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一章 宝藏—TWO

第四十一章 宝藏—TWO

“什么?这是你杜撰出来的?!”

餐厅之中,马厚德双手按在了桌子上,猛一下地站了起来,顿时引起了餐厅之中几台客人的注视。

可马SIR见过大场面的人,便马上怒瞪了一圈,吼道:“看什么看!要接受警察的凝视吗!”

众人纷纷低头吃饭。

马厚德这才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重新坐了下来,看着老船长,皱眉问道:“船长,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杜撰这样一个谣言出来。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弄个噱头吸引人?”

老船长摇摇头道:“事实上,一开始也没有想过效果会这么好。只是后来传开了,反倒是吸引了不少游客,也有不少人过来面试见工。我记得当时连最苦最累的船舱修理学徒都有不少人抢着来做。”

马警官……马SIR忽然呛了一口,但明明就没有喝水。

任紫玲只好白了一眼,接上问道:“老船长,你说一开始不是想要这样,那到底是为了什么?”

老船长叹了口气道:“因为当时闹鬼了。”

“闹鬼?”梨子眨了眨眼睛,“什么样子的灵……的鬼啊?”

老船长摇摇头道:“是什么模样的,我也没见过。只是当时在船员之中传开来的,有人说看见一个白影飘过,有人说看到了一张恐怖的脸。也有人晚上巡逻的时候,听到悲鸣的声音……反正当时是各种各样的传言,闹得人心惶惶。当时还是九十年代,开放的时间也不长,大家多半还是愚昧一些。”

老船长回忆着道:“不少的人因为害怕,也就纷纷辞职了。公司那会儿还请来了道士作法,其实也不管用,还是有人说能够碰到奇奇怪怪的事情。后来事情传开了,也就没有多少游客愿意上船了。当时公司暂时没法,就暂时把白玉号用来充当了一阵子的货轮。”

马厚德一愣,愕然道:“不对啊,要说闹鬼传开的话,为什么我不知道?我也是那个年代的人啊?”

老船长看了马SIR一眼,淡然道:“那是因为,白玉号一开始并不在这个城市,运货大概半年左右,才在这边正式登录的。当然,对外是完全不提这件事情,只说是第一次开航。白玉号也是来带这里才改的名字,最开始它的名字叫做维多纳号。”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马厚德摇了摇头,“果然无商不奸啊……后来呢?你就开始散布谣言了?”

老船长淡然道:“警官,我是这艘船的船长,自然有责任决绝船上的问题。游轮如果不能盈利的话,有什么用?为了不让闹鬼的传闻也在这个城市传开,所以我才悄悄地散布宝藏的事情。年轻人总是很容易被利益驱使的……我本来是打算用来盖住闹鬼的传说,但没想到这宝藏的事情传开了之后,反而引起了极大的话题性,造就了一段时间游客疯狂买票,来见工的人也多。公司乐于看见,自然听而任之了。”

马厚德这才恍然道:“难怪……这白玉号有宝藏,航班却一直没有停过,火爆了好一会儿,但是游轮公司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也没有听见过白玉号入船厂之类的。我就说嘛,有宝藏的话,你们公司会白白放过?”

老船长却道:“马警官,这就是宝藏的由来了……可是,这件事情只是虚构的,为什么你会认为和这件凶杀案件有关?”

马厚德扰扰头道:“没什么,只是有个小蟊贼在胡说八道而已……哈哈,搞清楚了,没事没事!完全没事了!啧……”

但桌子底下,马厚德的脚却让对面坐着的任大妈狠狠地踩了一下。

任紫玲此时忽然问道:“老船长,你可真厉害呀,简单的一招就把这事情解决掉了……你是怎么想出宝藏这个办法的啊?毕竟这白玉号是国外引入的,交付之前是肯定里里外外都检查清楚,想要让别人相信这样的船上还有宝藏,应该不容易吧?”

老船长此时愕然道:“你们不知道吗?”

“知道啥?”马厚德愣了愣道。

老船长正色道:“白玉号并不是原产的游轮,它前身是一艘军舰。它曾今参加过索马里那边的海盗歼灭战。后来被击沉了,然后才退役改造成为游轮的模样,然后对发达中的国家输出。”

任紫玲愕然地摇了摇头:“白玉号的介绍图册上压根就没有提过。”

老船长恍然道:“对了,关于这部分的资料在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就已经不在图册上印制了。”

“可这和宝藏有什么关系?”任紫玲追问道。

老船长道:“当初白玉号曾经有过被劫持的一段不怎么好的记录,后来虽然说找回来了,不过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知道的都下了封口令,所以我就借用了这件事情想出了宝藏的事情。”

老船长喝了清水,接着缓缓道:“我编了个故事,说白玉号当初被劫持的时候,海盗们用它来运送财富。后来虽然被海军夺回了,找回了大量的财宝。但其实还有一处十分贵重的财宝被海盗藏在了白玉号的深处,除非是把白玉号全部拆了,不然除了海盗头子之外,就没有人知道宝藏在什么地方。反正我就是编了个故事,但却没想到相信的人会有这么多。”

“毕竟是宝藏。”任紫玲耸了耸肩,瞄着马SIR冷笑道:“抱着不切实际幻想,想要一夜暴富的人,多的是咧。”

马厚德……马SIR低头看着餐单,忽然道:“林峰,你饿不饿?要不要来盘生蚝?”

