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一章 灵前袅袅

第七十一章 灵前袅袅

如果是这样的事故的话,那么新闻上肯定是有报道过的。不管是电视上的或者是报纸上的。

公墓的灵位上有些出明确的死亡时间,这对于大哲来说,就是一个很好的查询时间。

吸氧羊网咖,大哲此时就坐在了这家网咖的一个单人的座位上,查询着自己想要的信息。

“先生,你点的绿茶。”

服务员是个小女生吧,送来了一瓶的绿茶之后,就悄悄地打量着这个带着围巾的男人,总感觉他和来到这里玩游戏的那些小年青完全不一样。

“还有事情吗?”大哲发现这个服务员还没有离开,不禁好奇地问道。

“没……没有。”服务员小女生只能够摇摇头离开。

嗯……抵抗不了这种年轻却又十分成熟,说话还有磁性的男生啊……

大哲颇为奇怪地看着这小女生就算离开之后,还悄悄地躲在远处偶尔偷瞄的目光——难道说他是黑魂使者的身份被发现了?

可是不应该啊?至少听18号说过,能够看得出来黑魂使者的特异之处的,绝对是拥有超凡力量的人类,而这个网咖的服务员,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并且平凡的女生而已。

或许是错觉吧?

大哲摇了摇头,便开始浏览起自己查找的信息。检索自——父亲车祸,小孩闷死。

时间是三年之前,大哲便一个个地打开了网页,开始通过这里网页上记录的所有信息,在自己的脑海之中,试图把三年前的意外尽量还原出来。

“三年前周五的晚上,一名竹姓男子带着三岁的儿子,正在从老父母家吃完饭回家的路上……”

……

……

“嗯,在路上了……季华路了。小星?没睡着呢,刚吃完饭睡着了,所以才托这么晚回家的。不堵车,这么晚那里还有什么车啊,空的很。小星?他在后面玩着……哎呀,小星,别抓我的头发。好好好,先不说了,马上就到家了啊。”

小孩得意的恶作剧声音。

但作为父亲的他根本不会因为这点小小的恶作剧而生气。不管是作为丈夫的他还是作为妻子的她,只要这个孩子的脸上能够一直保持着笑容的话,无论多少次的恶作剧。

只要,这个孩子能够对生活有希冀,只要这个孩子还没有意识到这个社会和人生的困难之前……只要,这个孩子还没有意识到他和别人有许多不同之前。

“爸爸,我什么时候才能学会走呀呀?”

“嗯,只要小星你天天练习的话,就很快了。可要是你那天偷懒的话,那就得很长很长了。”

这个孩子,天生的无法走路……他是一个缺陷儿。可即便如此,他和妻子也从来没有为此而放弃。

因为他们夫妻都无比的坚信,不管是怎样的生命,完美的,或者是带着缺陷而来的……当这个小生命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便已经是一个伟大的奇迹。

孩子的缺陷,只会让作为父母亲的他们添加更多的关爱。

“还要好久啊。”

孩子低下头。

“等你能走路了,爸爸带你去放风筝,去海边钓鱼,好不好?”

小星连忙抬起头来,撒娇道:“我还要吃布丁!”

“你忘了不能吃夜宵的啊?对身体不好!”

“我想吃……”小星咬着自己的手指道:“爸爸你给我买好不好。”

“好吧,回去之后不许告诉你妈妈啊?”他回头头来,同时把车停在了路边的车位上,旁边就是一家便利店了,“来,拉钩啊。”

父亲拉起了孩子的小手指,然后关好了车门。不方便走动的孩子走路的孩子只能够留在车上。

买个布丁其实花不了多少的时间,他很快就从便利店走了出来。

还在等红灯的时候,隔着一条马路,他就看见了自己车了……其实买了两个布丁,等会和儿子一块偷吃吧。

父子瞒着母亲一起偷吃,也是很珍贵的回忆啊……属于父子之间的童年的回忆。等到以后,一定是可以在一起怀缅的点滴吧?

