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二章 重叠

第八十二章 重叠

总的来说,侯陈钰寒是思想里头还是比较传统的女性。虽说新时代的女性已经独立自强,甚至开始标榜正在的男女平等。

但她还是感觉此时此刻的遭遇对于她来说,太过的前卫。

在这个舞厅之中不停炸响的音乐声就像是能够扰乱人思想的迷魂钟一样……这个地方,有着让女人们堕落的魔力。

不过停留了刹那,侯陈钰寒就已经感觉到目光昏眩,心慌意乱,她内心无比抵触着这个地方的一切,本能地后退了两步。

“张太太,李太太,谢谢你们的好意了。”侯陈钰寒着急般道:“不过,我恐怕不适合这种……这个地方,我先回去了。”

似乎是早就知道侯陈钰寒会有此一说,张太太此时笑眯眯说:“侯陈老师,没事的!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因为我也是这样过来的……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是千百个不愿意的。不过现在啊……”

她抓住了侯陈钰寒的手臂,却看着这舞厅的狂热,迷醉着道:“人,不过是男人女人,也需要及时行乐不是?我们做女人的哪里差男人什么地方了?凭什么他们玩得,我们就不玩得,还必须呆在家里相夫教子?你说要是男人懂得珍惜那还好,要是不懂得珍惜,还在外头胡来的话,咱做女人的就活该委屈自己一辈子?”

“张太太,我明白你的好意……”侯陈钰寒摇了摇头,“不过,我过不了自己这关……所以,今天的事情就到这儿吧?我当没有来过,我保证,我绝对不会乱说出去的。”

侯陈钰寒有种想法,那就是这几个富太太们这次把自己拉来这种地方,如果不让自己也湿身成为一路人的话,恐怕是不会放心下来……哪怕她此时如此的保证。

张太太几个皱了皱眉头,侯陈钰寒却趁机挣脱了张太太的手,飞快地转身离开,可此时身后的李太太却冷不丁地道:“老师,你就能保证你老公没有背着你却玩小姑娘么?男人有时候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吧?”

侯陈钰寒猛然一怔。

她也有寂寞难受的时候,日子这么长,却和独守空房没有任何的区别,哪个女人会好受?除非是那种天生就神经大头的类型……显然她并不是这种类型。

——你能保证你自己的老公吗?

李太太的话就像是针芒一样刺进了侯陈钰寒内心最痛的地方——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并非竹茂林那方面不行,他仅仅只是对自己没有反应,其它一切如常。

那样的话,在面对着别的女人的时候,他是否也能够受得了?

“要不这样吧?”李太太此时走上前来,拉起了侯陈钰寒的手,和颜悦色道:“老师,我们不会强迫你的。不过呢,至少你也不要这么扫兴,说走就走哇?这样吧,咱们啥也不帮你弄,你就在旁边看着好了……当然,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们也随时欢迎你加入啊!老师,咱们好歹给你买了这么多的课时,你总不能这样落我们几个的面子吧?”

“不喝酒……也不用找人给我。”侯陈钰寒只好勉强地答应下来……陶艺教室的经济来源,确实大部分来自这几个富豪太太,“我就坐着,什么也不做,不然的话,对不起了……最多我把课程的学费退回你们。”

“行行行,只要你留下就好,别的什么话都好说!”李太太眯着眼睛笑了笑。

侯陈钰寒此时却道:“那……我想要先去一趟洗手间,冷静一下……我心慌!”

张太太指着指方向,“行,就在那边。我们在13号桌,你等会自己过来。习惯就好,我一开始也是这样的,慢慢来嘛。”

侯陈钰寒便低着头,看也不敢看舞台上那些正在卖弄的男性,闷不吭声地急忙忙朝着洗手间的位置走去。

李太太此时有趣地道:“这侯陈老师啊,还是太纯了,等会儿啊,咱们好好招呼她……既然来了,不玩可不行哦。”

张太太也呵呵一笑,打了个眼色看着第三位太太道:“回头让啊礼弄点儿好喝的‘饮料’过来,记住不要有酒精的就行。”

“行!看我的!”这位太太乐呵道:“上次嗑剩的还有些,正好能用上!”

