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四章 飞蛾不扑火

第十四章 飞蛾不扑火

忘记了这是第几次的失望……记忆之中,像是这样突然心血来潮,心跳加速的情况也有过好几次,尽管都是失望结果。

‘自杀’之后,角色就自动回到了城内的复活点之中,至于这样的死亡带来的损失,对她来说毫无意义。

她选择了原地下线。

呆呆地看着屏幕好一会儿,便直接地趴在了桌子上……好一会儿,她依然趴着,却伸手从打开了抽屉。

手臂和手掌都缓慢地颤抖着,这里面有放着能够让她短时间内能够从这种失落和痛苦之中抽离出来的物品。

那是一把精致的小刀。

她把小刀握在了右手上,然后一点一点地拉开了自己左臂上的休息,把冰冷的刀刃按在了手臂的皮肤上——这是近乎无暇般的肌肤,假如它之上那些一道道细长的伤疤能够抹去的话。

总是这样……自从那个人离开了之后,某一天夜里,她发现这种割裂的痛,可以让她稍微地舒缓下来。

她的目光开始渐渐失神了,锋利的刃口也开始在苍白的肌肤上斜斜地拉出了一道小小的口子,鲜血一下子就沿着刀刃的边缘开始向着两边蔓延而出。

但她无法继续下去,刹那间这种行为所带来的愉快感因为突然出现在房间外的敲门声而消失不见。她听到了另外一个男人——她所憎恨却也无法离开的男人的声音。

“小柔,佣人说,你又没有吃饭了,是不是?小柔!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回答我!”

她默默地看着房间的门,下意识地走到了门前。

“小柔?你说话!”

“你就那么不想见到我吗?门锁不锁你难道不知道?”她……小柔捂住了自己手臂上的伤口一下,然后快速地拉下了袖子。

“我让佣人给你热些吃的吧,记得吃。”男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平静地说了一句。

可正当男人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房间的门却一下子被打开了,他背后的小柔却冲着他怒道:“蓝凯!你就那么不愿意看到我吗?”

她的声音几乎响彻了整个楼层,楼下正在打扫的佣人听见,连忙就跑开了一些,飞快地拉开了客厅的玻璃窗门,走到了外边的花园之中。

蓝凯停在了这里,然后缓缓转过身来,瞳孔微微收缩起来。

小柔冷笑一声,这时候一点点地拨开了自己的头发,左边的脸上,一道从眼角一直拉下,直到下颚的伤疤就像是狰狞的蜈蚣一样,爬在这原本精致的脸上,“你又敢看了吗?”

蓝凯沉沉地吸了口气,又沉沉地吁了口气,目光侧了过去,淡然道:“你要是愿意的话,这些伤随时都可以整好,现在的整容技术很好,很快就会和从前没两样。”

小柔看着蓝凯,冷笑着,一边摇着头,一边后退回到房间之内,犹如幽灵般,苍白的神情在脸上那伤疤的点缀之下,这笑容冷到了极点。

她咬着字道:“我不会让它消失的,我要你永远记住,记住你是怎么对我的……永永,远远!”

直到房间的门关好,蓝凯才像是抽干了全身的力气一样,一手扶着自己的额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靠在了墙壁上。

好久之后,蓝凯仿佛才恢复了一些力气,缓缓地走下了楼梯,那院子外的佣人此时悄悄地窥见,便连忙打开了窗门走了进来,“先生……”

佣人欲言又止。

蓝凯摇了摇头,挥了挥手,“弄些吃的送上去吧,吃不吃也放着。”

“我知道了。”佣人叹了口气,默默地取了厨房之中。

蓝凯取了一瓶红酒,自个儿去了书房哪儿……有时候,他确实真的不愿意回来这个冷冷冰冰的地方。

……

……

千修默默地看着小宝好一会儿了,复活点这里闪光几次闪动,有人冲冲忙忙离开,也有人原地下线。

正当千修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小宝却忽然道:“算了,不想说就不说了。大佬,你还做不做任务?不做的话,我下线啦!上了好些天班没回家了,今晚想回去一下。”

千修默默点了点头,然后轻声说了一句:“好。”

下线之前,小宝却又说了一句,“相见不如不见,可如果忘不了呢?”

