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三章 北有瑞雪南有运

第八十三章 北有瑞雪南有运

这豪华的酒店会所的某房间里面,不知了大量的监控器材。而如今,这些监控器材几乎全部都盯紧了负楼层的某张桌子之前。

这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来形容也不为过。

“阿杰,你怎么看……这家伙,是在出老千吗?”说话的男子四十岁不到,负责管理负二楼的这些产业。

此时这位负责人眉头有些深了,因为这桌子上这个赌客,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在大厅赌桌上狂揽了一亿多……而现在这一把,更是恐怖,居然一下子就全押了。

“没有……绝对没有。”叫做阿杰的男人大概三十岁出头。

阿杰本身是一个职业赌徒,颇有些传奇,后来被这个酒店背后的集团看重,聘请成为了赌场的技术顾问——说白了,就是专门抓想要在赌场里面浑水摸鱼的赌徒。

“没有?”中年负责人的眉头又更加深了,“一次没输过?不可能!”

事到如今,阿杰也有些不确定了,他目光有些担忧,眉头紧皱着道:“说实话,在我看来是真的没有。我的眼睛不会出错的……你看,我们都已经用过慢镜头了,根本没有看见他任何一点的异常。除非他的手速比镜头还要快,但这是不可能的。或许是他是那种拥有强运的人。”

“强运……单凭运气?”经理讶然,显然不相信这样的说辞——再怎么好运气的人,也不可能一次不舒。

“是啊,我也难以置信。”阿杰叹了口气,“在我们赌徒的世界,这种强运也是传说……我记得我的师傅就曾经告诉过我,他曾经碰到过这样一个人。这人不会任何的赌术,甚至还没有怎么玩过扑克牌。但是就在公平的抽牌之下,连赢了他十把。我师傅说,我们这些人,谁也不怕,最怕的就是这种运气好到爆的家伙……我想赌厅里面的这个,有可能就是拥有强运的家伙。”

“但我还是不相信人的运气能够好到这种程度。”中年负责人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这家地下赌厅做的是品牌——虽说国内任何的赌厅都无法得到合法的牌照,但是既然能够开得起来,自然有着别的方法。

因为做的是品牌,这里自然不会用外边那些低级的手段,在赌桌上做文章,而是聘请一个个富有经验的老手,担当每一张桌子的荷官或者庄家。

正因为这样的坚持,这里才会有这么多城中,甚至外地的富人云集——上不封顶的下注方式,也代表了这赌场的真正老板拥有极为恐怖的财力。

这才是这个地下赌厅让这些顾客安心在这里玩乐的因数。

这时候,一名男子快速第走入了这房间之中,看着中年人道:“风总监,查出来了。这个人叫做刘子星,原本是‘天运集团’的少爷,后来上一任的老板病逝之后,刘子星就继承了集团。背景很清白,不是什么职业赌徒。”

“天运?没听说过。”风总监摇了摇头。

“哦,这家公司主要是做珠宝和古董方面的生意。”男人飞快地说道:“不算大,但也不算小,圈内也有点小名气。”

“嗯……还有什么?”

“我查过,这个刘子星几天之前被他的母亲赶出了公司,所有的股权都没有了,甚至还赶出了家门。”这男子皱着眉头道:“听说好像就是因为他一直好赌的原因吧?这个刘子星就一直喜欢赌钱,在外头不知道欠了多少。道上听到消息,说他在黑豹的那个地方的钱没有还上,这会儿外边都在找他。”

“他母亲赶出了门?还拿走了他所有的股权?”风总监一愣,下意识道:“他这个母亲,是后妈吗?”

“是亲生母亲,而且这个刘子星还是独子。”男人也有些疑惑,“听说刘氏从前十分溺爱刘子星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翻脸了……我想估计是对他实在太失望了吧。”

“赢了。”阿杰此时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风总监猛然转过身去看着监控上的画面,这家伙刚刚全押注了,这时候又赢了,赌桌上的筹码已经不足够,不得不让工作人员从兑换处捧着一盘子过来……至于赌桌前的那位庄家,此时已经脸色发白,满头大汗地朝着镜头这边看来。

“不行了。阿龙已经被打击的彻底失去了信心,这样他只会一直输下去。”阿杰此时果断地道:“风总监,这家伙这时候运气太恐怖,也太邪门了……我建议,和他私下谈谈吧。”

