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章 过失

第七十章 过失

深黑色的SUV一路上开到了这个城市的其中一个城中村之中——这是小璐个竹茂林报出来的地址。

家中有一个嗜赌成性的父亲,而女孩本身也特别的节俭,那么她会住在这种简陋的地方,似乎就不见得多么的不合理。

竹茂林这时候才想起一件有趣的事情,那就是明明公交站的站牌上有写明班车的时间……也就是说,有车还是没有车,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个大概了,没有人会真的傻乎乎地还在原地等着。

可是他发现小璐的时候,她正在做什么来着?

她正围绕着公交站的地方小跑着,跳着,似乎是在做一些暖身的运动——她恐怕是真的打算就这样度过漫漫长夜。

其实,在小璐离开广告公司之前,她完全可以提出没有车的这个困难的问题。再不济,她也可以问竹茂林借点儿打车的费用。没有人会介意那一百几十块钱……但她却选择了这种最笨的方法。

这样的女孩,是从童话故事之中走出来的吧?

广告圈里面杂乱的气息,早就让竹茂林的观念悄悄地发生了一些变化。

当然这种变化或许并不好——但显然是生活所必须的。因此,当他的思路已经惯性地用何种目的这种方式来思考一个接近自己的女人的时候,小璐的出现,却好像……好像带来了一些不同以往的冲击。

竹茂林同样想起了另外的一种观点,当男性较小的时候,会憧憬和渴望比他们成熟的女性。可当男人……当我们已经成熟之后,我们反而更喜爱那些不谙世事的她们。

“你从小就在这里住吗?”车子缓缓地停在了一动四层高的旧楼的楼下,街灯是昏黄色,有种电力不足或者灯泡已经老去的感觉。

几支不知名的小飞虫此时就在灯光下飞舞着。

小璐摇了摇头,算是回答过了竹茂林的问题。她飞快地下了车,好像不愿意继续给竹茂林添加更多的麻烦一样,歉然内疚着,“谢谢你了,这次。”

竹茂林只是简单地摇摇头,平静地道:“就当作是我也在积累自己的资源好了。好的广告模特很难找的……很还可以,也有些天分,未来应该还有更多的发展空间。你就当我现在是在投资人情债吧。”

小璐一愣,竹茂林的这种说辞有些超出她的预估——不管是作为‘小璐’,还是另外作为……

“这是不是,已经正式迈入社会打滚好久之后……”小璐神情复杂地看着竹茂林,“所谓的成熟?”

“我相信你将来也会成熟起来。”竹茂林轻轻一笑,然后探头出来,看着头顶上的旧楼房,“还不上去吗?到这里的话,我就打算送你了。”

小璐连忙地摆了摆手,走上了那不设防的楼梯之中——甚至还是那种手动开关的楼道的灯管。

而竹茂林,也静悄悄开着车离开了这个地方。

重归幽暗的旧房子的天台山,一双冷冰冰,藏于黑袍之中的眼睛最终目送着竹茂林彻底离开这个地方。

“他好像还是没啥意思吧?”大哲的声音冷不丁地响了起来。

18号此时却忽然转过身来,看着大哲,冷不丁地道:“你幻化的能力练习得怎样了?”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大哲下意识问道。

18号淡然道:“小璐需要一个十分混账的父亲,而你刚刚就演得还不错。”

“大姐!你还打算继续!”大哲不可思议地道……他特然感觉到这根本不像是什么对他的新手教学,单纯地好像是这个18号大姐莫名其妙地较劲起来。

他才不相信堂堂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黑魂使者要用这么繁琐并且低效率的方法啊……这也太low了吧?

“你有意见吗?那样的话,我再想别的办法,反正你原本就没有听我差遣的义务。”18号淡然道。

大哲摇了摇头:“我倒不是这个意思。我说了,我原本也不算是什么好人,对于一些所谓的方法并不会一味地抵触……我在想,要不我们还是彻底地调查一下这位金主的所有事情?怎么着多知道一些,也才能够更好地做出判断吧?”

