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四章 最后的豪赌

第七十四章 最后的豪赌

如果是几天之前,有人告诉刘子星,他将会变得一无所有,众叛亲离的话,那么说什么话他也是不会相信的。然而事实的发展却告诉他,这已经成为了显示。

刘家的财产已经不在属于他,甚至在公司也已经没有他立足的地方。他母亲刘氏甚至乎绝情到了让公司的保安驱赶他离开的程度。

可即便如此,在绝境之中的刘子星也并没有绝望……至少,从那位崔佛教授的手上,他还得到了一笔巨大的金钱。

他本以为,至少还拥有的这份财富,怎么着也不会让自己的日子过得太差。他在想,或许等过了一段时间,他的母亲还会顾念他这个儿子。

只是因为对他太失望了,所以想要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而已……一定就是这样。等他吃的苦头差不多了,母亲一定会原谅他的——就像是从前,不管他做了多少错的事情,总能够得到原谅。

为什么不会原因我啊?母亲就只有一个儿子了啊。

一定会是这样的。

“对不起,先生,这张支票的钱是不能兑现的。”

可银行的贵宾室之中,银行的经理却告诉了刘子星一个直接把他所有幻想打破的残酷纤现实,“刘先生,这张支票上的账户已经被冻结了,所以无法转出任何的一笔的款项,实在是很抱歉了。”

他被赶出公司甚至被赶出刘家大宅的事情,还没有彻底在外边传播。至少在这位银行经理的眼中,这位先生依然还是银行的贵宾级用户。

“冻结?怎么会冻结?这不可能啊!我受到的时候,明明查过,这账户没问题啊!”刘子星急忙地问着,就像是丢失了救命草的溺水之人。

银行的经理只好皱着眉头道:“这个……嗯,这个账户好像是被国外的法院给冻结的。我想这个账户的主人,或许犯了什么事情之类。对不起了刘先生,更多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毕竟这是国外的账户。要不……您去找找这个账户的主人问个清楚?”

刘子星失魂落魄地离开了银行,一路上疯狂地拨打着崔佛教授的电话……可这个号码已经不存在了。

根本无法再找到这个外国的老头……根本无法回去刘家的大宅。

怎么办?怎么办……到底应该怎么办?

他在银行的门前顿时感觉眼前所有的景象都已经变得漆黑,自己就像是置身在扭曲的镜面的世界之中。

怎么办……怎么办……到底应该怎么办?

刘子星忽然之间感觉身体本什么东西碰了一下,并且伴随着这种碰撞,他的手臂更加是直接被人抓了起来。

“你们……你们想要做什么!”

“刘少爷,跟我们走一趟吧!”

“放开我!”

他挣扎着,甚至试图大叫,却被对方用散发着古怪味道的手帕飞快地捂住了鼻腔,然后便失去了知觉。

当刘子星清醒过来的时候……其实他是被人用冷水泼醒来的——他正身处在一个一米高不到,顶多就只有八十里面高的笼子之中……四周都是这样的笼子!

一双双狰狞的眼睛此刻同时盯着他,竟是一条条牙齿锋利的恶犬——他正被关入了一个狗笼之中!而这里是……狗场!

“刘少爷,喜欢这个地方不?”笼子的前面,一个光头的汉子蹲了下来,并且用手掌拍了拍这狗笼的柱子,发出了砰砰的声音,“这是特别为你准备的东西。”

“黑……黑豹哥,有话好说,先把我放出来吧?”刘子星哀求着说道。

他知道这人是谁……就是他所欠债的那个地下赌场老板的打手之一……这几天因为家里的事情,让刘子星完全忘记了他还欠着这家赌场巨大赌资的事情。

“刘少爷,上次说好的时间,早就已经过了。你承诺我们的钱,是不是应该还了?”

“再……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够弄到的。黑豹哥,先把我放出来吧……这里,难受!”

他一个几乎一米八身高的人,却被关入了这样狭窄的狗笼之中,本就十分的难受。甚至还不知道在他醒来之前已经呆了多长的时间,身体的血气早就变得阻塞,那边更为的难受——更不要说,还是在这种地方,和狗一样的待遇。

“我们老板已经够宽容的了。”黑豹哥此时冷哼一声,抬腿就是一脚踢在了这个狗笼之上。

这一下的力度极大,更是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一下子就惊动了四周被关着的恶犬们!

