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五章 相遇

第六十五章 相遇

叮——!

金属交击的声音。

当阎魔刀挥向了第二名的狼族战士的瞬间,它已经无暇理会已经惨死的事实,多年以来训练的成果以及求生的本能,以及作为高级妖怪的实力,让它硬生生地挥动自己的利爪,狠狠地挡住了身后的阎魔刀攻击。

它以为就此就能够躲过一劫,心中暗自地庆幸着。不料此时内心感觉到了巨大的恐惧,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它心内发出了低语……恶魔般的地狱。

那是它无法理解的语言,仅仅只是知道,当这种低语的声音响起的瞬间,它整个身体都变得异常的僵直……并且有一种胆怯蔓延。

只是一刹那,它便步入了狼杀的后尘……它以绝强的能力挡住了第一下的攻击,却没能挡住对方毫不停歇的第二下。

第二名的狼族战士也就这样饮恨当场,血溅当场……看见这一幕,它们的少主猛然间沉声大喝了一声,双手在身前用力地击打合什着,衣衫微微股东,阴贪狼之力正在急速地凝聚起来。

阴贪狼,贪狼一族唯一的祭祀,专门为了伺奉真正的贪狼星而存在着……眼见族内的战士如此惨死,这位少主内心也涌现出来了一股悲愤,“北斗逆七星……贪狼降临!”

正朝着第三名狼族战士闪现的尼禄,此刻身影瞬间后退了数米——虽说她此时不再受到四周那怪异力量的压制,但并不是说这些怪异的力量已经消失……她只是在较短的时间之内,疯狂地提升了着自己的身体能力。

不是阴贪狼之力消失,而是她的抗压能力一瞬间大幅提升……可是这时候那些怪异的俄压制力量分明就是已经消失不见。

阎魔刀的低语同样在尼禄的耳边响起,而这次是……警示般的声音,“……那个少主吗?那就,先宰了吧。”

尼禄直接放弃了唾手可得的第三个狼族战士,转而朝着狼族的少主直接强攻而来……而对方,此刻却是双手自然垂下,目光低垂,有一种丢了魂儿似的感觉。

仿佛已经睡着了过去,然而阎魔刀的低语声也越渐地变得紧凑起来……这个狼族少主此时的模样,很危险!

当阎魔刀用直刺的方式直接朝着狼族少主的额头刺来的瞬间,这狼族的少主终于有了动作。并不是避开或者挡住,而是……抓住!

狼族少主就那样悄无声息地以自己的手掌,在阎魔刀即将要刺入自己额头的瞬间,直接拿在了阎魔刀那锋利的剑刃之上。

牢牢地抓着……尼禄甚至有一种刀就插入了纯铁的方块之中的感觉。她猛然一旋阎魔刀的刀柄,转动的利刃在少主的手掌之中刮动着,然后瞬间抽离。

尼禄此时才看清楚,这个少主双眼之下的脸颊上,各自有着如同泪痕般的紫色的印记……而且整体散发着一股很不妙的感觉。

这种感觉和她当日直面库克那种必死的杀招一样,虽说远远比不上在俱乐部之时因为过于恐惧而直接哑火,但自从继承阎魔刀以来,能够让她产生这种感觉的少之又少。

“哦……好像也有什么提升力量的办法啊?”口吻虽然轻松,但是尼禄的全身都绷紧的就像是拧紧了的发条,一触即发。

“这是真正的贪狼星之力。虽说只是借用……但对付你已经足够了。”少主的声音缓缓响起。

这是类似于神州大地上部分极秘修士门派之中的一种“神打”的道术,也成为“神将。”

北斗逆七星,贪狼降!

尼禄深知不妙,但是这种生死之间的紧张感让她无比的兴奋……直面着死亡的同时,也是她和阎魔刀更为契合的瞬间,唯有不断地在这个瞬间积累,才能够达到她和阎魔刀契合的第三形态——最总被米迦勒会所加载在文献当中的“阎魔之魔人”的状态!

那将会是所向披靡的超凡战士!

