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二章 梦狂(1)

第二十二章 梦狂(1)

不到中午的时候,库克便再次回到了豆腐铺之中。

进来的时候才现,三儿和小吱都坐在了饭桌前。桌子上的饭菜比往日似乎要丰富了不多。

但小吱却一直拿着勺子,盯着满桌子的食物,显然是早就馋得不行。

小吱一下子就朝着库克扑了过来,库克没有躲开,任由她拉着自己的手走到了桌子前,“吃饭饭!”

三儿此时却道:“小吱,你先去那边看看电视,我有些话和马克叔叔谈的。”

“小吱也要听!”小吱举着手道。

“小吱!”三儿瞪了一下眼睛。

小吱便嘟着嘴巴,鼓气地捧着饭碗走到了电视前,还放得特别的大声,头也不回。三儿朝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叹了口气,才低声道:“你……你查到什么了吗?”

库克此时摇摇头,淡然道:“我到五金店问过,大概清楚是谁买的铁撬了。”

“是谁?”三儿顿时紧张起来。

库克却道:“不认识,不过我下午悄悄过去看一眼。”

对于他来说,一个早上的时间,怎可能只是问出这么点儿事情。事实上他还去了一趟医院,昨夜里有个家伙被他伤得很重,不可能在自己随便擦点药就完事的。

只是镇子上的卫生站并没有收容重伤的病人……也就说,那重伤的家伙很有可能连夜送到了别的地方——可能是隔壁的镇子。

另外,因为卫生站并不大的原因,库克很轻易就现了一个本应该还躺在医院的家伙,莫名其妙出院了,似乎是全好了。

“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谁来过?”库克接着问道。

三儿摇了摇头,并且道:“要不,你……你先坐下来吃点东西吧?都快一点了。”

库克点了点头,伸手在桌子上夹了一些饭菜到碗上,“我回房间吃就行。”

三儿别过头去,“在这里……也可以的吧。”

库克淡然道:“不用。”

三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难受地坐了下来,默默地往嘴巴里面扒这白花花的米饭,不夹菜。

上楼之前,库克忽然道:“小吱,接住,路上买的。”

只见一个小东西朝着小吱飞来,然后轻轻地落到了小吱的面前。原本有些生气的小吱之后会顿时眉开眼笑,“妈妈,马克叔叔送了我一个娃娃!”

三儿看了一眼,忽然有些开心,才笑道:“傻丫头,这是钥匙扣,不是娃娃。”

……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库克才从楼上走了下来,说了一句出门了,便出门了。

“妈妈,怎么今天马克叔叔一直出去呀?”

“他有事情做。”三儿蹲下身来,轻声道:“不要问了,知道吗?你马克叔叔在保护我们呢。”

小吱想了一会儿,“真的?”

“真的。”

“真的真的?”

“真的真的。”

“像是爸爸一样,保护小吱和妈妈吗?”

三儿只是摸了摸小吱的脑袋,忽然捏起袖子道:“今天不要去托儿所了,妈妈也不做生意了,我们一起弄好吃的等马克叔叔回来好不好?”

“好呀!小吱上次妈妈生病的时候学会了熬粥粥!”

三儿笑着说小吱好乖……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已经没有了这种期待一个人回来,想要给他做一顿丰盛的晚饭的心情。

忽然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过是在院子的后门处。三儿知道的是,马克好像是习惯每次都是走后……后门的,她忽然用力摇了摇头,感觉脸上有些烫。

“这么快回来?忘记拿东西了吗?”

“是马克叔叔回来了吗?小吱去开门!”

“哎,小吱别走这么快!小吱……真是的。”

……

……

简单地在老旧的墙壁上找到了留坑的地方,脚尖在上面一点,库克便轻松地让自己的身体从人家的后院处跳入。

落地声音甚至听不见似的。

按照之前五金店老板的说话,库克也没有什么难度就找到了购买铁撬的人的家里。这犯人之一独居,所以库克才这样直接爬墙而入。

但他并没有在这里现有人,只是从一些留下的蛛丝马迹现,这里一天之前应该还有人呆过。

“不在……果然是去别的地方疗伤了吗。”

但库克并不确认这人就是昨晚手上最重的,所以他要到其他三个男人的家中一一看过,才会下决定。

于是他来得快,也走得快,不留一点而的痕迹。

库克开始对自己越的奇怪,那种使用扁担的手法,这种翻墙的技术,还有追寻的事……这些好像都是他原本就习而为常的事情。

“我到底是谁……”

隐约地,他又一次感觉到了一些东西即将从他的脑海之中冲出,却不知道为何,总是还差那么一点。

那庞大的思绪,仿佛被堵了起来。他又忽然摸了摸自己裤袋里面的东西——从那个老婆婆的摊位上买来的夹。

送与不送,似乎成为了情感和理性之间的汇聚点,至今僵持不下。

时间就在他的思考和追查之中,很快到了旁晚的时分。库克从附近的邻居之中打听到了这个男人平日都会和谁聚在一起,也就一一找上了这几个男人的家中。

几乎毫无所获……他只是知道有两个今日一直不在家,而有两个则是早上早早就出了门。

唯一还算是有用的线索是……这四个男人,平日都和张昆走得很紧,并且认张做大哥。

他最后也到张昆的家中饶了一圈,也没有现这屋子里面有人。

“但至少能够锁定了。”

库克连自己也觉……眼中闪过了一丝骇人的杀机。而此时,浮现在他脑海之中有这样一个想法:麻烦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永久性地抹去……

趁着旁晚人少的时候,库克在三儿家外的几条巷子之中绕了几圈之后,才转到了豆腐铺后院的门前,他确认附近没有可疑的人了……就看看今天晚上会不会还有人来而已。

正暗自想着,库克便忽然皱了皱眉头,停在了后门的门前。

他伸手轻轻地推了推门板……门板便轻轻地移开了一些,没有锁上!库克猛然一抬头,身子宛如猎豹般冲入了后院之中。

后院摆着的几个花盆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在了地上,似乎有挣扎的痕迹,还有……一脱掉了的鞋子。

小吱的鞋子!

库克默默地捡起,捏在手中用力了一些,目光之中透射着骇人的寒光,只见那院子的墙壁上,用红色的油漆写着了一行文字。

……

……

这里是镇子外的一处磨坊,旁边还有已经老坏了的水车。

张昆与他的两个小弟,此时正看着被绑在了这里的一大一小两个女的……满眼都是阴霾的张昆此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大,你要不要先爽爽?”小弟这时候在张昆的耳边小声说道:“咱两到外边给你把风去?等那个外国佬来了,一看自己的女人被糟蹋了,还不气炸!嘿嘿!”

张昆的目光此时顿时变得更加恐怖和贪婪一些,他忽然道:“你俩,先出去。”

“得咧!”

开门关门的声音。

被蒙着眼睛,双手被反绑着,仍在了地上,三儿惊恐无比地瑟瑟抖……旁边的女儿此时更加是不停地哭着,叫唤着妈妈。

“你……你们想要做什么!放开我!!放开我!!混蛋……放开……禽兽!!”

张昆已经如同恶狗一样,直接压在了三儿的身上,一脸的疯狂,“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为什么!!我一直让你做我的女人!从来不对你用强!!你却不理我!!去勾搭外国佬?!!你这个……贱人!!贱人!!贱人!!”

他双手按住了这个一直以来想要得到的女人的脖子,“我干死你!”

嘶……啦!

“妈妈!妈妈!妈妈!哇!!”

小吱大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