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八章 不干净的甘敬

第四十八章 不干净的甘敬

大哲听过这声音。

那个愿意给他热茶,给他住所,愿意相信他的年轻人的声音。

大哲甚至想也没有想,便抓住了这把钥匙……而钥匙在他的掌心之中,一下子便涌出了一股炽热的气流!

他的拳心之中爆发出来了万丈之光,瞬间刺破了四周的黑暗,钥匙不再是一把普通的钥匙,它在拉长,变型,化作了剑之型。

“你果然适合湛卢。它也很喜欢你……在你愿意代替林嫂孩子的时候,它就喜欢你了,想要帮你了。”

“洛……洛邱?”大哲紧紧地握住了手上的湛卢。

“不过,你承受不了湛卢的力量,使用它的话,你会死亡,真正的死亡,你的灵魂甚至会消散,你存在的痕迹将不会在残留任何……您也愿意吗?”

“无所谓了。”大哲淡然说着。

他忽然深呼吸一口气,提着这赋予了他无穷力量的古朴之剑,提剑冲杀而上,挥剑一横,那些拖动着林嫂儿子魂魄,大头和金爷的手臂瞬间被斩断!

——我多想,那一天,我能够替换你。

——如果能够再给我一次……一次重来的机会

——如果不能,那这一次,无论如何……

——也至少让我,能够救你。

只听见无数凄厉的叫声响起,漆黑的水面此时疯狂地涌动着,却有一道夹着绚烂的光彩从水面之中冲破而出,以惊天的威势直冲天际而上!

伴随着一切的黑色在这瞬间破碎……以及那凄厉无比的它们的哭声。

……

像是一切也没有发生过。

但却有大量的人倒在了地上,不管是警察,还是那些受到控制的人,纷纷都倒在地上,走廊之上,密密麻麻。

大哲甚至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金爷和大头……他们看起来只是昏迷了过去。

这里所有的人,都只是晕倒了在地上。

而他手上的湛卢剑此时却显得格外的朴素,也平静,有一种亲昵的感觉甚至传入了他的思想之中。

大哲怔怔地看着一个微亮的光球浮动在自己的眼前。这是他……林嫂的孩子。

大哲甚至不用问谁,就能够感觉得出来。

他想要抓去,却忽然绷劲了自己的眉头,他的手下意识地摸到了自己的腹部……这里还插着小刀,那是被厉鬼控制之下的人给捅进来的。

血瞬间就染上了他的手掌,大哲只是淡漠地看了一眼,便再次伸手想要去抓住这个光球,可是他马上就收回了自己的这只手掌。

他反而是放下了另一手的湛卢剑,可当手掌要离开的瞬间,他的背后却响起了洛邱的声音。

“大哲,一旦你放开了湛卢剑,你就支持不住……你确定要放开它吗?不放下的话,你或许还能在支持一阵子。”

大哲肩头一抖,但却不回头,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自己染血的手掌,轻声道:“另外一只手……这只手,太脏了,不好。”

于是他舍弃了湛卢剑,用干净……甘敬的手抓起了小小的灵魂之球,柔声道:“来,我带你回去,见你妈妈,好吗?”

——我带你回家。

哪怕背后的声音还继续响起,或许出于好意,或许为了提醒什么,大哲此时充耳不闻……或许不打算去听。

他能够感觉自己的身体无时无刻都像是要碎裂一样,步子艰难如同行走在刀山,却异常的坚定。

那被舍弃在桌子上的湛卢剑,此时却疯狂地抖动起来,一瞬间浮动起来,但却像是被什么禁锢住一般,似乎既不愿意,但最终还是渐渐地变回了一钥匙的模样。

因为,它只是所有物——存入了库存当中,埋藏在了俱乐部的仓库之中,流传下来,如今属于新任老板的东西。

哪怕它再想要离开,最终也无法离开这位被赋予它所有权的老板的手上的这条规则。

“大哲驾驭不了你的力量,只用一次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洛邱目无表情地把钥匙抓回了手中。

他让那些昏倒的人闭着眼站起了身来,各自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也让金爷和大头坐到了大厅的椅子上。

老板最后打了一个响指……这个地方,便恢复了它原本的运作。

所有人,甚至无缝地进行着前一刻要做的事情。唯有金爷和大头两人,此时惊异不定地看着对方……

……

……

路上的人,仿佛没能够看见他的存在。

哪怕是这样一个人,身上伤口冒着血,身体如同像素一样,在不断的分裂和聚合当中,反反复复……也并没有人能够察觉得到。

对于大哲来说,他现在的焦距仅有一个前方,是的,只有那么一条路他想要走完。

小区看管的老伯似乎也也是看不见,有这样一个恐怖的人走过他的面前,走到了其中一栋楼的下面。

大哲来到了林嫂的家门前,打算敲门的时候,大哲停了一下,用手拨了拨自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衣服。

“谁啊?”

