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四章 轻易说出的话

第八十四章 轻易说出的话

当竹茂林从外边回来的时候,发现小璐并不在这卡座的位置上……电磁炉已经关闭,汤底早就已经不热。

或许是刚好去了洗手间之类?竹茂林下意识有这样的想法。

他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手上刚刚买来的东西——附近的一家西饼屋买来的蛋糕小件。

但等待了片刻之后,竹茂林依然没有见小璐回来,不禁感觉有些不妥。他索性叫来了那位部长,“我刚那个在你们这兼职的朋友,已经走了吗?”

“啊……想起来了。”部长满脸歉意道:“对不起啊,实在是太忙了一下子没注意到竹先生你回来了……是这样的,刚你的这位朋友急忙忙地跟我说,有点事情要先走,等不到你了,让我告诉你一声。”

“是吗。”竹茂林点了点头,冷不丁又道:“你刚说,急忙忙?”

“好像……”这部长想了一下,然后道:“好像说家里有什么急事,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看样子应该是挺着急的,估计是真的有事情了吧。”

“嗯,我知道了。”竹茂林点了点头,然后直接道:“那就结账吧。”

“欢迎下次光临!”

离开了火锅店之后,竹茂林看了一眼时间……这个点,她或许已经回家了吧。

回去吧,早做决定,他这样告诉自己。

然后从停车场提了车之后,竹茂林却想起了火锅店那部长的话,他想了一会儿,便提起了电话,“喂……Tboy吗?嗯,帮我查一下上次给我们拍小片的模特的电话。嗯,叫小璐的那个……回头发我手机上就行。”

作为认识的双方,稍微问候一下,也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吧?

不久之后,Tboy发来了小璐的手机号码。他拨下了所有的数字之后,似乎有些迟疑。

——好像是挺着急的吧?家里有急事什么的……

——今天,其实是我的生日。真的,不信你看……

他最终还是按下了拨打的键,把手机贴在了自己的耳边——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她家……好像是走这方向。

引擎启动。

……

……

在侯陈钰寒想来,这应该是可以拒绝的事情。

侯陈钰寒如此想着:这个穿着运动衣的男人,应该不是那种纠缠不清的人……至于自己,完全没有理由参与这样荒唐的赌局之中。

至于一百万……她想了想,老实说确实心动——只是这个地方给她的感觉一直很不好。在这个充满了欲望和沸腾的地方,让她的精神就从来没有放松下来。

侯陈钰寒摇了摇头,刚要开口拒绝的时候,却看见人群外边那几个富豪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进来……看样子,显然已经发现了自己,这会儿正脸色不怎么好看地走着过来。

侯陈钰寒心知要糟……这几个富豪太太显然不打算轻易地放过自己——尤其是在她借口上洗手间然后悄悄溜走之后。

这时候,被刘子星选择的另外一名年轻俊美的男子已经急不及待地走到了赌桌旁的阿杰身边,满脸的期待之色。

可不是……只要赌三局,又不用自己出资,不过是代劳抽牌而已,就可以得到一百万的的报酬——刘子星已经直接扔出来了一百万对等的筹码在他的面前了!

一百万,哪怕是运气好,也得让那些又老又丑的富婆玩几个月才能赚到啊!

“我、我真的能拿吗?”但他还是有些担心——这个阿杰是赌场这边的顾问,说让他不担心那才奇怪。

阿杰此时淡然道:“没事,既然是这位刘先生打赏你的,你就拿吧。放心,赌场不会吞你的小费。”

一百万……小费。

从事服务性行业的他知道,自己和这个年纪也不过大自己十个年头的男人,完全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突然之间,一百万放在面前,仿佛也没有那样的吸引……他毕竟也只是一个鸭子。

侯陈钰寒这时候同样也犹犹豫豫地走到了刘子星的面前,刘子星简单地看了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如法炮制,也直接给了一百万的筹码。

侯陈钰寒却忽然摇摇头,小声地道:“我不要这些钱……你能不能等会带我离开这个地方?”

