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六章 逆转

第七十六章 逆转

“恭喜你,中奖了!一等奖!”

商业街的彩票站,售票员一脸羡慕地看着面前这个带着墨镜,然后用连衣帽子盖住了大半张脸,一声运动装的男人。

就在一分钟之前,这位先生用了5块钱买了一张刮刮彩,一次全中了……五块钱变成了三万元的现金。

虽说是一等奖,不过这种类型的刮刮彩,奖金是固定的,并且奖金的金额也不算大,所以直接就兑现了,不用却特别的地方领取这么麻烦。

不过这位穿着运动装的先生今日的运气似乎无比的好。在这之后,他有继续一连买了几张,并且无一例外都刮到中奖的号码。

从来没有见过运气这么好的人,简直就像是被幸运女神所眷顾一样——已经有人忍不住用手机直播起来。

“真正的欧洲人!”

“行走的欧皇啊!!刮什么中什么!”

“吸吸吸!!”

但被众人所围观的这位幸运儿,却低着头,飞快第钻出了人群,似乎已经不再打算继续买下去……其实算起来也没有中多少的大钱,人们所好奇的这是这人的好运气而已。

在商业街的一家餐厅躲在了后巷的位置,刘子星才翻开了头上的帽子……不这样没有办法,缺了一个耳朵走在大街上实在是太过招惹视线。

此时他的兜内就揣着刚刚中奖赢来的现金——这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简直是可以庆祝个好几天的事情,可是对于刘子星来说,这点儿钱甚至还不足他平时一顿饭局的饭资。

当然钱少只是一方面,但并不是主要的原因——更为重要的原因是,刘子星发现,他的运气确实很好,好得让自己也感觉到不可思议,不愧是从那位神秘的店主手上赢来的东西。

可是……可是,他却只能够赢,却无法指定。

赢多赢少,硬要说的话,那就是毫无效率地乱打一通——即便是他中了一个两元钱,那也是中奖了,也是运气的体现。

刘子星别的不怎么在行,做珠宝生意也只是个草包,但却意外地精通所有的赌钱的方式,麻将牌九,骰子扑克,轮盘赌狗,甚至赌原石,各种各样,五花八门。

可是这种只要能够中奖就算是体现了运气的方式,实在是让刘子星无法完全高兴起来——因为他深知肚明,这运气过了今天就会消失。

“必须要指向性更加明确的,利润更大,来钱的速度也更快的……”刘子星的眼中闪过一丝疯狂。

因为他已经想到了应该如何使用今日一整天的好运气……拥有这般好的运气,除了赌博之外,还有什么能够更加轻松容易地赚钱大把的财富?

“可惜了,那些拥有累积奖池的大乐透之类的,都不是今天开奖,要不然的话……”刘子星摇了摇头,中了巨额彩票理论上自然更加的安全——至少这些钱是来得光明正大,很好处理。

尽管如此,他还是到了另外一个彩票站,把那些拥有高额奖金的彩票挨个买了一大串……万一也中奖了呢?

刘子星再一次地用帽子盖住了自己的脑袋,喊上了一辆计程车,说出了一个地方的名字,便显得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如果这些运气是能够一直持续下去的话,他可以很从容,可以慢条斯理地计划着在怎样才能够把它的效果发挥到最大效果——问题是,他只有一天的时间,并且从凌晨的那个时间算起,他已经白白浪费了九个多小时。

没有办法……世界如果不正常运作,你拥有再好的运气,又能怎样?

时间,时间……我必须要珍惜这点儿好运时间,天知道下次再和那个老板对赌的时候,有没有这样好的运气,第一次就赢来一天的运气——要知道,他要一个从狗房逃脱的机会,就是先输掉了四次!

而赌运气却需要一次押注一个月的生命。

……

刘子星深呼吸一口气,低着头的他就像是刚刚钻过了一个墙角洞口的落水狗一样,一身落魄的模样。

已然是这副模样……已然一无所有,那就没有什么可以再害怕的了。

我要……赢回来!

“来啦来啦!买得大赢得大啊!买定离手……”

我要,赢回来!

……

“嗯……我也中奖了。”

某一家刚刚被某位先生一连中奖了好多次的彩票站前,洛老板用人家彩票站的刮子在一张彩票的刮奖区上一下一下地刮着。

并没有打算用任何的手段,也明明知道想要抽出来哪一张是最大的奖项也好,老板只是买了五块钱,然后让售票员给自己随便抽了一张而已。

“你看,十块钱。”洛邱微微一笑。

“我也中奖了。”

女仆小姐此时也陪着主人玩这种刮刮乐的游戏——五块钱一张的彩票,中了五块钱的女仆小姐等于白嫖了人家彩票站一次。

老板兑现了着十块钱,然后用它在旁边的小卖部买来了两盒的柠檬茶。细心的女仆小姐先是给自己的主人插好了吸管,才送到洛邱的面前。

在某些生活细节上已经宣告彻底成为废人的洛老板现在已经毫无压力了。

俱乐部最清闲的二人组在商业街的街头上一边很爽地吸着柠檬茶,女仆小姐此时忽然道:“主人,刘子星又去了那种地下的赌场了……不过是另外一家。想来是他是不敢再在原先欠债的那一家出现的了,看来他最大化地利用这一天的好运气呢。”

“很有趣不是吗?”洛邱淡笑道:“从他提出要一个和我公平对赌的环境开始,事情就变得很有趣了。刘子星在外边的人看来,似乎就是一个败家的草包。可是……怎想得到,他居然用了这样的一种方式呢?”

“这大概是赌徒的本性吧。”优夜微微一笑……女仆小姐的记忆之中,因为赌钱而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例子比比皆是。

“除此之外呢?”坐在了附近的长凳上,洛邱把玩着优夜那无暇的手指,笑了笑问道:“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了吗?”

优夜轻声道:“那应该就是……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心态有些不一样了吧。”

手指和手指缠绕片刻,洛老板便放开,像是刚刚把玩完毕了一件艺术品般的心满意足,“他开始疯狂地思考着如何用和我对赌来赌会自己的今后,自然就比单纯地在赌桌上输赢钱财来多说,要多了些东西。”

……

……

自从从刘子星手上得到了这颗奇异的黑钻之后,时间才过去了两天。

这两天的时间对于崔佛教授来说,同样发生了不少的事情——比如说,他在自己祖国那边的重复按压自己的物业已经暴露,他的妻子女儿等等更加想法院申请暂时冻结他的账户——原来是怀疑崔佛教授可能在国外碰到了什么危险的情况,所以才做出如此之多反常的行为。

不过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颗黑钻已经入手——通过《死者之书》的帮助,崔佛教授发现,只要他手持着这颗黑钻的时候,他也终于能够做到单独地完成一次魔法的操作。

就像是王悦川成功的那样。

但这颗黑钻,恐怕只是一件消耗用品,它本身蕴含的力量,终究还是被使用完毕的一天。

崔佛教授此时正在继续做着《死者之书》的翻译,而王悦川此时则是在专心致志地做着操控篇那基础魔法的训练,已经越发的娴熟了。

这副年轻的身体……

《灵魂篇》里面所提到的永生……

崔佛教授的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色彩。

此时王悦川却停下了手来,眉头微皱,冷不丁地朝着崔佛教授看来,“怎么,是不是有什么新的发现?”

好敏锐的触觉!

崔佛教授却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随后忽然心中一动,“王,我刚刚破解了一段对你我掌握魔法力量十分重要的段落,我感觉我们有必要尝试一下。”

“哦?说来听听。”王悦川点了点头,同时朝着崔佛教授靠近而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