“等会,我打个电话问一问。”风总监此时摇了摇头,快步地走到了监控室内的一个小房间里面。

他拿着电话,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清了清嗓子,当电话接通的瞬间,便恭敬道:“三小姐,我是风山,有件事情想让你知道的。”

“说吧,不过要快点。我这会要正老爷子在香山看雪景。”

风山飞快地把情况说了一遍,电话那头的女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淡然地道:“如果真的是好运的人,运气始终会用光。不用停,他想赌就让他赌,他要是聪明的话,就知道应该什么时候收手。正好你们也可以借着这次机会,打响名声。如果随便赔个十来亿能够吸引更多的顾客,那就算是赚了。我刚刚进驻这个地区,需要的是圈内的名声。”

也就只有这位三小姐才有这样的魄力,随便扔个十几亿不心疼……风山却听得心脏乱跳。

但他并不敢说什么,哪怕他是这个地方的负责人——可像他这样的,在全国各地还有十几个之多——这家酒店会所,并非唯一的!

“那我知道怎么做了,三小姐。”风山此时不敢多说,连忙答应了下来。

这会儿那三小姐却忽然道:“既然你主动打电话给我了,那就顺便汇报一下吧……我二哥最近在做什么?”

“三小姐,二少爷最近深居简出。”风山连忙道:“也不见他和张家的那位小姐有什么走动,而他目前的那些事业都暂时还是成云在打理……最近似乎是在力捧一个小乐队吧。”

“你继续留意吧,不多说了。”

“是是……”风山手捂着电话频频点头,最后急忙道:“三小姐,也请您帮我给老太爷问候一下他老人家的身体。”

“知道了。”

……

京城,飘雪……像是飘絮的飘雪下,一庄园内一名穿着貂皮衣的年轻女子此时眺望了一下远处。

“好运气?”

她微微一笑,然后紧了紧身上的大衣,才转身过去。不远处两老人正在庄园内的亭子处煮茶观雪和下棋。

“事情处理完啦?”正在下子的其中一名老者此时摇头看着年轻女子,微微一笑,“落月,有事情就忙去吧,这里老罗陪着我就行了。”

三小姐……落月坐了下来,给正在下棋的两老人斟着茶,“有罗爷爷照顾,我当然是放心啊。不过下周我得飞一趟洛杉矶,过年前才能回来了。爷爷就不让我多陪陪你呀?”

“你这丫头。”爷爷……钟老太爷此时乐呵一笑,“你大哥二哥,算上你三个,就你最会黏人。”

落月幽幽地道:“大哥二哥以后是娶人回来,还是在家里。可落月却始终要嫁人的……”

旁边的另一个老人……罗爷爷此时微笑着接下话来,“能娶三小姐,那就是那人的福分,他要敢不让你回娘家的话,看罗爷爷我不用皮鞭子抽他!”

“罗爷爷,又笑话我了。”落月娇嗔眨眼道:“您这样,谁还敢要我呀?”

“谁敢不要的,我也拿皮鞭子抽他丫!”

落月看着钟老太爷,恬然微笑:“爷爷,咱们这位老团长啊,估计是退休之后太闷了,没有兵让他训,现在都要管到我的头上啦!”

钟老太爷呵呵地笑着,忽然一阵寒风吹来,落雪更大了,老太爷站起身来,精足神充,“好一场大雪啊!”

罗爷爷道:“是啊!瑞雪兆丰年啊!”

落月此时轻声附和:“好运气。”

……

……

风山快步地走了出来,阿杰便连忙上上前,风山便直接道:“嗯……你请他去贵宾室,你下场和他赌!”

“好。”阿杰也没有多犹豫,直接点了点头,“我马上去准备!”

人家是用高薪聘请他回来的,这个时候要是犹豫半点,岂不是说自己只是一个就酒囊饭袋,浪得虚名?

阿杰离开之后,那个一开始打听情报的男人此时悄悄地在风山的跟前小声问道:“总监,这刘子星赢了咱们这么多钱,您看我们是不是……”

“不用,这次不要。”风山摆了摆手,“算是便宜了这小子。我们不要动他,甚至还要让他安全离开,那样人家才会对我们信任。做事情要看长久,我们才刚刚才在这地方开始,如果一个客人赢了钱咱们就乱来,以后谁还敢来?外边的那些有钱人也不笨!”

