潮当中,所出的最悲哀的声音。

当一切结束之后,浴室外的小走廊,重新归入宁静,他和她什么话也没有说。

¥¥¥¥¥¥¥¥¥¥¥

ps1:请无视这一章的标题,当然如果非要研究也可以。

ps2:我已经和洛老板做过了交易,你们看完这章之后就会忘记自己看过什么,我也不会承认这是我写的,酱紫。

ps3:快来赞赞我!快来打赏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