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章 并不止一个以及……真正的死亡

第七章 并不止一个以及……真正的死亡

“优夜!给我倒杯水过来!道爷我渴了!”

“是的,太阴子大人!”

“呸!这是什么鬼,这么难喝!把我九三年的那瓶茅台开出来!”

“是的,太阴子大人!”

“嗯……这还不错!给我锤锤肩吧,这两天鼓捣‘主神’累死我了!”

“好的,太阴子大人。”

“不满吗?主人说了,让你协助老道我的!我现在就是这个计划的总负责人!你要是做得不好的话!小心我给主人打报告!说你办事不力!”

“啊……太阴子大人千万不要!优夜这就给您捶肩!”

以上——不要误会——当然是并没有发生的事情,仅仅只是存在于俱乐部超级新人的脑内小剧场之中。

事实上,小剧场一边上演的同时,太阴子正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充满了黑色液体的杯子,并且把杯子放到了一个金属疙瘩面前。

它叫做亚当,俱乐部女仆小姐的作品,一名拥有复杂算法的智能程序机械。

“亚当先生,你的原油……”太阴子连忙说道。

只见亚当的脑袋直接一百八十度反转过来,打开了背后的板块,两根伸缩的机械臂捧起了杯子,便把所谓的原油灌入了口部之中——直接就继续转过去工作了。

“那啥……优夜小姐,有什么是老道能够帮得上忙的吗?”太阴子又飘飘然地来到了女仆小姐的面前。

正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什么的女仆小姐微微一笑道:“没有呢。太阴子,你很清闲的话,去扫一下门口好了。或者看一下有没有新的顾客接到信件吧。”

“小道……小道还是看看邮件吧。”

太阴子惨兮兮地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这是从俱乐部二楼空出来的一间房子,不过已经用极快的时间改造成为了一间放置了大量主机的工作间。

就像是刚刚步入社会在企业之中地位最为地下的社畜般,好歹也算是员工的太阴子不免也有自己工作的地方——房间角落位置的一张六十厘米长的电脑桌子。

瞄了一眼手指像是飞起来的优夜,太阴子托着下巴,盯着一动不动的屏幕,然后从抽屉之中取出了一个喷水器,在电脑桌子二层上的一盘仙人掌上喷了几下……打了个哈欠。

说好的升职加薪呢……

“工作顺利吗。”

洛老板此时开门进来,只听见咻的一身,女仆小姐已经直接站起身来,当作之快让仅仅只是起来一半的太阴子愣是心惊胆颤。

“主人,您看。”优夜轻声道。

洛邱来到了优夜的身边,拉着她坐了下来。

优夜此时道:“《翡翠幻想》这家游戏公司的服务器目前的改造已经达到百分之八十了。我加入了新的算法之后,可以让客人们在里面拥有更好的质感。”

“质感啊?”洛邱点了点头:“听觉,视觉之类的吗?这方面我不太在行。”

女仆小姐点点头道:“嗯,就是植入了人类五官的感觉。毕竟游戏里面本来没有味道这样的算法。另外就是强化了一下游戏内NPC的智能,让它们看起来更像实体。”

洛老板想了一会儿道:“这样游戏公司本身不会发现吗?”

“真正的主机是我们这里。毕竟如果以游戏公司本身主机的性能看来,恐怕会直接宕机。”优夜轻声道:“只要镀上一层虚假的数据就可以了,游戏公司本身的检测不会发现的,一切如常。而他们原本的服务器只是作为一个中转站,一个跳板。所以对于游戏公司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影响。”

老板笑了笑道:“行吧,如果是技术上解决不了的问题,告诉我好了。总有技术之外的办法能解决的。”

优夜摇摇头道:“只要是优夜力所能及的地方,怎能让主人有所损耗,这是对我能力的最大否定。”

“太严肃了。”洛邱笑了笑,“那你忙吧,我进去里面玩一会,昨天接了一个有趣的任务呢。”

“好的。”

看着优夜坐回原来的地方,洛邱这才打量了角落处站得挺直的太阴子一样,“太阴子,你好像很清闲啊?

太阴子顿时身体一僵,瞬间便看着电脑的屏幕,搓着下巴道:“哎呀,好奇怪啊主人!刚刚老道我好像看见闪了一下的,怎么突然又没有了呢?到底那里出了问题了呢,好奇怪啊,好奇怪啊……”

“行了行了。”洛老板轻笑了一声,“你陪我进去吧,任务要两个角色才能做的。”

这、这难道是主人的钦点??

太阴子……

“太、太阴子,参上!!”

……

……

食物的味道似乎越来越好了,千修正在自己下榻的旅馆餐厅之中享受着美食。

这种用奇怪肉类烹调出来的味道,让千修感觉到味蕾前所未有的爆炸感……仅仅只是简单的小任务赚取的金钱,就让千修能够过上十分优质的生活,这似乎比起还在那出租屋的时候,要强上无数倍。

一周了……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周的时间了。

他如同重获了新生一样。

但自从一周前和咕哒子他们组队经历了攻防战之后,这段时间千修便在没有主动和他们联系过。当然咕哒子会偶尔地发来问候的信息。

千修还是不习惯主动和别人交流……或者说,已经有很长的时间,忘记了这种交流——但这并没有让他太过在意。

仅仅才过去一周的时间,他还在适应着如今的生活……而事实上,这个世界还有着无数的事情等待他去探索。

那些偶尔间出现的焦虑感,很快便被新奇冲淡而去。

吃够早餐之后,千修便离开了旅馆——像他一样会在旅馆度过一整夜晚上的,估计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了吧?

