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七章 xiong残

第三十七章 xiong残

直升机降落时候的风压吹得马SIR的头发乱成了一团,不过他压根不在意,在直升机的才刚落地的瞬间,便拖着飞鹰直接走了上去。

林峰一马当先地跳了下来,直接道:“马SIR,直升机座位有限,我就只能带一个伙计和一名法证过来。”

“马SIR!”林峰所说的法证科员小宝也跟着下来打了个招呼。

“老秦还是没有休假完啊?”马厚德摇了摇头:“小宝,这次幸苦你了。”

小宝点了点头道:“没事。马SIR,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借用轮船上的医疗室,应该没有问题吧?根据你说的,死者的尸体还很‘新鲜’,现在检查的话,会更好。”

陪同而来的老船长此时点了点头道:“没问题,我就这让人安排好。还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说。”

“那我先去搬运尸体了……尸体在什么地方?”小宝正色道。

“我让你带你过去吧。”老船长随机吩咐了一名船员带路。

林峰此时看着马厚德旁边的飞鹰,迟疑道:“马SIR,这个人是谁?”

“暂时算是疑犯。”马厚德淡然说道:“林峰,没时间让你和伙计休息了,凶手必须在白玉号返航登录之前抓到。我们不能要求船上所有的游客滞留在船上。可万一回航登陆前抓不到真正凶手的话,那就更加麻烦了。”

“凶手会混在游客之中离开……我明白了。”林峰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直升机返航吧,再叫几个伙计过来。”

马厚德点点头道:“趁小宝检查的时间,我们再去现场仔细看看。”

……

……

任紫玲掏出了手机,天花板上通道的微光已经无法支撑她的观察了。

“任姐,我们在这里找,真的有用吗?”

梨子跟在了任紫玲的身后,看着任紫玲那臀部就在自己面前晃动的模样……说起来,她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任紫玲穿裙子来着?

大部分时间都是相当朴素的牛字库加上白衬衣,几乎不化妆……虽然距离不修边幅有些距离,但是不爱打扮似乎是坐实了。

“不管有没有用,先做了再说。你怎么知道前面的路不是你需要的?”任紫玲在前面边爬着边说道,“说起来,梨子,你能不能不要摸我?你是LES吗?”

“欸?我没有啊?”

“没有?”任紫玲一愣,只感觉一种酥麻的感觉忽然从肚腹开始上扬,然后直接来到了她的胸前!

任紫玲倒吸了一口凉气道:“梨子……有什么东西爬我身上了……别!!靠,别乱来!”

那团小东西开始钻着衬衣和内衣的空隙,绕着那鼓鼓的双峰开始不停地游走起来……这让杂志社的任女王如何能忍?伸手就朝着这团鼓起来的东西抓去——这必定是一只老鼠!

这种地方能够想到的,自然就只有老鼠这种生物!

“靠!还想走!!哪里跑!!”

“任姐,别踹我……要不你放松点?这老鼠没准自己就会跑掉了。”本体作为妖怪的梨子此时提醒了一下。

事实上,她只要稍微放出丁点儿的妖气,就能够吓跑这只小老鼠了。

“哼?吃我豆腐还想跑?没门!弄不死你我名字倒过来写!”任紫玲显然没有放生的打算,动作的幅度越发地大了起来。

“任姐,你又踹到我了欸……这次是脸啦!”梨子悲鸣。

“梨子!上我……不对,上来!”任紫玲此时大声地说道:“这小家伙太狡猾了!我困着它,你给我掏出来!”

“啊?上来?”

“对啊!爬到我身上,咱俩一起夹死这只死老鼠!”

“好吧……”

梨子尝试着从狭窄的空间之中,开始爬上任紫玲的身上,才没过一会儿,二人已经双腿纠缠在了一起……只是这样的姿势,反而让空间变得更加的狭窄起来。

“你这样抓个鸟啊!”

可任紫玲此时却道:“手啊!伸进去我的衣服里面!我把领口封住了,它出不来!”

“那……那我伸进去了。”梨子轻说了一声,便把右手从任紫玲的衣服之下,悄悄地滑入了她的衣服之中。

触之如凝脂般……意外地拥有很细腻的感觉——该怎么说呢?梨子发现其实在任紫玲的身上拥有很不错的灵性。

但她知道任紫玲确实只是一个普通人,但似乎身边有什么很具有灵性的宝物,一直都在滋润着她的身体……这大概就是她为何素颜也这般的自信,常常泡面熬夜抽烟自甘堕落也还保持着让人羡慕的身体质素的原因吧?

