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六章 小璐

第五十六章 小璐

仁信医院。

时间早上十点,这是侯陈钰寒和医生预约的时间。

候诊室之内,坐着三三两两的孕妇,有些聊着天,有些打着瞌睡……或许是正在陪着她们肚子里面的小生命一起睡着了吧?

侯陈钰寒并不怎么喜欢医院里面的味道,她正在着急地等待着自己的号数的到来——至少她内心是着急的。

这时候,她旁边的一名孕妇忽然有了妊娠反应,恶心得异常的厉害。

“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帮你叫护士过来?”侯陈钰寒关心地问道。

这位太太摇了摇头,也皱着眉头,“没事,估计是这孩子太顽皮了,从早上到现在都恶习得难受。我喊颗话梅应该可以。”

“可以试一下涂点风油精。”侯陈钰寒微笑道:“滴一点在手帕或者纸巾,稍微捂住一下鼻子吸气也可以。”

这位太太的肚子并不太大,估计是才怀上没有多长的时间,此时听侯陈钰寒这样一说,便不好意思道:“我第一次做妈妈,好多东西都不知道。”

侯陈钰寒笑了笑道:“第一次的都这样,慢慢就习惯了。”

妇女如果聊开了的话,似乎话题就能够源源不断,这为初为人母的太太便好奇道:“对了,你第几胎了?”

“12号,到你了!”台前的护士此时喊着号码。

侯陈钰寒便连忙地站起身来,“到我了,不好意思啊。”

“没事,你忙吧。”这位太太挥了挥手道。

医生是有多年经验的大夫了,五十岁出头,并且还是女性,对于这里所有来预约她的妈妈们来说,多少也有点儿天生的安全感。

侯陈钰寒静坐在椅子上,双手抓住自己的皮包,显得有些不安……进来的时候这位已经见过有些时间的医生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的事情,她就有种不安的情绪,“医生,这次的结果是?”

“竹太太,很遗憾,这次还是没有怀上。”医生摇摇头道:“这个周期已经全部结束了,我建议你接下来这段时间还是在继续好好地调理一下身体吧……”

医生还在说什么呢?

侯陈钰寒根本没有去听,或者说哪怕不停也行——这些已经听过了许多次的话,她甚至可以倒背如流。

侯陈钰寒默默地拿着自己的袋子推开了医生办公室的门,这会儿那位刚刚和她闲聊的新手妈妈连忙朝着她挥了挥手。

侯陈钰寒动了动嘴唇,却只是朝着对方点了点头,便低着头从另外一边离开,并没有打算过去。

她一个人躲进了卫生间之中,锁上了门,便不打算忍下去,只是轻捂着自己的嘴巴,蹲在了这里。

肩膀微颤,无声哭泣。

好想让时间倒流回去。

……

上午十一点十五分。

“经理,人到楼下了。”

“那就让她上来吧。”竹茂林站起了身来,收拾着自己办公桌上的文件,“直接带她到会议室来。”

希望今日见到的这个能够符合要求吧,不然就只能够用已经完成的那条片子了。竹茂林一个人来到了会议室之中,然后把这里的窗帘都拉下来一半左右。

手机短信息。

竹茂林才坐下来,看见的是妻子的短息。

老婆:忙吗?

竹茂林:准备面试一个模特,有事吗?

老婆:医生说,这次又失败了。

竹茂林按在手机屏幕上的手指停了一下,这会儿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便回复道:回去再说吧。

老婆:今晚,几点回来?

“经理,这就是小璐。”Tboy介绍着带进来的一名年轻的长发女孩。

年轻和亮丽的元素都在这位小璐的身上充份地展现着,并且还陪着恰到好处的微笑。竹茂林简单地看了一眼之后便点点头,“还不错,坐下来谈吧。Tboy,你先问她一些问题,我先看看。”

小璐也就略微紧张地坐了下来。

竹茂林此时才回复了回去:人来了,我先工作。晚上不用等我。

他没有等待妻子的回信,似乎也不打算在多回复一句,放下了手机便全神贯注地投入到了这场面试当中,观察着在Tboy的发问之下,女孩的每一个反应和动作。

“小璐小姐,你本身有没有用过这件产品呢?”Tboy的不知道第几个问题。

“老实说,还真没有用过……这样是不是有影响?”小璐略感不安地问道。

Tboy笑了笑道:“只是一些参考,你不用在意。那么下一条问题。”

此时竹茂林却忽然插嘴问道:“如果我告诉你,一个小时之后马上就要进行拍摄,你只有最多三十分钟的时间看剧本的话,你会怎样?”