她为了达到这种形态,显然狂热。

少主为了夺回秘宝,以及回报着下属丧命的仇恨,同样也在全力尽出

尼禄从小就在第八所那种地方活着过来,只要能够获得胜利的话……只见她脸上泛着一丝微笑,不进反退——暴退!

并不是逃走,而是把目标从少主转移到了那依然或者的二名狼族战士的身上——此时要对付这个狼族的少主有些困难,但是后面的两名狼族战士就容易得多。

当同伴死亡的瞬间,这个看起来年轻的少主,至少不会无动于衷的吧。

这种你死我亡般的战斗,本来就是如此的残酷。

“你敢!”少主怒喝一声,借由着身上那磅礴的贪狼星之力的涌现,少主的速度甚至超越了尼禄,后发先至地挡在了尼禄的面前。

与此同时,一个神秘的坍塌般的空间乍现即敛,竟是瞬间就把尼禄直接吞噬了进去,与此同时这少主也直接迈入了这个奇异的坍塌的空间之内。

漆黑的天空,漆黑的大地,咆哮的啸声,以及无尽的魔狼的声音,仿佛置身在一个庞大的魔域之中,这就是尼禄被吸入了这个坍塌的空间之内,第一时间所感受到的一切。

那狼族的少主此刻就在她的上方,身上爆发着耀眼的紫光。

尼禄此时承受到的压迫感已经达到了极限。她忽然把阎魔刀换到了左手上,然后右手搭载了刀柄之上握紧,做出了凌空拔刀的姿态。

“别给我装死了。这可不是那位老板,我才不信你会害怕……你不是想要最后吃掉我的吗?我在这里死了,你可就吃不到了。”尼禄低头看着这把魔剑,冷笑了一声。

一丝丝的漆黑之力在尼禄的身上游走起来。

狼族少主此时却化作了一个紫色的流星般,直接朝着尼禄疯狂地坠落下来。

终于,尼禄拔除了阎魔刀,平淡无华地往前横劈而出,“阎修罗!”

两句绝强之力在这个奇异的空间之中相互交缠在了一块,引起了这个空间的强烈的动荡。

轰隆隆隆——!

此刻,坍塌的空间之外,两名的狼族战士同时瘫倒了在地上——北斗逆七星并不是随便能够动用的能力。

少主需要让贪婪将灵,作为祭祀的少主就需要有所奉献——通常情况下,都是在抽取它们的各方各面的力量。

本来一直追随在少主身边的四名狼族战士,就是为此而存在的。可原本是四名狼族战士共同承担的消耗,此时却直接叠加在了它们剩余的这两位身上,所造成的结果——当然是得要跪了。

现在的这两名狼族战士,可谓是半点还击之力也没有,随便来个什么什么小妖怪,都能够把它们杀死。

“少主……应该没问题吧?”一名大汉虚弱地说道。

它的声音有些担忧,因为实在是想不到那个人类的女人居然如此的恐怖,在刹那之间直接就杀死了狼杀在内的两名战士。

“别胡说,贪狼降临的少主怎会输!”另一名冷哼了一声,“贪狼降临,哪怕是面对真龙,恐怕也有一战之力!”

虽然是这样说着,但明显能够听得出来,这样的说话似乎含有了一丝自我安慰的味道……与神州的真龙有一战之力,可也仅仅只是一战而已。

这是贪狼一族内口耳相传的一种振奋人心的说辞,真说要和神州真龙一战……根本就从来没有发生过!

就在此时,那奇异的坍塌空间忽然发生了剧变。

两名狼族的战士同时大惊,只感觉到从那坍塌的空间之内泄露出来了一股恐怖的压力……它在变型,放佛承受不了里面力量的爆发,而即将撑破——就像是一个即将要吹破的气球一样!

终于,一股爆炸性的能量乱流从这坍塌的空间之中宣泄而出,两名的狼族战士同时被这压倒性的力量乱流直接冲击身体,顷刻间就已经昏迷过去!

