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二章 身如琉璃,内外明彻

第四十二章 身如琉璃,内外明彻

“对了,小兄弟,房卡已经还回去了吗?”木子开口问道——以此作为话题的切入点。

“送到认领处了。”

“这次真是麻烦你了,要不是我临时又急事的话,本来应该我送过去才对的。”木子目光忽然缓了下来。

“每个人都有不方便的时候。”

洛邱看着海平面上一抹小小的黑点——那大概是一个小岛屿之类的吧?

“对了,你看的样子,应该还是学生吧?趁着黄金周和女朋友来这里玩吗?”

这似乎是一个很健谈的女士,话题便不知不觉地围绕着洛邱的身上展开——但意外地,木子女士的一些问题到不会产生让人反感的情绪。

或者是因为身为女性的亲和力,或许是因为作为社会人的技巧。话题说开了,木子女士也会说一些自己的事情,“……有机会的话,你真的应该去藏高原那边看一看。如果喜欢旅游的话,我会推荐那里。”

“有机会的话。”洛邱含笑地点了点头。

木子女士十指交缠着,迎着海风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似乎十分的满足这里海风的细腻。她吁了口气道:“嗯……休息够了,小兄弟和你聊天还挺开心的。我还以为像你这样年轻,会有代沟呢。”

洛邱想了一会儿,却道:“代沟的话,大概是因为非要争论才会形成,聊点别的其实就好。不同年龄的人,总也能够找到共同点。”

木子女士一怔,下意识道:“不过,人和人交往,总不能只聊都喜欢的事情。日子久了,不免还是会产生摩擦。毕竟人这种生物,都独立的、不可复制并且复杂的个体。如果和人交往只是停留在简单的接触的话,或许会很难找到知心的朋友。”

“谢谢您的教导。”洛邱点了点头。

木子女士忽然把自己的拎包打开,“小兄弟,就当做是你帮我送房卡的谢礼好了。这是年前我去高原那边旅游顺手买下的,希望它能够给你好运气。”

一串小小的木珠子链子。

洛邱好奇地接了过来,只见每一个珠子之上都刻着了一个梵文,个个不同,乍看上去虽然粗糙,但细看之下,却似乎别有一番难以描述的精致感。

“身如琉璃,内外明彻。”木子女士柔声道:“珠子上的字,翻译过来的意思。希望你能内外如一,做一个无忧的人。”

“这太贵重了。”洛邱摇了摇头,打算把这手链还回去。

木子女士却微笑着,“相识是缘,我虽然不是什么佛教徒,不过倒也挺喜欢这样的说法。如果我能给你一点善意,而你能够把我的善意再分给别人的话,生活会变得更加美好一些。”

说着,木子女士便站起了身来,轻轻地拍了拍洛邱的肩膀,然后用十分狡黠的目光看了一眼洛邱旁边的优夜,才笑了笑道:“当然,也好好好地对待身边人。”

……

“这位木子女士,很有修养呢。”女仆小姐一般很少开口赞赏别人的。

“身如琉璃,内外明彻”洛邱把玩着手上的木珠子手链,忽然笑道:“看来这次海上之旅确实不错。”

“主人,这手链上似乎附上了十分微弱的精神力量……倒是一种挺温和的力量。”优夜说着自己的见解道:“普通人带上的话,大概会感觉神清气爽一些,而且没有什么不良的反应。”

“大概是哪位有道行的高僧给开光过的吧。”洛邱看着优夜,“虽然没真正去过,不过高原那边的话,听说挺流行这种高僧开光的小东西,不过真正能够被开光的,好像也不容易找到。”

说着,老板却直接把这手链给带在了手腕之上……他的感觉比普通人要强大不知多少,手链上微弱的能量顿时所散发出一股平静之感,就很好地被他扑捉了过去。

“木子,木子……李。”