千修一愣,小宝已经消失不见。

他抬头看了一眼这比真实还要真实的天空,残阳下世界是安静的橙红色,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想要来到这里。

因为忘不了,却又无法相见……不能相见。

逃到了这个世界里面去,那么就不用抑制这份无法消失的疯狂的思念——因为隔着了两个不同世界的话,自己也就知道,再也没有相见的可能。

要找点什么来做,越是琐碎越是麻烦的事情最好,当忙碌得没有思考思考的时候……

千修想起了原本自己打算重新打造一把武器的计划。

只是上次因为撞破了除了自己还有另外的人类也来到这个游戏的关系,最终材料还剩下很少的一部分没有收集完成,就匆匆回来。

自那之后,他就一直都陷入一种低迷的状态之中——因为他恐怕杀了一个活生生的人,也因为一种恐惧。

后来无意之中碰见了小宝,这段时间一直和他相处,也就没有继续武器打造的事情。

……

在前往新手村材料收集地方的路上,千修总感觉身边像是缺少了什么一样……少了一个喋喋不休,却总能够让自己不会讨厌的家伙。

但制造武器剩下的材料,上次就没有剩下多少。这才再次到来,也不过用去了一个多小时时间,就已经顺利收集完成。

千修突然有些厌倦这种每日都对着怪物冲杀的日子……这种一直都处于高强度的杀戮生活,虽说一直都让人处于亢奋的状态,但一旦停下来之后,一种空前的疲倦,很快就能够让人极度的疲累。

此刻的他什么也不想要做了,就只是想要躺下来,如果能够睡着的话更好——但是在这种野外的地方显然是不可能的。

他已经有过一次死亡了,再来两次的话,也意味着千修也将会从这个世界消失。

他有问过自己,为何自己还要活着,或许直接的结束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也有过这样的行动,只是最后都无法克服那种死亡到来时候的恐惧,宛如在噩梦之中猛然清醒过来,浑身冰冷,大口喘气,心脏剧跳,浑身发抖……终究是没有走出那最后一步的勇气。

“那边的骑士先生,能走开一下吗?你可能踩到我要抓的黄金蚯蚓藏着的地方了。”

千修一愣,侧头打量着朝着他说话的家伙……很低的级别,四级,一个在弱小不过的法师。

穿着的还是最基础的新手号的白板法师袍……开服都已经这么久的时间了,还有这样低级的号?

新人的话,一般都会选择新的服务器才对,怎么还会故意来这种有些时间的服务区……是别人开的小号吗?

LQ……这个法师的ID。

这位LQ的法师这会儿确实正蹲在了地上,手上拿着一把小铲子,旁边还放着一个篓子,就这样蹲在了湿润的泥土地上,也不嫌肮似的……确实是正在挖着蚯蚓。

千修下意识地打量着四周围的环境……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湖畔的边缘。他当时只是打算随便找个无人的地方呆着。

这种安静的环境感觉不错。

兴许因为这个小号只是四级的原因,对于千修来说就像是那种一两几的小怪物一样,即使放任他攻击个几十次,也不可能打破自己的装备防御吧,千修忽然问道:“你抓蚯蚓做什么?”

LQ道:“钓鱼啊,钓鱼自然就要鱼饵了,不是吗?”

千修一愣,这样的回答很是正常,他却突然有种自己问了一种十分多余的问题,“你打算练习生活职业?”

LQ站起身来,“暂时也没有这个打算,只是为了做一个任务而已。听说需要用到这种黄金蚯蚓。我每次玩的时间不长,所以一个任务也没有做完。而且,这游戏我也不定能玩多久。”

千修皱了皱眉头,“你该不会要钓的是黄金鲤鱼王吧?”

“对啊,有问题吗?”

千修无奈道:“真是个幸运的家伙,多少人想要做这个任务都找不到,反而你一个不怎么玩的人,倒是碰到了。这黄金鲤鱼王的任务官方发布的公告之中说过,会在所有的服务区之中随机出现唯一的一个,获得的奖励也是唯一限定的,往后也不会出现在奖池之中……你说你是不是幸运?”

LQ道:“原来这样啊,怪不得这么难做,看来被我碰到了,真是有些浪费了。”

千修摇摇头道:“何止是浪费,简直是暴殄天物。”

系统:玩家LQ向你提出了临时组队,并且分享任务‘黄金鲤鱼王’,是否接受?

千修惊讶道:“你做什么?”

LQ道:“我说过了,我或许玩不久的,既然这样的任务到我这儿里,自然是浪费掉的。你说多少玩家都想要碰到,也是包括你自己的吧?我就单纯享受一下这种做任务的乐趣,打发时间,奖励什么的对我没用……要不这样?你帮我抓蚯蚓,一起完成它,奖励归你?”

