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章 ‘猎人’和老船长

第三十章 ‘猎人’和老船长

“那边谁在!?”

忽然一道呼喊的声音插入了两人的搏斗之中,钱国亮和带着口罩的男人此时僵持不下地角力着,二人的目光对视着,各自忌惮。

“大叔,这样下去对我们都没有好处,要不先冷静一下,谈点什么?”带着口罩的男人忽然勇者轻松的口吻说道。

“你怕了?”钱国亮冷笑一声,“可惜,我从来不和来历不明的家伙谈话。”

这带着口罩的男人却轻笑道:“这位大叔,明人不说暗话,你这身手肯定不是普通人……大概也是为了什么东西才来的吧?”

“那你又是什么人?”钱国亮把人推到了栏杆处,似乎想要把人推下栏杆下方,但带着口罩的男人却用脚顶住。

两人依然还是僵持不下!

“大叔,你这是不否认有些个人目的才潜入机房了?”带着口罩的男人此时笑了笑道:“至于我……当然是游客啊,不过还有一点小小的副业而已。”

钱国亮冷笑一声,“副业……怕不是个梁上君子。”

带口罩的男人呵呵笑道:“大叔,做君子站地上,可没有我们在梁上来的逍遥自在。”

钱国亮淡然道:“小偷好吧,抓小偷更好。”

带着口罩的小偷眯着眼道:“这位大叔,你确定自己一定能够对付我吗?我只要在这里大喊的话,你好像也会挺麻烦的吧?既然大家都是为了求财而来的,就不要还没有见着什么就互相伤害吧?要打的话,等找到了东西,咱俩再好好比划比划一下怎样?”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好像也没有选择了吧?”口罩男笑了笑道:“再下去,我们两个都脱不了身。”

……

当船员拿着手电筒走进来这个机房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发现。船员疑惑地扰扰头,继续去别的地方巡查了。

等船员离开了之后,昏暗之中,两道身影才从上方的管道之中轻松落下。只见钱国亮在落地的瞬间,便马上朝着这口罩男发动了攻击。

“大叔,还来这套?”口罩男似乎早有准备般,轻松地挡下了钱国亮的攻击。

钱国亮便收回了攻势,淡然道:“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

钱国亮在船尾的甲板处,靠着栏杆,点了根烟抽了起来。而把双手插入兜内的口罩男则是站在了他的旁边,看了一会儿海,才忽然道:“大叔,你也是为了白玉号的宝藏才来的吧。”

“什么宝藏?”钱国亮淡然道:“我不是很懂你说什么。”

“那你在机房鬼鬼祟祟地想要找什么?”

“我是工程师,到机房只是参考一下,找些灵感而已。”

口罩男道:“工程师……工程师好啊,高薪职业。那行吧,你当你的工程师,我当我的梁上君子,大家河水不犯井水。不过,大叔,我得先说明一下,要是我先找到了东西的话,你可别来追我……反正就像你说的,你只是工程师而已。再见。”

口罩男从钱国亮的面前转身离开。

钱国亮把烟蒂仍在了甲板上踩灭了之后,才忽然开口道:“等下,回来。”

口罩男倒是转过身来,“大叔,要知道……好马不吃回头草。”

钱国亮淡然道:“合作可以,但我必须知道,你手头上都有些什么东西。”

“那你呢?”口罩男反问道。

“一起说。”钱国亮摇摇头。

“我数一二三。”口罩男点了点头。

当他数到三的时候,只见钱国亮解开了衣服上的扣子,从脖子上取出来了一个半块巴掌大,圆形的奇怪吊坠……像是一个环形的量角器。

而口罩男则是从裤带之中抽出来了一块叠成四方形的纸。口罩男道:“这是白玉号最开始的设计图,我爷爷留给我的。”

“这个量角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可以解读你手上这份蓝图的唯一工具。”钱国亮淡然道。

口罩男惊讶道:“这么巧,这该不会是命运的相逢吧……果然白玉号上的传说是真的?”