“林嫂……是我……甘敬。”

“等下啊!等下!我在做饭,等下啊!”

林嫂摸着墙壁,一步步来到了门前,并不怎么利索地开着门,“甘敬啊!你又来看林嫂啦?怎么都不提前通知我啊?”

——林嫂,我把你儿子带回来了。

“我…上次不是说好…要到你家吃饭吗……”

“还没到天呢!”林嫂一愣,随后笑了笑道:“周六才是。不过来了也好,等会林嫂就去楼下买点烧***给你加菜!”

“不…不用了…炒鸡蛋,就挺好。”

——我带回来了……

“你怎么了?好像很累的样子啊?”林嫂伸手去抓着大哲的手臂,“甘敬?你是不是不舒服?为什么手这样的冷啊?”

“可能感冒了吧……”

“来来,进来再说啊,别愣着了。进来坐,进来坐!小心点啊……慢点走。”林嫂扶着大哲,倒也是顺利地坐了下来。

“就是小感冒,怎么弄得我想是病人一样。”大哲用着最后的力气,让自己显得精神。

“小感冒也是病啊!傻小子!”林嫂笑了笑,“你先坐啊,我把菜炒完就行了啊!”

林嫂走入了厨房里面。

大哲捂着了自己的腹部,却拉开了自己的外套,一个光球缓缓地飘了出来,然后慢慢地飘到了厨房里面。

它浮动在了林嫂的身边,像是一个快乐的妖精……大哲脸色便有了一抹难看的笑。

——林嫂,我……

“炒好菜啦,可以吃啦!”林嫂捧着菜摸着墙壁走了出来,如果是从前的话,甘敬应该马上就会走上来扶着她的,可这次却没有。

林嫂不禁有些奇怪,于是便继续喊道:“甘敬?甘敬?甘敬?”

“我在…我…刚睡着了一下。”

大哲撑起了身子,缓缓地坐到了饭桌之前。林嫂这才嬉笑眉开,也跟着坐了下来,“要不等会吃完饭,在林嫂这里好好休息一下吧?”

“不用……我等会就走了。”大哲笑了笑道:“我这次来,是给您道别的。我马上又要去别的地方工作了。”

“这么快?”林嫂停下了手上的筷子,“这不是才回来几天吗?怎么又走啦……好吧,你的工作忙,林嫂不唠叨你啊。这次要去多长时间啊?”

“不定期,可能这次时间会长一点。”

——其实,我真的很想告诉您……

林嫂点了点头,“没关系,多长也没有关系,你那是做好事情,林嫂支持!一万个支持!来,别愣着了,夹菜吃啊。”

“我可能,等一下就要走了,只是离开前…想来看看您。”

——其实我就是那个……

“啊?真是的,都这么赶时间了,还特意过来,你打电话告诉我一声就好了啊。”林嫂摇摇头,然后摩挲着用勺子装了一点炒鸡蛋,“多吃点啊,吃饱了等会才有力气。”

大哲流着泪捧着碗接,哽咽道:“林嫂,其实我……”

“啊?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林嫂偏着头,靠近了一些,“你想对我说什么啊?”

灵魂的光球此时却慢慢地飘到了大哲的身边,停在了他的手上……渐渐地,这个光球化作了一道虚影,一双小手这时候就握住了大哲的手掌。

朝着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大哲动了动嘴唇,看着了他的眼睛,似乎读懂了他的意思。

大哲深呼吸了一口气,终于开口道:“我是想说…要是每天,每一天,每一顿饭…都能吃到您做的…做的菜的话…那就好了。”

“哎哟,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说什么。”林嫂这才松了口气,“原来是又在哄你林嫂开心!真想吃啊,下次回来,提前告诉我,我好给你准备多点好吃的!别每次都吃炒鸡蛋啦!”

“对不起!!!”大哲跪在了地上,靠在了林嫂的膝盖上,痛苦着哭道:“对不起!林嫂我对不起你……我真的,真的对不起您!”

“甘敬!你怎么啦?怎么了这是?”林嫂慌乱地摸到了大哲的肩膀,“有话好好说啊!怎么就哭上了啊?孩子?在外边是不是受委屈了?别哭了别哭了啊,林嫂听你哭得,难受。”

——我当时放开了手……我原本能让您的孩子回来。

——可是我放了手……我选择救的是我的兄弟。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甘敬?别哭了?你这样子,林嫂也想哭了。孩子?是不是受委屈了啊?”

——我说出来……您会怎样?