刘子星一愣,还有不要钱的?这是他第一次碰见……不过他也不是完全的蠢人——尤其在绝境之下用大勇气和那个神秘的老板要求赌局之后,他自己也没有发现,身上有些东西早就已经改变。

他注意到了面前女人似乎有所估计,频频回望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这里工作的小姐,也不像是那种富豪人家,衣着素雅,但也不算高贵。

“你有麻烦?”刘子星淡然道。

“我……我被人拉来的。”侯陈钰寒点了点头,吱吱唔唔:“我不太……不太喜欢这个地方。”

“行吧。”刘子星点了点头,“一百万说给你就是给你,我说过的话不会收回。带你离开也没关系,只要你好好地给我抽牌就行。”

侯陈钰寒还是顾忌道:“可是……万一输了的话,怎么办?我……我没这么多钱赔你。”

这桌子上的筹码,估计她十辈子也不可能赚来,她可不敢轻易地涉足这场豪赌……除非对方能够给她足够的保证。

“我绝对不会输。”刘子星此时目光凌厉,“尤其是今天,尤其是赌……放心吧,就算是输了,我也不会让你赔我半分钱。这里这么多人都可以作证,你要是还不放心,现在写个证明也没有关系。”

后面的话,刘子星已经提高了声调,让周围的人都纷纷听得清楚。

桌子对面的阿杰此时更是佩服道:“刘先生好魄力!三局之后,不管输赢,我阿杰也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行,我也交你这个朋友。”刘子星点了点头。

工作人员此时送来了一副全新没有开封的扑克牌,现场开封。阿杰此时微笑道:“刘先生,请你验牌。”

“不用了。”刘子星摇摇头:“你们这里如果会在这上面做手脚的话,以后也不会有谁还愿意再来。我相信你们想要做得长久,也不会自毁长城。”

“那就……开始吧。”阿杰点了点头,随后用娴熟的手法把一副全新的派克进行洗牌,然后放在了刘子星面前,“刘先生,可以切牌了。”

刚刚不检查,但是这次切牌刘子星倒是亲自动手了。技术上当然是比不上阿杰,但也算是一名合格的赌徒了。

“总监……这阿杰这样赌,可行吗?他自己也不下场的话,那……”

监控室内的风山此时皱了皱眉头,正色道:“他应该有自己的打算,阿杰是赌神的关门弟子,不会乱来的。我想,他之所以这样做,是想要打断这个刘子星的运气。”

“打断运气?”

风山点头道:“人有三衰六旺,这东西听起来玄乎,但是在赌桌上这东西就是这样的邪门,谁也说不清。只有那些真正的赌徒才会对自己的运气生出一些感觉……我也是听一些老资历的前辈说过的。好比这个刘子星,他现在运气正旺,所以应该轻易不会离开自己的位置——你看,他刚刚就宁愿在大厅赌也不挪位置恐怕就是这个原因。因为这是他的财位……不过,如果假手于人的话,那就不好说了。一旦他的运气被打断,或者他输了一次,那就不再可怕!用别人代替,那就是别人在抽,是别人的运气……”

“开始了!”

大厅里头,刘子星还是首先下注——这次,他依然把所有的筹码都推出,半点不带犹豫,这种每次都赌上全部的魄力,让人不禁啧啧称奇。

有些似乎已经认出了他来——毕竟这样一个豪赌的公子哥,在市内的圈子里面,总有些认识的。

“这家伙,今天好像变了个样子啊?以前都没见这样的疯狂。”

“我听说,他是被他亲妈给赶出家门,断绝关系了……这该不会是,绝地反扑吧?”

“他手头上已经有快三亿了,这要是收手的话,虽然比不上从前,但最起码也有东山再起的资本了。这个刘子星,还是不知道审时度势啊。”

“谁知道呢?反正我听说黑豹发了疯在找他……没准这会儿就在酒店外边等着他出来了。”

“嘘……开始了,别吵!”