千修对于这种善意有着本能的抵触……他并不相信会有这样的馅饼掉落。

他摇摇头道:“不用了,任务是你的,奖励自然也是你的,我不会抢。”

LQ也不强求,只是点了点头,便取消了这个临时的邀请……从善如流的迅速快得让千修有种怪异的感觉。

千修感觉这个家伙,距离自己十分的遥远……比屏幕和这个世界之间的距离,还要更加的遥远。

LQ此时朝着千修走来。

除了小宝之外,千修会下意识地拒绝别的家伙的这种主动的靠近。他飞快地后退了两步,始终和对方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但这个钓鱼的法师小号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千修原来站着的位置蹲下了身来,继续用铲子去挖地上的泥土,似乎很高兴的模样。

“嗯,这里果然也有一条。”

一条散发着微弱金色光芒的蚯蚓从被挖出的泥土之中钻出,然后就被送入了篓子之中。LQ此时双手抖了抖篓子后,便直接朝着湖边那延伸出去的小木板桥走去。

取出鱼竿,伸手抓出篓子之中的黄金蚯蚓,别在了鱼钩上,然后抛出,便安静地坐在了小桥的尽头处。

千修这时候才发现了一些不妥的地方……

这个法师小号许多的动作看起来都十分的自然,自然的像是没有多余的限制一样。

甚至他虽然没有多少的表情,但至少有一些细微的肢体动作——类似小宝之类的,在他面前是不会出现这种如此细微传神的肢体动作的。

难道这个四级的小号法师也是……

千修下意识地把手按在了自己的剑柄上,用力地握紧了起来,但很快就又放松了下来。

上次,也不过时因为那个家伙的行为完全越过了自己的道德底线,让自己暴怒才忍不住出手……而这个,只是在钓鱼,根本没有做什么。

他完全没有立场去攻击对方,哪怕对方也和自己一样。

再说——这个地方也不允许任何的PK,这里是彻彻底底的安全地带。

——我可能玩这个游戏的时间不会太长

想起对方说过这样的话,千修暗道:估计是因为也有一定的死亡限制,超过之后,会消失的关系吧?

那么,如果自己有这种考虑的话,这个家伙是不是也在心中也考虑过同样的问题……毕竟如果他真的是和自己同类型的话,也应该注意到了自己那些肢体动作才对。

千修皱了皱眉头,事实上,除了上次那个被杀死的家伙之外,他再也没有碰到类似的——当然,这和他尽量地去回避和隐藏自己也有莫大的关系。

千修走向了小桥,来到了这个小法师的身边,站着眺望了一下这个小湖,在这里好像一下子就能够安静下来。水汽在小湖的中央聚拢显得朦胧,千修下意识吐出了一口浊气,便取出了一瓶酒,原地坐了下来。

湖水上的鱼标沉了一下,荡起了圈圈的涟漪,小法师便拉起了鱼竿,只见鱼钩上的鱼饵已经消失不见。一条鱼儿也咬住不放,但显然并非需要钓起来的那条黄金鲤鱼王。

千修就这样看着,发现这小法师只是简单地笑了笑,一点失落的意思也没有,再次装好了鱼饵,然后再次抛出。

千修冷不丁地道:“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我来到这里,算不算是上钩的那个?”

LQ回过头来,“我不钓人,我钓的是鱼。”

千修摇摇头道:“这样钓不到东西,不是自愿的,不会上钩。”

LQ道:“不是说鲤鱼王喜欢吃这种蚯蚓吗?既然喜欢,自然会上钩。”

千修还是摇摇头道:“但它也相当聪明,明知道有危险的话,它的谨慎足够让它压制这种想要吃东西的冲动。再说,湖底下面,它还有这太多的选择。完全没有必要为了诱惑而置自己于危险之中。”

LQ笑了笑,继续看着那不动的湖面,“那也得试试,毕竟这是我目前找到的最新的情报了。”

千修喝了一口就,躺了下来,看着天,“没有人会飞蛾扑火的。”

LQ道:“那这个成语是怎么来的。”

千修转过身去,枕着自己的手臂,闭上了眼睛,淡然道:“谁知道……或者,其实也没真的有人试过,所以才自己想的吧。”

LQ道:“嗯……但还是想要试一下,不然抓蚯蚓的功夫就白费了。”

千修淡然道:“随你,反正失望的只是你自己,和我无关。”

静静地,静静地,千修有些倦意,似乎忘记了一切。

LQ法师把最后一条的鱼饵也用完了,结果还是没有钓到黄金鲤鱼王,便笑了笑,“明天再来吧。”

看了千修一眼,应该是睡着了。

这位小法师也就提着篓子,缓步离开了。

……

或许有些凉意,即便是睡着了,千修也本能地裹了裹自己的身体。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面自己化身成为了飞蛾,缠绕着火在飞,并不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