大哲想象18一定能够明白他的意思……至于18一直都没有主动提出这件事情,恐怕是因为一开始说话说的太漂亮了,此时下不台,又或者是拉不下脸来——那就他主动提出来吧。

18号饶有深意地看了大哲一眼,忽然点了点头:“也行,关于收集资料的工作原本也算是我等的本职之一。这次竹茂林背后的一切就交给你去做吧,就当作是练习好了。当然,我并不会让你白干活的。这次的买卖如果能够做成,我会提出赠予你部分的业绩。”

所以……这不就下了台阶了?大哲微微一笑,淡然道:“这事情,以后再说吧……那我去想想应该出什么地方下手调查了。”

说着,大哲的身体便雾化而去,18号微微一怔,明明还只是一个飞行都做不好的新人,现在已经能够这样娴熟地进行雾化了。

“他到底背地里做了多少的练习……”

她对大哲的看法已经悄然地发生了一些改变……意外地觉得大哲是一个能够普通地相处下来的黑魂使者。

“不过……这个竹茂林到底是怎么回事。”18号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这个男人有一刹那的心动。然而仅仅只是一刹那,便又变得固若金汤起来。

假如他真的深爱着自己的妻子的话,这样的情况可以解释的过去……可是他却和自己的妻子处于那种怪异的相处模式。

正如大哲所说的一样,确实需要深入调查一下了。18号沉默了一片,下意识地看着宛如虚空般的黑夜,喃喃道:“主人他,该不会是已经预见到这种情况所以才故意批复的这个金主。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

主人他,难道已经在窥视未来了……吗?

……

……

凌晨时分,三点半,竹茂林终于回到了自家所在的小区。

拖着疲累了一天的身体,他默默地洗漱之后,就和衣上了床,当他闭起眼睛的时候,忽然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吵醒你了?”竹茂林知道这是侯陈钰寒。

“我一直没睡。”侯陈钰寒轻声说了一句。

好一阵的沉默之后,竹茂林才道:“那就……睡觉吧。”

意外地的,妻子并没有转过身去,反而是让自己的身体更加的靠近。那是已经在被窝之中埋藏了好久的温暖的身体……这种暖意,和刚刚洗完澡的那种热气完全不一样。

宛如用温度恰好的暖水,轻柔地浇铸在身上,贴上了一层薄薄的纱。

竹茂林嗅到了妻子洗发水的香气,同时他的嘴唇已经被吻上……重重的气息,在二人只见交换着,他甚至不用思考就能够以本能来回应着对方的索吻。不用故意地去配合,因为早就已经演练过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次数。

妻子的热情有些超出竹茂林的想象,就像是被点燃了镁条,一瞬间的光和热在驱动着侯陈钰寒这成熟的身体。

她热情如火地跨坐在了竹茂林的身上,却躬着自己的身体,仿佛不愿意离开这位同床共枕之人的双唇。

她一个个地去解开了丈夫睡衣的扣子,如同绵绵的细雨般,开始轻柔地吸允着丈夫的脖子。

灵巧的舌尖接下来也开始游弋到了丈夫的胸膛,在小巧丁点的地方,一次次地用**的舌尖打着了转儿。

终于,作为妻子的她,手掌终究是变得也不安分了起来。侯陈钰寒的手掌一下子滑入了丈夫的睡裤之内。

没有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因为他们是合法合情的夫妻,因为这是人伦的事情。

因为,他们早就过去了所谓矜持的年纪……但竹茂林知道,妻子很少会有这样主动的行为,这让他感觉到有点无所适从。

妻子的手掌,此刻正如同在陶艺教室之中捏着粘土时候一样的轻柔和灵活,套弄所带来的触感,已经接通了他身体的神经。

但这远远不止……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分身下一刻就进入了一处温润**的地方,灵巧的舌头正在忘情地挑动着代表着雄性生命之气的皮层。