“马上?”小璐显然被这位广告公司的经理给吓了一跳。

行业内,竹茂林算是一个比较有名气的人,外间传闻这位知名的业内人士是出名的工作狂和效率主义者。虽然到来之前她多少有些心理准备,可没想过会这样的突然。

“对,马上。你只要告诉你,我会怎么做就行。”竹茂林点了点头。

强大的职业气场压得这位初出茅庐,还没有从校园毕业的小女生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她低着头道:“我……我尽力而为吧。”

Tboy听到这样的回答,不由得暗自摇了摇头……要不是作为领导的竹茂林说要便宜和生面孔的话,说什么也不适合在这种关头去找这样的新人。

但竹茂林目光依然紧压着面前的这位小女生,一句话也没有说。

小璐的手指在桌子地下互相抓了一下,便低着头站了起来,“对、对不起,我打扰了。”

她已经看见Tboy那种不合格一样的眼神了。

“你要去哪里?”竹茂林冷不丁问道。

“我…我走了啊。”

“你走了,等下的片子谁来拍?”竹茂林淡然道:“我来吗?”

“真……真的?”小璐一惊,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位吓人经理。

竹茂林却只是淡然道:“Tboy,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打印剧本,然后你有四十分钟的时间给她讲解。一个小时之后让化妆师到片场。下午两点半正式开机,快。”

“经理,这……吃饭时间?”Tboy苦着脸道:“经理,你不吃饭吗?”

“路上。”竹茂林直接道:“给她也带一份吃的。记住,我们在和时间打仗,去吧!”

“好……好吧。”

看着Tboy带着还没有彻底从已经被选中的状态清醒过来的小璐出了门,竹茂林便又飞快地收拾着桌子上的东西。

不能让时间停下来……不能。

……

……

广告公司所在的楼层外,简单来说就是这十九楼外边的空气里面,喝着X师傅冰红茶的大哲就这样浮在了这里。

一边练习着飞行的能力,同时一边看着这里面的客人……和另外一位的表演。

那就是这位初出茅庐的新人模特‘小璐’了。

当然,小璐的本体是18号,可为什么会这样呢?

那就要从昨天晚上说起了……

……

“你不是说,男人只是有时候不愿意回家,仅仅只是想要一点自由的空间吗?”18号用着让大哲觉得十分刺耳和刺心的声音说着话

漂浮着的黑魂使者二人组——就在竹茂林的家外。

“嗯……就算是夫妻之间,有时候吵吵架然后冷战几天,也是很正常的嘛。”作为一个有经验的过来人,大哲显然有很多的说辞。

“是吗?”18号冷笑道:“如果只是冷战,他的妻子还会每天给他准备早餐?知道他晚归,会在门口放好拖鞋?白天出门整理好西装领带?”

大哲叹了口气:“好吧,这对夫妻确实是冷漠了一点……对了,你不是说有个什么过往之梦的能力吗?用用的话或许就能够找到结症了不是?”

“用不用是我的自由。”18号淡然道:“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方法。另外,既然是教学,那我就教教你引导的基本/法是怎么做的。”

“怎么做?”大哲好奇问道。

18号便阴仄仄地冷笑着……然而笑声却在从阴冷之中渐渐地变得平和,最后变得悦耳,像是银铃。

身穿着黑袍,脸上全部都是雾气,恐怖如同童话故事之中糖果屋主人的老巫婆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变身身材高挑,清纯如莲般的……小璐。

18号微笑道:“这样。”

大姐,这不就是最不入流的美人计嘛……

大哲一愣,虽然感觉18号变成这个样子确实挺好看的,但也不见得有多惊奇——当年还在社团里面,抢地盘,怼仇家,无所不用其极,用女人这样的手段,大哲虽然不会主动使用,但也不见得会去排斥。

“好吧……你是打算让竹茂林出轨?”