——我不敢想,我不敢想您好不容易才过去的这个坎……

——我不愿让您……再接受这样残酷的……

——我多想能够向您坦白这一切。

“林嫂,我……我没事了。”大哲摇摇头,“我只是碰到了点挫折,然后…然后又得离开,不能常常看望您,照顾您。”

“吓死我了。”林嫂拍了拍胸口,吁了口气道:“还以为你做什么了。傻孩子,哪有人不尝点苦头的啊?像林嫂我这样,不也是过来了吗?日子长着呢!你一个大男人的,哭来做什么!勇敢点,擦了泪,不是有句话说,明天会更好嘛!”

林嫂说着,双手用力地想要提起大哲的身体,大哲也配合着坐了下来。

“林嫂知道你会跨过去的,不管是什么困难。”林嫂这会儿带着笑容道:“我呀,没有亲人,老公孩子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孤苦伶仃的,也苦了好长的时间。不过林嫂能够碰到你,就是老天爷对我的最大的赏赐了!所以说,林嫂其实早就把你当成是自己儿子了。你呀,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或者难受了,就告诉林嫂啊,不用害怕的。”

大哲咬紧了自己的嘴唇。

“要是想哭的话,就来林嫂这儿哭,别再外边,那得多丢人啊?”林嫂这会儿抓着大哲的手掌,“要是累了,就来这里吧,把这里当你的家。好啦,吃饭吧,吃饭。”

“好。”大哲轻声道:“我给您夹菜吧。”

“嗯!好孩子。”

夹过去了一道菜的时候,大哲拿着筷子的手一瞬间直接崩溃,化作了无数的粒子散失在空气之中。大哲咬着牙,另一只手伸出,把筷子接住,才没有惊动。

但他的双腿此时也在飞快地消散着,他的身体也更加顺序地崩溃着。

林嫂吃着饭,并不知道,灵魂光球所化做的身影,此时正从背后抱紧了她,缓缓地睡去……也缓缓地散去。

“不知道为什么,林嫂现在突然感觉,好像一家子都在一样。”林嫂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这是怎么哭了……甘敬?甘敬?”

“林嫂,我得走了……”

一点一点,大哲的身体已经彻底散开……

“这么快?”林嫂忙着站起了身来,“我送你吧?”

“不……不用了……我走了。”

——就让甘敬,永远地在您心中,只是一个甘敬好吗……林……妈妈。

随风散去,不落一点点的痕迹。

……

“甘敬?甘敬?”

林嫂叫喊了几声,终究没有得到回应,“已经走啦?也不打一声招呼。”

她摇摇头,便默默地坐了下来,一个人吃着饭,屋子里面静悄悄的。

“要不……”林嫂忽然放下了筷子,“再给甘敬织一条围巾吧?”

她好像就又有了可做的事情,也就不感觉到沉闷和寂寞了,仿佛注入了新的活力一样。

……

……

……

……

葬礼上,那些喊的出来名字的,或者是喊不出来名字的洛家的亲戚们,有些沉默,有些则是痛苦。

这是小春奶奶过世后的第七天了。

年轻一些的,诸如洛珊啊,洛正等人,心情已经平复了不少。他们也必须要平复的,因为还要忙着去接待那些前来吊唁的人们。

从白天忙碌到了快旁晚的时候,还的准备着给众人的饭菜。

到了晚上,洛珊便来到了洛邱的家中,敲了敲门,很快门就被打开。洛珊看了一眼,只见客厅里面已经放了一个行李袋子。

“要走了呀?”洛珊看着洛邱,眨了眨漂亮的眼睛问道。

洛邱点点头,“晚点的高铁,订好票了。”

“也对……都来这么多天了。”洛珊点了点头,“要不,要不我送你吧?”

“不用了。”洛邱微笑道:“你也忙了一整天了,好好休息吧,我叫了滴滴车,等会就来。”

说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就已经停在了村子公路上,车子的灯光甚至照到了这里来。

“这样啊……”洛珊也点了点头。

最后她目送着洛邱拿着行李袋子,关了门走了出去。临上车之前,洛邱忽然把钥匙递出,“对了,有空的话,可以帮我打理一下吗?”

洛珊捋着头发,轻笑地接过,“可以……不过我可要收人工的啊!”

“也行。”洛邱点了点头,“这样吧,回头我会固定每个月给你打一点劳务费。”

洛珊一愣,下意识地伸手轻轻地敲了一下洛邱的脑袋,但敲了一下之后,才发觉这样的行为有些不妥……也有些过于亲昵,便连忙道:“你要给我打钱的话,我反而就不给你打理了!”

“抱歉了。”洛邱笑了笑,“那就麻烦你了,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看着洛邱打开了车门,洛珊这时候忽然道:“洛邱!”

“还有事情吗?”

洛珊动了动嘴唇,然后微微一笑,像是个微风中浅笑的精灵,轻轻道:“下次再回来的时候,我们一起熬桂花糖浆吧?”