“我知道了……算这小子好运气!”男人点了点头,然后叹了口气道:“还真是好运气!”

“不过……”风山却心中一动,忽然冷笑道:“咱这里不动,以后也不会亲自动手。但是别的,就牵扯不到我们身上了。你刚说,他还在黑豹那小地方也输了不少是吗?”

“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全部吐回来——如果这个刘子星连阿杰也能赢的话。

……

百家乐的桌子前,庄家已经用袖子擦了一次又一次的冷汗,手袖子早就已经湿透——说真的,哪怕他是个有多年经验的老手,在多间不同的正规赌场工作过,可却从没有试过输去这么多。

他感觉今日之后,自己的饭碗怕是要丢掉的……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个魔鬼一样!

因为这个强运的家伙如此的恐怖,现在他买什么,旁边的那些也已经开始跟着下注了……庄家的压力空前的巨大。

“发牌吧。”

再次尽数推出面前的筹码,此时这个穿着普通运动衣,带着帽子的男子……刘子星神情淡然地说了一句。

庄家感觉自己拿牌的手都有发抖起来,就在此时,他的肩膀重了一下,他下意识回头,顿时就松了口气,正要说话。

“让我来吧。”阿杰此时随口地吩咐了一声。

庄家才如获大赦。

阿杰此时才看着刘子星,微微一笑道:“刘先生,这里太吵了,不介意的话,不如到我们的贵宾室玩玩?那边的条件更好。”

刘子星却摇摇头,淡然道:“我觉得这里就挺好。反正你们这里不是下注随意,上不封顶。那么在什么地方都一样……我更加喜欢这种大厅的气氛。人多,热闹。”

刘子星并没有惊讶于对方一口就叫出自己的姓氏——这么大的一家赌厅,要没有这点本事的话,也不用开起来了。

“既然这样,那就按刘先生说的。”阿杰还是风度翩翩的模样。

然后阿杰看着这桌子上原本的赌客,忽然道:“各位,我想和这位刘先生单独对赌,不知道各位能够给我一次机会?当然,为了表示歉意,我做主让桌子上的这几位客人可以用七折的价格兑换两千万以下的筹码,可以吗?”

“可以,你请吧。”

桌子上的几个客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十分懂得进退地点了点头,很是直接地起身离开——作为常年混迹这种地方的人都看得出来,这家赌场的规矩十分不错。

不懂规矩的反而是这个狂赢的家伙……不知道收敛么?

于是这百家乐的桌子前,却是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其他的赌桌已经变得冷冷清清。

“我只赌最后的三局。”

见走到了自己的对面,刘子星却冷不丁地说了一句话。

“没问题。”阿杰点了点头,“刘先生今天的运气太好了,您要是不停的话,我们也得破产了。真是感谢刘先生您的手下留情啊。”

这样的态度,让众人顿时就有舒服了几分。

“那么……就派牌吧。”刘子星点了点头,并不废话……最后三局,自己这边也已经表示了退让之意。

阿杰微微一笑道:“不急不急。刘先生,不然我们换一种赌法玩玩吧?”

刘子星皱了皱眉头,“换赌法?怎么赌?”

阿杰正色道:“刘先生,我们不仅仅赌钱,而且还赌运气。您今天运气太好,我不怕邪,所以也想和你赌赌运气!这样,我们两个都不亲自动手,然后在这赌厅之内任意地挑选两个人出来,分别代表你我拿牌。当然为了表示公平,这两个人都让刘先生你亲自挑出来,如何?”

“那谁来做庄家?”刘子星淡然道。

“不要庄家。”阿杰淡然道:“就一副牌,两个人抽,谁的牌面大,谁赢!”

“好。”刘子星点了点头,然后目光飞快地在这所有人前一扫而过,朗声道:“哪位愿意代替我俩赌几把的?一百万一次劳务费!”

顿时四周围不少的人纷纷举起手来——当属于那些任职在赌厅两侧另外玩乐地方的员工——那些个小姐姐和小哥哥们最多。

“你……代替他。”刘子星却随便点了一个看起来像是个鸭子的男人,然后手指又一点,“你……麻烦代替我吧。”

“我?”

刘子星指着的人是……侯陈钰寒。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