“你要摸到什么时候啊!我让你抓老鼠!你这个色女!”

“不知不觉就有点……嘿嘿。”梨子尴尬地笑了笑。

“我夹住它了!快抓!”任紫玲此时忽然说道。

“夹……夹住?!!”

梨子一愣,下意识地朝着任紫玲那高耸的地方看了过去,一看愣是动了动嘴唇,简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吐槽比较好。

只见任紫玲双手此时用力地按住了自己的胸部,高耸而饱满的一双圣女峰此时正被挤压得更为的妖艳和壮观——但是在双峰的沟壑之中,此时真有一团小小的鼓起之物。

所谓的夹住——原来是这种夹住。

“快点!这死东西好像要咬我的扣子了!”任紫玲此时催促道:“我今天穿的是前扣式!”

总感觉压力有点儿大啊……梨子叹了口气,伸手摸向了这被胸部夹着的鼓起之物——老鼠。

但这老鼠还在挣扎之中,就在双峰的沟壑之中,上上下下地挣扎着!

“快点,我难受……”

这天花板通道原本就十分的闷热,这会儿不知道哪儿来的热气,更加是让任紫玲身体出了不少的汗水,变得粘粘糊糊的,尤其是脖子之下,早就是香汗淋漓……可这可恶的小东西,却还在上上下下的挣扎着。

“我抓住它了!”

梨子总算是摸到了这老鼠的尾巴,然后从这双峰的沟壑之中,缓缓地抽了出来。

“还真是头小老鼠。”梨子拎着这老鼠的尾巴,把老鼠提了起来。

不料任紫玲此时却一手抓了过来,丝毫不见一个女人应有的害怕——梨子见怪不怪了,上次城市内闹鼠灾,这位任姐就一根棒球棍大杀特杀,超身了都。

梨子原本还打算放生这只小家伙的,此时就只能够心中为它默哀三秒钟了。

“你死定了。”只见任紫玲冷笑一声,直接用力地握住了这小老鼠的身体,然后重重地朝着身下天花板夹层直接砸了下去!

好残忍……

“梨子,你有没有感觉有点沉下去了?”任紫玲这会儿忽然道。

“有吗……好像真的有欸?”

二人叠着的身体,此时一下,又一下地下降着,几秒之间,任紫玲便感觉好像是放飞了自己一样,身体直接处于失重的状态!

“哇啊——!!!”

二人掉落到了一处氤氲水雾环绕的空间之中。任紫玲爬起了身来,居然发现自己并不怎么痛——才发现原来掉落的时候,自己压着了梨子。

“梨子!你没事吧!”

“还好啦,我比较不怕痛。”梨子笑了笑,然后讪讪道:“话说任姐,咱们是不是快点离开这个地方比较好?”

任紫玲下意识地抬头看着四周——这水雾环绕之地,分明就是一个澡堂,并且还是男性澡堂!

一名正在这里冲洗的男人惊呆地看着这两个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的女人,卷在身上的浴巾一下子没注意,就掉在了地上——但他还是和任紫玲和梨子六目相投。

“切,好小!”任紫玲冷笑了一声。

男人才慌乱地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私处,张大了嘴巴……却见这两个女人站起了身来,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直接离开。

……

“呜哈!好爽!果然还是啤酒最好了!”

在掉落的这澡堂外,任紫玲从自动贩卖机上买来了一瓶啤酒大口大口地灌着。梨子说她不好喝酒,所以喝的是牛奶。

“结果是什么也没有发现欸。”梨子靠在墙壁上,颇为无奈地道。

任紫玲拍着梨子的肩膀道:“哈哈!这才是生活啊……快闪!”

其实二人还没有真正地离开这个澡堂,只不过来到了更衣室这边而已——此时,分明就有人推门进来了。

任紫玲按住了梨子的脑袋,两人躲在了一处柜子之后。

进来的似乎是两个人。

其中一个这时候忽然道:“停电?”

另一个道:“是啊,大概凌晨四点多的时候吧?停电了,有十来分钟吧?”

“有吗?我在机房那边一切正常啊?”

“那我就不知了,反正中控室是有停了一会儿电,后来正常了,也没有发生什么,我看了下,没什么问题啊。然后早上六点换班,我就回房间休息了。”

“这个……要不和船长说吧?毕竟死了个人。”

“这个就不用了吧?”那人随口地说道,“停电的时候副船长也在。而且才停了一会儿,也没有影响什么。再说,这种事情,副船长指定会对警察说出来的啊,那我还搀和什么?嫌还不够晦气啊?”

“也是……洗澡吧,上了一晚夜班才醒来,累死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