洛邱点了点头,便开门上了车……车子并没有关停,此时直接便使出了村子的公路。

洛珊等到完全看不见之后,才吁了口气,看了眼手上的钥匙,便低头笑了笑,心情有点儿轻快,便打算回去泡一杯桂花糖浆的热茶喝上。

下次的话……

……

车子很快就行驶出了村公路,然后走上了前往高铁站的路上。这会儿前面开车的司机忽然问道:“不用在留几天吗?我看洛珊她好像挺舍不的。”

“不用了。”洛邱笑了笑道:“也不是不回来……倒是你,处理好你的东西了吗?”

司机点了点头,淡然道:“我和金爷,大头他们说了,打算去一趟旅行散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另外我弄了一笔钱给大头,以后好好地照顾林嫂……至于肖玉成那边,我潜入了他的家里,还有他那个大舅子程局长的家中,找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也给金爷,让他帮忙去举报了。金爷倒是听高兴的,说什么也得让人知道他这老头子就算退休了,也不是随便能惹的。听说肖玉成今天就被市里来的人给带走了,还有那个程局也是。这会儿,他们已经在审问市认亲了吧。”

“我可没有问这个。”洛邱摇摇头。

司机沉默了一会儿,才吁了口气道:“我刚刚其实悄悄地去给小春奶奶添了香,然后也看了一眼婷婷和孩子……已经没有什么挂念的了。”

从后视镜的角度看去的话,司机其实十分的年轻,大概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模样。

他的脖子上挂着了一条款式单一,手工甚至不能算好的灰色的围巾……在围巾的下面,能够看到一根用银色的链子所挂着的钥匙。

钥匙可以随意地变化成为一把利器……一把称之为神兵利器的宝剑:湛卢。

“那么,以后就请好好地工作了。”洛邱微微一笑,看着了车窗之外。

司机这会儿却忽然道:“我……我其实把那孩子的灵魂给……”

“那任期就多延长一点吧。”洛邱淡然应了一句,“黑魂使者并不是好玩的工作,没准你以后会怨恨我……话说,你开车的时候是不是的应该看一看前面的路?危险驾驶可不好,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我知道了。”司机点了点头,“从今以后,韦大哲,就是您手中的剑……我的主人。”

……

电视里面传来的台词的声音,林嫂忽然打了个哈欠,然后喝了口水,便又开始拿起了线针。

新的围巾已经开了个头了,但是她织得慢,所以得慢慢织。

等什么时候织完了,要不要试着织毛衣啊?林嫂想了想,好几次碰过甘敬,感觉他不胖,倒是挺壮的,那么尺寸的话应该能够把握好吧?

林嫂笑了笑。

这会儿窗边的窗摆动了一下,然后像是有什么东西一下子跳到了沙发上一样,林嫂吓了一跳。

可此时,忽然听到了一声猫儿的叫声,然后便有什么一下子跳入了她的身上,还淘气地往她的怀抱里钻来。

“哪儿来的小猫咪啊?”林嫂把这跳进来的小家伙猫儿给举了起来,“怎么跑我家里来了?你的主人呢?”

“喵——!”

“你没有地方去吗?”林嫂问道。

“喵——!”

林嫂当然听不懂这猫儿说的是什么,只是一种亲昵的感觉让她有些爱不释手,或许是野猫吧?她并没有在猫儿的身上摸到类似宠物圈之类的东西。

“那就留在我这里了吧。”林嫂笑了笑,抱着了这小猫咪,轻柔地摸索着,“嗯……你以后的名字就叫做小甘敬好不好?”

“喵——!”

“真是个好孩子。”

……

……

深夜。

摩托车飞速地行走在了山上的公路,骑着它的人是一名青年。青年甚至头盔也不带,然后满脸都是红润。

他是刚刚喝完了酒,这会儿是十分的兴奋,然后扭了扭油门,又提速了起来。

不料酒精的作用太厉害了,他有些迷糊,摩托车一下子冲到了路上的栏杆处,把他整个人都抛了出去。

乐极生悲。

年轻人的身体一路地滚下,最终噗通一声地掉落到了这儿的水库之中……冰冷的水库水一下子就让他清醒了过来。

青年挣扎这想要朝着边缘游泳过去……他水性其实很挺不错的,从前就经常来到这个地方偷偷地游泳来着。

只是这会儿,却有什么东西抓住了他的双脚,把他狠狠地拉入了水中!

像是手臂……很多很多的手臂!

青年痛苦地挣扎着,冰冷的水一下子灌入了他的嘴巴和鼻子,他最终整个人都被拖入了水中……被冰冷和黑暗彻底吞噬。

水面又恢复平静了。

边缘处一个歪歪斜斜的警告牌上依旧写着:水库危险,不要玩水。

那么,谁又会是下一个溺死身亡的人呢?

是你吗?

¥¥¥¥¥¥¥¥

PS:弱弱……求票和打赏之类的咯(蹲地划圈圈脸)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