离开了旅馆之后,千修便打算前往中关城的传送法阵。昨天开始,他就考虑重新给自己锻造一把更为强力的武器,而其中一样材料,只能够在新手村的某处才能够刷出来。

人们,对于游戏为什么会锲而不舍地重复着枯燥的动作?

大概是因为人类天生就对着数值的提升有着不可名状的追求。看着事物一点点地呈现出递增的趋势,心情总会好起来。

增强斗胜……似乎是本能。

“还差两颗牙齿吗……”

千修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在新手村附近一座密林之中停下了对林中妖怪的斩杀,打算稍微休息一下……这种实打实地下场和坐在电脑前的控制,对于体力和精神的消耗十分的感人,即便是一周的时间过去了,千修还不能完全适应这样高强度的运动。

“救命……救命……”

隐约地,传来了求救的声音。千修皱了皱眉头,这种地方怎么会出现求救的声音?按理说,以现在游戏进程的话,这地方的怪物还不至于让玩家呼喊救命才对。

再说,玩家也不会叫救命啊……难道是恶意PK?

这个密林严格来说,已经不属于新手村的安全区域了……但新手之间的恶意PK目前似乎也不太会发生吧?

难道是……

“难道是还有什么遗漏的支线任务?”千修很快就想到了自己可能触发了什么特殊事件的情况——如果是这样情况的话,奖励一般不会太差,值得去看一看。

他沿着求救的声音一路找寻了过去,而声音也越发的清晰起来——那是女人痛苦的哀鸣声音!

翻开了密林的枝桠,就在一颗大树之下,在树根盘扎的地方,一名穿着麻质裙子的女子,此时正被绑在了树干之上。

女人的衣服已经被撕碎,而她的身后,一名脱了裤子的男性正在疯狂地抽动着。

女人痛苦的哭声和男人愉快并且狰狞的笑声交缠在了一块……地上,是一些武器防具,另外还有一个篮子,想来是这个女人的。

这个女人……是新手村的村民,而这个男人,竟然是一个玩家?

这游戏……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但千修此时已经无暇去思考这个问题,看着这充满了罪恶的一幕,他猛然地提前了手上的剑,一个技能飞劈而出,看在了老树根之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那正在作恶的男性玩家大惊之下,连忙放弃了正在侵犯的女人,一下子跳出,并且朝着地上的装备武器一挥手——装备武器便直接出现在了他的身体之上。

“你是谁!敢坏老子好事!”男人是一名战士……只有十四级的模样,但双目却异常的骇人,看当他看清楚眼前千修的时候,脸色便瞬间微变……千修的等级更高,并且是已经细分了职业的骑士。

“畜生!”千修捏着长剑,满脸杀气地朝着这战士走去。

“等……等一下!有话好好说!!”这男人知道恐怕是敌不过,惊恐地后退道:“兄弟!等一下!!这,这不过是个NPC而已!我就爽爽……你、你别冲动!”

可就在此时,那女子却发出了悲鸣的声音,竟然是一头撞在了树干上,撞碎了自己的头骨……自尽了!

“人渣!”

千修一怒,长剑爆发出闪光,朝着这男战士二话不说一剑挥出——这种强大直接撕裂了对方的防具,在对方的身上砍出了一道巨大的伤口!

这一击,几乎取走了这男战士几乎三分一的生命!

男战士痛苦地倒在了地上,疯狂地喝着药水。他自知不敌,此时二话不说就捂着伤口疯狂地逃走起来——他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自然是因为距离保护区很近,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够尽快安全的原因。

但他显然还不清楚细分职业和新手村终极副本都没有通过两者只见的差距!

一股巨大的撞击之力直接出现在他的背后,这样的撞击之下,男战士只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像是要碎裂一样!

他痛苦地倒在了地上,但千修的剑已经直接刺入了他的背脊之中,把他狠狠地钉在了大地之上!

这一插……直接插入了他的心脏!

致命!

男战士此时痛苦地大哭着,神情扭曲,放开地抓住地上的泥土,哀嚎道:“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我还不想死啊”

他最终没有了声音,双目瞪大着,终于一动不动。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我还不想死啊……

千修惊恐地抽出了自己的剑,脑中不断地回荡着这个男战士最后说出来的话,看着这个男战士并没有像是玩家角色那样死亡之后就消失返回出生点,反而身体渐渐地开始融化着。

最终变成了一个灰色暗淡的光球,最后从千修的面前渐渐消失不见……

突然之间,一种前所未有的惊恐让他下意识身体冰冷。

“这……这家伙……难不成也是……”

千修手上的剑拿捏不稳,直接掉落在了地上,他甚至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颤声着,“他死了……灵魂……也就是说……我……我真的……杀了……”

他一下子瘫倒了在地上。

他真的杀了一个人。

……

某市,某医院。

“医生,医生!16号病床大前天送来的那个昏迷的病人心跳停止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