“哼,你连宝藏的事情也不确定,就敢随便跑上来了?”

口罩男耸耸肩道:“反正我家爷爷临死之前都还惦记着这件事情……我本来是不信的,图纸也就当作是遗物放着。不过听说这船马上要退役了,就琢磨着上来看看好了。反正有没有宝藏,我至少也有一些收获。”

“你说这些吗?”钱国亮从容地从西装的袋子之中逃出来了一块手表和几条的项链。

口罩男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袋子,才忽然发笑起来,然后解开了脸上的口罩……大概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他自我介绍道:“大叔,重新认识一下,我叫飞鹰。”

“钱国亮。”

“大叔。”飞影此时走了回来,琢磨着道:“你又是为什么会拥有这个量角器的?”

“我说了我是工程师。”钱国亮淡然道:“这个量角器我前段时间在白玉号出厂的船厂之中找到的,同时还有一段信息,说白玉号里面藏着什么。我翻查了白玉号之前的所有报道,但也没有什么发现。眼看着它要退役,如果是整体拆掉的话,恐怕就算真的藏着什么,也藏不住。”

飞影看了钱国亮一眼,淡然笑道:“既然都这么巧,而且大叔你和我都分别有关键的东西,看来我们的合作还真是……注定了。我们要不找个地方,解开这个三十年的秘密?”

“挺好。”钱国亮点了点头,却是把吊坠收回了衣服之中。

两人一前一后地朝着船舱走了进去。

……

……

目光从下方的甲板处收回……这是晚饭顾后借口说出来吹吹海风的洛老板和同行的女仆小姐。

洛邱此时笑了笑道:“还真是应了梨子说的话,为了宝藏的猎人们在海上相遇,展开了一场尔虞我诈的争斗。”

“不知道这个宝藏会是什么东西。”优夜缓缓一笑。

但是洛老板的目光反而是看向了别处……在看见钱国亮和飞影二人之前,他就一直看着这里的某个地方。

灯光,摄录机,话筒,还有几名男女,另外还有洛邱所见过的那位老船长……以及曾经和这个老船长发生过争吵的那名三十来岁的男子。

从这些人的交谈之中得知,原来这位三十来岁的男子是这位老船长的儿子。而这些拿着摄制工具的人,则是邀请而来的电视台的某个节目组。

他们这次到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做一期节目,关于白玉号最后的航行——另外,这也是这位老船长的最后一次任务。

即将退役的游轮,还有在船上一直服务至今,已经有三十个年头也即将退休的老船长……大概是要做一期感人肺腑的节目吧。

大众观众总是对带有情怀的东西特别的向往。

但老船长对于镜头似乎不怎么喜欢,即便是坐在了摄像机的面前,也是面无表情……甚至有种抗拒的神情。

倒是旁边坐着的这位老船长的儿子,同时也是白玉号副船长的男子则是脸带笑容地看着镜头,“我从小就被我父亲收养……父亲是一个很忙碌的人,他的一生几乎都奉献了给这艘白玉号。所以,我可以说是在这艘白玉号上长大的……白玉号,可以说就像是我的家一样……”

老船长此时却忽然站了起来,一声不吭地转身就走。

摄制人员惊讶地看着这一幕,领队连忙地吩咐把摄录机先关了,走到了副船长面前,皱了皱眉头道:“这……沐副船长,老船长这都第三次了,每次到一半就走掉,再这样下去,咱们的纪录片很难拍下去啊。”

“导演,没事。”男子……沐副船长连忙道:“我爸他年纪大,有时候会闹有点小情绪而已。要不这样吧,明天继续,我今晚再好好地和他聊一聊。至于你们,我已近安排好了最好的套房了,大家今晚就好好休息吧。”

“希望明天有个好结果。”导演点了点头,随后便领着人收拾工具离开。

沐副船长皱了皱眉头,脸色微微地沉了下来,便向老船长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