洛邱微微一笑,继续看着那渐渐靠近的那点海上的黑点……旁边放置的旅游手册介绍说,这是一座叫做海贝的小岛。

……

……

盖子和不锈钢酒壶瓶口摩擦发出了金属刮动声音,老船长已经把里面的伏特加喝了差不多一半,感觉身体已经有了一种暖意。

站在了二层的甲板上,老船长就这样看着下方的人……他经常会在这里看着甲板上的游客们,常常一看就是几十分钟过去。

不过,这次大概是他近十几年来,在大热的黄金周内,所看见的最清冷的一次……几乎没有什么人。

唯有一对看起来像是小情侣的男女,坐在了甲板上的长凳上,默默地眺望着海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老船长自然认得这对小情侣……这是和马警官同行的那对年轻男女。

“默默陪伴……”老船长目光忽然浑浊了一些,似是在怀缅着什么。

他又喝了一口烈酒,掏出了随身带着的怀表。

老船长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那是皮鞋和甲板撞击的声音——他几乎不用回头,就知道来的人是谁,因为这是他约见的人。

“爸,你找我?”

来的人是……沐清海,副船长。

老船长此时摇了摇手上的酒瓶子,忽然送到了沐清海的面前。沐清海一愣,皱了皱眉道:“爸,你又喝酒了?”

“没剩多少了。”沐恩礼摇了摇头,忽然道:“你也喝点……我们也好久没有一起喝过酒了。”

“工作时间,我不喝”沐清海还是摇了摇头。

沐恩礼却道:“像我们这种一辈子都在船上的人,没有了酒的话,等于是没有了半条命,你怎么不懂。”

沐清海还是摇了摇头:“喝酒的话,下了岸,可以找地方喝。身为一艘船的副船长,在船上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沾酒的。”

沐恩礼却美滋滋地自己喝了一口,转过身来,靠在栏杆上,大风几乎吹开了他的帽子,因此他不得不脱了下来。

沐恩礼一边打量着帽子上的徽章,一边淡然地道:“船上的人一个个都害怕我,可我总能够找到愿意陪我喝酒的。但是,你就一个也找不到……不管是上班还是下班的时候,大家都只会对你敬而远之,你知道为什么吗?”

沐清海淡然道:“工作有工作的制度,船员要是对我有质疑,可以向我提出。讨论过后如果是我不对的话,我自然会改。至于敬而远之……我只是在严格要求自己而已,他们要是怕我,也就证明我在船上有自己的威望。”

“错了。”

沐恩礼摇摇头,“错了,不是因为你有威望,只是因为你不懂喝酒,你不懂这艘船上最重要的并不是我或者你,也不是管理者,而是船上每一个水手。”

“爸,都什么年代了?水手那一套方式,已经过时了。”沐清海辩驳道:“或许你能够加深和船员之间的感情,但对于工作效率来说,根本没有提高。船上的员工每年的变动率都很大,要一个个去培养感情的话,太废时间……再说,他们只是船上的员工,并不是什么水手。”

似乎感觉自己这样的说话有些过了,沐清海深呼吸了一口气,语气便缓了下来,“爸,等这次回航,你也就退休了。退了休就好好地享享福,不要再管什么事情了……这以后,我会做得更好。所以,这以后的事情,都交给我吧,不要再操劳了。”

沐恩礼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道:“清海,昨晚你真的一直都在中控室,没有离开过吗?”

“除了停电那会儿走开了一下之外,没有。”沐清海脸上看不到什么变化,继而问道:“为什么这样问?”

“没。”沐恩礼摇了摇头:“没什么,就这样吧。马上就到海贝小岛了,去准备一下吧,看看现在还有多少游客愿意下船去观光的。”

“好。”沐清海点了点头,便转身而去。

老船长自己在这里呆了一会儿之后,也就打算离开。

离开之前,老船长又看了一眼那甲板上坐着看海的那对小情侣,轻声道:“如能长相伴,真好,真好……”

他重新带上了自己的船长帽子,在风中扶正了它,便背着手,默默地走入了这已经呆着三十年的大船之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