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九章 灰

第九章 灰

医院,大众病房其中一个床位处。

秘书把病床四周的帘子给拉拢了起来,让这里形成了一个狭窄的封闭的空间。在这里,除了秘书以及叫做蓝总的男人之外,另外有陈姓的中年大叔——房东大叔。

还有被呼叫而来的医生。

医生这会儿毕恭毕敬道:“对不起!蓝凯先生!我不知道这位病人原来是您的弟弟!我会马上让人安排最好的病房!”

蓝总……蓝凯只是挥了挥手,那身边的秘书便掀开了帘子,向着医生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医生也就没有说什么,赶忙快步离开,安排去了。

蓝凯可是一个相当出名的企业家。

蓝氏集团上一代的掌舵人前些年去世之后,就交给了蓝凯继承,如今事业再一次壮大。

另外,蓝凯还是一个有名的慈善家,给这所医院捐赠过不少的设备,甚至医院的一座疗养院也是和他合作开发的……如果一个处理不好,这医生估计职业也就到头了,怎能不上心啊?

不说医生的态度,房东大叔的态度自然更加拘谨一些——他按照蓝修的身份证上的地址一路找过去,却发现那房子早就丢空了,问了之后还说是卖掉了。问了附近的邻居都说不太清楚蓝修家的事情。

只是听说蓝修从小就跟着母亲长大,但没有人见过他的父亲长什么模样。无奈之下房东大叔只能够去求助警方了。

起初他还不怎么相信,但也姑且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这个残废不能自理的加厚,居然还是蓝氏企业现在掌舵人蓝凯的弟弟。

一个出身高贵社会名流,一个几乎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房东大叔不免想到了许多八点档的狗血电视剧剧情——这个蓝修,恐怕是蓝家上一代风流产下的种了吧?

秘书此时搬来了一张凳子,让蓝凯坐了下来。这位企业的掌舵人大概三十岁多一点,此时淡漠地打量着病床上的蓝修。

消瘦的脸容虽然看起来十分的干枯,但仔细之下也能够发现蓝修和蓝凯的眉宇之间有几分的神似。

“说说他的事情。”蓝凯此时忽然说话。

房东大叔一愣,便连忙道:“蓝先生,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他一年前搬到我哪儿去住的。我呢,和他也就租客和房东的关系,平时也就交房租的时候才见个面。他的事情我真的不太清楚。更加不要说他怎么会这样了!蓝先生,真的不关我事情啊!”

蓝凯忽然问道:“都没有人来找他吗?”

房东大叔想了一会儿才道:“应该没有……我不知道,不过至少我是没有碰见过。”

蓝凯点了点头,忽然看了一眼秘书。秘书意会,便从公文包之中取出了一个鼓胀的黄色的袋子,“这是蓝总给你的,除掉你垫的医药费之外,剩下的你也拿着吧。”

这一大袋子,怕不是有十几万!!不不,这重量恐怕二十万都有!

房东大叔顿时笑眯眯地伸手接过,“谢谢蓝总!谢谢蓝总!那……那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这家伙都找到这么有钱的兄长了,哪里还用的着他这个没有多大干洗的房东在场啊?没想到还能够赚一笔呢!既高兴又不想继续沾染人家家事的房东自然打算尽快离开。

“等会。”蓝凯此时忽然喊住。

“蓝、蓝总,还有什么事情?”房东大叔下意识地把钞票给捂紧了起来。

“我要去他住的地方看看。”

……

才刚打开门,一股刺鼻的恶臭便随即扑出。

蓝凯取出了一张手帕,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皱着眉头,走入了这间简陋的单间出租房之中。

“蓝总,小心!”房东大叔此时连忙喊道:“这有垃圾,嘿嘿……小心点,别弄脏了。”

说着,房东大叔还连忙把放在这里的垃圾给捏着鼻子提了起来,扔到了一旁。蓝凯让秘书在门外等着,才真正地走入了这小小的卧室之中。

“蓝总,这里的东西出事之后,我都没动过,什么东西都没有动过!”房东大叔连忙说道。

“你也出去吧。”蓝凯却挥了挥手。

房东大叔点点头……说实话,他也不怎么原因呆在这里,主要是因为晦气。

蓝凯打量了这房间一眼。

凌乱的床上,衣服就像是菜干一样随处放着,地板上还有不少的衣物,散发着一股潮湿和焖泔般的味道。

一直蟑螂忽然从蓝凯的脚下爬过,这让蓝凯的眉头几乎拧成了一个‘川’字。

更不要说从厕所里面传来的恶臭……里面恐怕还有着那些未能及时清理干净的成人纸尿片吧?

蓝修的下半身完全失去知觉,直接造成的大小便失禁是常有的事情。

蓝凯依然毫无表情……可是当他的目光移动到了这里唯一一张桌子上的时候,目光却忽然变得凌厉起来。

他走到了桌子前,伸手把把盖住的相框给拎了起来……照片之中,一个是蓝修,已经另外一个则是一名笑容灿烂的女人。

蓝凯的目光微微收缩着,忽然把这相框仍在了地上。鞋子在相框之上踩过,直接踩碎了相框的玻璃。

蓝凯最后把相片再次捡起了起来,再次揉成了一团,最后从桌子上拿起打火机,把照片烧成了灰烬。

他这才离开了这个恶臭的房间。

车上,蓝凯打开了车窗,看着站在车外的秘书,淡然吩咐道:“找个人把房子的东西都清理干净,今天要处理好。另外,让那个房东尽快把房子租出去。”

秘书连忙记下。

蓝凯此时看了一眼窗外,那栋老旧的出租屋,目光有些阴沉,忽然道:“还有,这件事情要保密,不要声张。尤其是我家里。”

“我知道了,蓝总。”秘书重重地点了点头。

车子缓缓地开除了小巷,蓝凯也关闭了车窗,闭着眼睛靠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久之后,蓝凯取出了电话。

“小柔吗,我晚上不回来,不用等我吃饭了。”

“随你,反正你会不会来,都一样。你不回来,我可能还高兴一些!”

嘟——嘟——!

对方首先挂断的声音。

……

……

满载了烟灰和烟蒂的烟灰缸之中,一些余烬忽然之间开始一点点地浮动分离而出,还有那些尚未彻底燃烧的残留物。

它们在空气之中不断地组合着,一点点地恢复成原来的模样,最后变成了充满褶皱痕迹的一张……照片。

而地下碎裂的相框,此刻也以同样的方式恢复成为了原本的模样。

最终它们一同落入了洛老板的手中。

洛老板仔细地打量着这张照片,他似乎没有打算把照片上被揉弄过后造成的痕迹也一同抹去——尽管这种东西对于洛老板来说,恐怕和喝水一样的简单。

洛邱只是把它再次送入了相框之中。

照片之中的他和她不仅仅笑着,还一同举起了一个奖杯。

“这里既然容不下,不如在我那呆着吧。”

洛邱嘀咕了一声,便从这里离开。

……

不久之后,一些穿着搬运公司制服的人走了进来。他们在蓝凯秘书的指挥之下,开始搬动这里的东西。

“听好了,每一样东西都必须让我过目,我同意之后才可以搬走送去垃圾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