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八章 惊慌

第六十八章 惊慌

就算是老同学加上是多年的好友,但是在商言商的立场上,客户公司的这位洽谈代表也并没有一味地喜欢竹茂林所推荐的第二条短片。

虽然第二条片子确实更有感觉,但是邵飞不得不考虑到第一条片的这个女主角的知名度所带来的额外效应等等。

但最终经过一轮的磋商之后,邵飞还是把第二条的小片给买了下来——因为第二条片的成本并不高,甚至可以用廉价来形容,并且质量却是相当的高,那么可以将它在电视台的其它档次播出,作为一个互补,这样得到的广告效果或许更好。

总的来说,是一次相谈甚欢的会议。

“茂林,辛苦了。”

会后,邵飞来到了竹茂林的跟前。他们是可以家长话短的关系了。邵飞给竹茂林递了根烟,竹茂林摇摇头,说戒掉了。

邵飞便自个儿抽着,雾气有些浓,所以他打开了窗,外边的城市已经亮了灯,他看着竹茂林忽然道:“说起来,咱两有多久没好好地聚一下了?”

竹茂林想了会儿道:“大半年了吧?上次好像是四月份,还是五月份来着?”

邵飞有些发愣,嘴巴吧唧吧唧了几下,“有这么长的时间了吗?我怎么感觉好像就三两个月?”

竹茂林点点头,“是有这么长的时间了。上次见你,这肚子好像还没有这么大。”

邵飞摸着自己的肚子,哈哈地笑了笑,“人家说中年发福,我这明年才到三十,看来是提前了……想想七八年前,还在上大学那会,我还是身体挺好的吧。”

“瘦。”竹茂林只说了一个字。

邵飞建议道:“要不,等我忙完了这次广告的项目,来个周末的聚会?喊上你老婆呗,正好我也好久没有休息,家里的老婆孩子都快要不欢迎我回家了。”

“不了。”竹茂林却摇了摇头,“我手头上还有一个项目在做,恐怕抽不出时间。”

“工作是得做,可总不能变成工作的奴隶吧?我说茂林啊,你偶尔也应该停一停吧?”邵飞皱了皱眉头,忽然道:“我说茂林,你和你老婆,是不是还在想那件事情?事情过很久了吧?”

竹茂林只是轻轻地拍了拍邵飞的肩膀,“就这样吧,我还要回公司收拾一下,下次再聊吧。”

“好吧,随你了。”邵飞点了点头,也没有太过强求。

竹茂林走了之后,邵飞打算抽完这根烟。他继续看着外边的城市,想着六七年前刚从校园出来之后打拼的光景,也是这般的废寝忘食。

多少人也在废寝忘食,那些霓虹灯下,匆匆来往的人……往往,也就忽略了许多的事情。

他无法去衡量得清楚,这个过程之中,得到的和失去的,到底那一份的比重比较大一些。

只是他还算是满意目前的生活,尽管累了一些,但总有些可以让自己放松下来的兴奋在等着他。

总的来说,对邵飞,明日还算是可以希冀和珍惜的。

……

……

——明日,还算是可以希冀和珍惜的。

这是公益广告的标语……就在公交车站的广告栏上面,坐在这里等着车的侯陈钰寒看着它已经有很久的时间了。

她忽然有些好奇,想出这样的广告语的人……内心是否真的有这样的强大,又是否有足够的乐观去面对所有的苦难。又或者,这不过仅仅只是大量的文字积累之后偶尔拼凑而成的一句空洞的话。

或许,真的有乐观积极,然后也能够克服一切困难的人吧……毕竟这个世界的人口基数是如此的庞大。

公交车从她面前一辆辆来,也一辆辆开走,有是她应该乘坐的路线车,也有是她所不需要的。

然而她就这样错过了需要的,然后看着不需要的……并不愿意让自己的身体动一下。路上的行人仿佛快进的镜头,形形式式,从左到右,也从右到了左边。

这样,已经过了有多长的时间了?

甚至,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甚至,更加愿意自己能够停止思考。如果能够让脑细胞停止活动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出现“不受控制的想起”的这种情况?

侯陈钰寒用双手掩着了自己的脸,就在这繁华的街头哭泣起来……路人还是匆匆来往,一切于她来说,仿佛就像是一出无声的哑剧,不知道到底谁在唱着谁的独角戏。

“你没事吧?”