一副呈弧度摊开的扑克牌之前,侯陈钰寒脚步都有些不稳地站着,手心满是冷汗,对面那个也被挑中的年轻男人此时也是吞着口水,双唇有些微微的白。

第一局就是快三亿的金额……侯陈钰寒和她的对手,毕竟也只是普通老百姓而已。

“或许是命吧。”对面的这男人大概是讨好女人的职业本能,此时虽然慌乱,但起码也镇定了下来,微微一笑道:“我们都抗拒不了的命运。这对于他们来说,或许只是人生之中小小的一次,可是对于我们来说,或许毕生都无法碰见。我想,命运的神奇大概就是这里……我们根本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但也正因为这样,所以未来才显得可以期待,对吗?”

未来可期……命运。

暮然间,侯陈钰寒想起了那些被她紧紧地贴身收藏的花牌——那些代表着她一样样珍贵的,可以拿来购买她想要的,改变她人生东西的花牌。

这也算是……命运吗?

她不知道,面前这样的抽牌需要莫大的勇气……从那些花牌之中选出一样,何尝不是要疯狂的决心?

她目光散乱,对手虽然说了一些温柔的话,可是却一直不动,显然是不打算先抽……还真是挺有这种地方的特色。

他们能够无微不至地讨好所有的女人,却始终无情。

侯陈钰寒深呼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来,却是抽出来了一张方块五……不怎样让人看好的一张牌。

在这就按点数大的抽牌之中,A也只是一点……放开5,也就是点,果真是一个十分不看好的点数。

从众人那神情和目光之下,侯陈钰寒深知,自己恐怕是真的……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让她抽牌的这个男人,发现他此时依然从容——至少看起来,十分的镇定。

真的没有在担忧吗?还是说,就算一次性输了这么多的钱,也根本不在意?

“那就轮到我了。”

对手此时微微一笑,对手抽的是方块5,拿自己的赢面就大得多了。他也悄悄地看着技术顾问阿杰一眼,发现对方根本没有看他——从一开始,阿杰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刘子星片刻。

“我抽了!”男人深呼吸一口气,既然技术顾问半点儿的示意也没有,他也只能够硬着头皮地从这些扑克牌之上抽出来了一张。

只是和侯陈钰寒这种完全的门外汉不一样,这家伙倒是把纸牌按在了桌子上,一点一点地撬开它的边缘,整个人都几乎趴在了赌桌上,一个劲儿地喊着一些侯陈钰寒听不懂的话。

什么有边没边之类的东西……四周的人此刻也在齐声地喊了起来,如同着魔一样。

“很可怕对吧?赌场就是这样,它能够让人着魔。”刘子星此时却淡然地道:“你看这里的人,一个个都忘乎所以,哪怕你现在问他们自己的母亲是谁,恐怕都有人说不出来。”

侯陈钰寒一怔,都这个时候了,这人还是一点都不着急,居然和自己讨论这种事情,“可……可你?”

刘子星却道:“我很讨厌这个地方,前所未有地讨厌。你看这周围的人,每多看一眼我都难受。那么的可笑,那么的愚蠢……那么的不知道珍惜。”

“那你怎么还来……”侯陈钰寒皱了皱眉头。

“我有必须要来的理由。”刘子星站起了身来,“而且也有必须要赢的理由……好了,我赢了,你准备抽第二局吧。”

赢……赢了?!

侯陈钰寒愕然地回过头来,只见对手的那位男人此时脸色苍白,手掌微颤,满脸惊恐之色地看着自己手上拿着的那张扑克牌,似乎站也站不稳的样子。

一张黑桃……四。

再大的黑桃,也赢不了最小的方块——只因为四和五。

“顾、顾问……”男人慌乱地叫喊着。

阿杰此时却依然从容,挥了挥手道:“给这位刘先生筹码。押了多少就赔多少。准备第二局……拿牌来。”

又是一副没有开封的新牌,阿杰依然还是问刘子星要不要验牌。

这次刘子星同样没有验牌,甚至连切牌都没有,只是直接下了注:下了一万块的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