18号这才真正地冷笑一声,便不在理会大哲,“我还有事情要做,你去自由活动吧,明天我会一这个模样直接出现在金主的面前。”

说完,18号便化作了一道黑烟离开。

大哲这会儿叹了口气,嘀咕道:“这个洛邱,让我跟着18号,该不会是在整我的吧?”

大哲摇摇头,从外边看了房间里这对背对背睡觉的夫妻一眼,正打算离开,经过旁边的另一间房间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看了一眼。

“空的?”

这是一间什么都没有的房间。

……

……

小璐和Tboy正在车上,十分忙碌地讨论着拍摄的事情。

竹茂林也开着自己的车,朝着拍摄的地方过去。大哲一路跟随着他,他需要随时地给18号提供竹茂林的动态。

侯陈钰寒已经回到了自己的陶艺教室,因为学生在等她……因为如果这里不上课,她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而这一切,则是在洛邱的挥手抹去之下,烟消云散——那就像是平静的水面一样,在洛邱面前铺开来的一层幻影。

“18号,好像是碰到困难了呢。”女仆小姐捧着用碟子拖着的茶杯,送到了洛邱的面前。

“过往之梦……”洛老板淡然道:“如果心中没有真正的仇恨载体,就没有办法接触对方的思想。从这方面看来,9号的能力要更加全面一些。”

优夜轻声道:“但相对的,过往之梦就能够找到思想之中更深层次的东西。18号和9号本来不一样,所选择的能力方向,自然有所区别。主人为什么特意选择这并不是18号擅长应付的金主呢?”

“真的会不适合吗?”洛邱忽然反问道,“我看18号好像挺卖力的,昨晚就准备了一晚上,甚至连她那游戏里面的两位准魔法师都没有观察了。”

“因为这是主人您批复的金主。”笑了笑道:“18号自然不敢怠慢了。”

洛老板笑而不语,然后想起来了什么,“对了,小璐是18号原来的样子吗?”

优夜点了点头。

“那还真是挺不错。”洛老板笑了笑,然后伸伸懒腰道:“等会陪我出去逛逛吧。”

“超市吗?”

洛邱点头道:“对啊,今天是折扣日。再说,马上要圣诞节了,你不打算布置一下咱们这里吗?”

“那把太阴子叫上,让他拿东西吧。”优夜点点头。

“这倒是不用。”洛邱摇摇头:“这位主神,现在正在准备游戏世界里面的圣诞日活动,够他忙的了”

“那请容优夜去换一下衣服。”女仆小姐优雅地拎起裙摆。

可此时俱乐部的门前的铃铛却突然之间响起。

只见一名穿着皮靴,背挂着画筒的白色短发女人直接便走了进来,才刚进来,便豪爽地道:“老板,先来瓶大啤,然后弄点好吃的。”

说着,一团灰蒙蒙的光球就朝着洛老板飞射而来,而这位白发的女人也就接着小道:“这是酒钱哟~刚刚在路上宰的一个。”

洛邱简单地接下了这团光球,然后挥了挥手,女仆小姐便没有说什么,便去准备了——只是临离开之前,稍微地看了一下这白色短发的女人——尼禄。

“尼禄小姐,好久不见。”洛老板挥手让尼禄旁边的椅子拉开。

但是尼禄似乎比较喜欢坐在桌子上——正对着洛老板的桌子上,吃吃笑道:“看起来,你们好像不是很喜欢看见我啊?”

“对于客人,我们是无任欢迎的。”洛邱摇摇头。

尼禄却眯着眼道:“是吗?可为什么刚刚你那位美丽的小女仆看我一眼的时候,我有种快要死掉的感觉啊?”

“那一定是您的错觉。”

洛邱跟着便坐了下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