而破裂的坍塌空间,此刻同时抛出了两道不同的身影,各自朝着不同的地方坠落而去……四周更加是因为这股力量乱流的肆虐,而变得狼藉一片。

辛亏只是在河滩之上,让这里像是刮过了一场强烈的暴风……只是大量河床之中的鱼类已经被炸出,随意地散落在河滩上,拍打着尾巴,挣扎着死去。

不久之后,一道声音从天空上一下子跳落下来。落地的瞬间,这身影的身体是蹲在地上的——并不是用来缓冲降落时候的冲击力,单纯只是一种个人的习惯。

因为降落在这里的,赫然就是极乐净土酒吧的老板孙小圣。

孙小圣此时手掌放在了眼眉上眺望着四周,“哈……这里刚刚谁在打架,居然不喊我……咦,都没人啦?”

孙小圣顿时一脸失望,本来在酒吧里面和群妖玩得正嗨,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妖力,好战的本能顿时被激发,二话不说就直接赶来。

孙小圣皱了皱眉头,在河滩上走了一会儿,便发现了两具无头的尸体,“这是……狼族吧?”

已经死亡的妖怪,此刻露出了原本的模样,那就是作为妖怪的本体——两具异常巨大的狼的身体。

“嗯……这两个倒是还活着。喂,醒醒哈!”孙小圣毫无压力地抓起其中一个,挥手就啪啪啪地扇了人家几个巴掌。

“醒醒哈!”

至于另一个……另一个也是如此作为,也是啪啪啪地打脸就是了。

但是就是无法把对方叫醒过来,看来是伤势很重——其实完全就是奄奄一息的模样。孙小圣挠挠头,一脸苦恼地站起身来,“这下难办了,俺除了打架……不会治疗哈。”

于是小圣哥的脑内小剧场马上就亮了起来!

此时可不一次作为借口,把这两家伙送到老老太哪儿?虽说龙老太婆暂时不在,但是现在在的是龙儿啊!子君的侄女啊!!因为上次的偷药事件,小圣哥是想要去套近乎却一直没能拉下脸来的,现在岂不是最合适的机会嘛!

要是让这小女孩知道自己这样的善良,救死扶伤,它日在子君面前给说几句好听的……岂不是美滋滋!

“感谢我吧!”

于是小圣哥便一手一件地把还活着的两名狼族战士给夹到腰间,然后看着四下无人的样子,忽然抬头就把人家两名狼族战士的尸体连同头颅都直接踢入了河水之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小圣哥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愉快地离开了。

……

……

咳咳……

尼禄满身疼痛异常,手上拿着的阎魔刀也只是能够勉强地让她保持着站立的模样。她的身体从那怪异的空间被抛出之后,原本是朝着河水的之中坠落下来的,但此时她人却并不是在河边。

而她的身体也不见有任何湿漉漉的地方,反而是相当的干净。

因为她和老板做过了交易,是在扣除了一次能够随意移动之后再来的保护时间,所以在坠落水中的那个瞬间,尼禄就动用了这一次转移的效果。

这一次,当然不是被老板抛到了海水之中。

此地青山绿水……她如今正置身在一片竹林之中。而在这个竹林的中间,却搭建着一间小小的木屋。

这竹林之中的小木屋似乎已经荒废了好久的时间,四周杂草丛生。尼禄走到了小木屋的门前,用力地推开,然后身体就这样直接倒入了其中。

她整个人都蜷缩了在地上,身上承受阎魔刀力量消退时候的庞大痛苦。

极端的痛苦……但看着这空无一人的小木屋,尼禄脸上却不见一丝痛苦的模样,反而露出一丝幸福般的微笑。

“我回家咯……爸爸,妈妈。”

她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自己一个人。

……

……

追风正十分不爽地一边踢着足球,一边地走小路上走着——原因是他本来越好了小伙伴一起踢球的,但很明显是被放飞机了。

可在就此事,一道人影忽然只见从前方的巷子出倒了出来,直接倒在了追风的面前。

“这是谁啊?”

追风连忙走了过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