还是有好心人的。

侯陈钰寒听到了耳边的声音,她一下子抬起头来,是一个五十来岁的阿姨,露出了关心的眼神。

侯陈钰寒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就低着头一句话也没有说,快步地从这位好心的阿姨的面前离开,然后漫无目的地在街头上走着。

以上——就是她到来这个地方之前所经历的事情……应该就是这些事情。可是,对于自己是怎么走进来这个地方的,侯陈钰寒完全没有印象。

只是觉得这里的装饰风格,有种让人说不出的味道……像是在新和旧的时空交错的夹缝之中,有种让她安宁下来的感觉。

摇曳的烛光之下,有一位年轻人正微笑地看着自己,他的身边同时还站着美如梦幻的另外一个女人。

什么都可以买到。

这里是让人得到想要东西的地方……这个神秘的老板向她说明了这个地方存在的意义。

她自然而然地相信了下来,似乎整体的认知当中,并没有否定这个地方那不合逻辑的力量。

“想要一个孩子?”洛邱看着侯陈钰寒,这是她遵从这自己此刻心中的想法所提出的要求。

俱乐部的洽谈,一直都是这样,客人总会说出此时此刻想要的东西——这一刻,他们内心之中的想法,至于是否正确,是否值得,那也是客人自己去衡量的事情——哪怕过后会因此而后悔。

洛老板想了一会儿后道:“如果只是想要一个孩子的话,为什么不打算收养一个?如果只是作为感情寄托的话,也应该有就算没有血缘关系但寄托更深的例子。这样的话,我感觉客人或许可以不用从我们这里得到。”

如果是想要做生意的话,侯陈钰寒看来这个老板就很奇怪了……这样就像是在劝导客人再考虑一下一样。

她甚至分不清这个年轻人到底是好意还是虚情。

“不行的……如果不是我和他的孩子的话,是不行的。”侯陈钰寒摇了摇头,目光比之几分钟前更加的坚定,也更加的偏执。

“那么我明白了。”洛邱点了点头,“我们确实没有理由拒绝一个坚持的客人……不过,我再问一次,我们可以给你一个属于你和你丈夫的孩子,然而费用方面……”

老板在侯陈钰寒的面前伸手一抹,一张张的花牌出现在她的面前——这些都是她能够用来支付的东西。

“只要是没有选取,依然还能够收回这个请求。”洛邱最后说了一句,;“但同样地,一旦决定了之后,就无法做出更改。所以我们希望客人您能够慎重地考虑过后。毕竟,我们也不愿意在收取这部分费用的时候,客人您会心怀恨意。”

一张张的花牌看过后,侯陈钰寒神色复杂地看着洛邱,好像已经变得犹豫起来……这里面标记着的代价,正在她心中形成着摇摆不定的天枰。

会在做出决定的最后一刻犹豫……或者说,还留有犹豫的余地的时候,这便很正常地会去犹豫着。

老板拥有很好的耐性,平静地等待着侯陈钰寒的决定。他并不去催促,也并不给她任何的建议,平静得仿佛和四周安然燃烧的蜡烛火焰融为一体。

“我……我能不能,再考虑一下?”侯陈钰寒最终还是没有勇气选择着里任何一张的花牌。

“当然。”洛老板微笑道:“我们并不强逼。而且,客人也无须担心错过了这次之后就再没有机会。因为,严格来说,我们始终都是站在您的一边。主要您记住这一点的话,那么,你随时都能够……”

像是天使的低语,又像是魔鬼的呢喃。

当侯陈钰寒回过神来的时候,四周依然还是下班之后赶着回家的路人门。

众人行色匆匆,因为总有一个要去的地方……侯陈钰寒发现,她突然想不起来,那个神秘的老板长着什么样子了。

侯陈钰寒下意识地取出了手机,犹豫了片刻。

侯陈钰寒:今晚,也要加班吗?

老公:刚在邵飞的公司开完会,马上要赶回公司,顺利的话,应该能早点。有事吗?

我刚刚碰到……

但她很快就把这几个文字删去,而是改为打出这样的文字:那等你回来再说吧。

老公:太晚的话,不用等我。

侯陈钰寒没有回应这句话。

……

……

当电梯来到了大楼大堂的时候,竹茂林等了一会儿,并没有等到妻子的短信。他摇摇头,想起邵飞给他说过的话。

于是便打出了文字:邵飞说,要不要来一个家庭聚会……

但他也是很快就把这些文字给删去,最终没有发送任何的短信……还是回公司吧,他这样和自己说着。

竹茂林开着车,在快要回到公司的地方停了下来,打算随便买点什么吃的当作是晚餐,然后继续加班……食物对于他来说,仅仅只是充饥之物。

“救命!”

一道狼狈的身影忽然冲撞到了竹茂林的身上,同时而来的,还有一个双眼满是杀气的男人。仅仅是和这个男人对视的瞬间,竹茂林就有种像是被狮子盯着的感觉。

“救救我……求你。”

应该是女人,此时躲在了自己的身后,竹茂林皱了皱眉头……他不算是一个特别有正义感的人,更加不会因为对方是一个女人就愿意让自己卷入一些不别要的麻烦之中——尤其是在不清楚谁是谁非的前提下。

竹茂林下意识地看了看这个躲在背后惊慌失措的女人,然后一怔:“是你?”