“吼啊!”

任紫玲摇了摇头,才看着船长又道:“可是,船长,既然白玉号被海盗劫持过是下了封口令……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船长这才道:“我还不是白玉号船长之前,其实已经在它上面了……我从前算是一名编外的海军吧。不过因为是华侨的关系,其实一直得不到重用,甚至还被排斥……白玉号沉没打捞之后,我就退役了,后来安排到了一家大型船厂当了个工头吧,没想到白玉号后来也送到了同一个船厂进行改造。后来大概是我运气来了,国内的公司前来寻找引入的船只,我和他们接触了之后,他们就给我开了不错的条件,希望我能够出任新船的船长,我就答应了。”

老船长缓缓地吁了口气,目光有些浑浊,“一开始,我只是打算借此归国,走一步算一步,没想到这船长一做就是三十个年头……人生啊,总会发生一些你意想不到的事情。”

马厚德自然是一脸唏嘘不已的模样,拍了拍老船长的手臂道:“船长,咱们国家越来越好!回来没错的!”

老船长只是笑了笑,此时他的电话忽然响起,一会之后,老船长挂掉了之后才道:“不好意思,马警官,中控室那边有公司给我的专线电话,我得过去一趟。”

“行,您先去吧。”马厚德点了点头。

老船长离开了之后,马厚德才忽然站起了身来,怒指着任大妈咆哮道:“你丫的,刚刚踩我!!!”

“我没有啊!”任紫玲睁大了水灵灵的眼睛,“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踩你了!”

“我靠,你能不能再无耻一点!”

不料任大妈却煞有介事道:“嗯,一定是闹鬼了,刚船长不是说,有鬼吗……老马,你是不是做亏心事,被鬼盯上了?”

马厚德指天骂地道:“就算是鬼,也一定是一个麻烦鬼!小气鬼!吝啬鬼!!”

“切。”任紫玲给出了第三根中指的问候,然后才沉吟道:“这个老船长,如果当年是海军打过海盗的话,这么大的场面都见过了,那么见到一个死人能够没啥反应,好像也说得过去。毕竟海战,死得人肯定多……”

林峰无奈道:“也就是说……咱们白问一场了?”

“现在只能靠小宝了。”马厚德也叹了口气道:“希望他能够给我们点什么线索吧……对了!”

马厚德顿时恢复了精神,“咱们继续去抓人!那个女人还有飞鹰,一个也不能放过!林峰,阿莱,GOGOGO!”

于是,警察三人组又一次匆匆忙忙离开。

梨子见桌子上的东西都被她消灭干净了,于是拍了拍肚子道:“任姐,咱们是不是回房间了?”

任紫玲想了一会儿道:“咱们还是到处走走吧……我还是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可总是说出来。”

“……还,还是要爬天花板吗?”梨子心有余悸道。

“我这次想去中控室混一下。”任紫玲站起身来说道:“看看监控。”

……

“是我,我是沐恩礼。”船长在自己的办公室拎起了电话。

卫星电话的那头发言的人是公司的高层,只听见那声音略沉道:“沐船长,经过我们临时开会决定,让白玉号现在马上返航。”

老船长皱了皱眉头:“马上返航?”

“没错!这死了人的消息传开了,游客很多都在网上发言,再不回来,会闹大事情的。所以马上返航,游客的事情,公司会针对补偿,你去宣布这个决定吧。”

老船长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简单地道:“我知道了。”

一会之后,老船长忽然把卫星电话关掉,然后离开了办公室,来到了控制室之中。

他看着一个个朝着他看来的船员,淡然道:“没什么事情,公司只是问一问案子的事情而已,你们继续工作吧,白玉号还是按原定的计划航行……海贝小岛,什么时候到?”

“嗯,再过三个小时就到了。”船员笑了笑道:“嗯,还真是美丽的小岛,虽然每次走这条线都能够看见,可是怎么也看不腻啊……希望等会看看,能够舒缓一下心情吧!”

“我外边走走,有事的话通知我吧。”老船长淡然说道。

……

……

“我能在这里坐下吗?”

这是洛老板和女仆小姐听到的声音——给马夫人送完食物之后,主仆二人就继续在游轮上游荡着,最后来到了观光区的甲板上,就这样简单地看着平静的海洋。

“当然。”洛邱微微一笑,“这里空位很多。”

于是说话的人,便也笑了笑,坐了下来……这位不久之前,洛老板和优夜在走廊上碰见的那个三十来岁的女人。

“真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见你们。”女人捋着被海风吹散的头发,从容说道。

“这船不大,能碰见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洛邱随口说道。

“那也算是缘分,对吧?”女人轻轻一笑,眨了眨眼睛道:“还没有介绍,我叫做木子,不介意的话叫我一声姐姐也可以……但不要叫阿姨哦!”

“洛邱。”洛老板简单地说了一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