转过了绿灯,他便迈开了脚步……有什么东西正在刺痛他的眼睛。

那是极亮,极亮的亮光……一辆红色的跑车,此刻如同奔腾的野兽一样,咆哮着。

嘭——!!

小星……

……

“经理,经理?”

早上,广告公司的例行早会上,Tboy有些诧异地喊着竹茂林。会议室的投影前面,正在做着报告的那位同事也有些紧张地看着这位一直把工作绷得很紧的部门经理。

大家都发现竹经理此时手掺着下巴,一声不吭的模样,脸色沉得吓人。众人都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这位经理是不是对这个报告不满。

竹茂林虽然不至于会直接骂人,但是这位经理在质问上能够让人难受得怀疑人生。

“什么?”竹茂林此时一怔,疑惑地看着Tboy,“你刚说什么?对不起,我想起一些事情,没注意听。”

竹茂林经理居然在会议上走神,并且向众人道歉了,这可是极少发生的事情啊!对于那些才入职一年多的人来说,甚至可以说是奇迹了!

“哦……没啥,就是小张的报告。”Tboy是跟着竹茂林的老人了,能够说些话的时候,也只能够硬着头皮说些话。

“嗯,行吧,这个报告我等会会重看一次,有问题我会知道找的。”竹茂林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来,“对不起,我昨晚休息得不太好。今天的早会就到这里吧……Amy,回头你帮我补一张请假单,我今天请个假。”

说完,竹茂林便拿起了手上的东西,直接直接离开了会议室。

会议室内,众人面面相觑,都好像是看着怪物一样,开始细细声地议论纷纷起来……这位经理今日,完全反常啊?

“该不会是,这是什么暴风雨要到来的前兆?”

“这……应该不会吧?我看或许是真的休息不好吧?没发现经理今天的眼睛都是充血的吗?”

“他哪一天不是睡的少的啊?这个工作狂,肯定没有性/生活!”

“别说了别说了,经理还没有出门呢!都干活吧。”

……

……

“……后来这位父亲被送往医院之后,很快就清醒过来,并无生命危险。但孩子却意外地闷死在了车上,而肇事的司机已经被抓,但也无法弥补这一次惨剧的发生。珍爱生命,远离醉驾吧,不要因为你一时追寻的刺激,而造就一个家庭的人间惨剧。如此之多的悲剧每日发生在你我身边,难道还无法为你我的理智敲警钟吗?——撰稿人,任紫玲。”

任紫玲?

大哲看完这篇报道之后,愣了愣……这个名字好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过来着?不过他也只是好奇了一下,很快就想着竹茂林的事情起来。

这就是他们夫妻之间的结症所在了吧……大哲点了点头,便举起手来,“麻烦,结账!”

……

车停在了公墓的入口之前,竹茂林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踏入了公墓入口的大门,来到了灵堂的位置。

意外地,他在这里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背影,就这样呆呆地站在了那个他不愿意去面对的灵位牌之前。

或许已经过了许久了吧。

她也来了……

果然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而自己,也来了。

因为再一次记起。

当她转过身来的时候,便看见了已经站在身后的竹茂林,视线碰撞的瞬间,侯陈钰寒身子微微一颤,然后二人的视线很快就各自错开。

竹茂林只是点了点头,便从妻子的身边走过,在灵前添了一炷香。

侯陈钰寒忽然低声道:“小星他,应该会很高兴你能来的。”

这是他第二次来……真正的到来,哪怕他明明知道就在这个地方。

正在用打火机点着香的竹茂林一下子愣住,直到火焰燃烧起来,灼痛了他的手指,他方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看了那灵位上的照片一眼。灵前的这张黑白的照片,是能够找出来的,这个孩子最完美和高兴的笑脸。

竹茂林才慌忙地把香插在了香炉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