这个是……那个新人模特小璐。

“啊……竹经理!”小璐此时神情一喜,就像是碰到了救命草般,“竹经理,帮帮我……这个家伙,是坏人!”

你才是最坏的那个好吧……大哲根本不知道应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吐槽,但好歹也是本色出演,也不至于笑场便是。

“喂!兄弟,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于是大哲沉着声音,不咸也不淡,却听着让人感觉像是一把刀子,“这个女人差了我们不少钱,一直不还……你知道应该怎样做的吧?”

竹茂林皱了皱眉头……最近听说不少的在校学生,尤其是女学生都会做出一些荒唐的事情,比如说裸/贷之类。

模特圈十分混乱,那些混迹在圈中的女孩良莠不齐……这个小璐虽说有过一次合作的机会,但毕竟接触不多,他不敢断然她在清纯动人的表象之下,是否也藏着些什么。

“既然是金钱上的纠纷,那样我不方便插手。”竹茂林摇了摇头,“而且,我和你也不熟悉。”

“听到了没有!人家对你这贱货没有兴趣!”大哲冷哼一声,走上前来就飞快地伸手抓住了‘小璐’的手臂,把她用力地扯着起来,并且看着竹茂林道:“兄弟,没你的事就走吧,我们也不想惹麻烦。”

“放开我!你做什么!放开!!谁允许让你碰我的!放开我!”‘小璐’此时却异常惊恐地尖叫起来。

她的脸色一下子就刷白了起来,全身瑟瑟颤抖着。

看着‘小璐’这时候的模样,大哲真觉得要不是早知道是怎么回事的话,还真把这家伙当作是这么回事。

18号大姐,你这演技不去拿奥斯卡真是浪费了。

“放……放开我!!”

不用飙戏飙到这种地步吧……大哲皱了皱眉头,不过貌似竹茂林一点儿插手的想法也没有,也就是说这个套路人家根本就不跳嘛。

大哲只好冷笑着道:“哼,要怪就怪你那个不长记性的烂赌鬼老爸吧!父债子还,你那个烂赌鬼老爸既然跑路了,肯定是你还!你逃得了吗?”

“放、放开我!别……别碰我!”

但是大哲仿佛是听不见似的,硬生生地拉扯着她一路走去。

“放开她吧。”竹茂林此时忽然抓住了大哲的手臂淡然地说道:“不然我要报警了。”

“呵?刚你还说不熟不插手……想要搞事情吗?”大哲冷笑着凝视对方:“兄弟,我们要搞你,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竹茂林却不慌不忙道:“这里大街大巷的,就算不是我,也会有正义感特别强的人看不过眼的。她要是一路上大吵大闹的,你也麻烦。再说,如果只是钱的问题,为什么不用别的方法?”

大哲继续冷笑道:“听你这说,你是打算帮她还钱了?”

竹茂林摇摇头:“我没有这个打算,钱她自己可以还,用不着别人。”

大哲一愣,皱着眉头冷哼道:“她要是能还钱的话,就不至于见着我们就跑!这根本就是赖账!”

竹茂林淡然道:“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你们不过是求财而已,用不着把人逼得这个份上。她有赚钱的能力,你们愿意给她时间,我相信她也想还掉这些钱,和你们在没有关系。可是你们把人逼到这个份上,又有什么好处?兄弟,太黑的话,混不久的。”

大哲啧啧地冷笑了两句,忽然用力扯住了竹茂林的衣领,把他扯到自己的面前,“小子,你挺有胆子的啊?敢这样和我说话?”

却见竹茂林神情平静,从容地面对着大哲的凝视。

大哲目光此时却在竹茂林那被他扯开的衣领上一扫而过……这脖子下面,大哲看见了一些东西。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是一个纹身,一个很大很大的纹身——不是那种年轻的男女会为了对方而个自己纹的那种小家子气的东西。

一般来说……这是混过的人才会纹的东西。

“原来也是道上混的啊?”大哲此时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竹茂林却淡然道:“放开。我也不想惹事,我说过,她有能力还钱,只要你们给她时间,她能找工作,总能够还清。不要把人逼上绝路,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

大哲用力地拍了竹茂林的胸膛两下,“行,我这次给你个面子,不过不会就这样算数……你是让她还钱才好,不然我也不会管你混过那条道上!”

……

“行了,人已经走了。”竹茂林吁了口气,看着小璐说道:“你也回家吧。”

却见小璐此时蹲在了地上,缩着身子,还是惊慌失措的模样,竹茂林皱了皱眉头,拍了拍小璐的肩膀,“你没事吧?受伤了?”

“不……不要碰我!”她更加惊慌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