这样的温柔冢,竹茂林不知道自己到底用了几多世的苦修才能够换来。

他最终还是吁了口气,用着苦涩的声音轻声道:“还是……睡吧。”

侯陈钰寒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身体仿佛已经僵直……时间也与此时停滞。当时间再次转动的时候,作为妻子的她从被子之中冲出,用着绝望的眼神看着了竹茂林一样,便扭过了头去,一直走入了浴室之中。

哗啦啦地响起了水的声音,竹茂林知道这些声音的存在是为了掩盖另外一种声音。

但他却无法,也完全找不到自己可以用什么的立场却停止这些被掩盖着的声音……因为他的无能。

是的——作为一个无法完成作为丈夫义务的男人。

但他并不是失去了作为男人的功能——或者说功能还十分的正常,无论任何的时候。然而,他却始终无法在面对妻子的时候,产生半点的反应。

当侯陈钰寒终于从主卧室的浴室走出来的时候,竹茂林已经不在这房间里面了。

他在外边客厅的沙发上躺着,谁没睡,想不想睡……侯陈钰寒甚至不愿意让自己去多想这个问题——她甚至想要忘掉这一切痛苦的根源。

侯陈钰寒闭上眼睛,眼前自然而然地浮现出那些被她所翻开过的花牌的内容。这些内容一次次地在她的记忆之中闪过,渐渐地清晰起来——其中就包括了自己的爱情。

她不清楚这个神奇的店到底是怎么开价的,她只是觉得,自己的这份临近破碎的爱情,是否真还有如此的价值。

侯陈钰寒不记得自己和丈夫的时间不同步有多长的时间了。

原来,当时差同步的瞬间,一如既往地……只有痛苦。

隔着了房门,安静的客厅之中突然听到了房间内传来的尖叫的声音,竹茂林最终只是用手臂盖住了自己的双眼。

凌晨时分,四点零二分。

……

……

一大清早,公墓的灵堂就迎来了一名带着围巾包裹着自己半张脸,看起来十分年轻的男子。

并不是固定的祭拜的节日,很上有人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来到这公墓拜祭的……这里负责打扫的一位老伯就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个带着围巾的年轻人。

他停在了一片灵牌之前,看着其中的一块。

“请问,你买点香油蜡烛吗?”

不过既然有人来了,老伯也不出意外地打算做了一做这个手上什么都没有带来的年轻人的生意。

“也好,给我一点吧。”大哲点了点头。

老伯发现这个年轻人仿佛特别的虔诚,最终大哲在一个小孩的灵位面前天上了一束的香……竹茂星。

这个已故的孩子的名字。

“咦,小兄弟,你是这孩子的什么人?我怎么之前没有见过你啊?”老伯此时好奇地看着大哲。

老伯一直都在这里经营着,大多数过来的人都记得,不管是新入墓的还是许久之前的——但想来想去,这个年轻人确实是第一次见的。

“嗯,我算是这孩子父母的朋友吧。”大哲随后地说了一句,然后忽然问道:“老伯,你也见过这孩子的双亲吗?”

“他母亲的话,倒是经常都会悄悄一个人过来。所以我印象很深。”老伯想着道:“但是他父亲,没什么印象了。记得好像就是最开始买位置的时候来过一次吧。”

“为什么啊?”大哲忽然问道。

老伯下意识道:“大概是因为感觉到内疚吧?毕竟发生过那样的事情,我想谁也不好受啊……唉,说起来,只能够怪这孩子命薄了。”

“怎么说?”大哲追问道。

“这孩子啊,好像是被他父亲关在了车子里面,活活闷死的。”

老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一般这种事情,都算是常见,只能够怪做父亲的不小心而已。可是这件事情又怪不了他老爸。听说他父亲只是下车去旁边的便利店买点东西,没想多回来的时候直接被醉驾的司机撞到了,被送去了医院抢救……那孩子,也就没有人留意到还在车子上了……以,你不是他们的朋友吗?怎么不知道……人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