当这三位太太正在讨论着后面事情的时候,一路走入了洗手间的侯陈钰寒却冷不丁地趁着这迪厅内的昏暗灯光和人多杂乱,一下子就拐了个弯,悄悄地溜到了另外一边的门口位置——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门口,似乎是通向什么地方的。

但是侯陈钰寒只是一心想要摆脱这几个富豪太太,才假意地答应了下来……至于过后她们要不要吵着退课程,那就随便她们退吧。

既然不是一路人,何必还要凑足一起。

正好此时这门也刚刚打开,一名穿着妖艳的女人一脸不爽似地走了进来,侯陈钰寒便低着头,直接从她身边走过,走入了这扇门之内的地方。

这门外也有两个男人在守着,但是对于侯陈钰寒的出来,似乎并不意外,反而是报以微笑,并且十分恭敬地做出了邀请的手势——侯陈钰寒这才发现,怪不得这两人一点儿阻拦的意思也没有。

因为这门的后面,同样也是一个巨大的房间……这里是一个赌场!

灯火通明,男男女女都围聚在这个地方,在不同的赌桌位置,正在忘情地呐喊着——这两个守门的,恐怕是因为自己是在外边的舞厅玩够了,所以才过来赌两把的吧?

但起码赌场都比门后的那个迪厅好一些……至少这里的灯火通明,让她一下子舒服了不少。

“小姐,第一次来吗?”门前的其中一名男人此时礼貌地道。

侯陈钰寒略微拘谨地点了点头。

“那兑换筹码的地方在那边。”男人微笑道:“下注的话最低一万,上不封顶……您请自便。”

上不封顶……

侯陈钰寒还是点了点头……来这个会所玩的,恐怕非富则贵。外边现在估计玩得正开心的几个富豪太太学生,没准在这里也只是一般的水平。

赌场起码比外边那个妖魔地要好些……侯陈钰寒如此的安慰着自己,却有种滑稽的感觉,自己今日的遭遇,说起来确实是完全波澜了她往日一成不变的生活。

她走入了人群之中,却见赌场还有好些不同的门……这次她不敢在乱闯,生怕这些门后又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玩儿。

别的不说,其中一扇门此时打开,就看见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搂住了两衣着暴露的女郎走了进来,侯陈钰寒大概就知道这个门的另一边是什么地方了。

“又……又特么的赢了!!”

“什么鬼的运气!这家伙真邪门!赌了这么久,就没见输过的!”

人群之中忽然炸裂了一道呐喊般兴奋的声音,侯陈钰寒此时下意识地看了过去,却见一张赌桌之前此刻正围着了不少的男女。

这应该是叫做百家乐的东西吧?侯陈钰寒记得从前有在网上看见过类似的,不过她也说不准。

只见这赌桌上,荷官此时用力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正如临大敌地看着坐在他正前方的一个赌客。

穿着一身的运动服,并且带着衣服自带的套头……而这个男人的面前,已经叠满了大量的筹码。

此时这男人直接把面前全部的筹码推出,然后便静待荷官发牌。

众人都像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似的……侯陈钰寒不清楚这些一个个的筹码到底代表了多少钱。

但是在这个起步一万,上不封顶的地方,却能够让这些非富则贵的人都露出这种表情的话,这个穿着运动服的男人这次所下的注,恐怕是自己一辈子也无法赚到的吧?

她感觉她和这个豪赌的男人,大概也是两个世界的人。

不知道,他能不能赢?

侯陈钰寒下意识地好奇走进了过去,打算看一看结果。

¥¥¥¥¥¥

PS:上一章本章说刷“XX之首”的那个,你站住!胡说,我明明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