这些受到惊吓的恶犬此时疯狂地咆哮起来,声音杂乱无章,却一声声像是催魂的钟声似的,吓得刘子星顿时脸色发白,身子颤抖,害怕得不得不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等到这个黑豹哥击打着自己的手掌,这些恶犬才停止了咆哮,然后蹲了下来,但依然一个个盯着刘子星看着起来。

“刘少爷,我也不想对你为难,只要你还钱,我让人恭送你出去也没有问题。”

“我……我现在没有。”刘子星甚至不敢看这个光头大汉的眼睛。

“刘少爷,你这么大的公司,又从你的老子身上继承了这么多的遗产……你要说没有的话,岂不是大笑话吗?”黑豹哥冷笑道:“该不会是,你刘少爷其实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就喜欢关在狗笼子里面是吗?没问题啊,我这就好好地让这些小畜生招待你,保证让舒服!”

“别……别这样,黑豹哥,我是说真的,我真的没钱了。”刘子星痛苦着道。

“电话拿来!”黑豹哥冷哼了一声,呼唤着门外的小弟把电话取了过来,就在刘子星的面前打通。

光头黑豹哥看着刘子星,等到电话已经接通之后,二话不说就道:“这是刘家的大宅吗?我是谁?你又是谁?啊……刘夫人啊,幸会幸会。是这样的……”

他在给刘家打电话……刘子星一下子就从电话传来的微弱的声音,听出来了这是他母亲刘氏的声音。

刘子星惊恐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他的母亲,到底会不会救他?

他的心脏砰砰地跳着,呼吸也变得急速起来——黑豹哥此时甚至故意地点开了免提。

“刘子星?我没有这个儿子,我们早就已经断绝了关系。你听好了,我不管你到底是谁,也不管他现在到底是不是在你的手上,更加不管你是要割了他的耳朵还是砍了他的手指,甚至你把他剁碎了喂狗也和我半点关系也没有!但如果,你们够胆来找到我家里麻烦的话,我也不是吃素的!”

母亲……这是你吗?这是你的声音吗……这是……真的是吗?

刘子星整个身体都变得冰冷和慌颤起来。

电话瞬间被挂断,而黑豹哥此时则是眯起了眼睛,眼睛充满了杀气,盯着刘子星一声不吭!

“大哥,他老母好像说真的一样,该不会是真的断绝了关系了吧?”

“断绝?”黑豹哥冷笑道:“你说像你这样够混蛋了吧?你回家的时候,你老母就算是拼命骂,但会不会见死不救?”

这小弟耸耸肩,表示不会。

黑豹哥此时冷哼一声,“我就不想这天底下还有对儿子见死不救的……把这家伙的一只耳朵给我割下来,然后送他家去!我就看看,她能不能无动于衷!”

“好咧!”小弟显然已经是驾轻就熟。

黑豹哥就这样走出了外边,然后又走进来了两人,其中一个手上还拿着一把美工刀,锋利的刀片就在刘子星的面前被一格格地推出,缓缓地朝着他靠近而来。

“你们……不要过来!不……啊!!!!!”

凄厉的惨叫声再一次让狗房子之中的恶犬们齐声地欢呼起来。这些小弟把血淋淋的一只耳朵给装好了之后,又给刘子星给简单地坐了一下止血的处理之后,便离开了这个房间。

关了这里的白炽灯,却是打开了暗红色的另外一种灯光……仿佛让空气也黏上了浓稠的血液一样,而狗咆声不停。

刘子星已经惊恐的崩溃了所有的理智,耳朵伤口出的痛,四周环境的恐惧……还有内心的绝望,让他最终从身体之内掏出来了那样贴身藏着的东西。

一张黑色的卡牌……

他眼前的视线顿时产生了变化……一瞬间便变得轻松起来,来到了一个安静和舒适的环境当中。这和他被困着的那个恐怖的狗房子,简直就是地狱和天堂般的对比。

这里……好像就是天堂一样。

眼前那曾经见过一面的老板此时站起身来,朝着自己徐徐地弯腰,恭敬的模样让刘子星又一次感觉到自己方法还是刘家的少爷,出入各种场所时候都在受到应有的待遇。

“又见面了,刘先生……”洛老板此时轻声道:“不知道这次,客人您是想要买点什么吗?”

“救……”刘子星才一开口,便马上地停下了说话。

不能就这样简单,这次一定要好好地想清楚,想清楚……想清楚如何才能够夺回自己失去的一切。

那么……能否从这个诡秘的地方,赢取夺回一切的机会?

不知道……但如果不做的话,那就肯定没有机会。所以,来豪赌一把吧——最后的豪赌!

“我……我想要和你赌一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