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七章 奔

第八十七章 奔

一日是一生的缩影。

不知怎地,竹茂林突然想起来了这样的一句说话。他就像是一个归途的旅人,已经好久没有这种迫切的心情。

想要回去那个空空荡荡的房子,想要回到那个不管自己多么渺小,也会把自己当作是宝贝的人的身边。

怎么说出那种说话。

怎会忘记了当初在祝福声之中步入殿堂时候做出的宣言。

深夜街道上的街灯倒退,夜色匆匆。他突然有些感激让他和小璐相遇的时间……他终于知道小璐到底有什么地方在吸引着他,到底为何让他感觉到这样的宁静和舒服。

小璐身上,有着侯陈钰寒的影子——仿佛就像是一场量身定做的邂逅一样,小璐给他的,正是他和妻子还在热恋时候,还是女友的她所给自己的。

能够带来热恋感觉的女孩……小璐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女孩。

在停车场放下了车,竹茂林冲冲地从自己买下的子母车位上走过。黑色的SUV紧靠着的车位上,还有着一辆用帆布盖住了的机车。

竹茂林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这台机车也是他的,只是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开上马路——尽管,一直都又在做着保养的工作。

这似乎有点像是他对这个家庭,不管是他还是侯陈钰寒,两人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在维系着,尝试去修补那道裂痕,却始终无法真正地填补。

渐渐走远,渐渐冷淡……

看着电梯楼层的数字一下一下地闪动着,竹茂林眼前的一切仿佛正在交错。

那么多的日日夜夜,那么多个他不曾回家一直加班到深夜的晚上,她一个人提着从便利店或者快餐店买来的熟食……也一个人抬头看着电梯跳动的数字吗?

那日拍摄完毕了小片难得提前回来,不得已自己做了一碗面,自个儿看着电视吃着东西——她是否也一样,把家里的灯光调暗,正不知道自己吃着的东西是什么味道,也不知道电视传来的人声说的是什么。

这是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来,却一直不敢面对甚至逃避的事情。

并不是对自己的妻子没有任何的反应。

反而每一次都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般……只是每一次到了最后,始终都会想起那一次的意外。

孩子小时候就睡在他和她的身边。

“不在家吗……”

他急匆匆地打开了家里的门,早就已经过了十二点的时间,可家里却空无一人。

这次,竹茂林直接提起了电话,没有发短信,只是为了打通侯陈钰寒的电话——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竹茂林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上。

电话却忽然响了起来。

……

……

几个富豪太太学生却一路在后面悄悄地跟上,但最后知道侯陈钰寒跟着刘子星离开这一楼层之前,都没能走上前来说话。

因为摸不清楚人家的底细,这几位太太也就只能作罢,悻悻而走,商量去了。

这酒店会所的上面的保安应该是被吩咐过来的,十分礼貌地一路相送,直到完全把两人送出了酒店会所的范围。

然而在大门前的门岗处,保安们就停下了脚步。

刘子星也停在了这里,看情况是打算叫计程车——这才刚刚赢了巨款的人,会来这种富贵赌厅赌钱的人……叫计程车?

侯陈钰寒不想去更多地深入他的事情——甚至直到此时,她也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仅仅只是从赌场对他的称呼之中知道他姓刘。

她不打算问,只想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然后回去她那间和空没有什么分别的房子。

今天太累,或许能够睡着。

“你就从这里走吧。”刘子星此时看着侯陈钰寒,“等下车来了你先上,我等下一辆。”

侯陈钰寒只是点了点头,萍水相逢,仅此而已,但她还是道谢了一番——至少人家确实是把她安全地带出了这家酒店会所。

刘子星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晚上零点……现在十二点多了……距离凌晨一点多,大概还有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

他心中默默地计算着时间。

“刘少爷,又见面了!”

一辆面包车此时却忽然急停在了刘子星和侯陈钰寒的面前,车上几名穿着大衣的汉子直接走了下来,二话不说就围住了两人。

其中一个更加是冷笑道:“刘少爷,狗笼子你也能逃得了,真有本事嘛?而且还有心情在这里玩女人吗?可我们就不好受了……你是乖乖地走,还是我们撵你走?”

侯陈钰寒不敢说话,却惊得下意识地抓紧了自己的衣服——她朝着那不远处的保安亭看去,却见那些之前还礼貌异常的家伙,此时一个个像是看不见一样,居然目不斜视。

出了这个范围,就不归他们管……这也是被吩咐过的吧?侯陈钰寒突然有这种明悟。

怎么办?她胡思乱想着。

刘子星此时却从容道:“你们老大呢?让他来见我,放心,我不会走……就在另外那辆车上吧?怎么不下来?”

面包车后面大约三米处,也刚刚停下来了一辆白色的宾利欧陆,刘子星看着的就是这后来的车……这是黑豹的座驾。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跟我们走就是!”

“别动手。”刘子星摇摇头:“你们求财而已,去和你们老板说一句,我有些话和他谈一谈。”

“回去再说!”男人冷笑这,直接就把手搭在了刘子星的肩膀上,另外几个大汉这是眼看着也要对侯陈钰寒动手。

此时,那白色的欧陆上又走下来一名像是司机的男人,大声喝道:“让他过来,老板要见他!”

众人方才作罢,把刘子星直接押到了白色的欧陆前,至于侯陈钰寒,依然被几名大汉盯得紧紧。她只能够惊恐地低着头,缩着身子,更加不敢说话了。

“上去!”

刘子星几乎是被人推着上车的。

车的后座处,黑豹哥正在抽着一根雪茄。看刘子星上来,便裂开了嘴笑了起来——车上就他和刘子星二人了。

“刘少爷啊刘少爷,你还真能逃啊。”黑豹眯起了眼睛,“耳朵……不痛了?”

“痛。”刘子星淡然道:“到现在还隐隐作痛,甚至难受。”

黑豹声音一冷,“那你还敢跑?”

“不跑的话,我没有办法还钱。”

刘子星摇摇头,从衣衫之中把折叠着的支票给取了出来,“这支票是里面那家赌厅开的,应该没有问题。上面的金额,算上我欠的,连本带利,应该还有多些。你可以验证一下。”

黑豹皱了皱眉头,盯着刘子星用力地看了几眼,才飞快地把支票从刘子星的手上一抽而出,然后伸出到了车窗外,交给了那司机,“你查一下,对不对!”

不一会儿之后,那司机才飞快地道:“老板,这是真的。”

黑豹哥此时用手抹着自己的眉毛,好一会儿不说话,只是看着面包车处的几个手下那边一眼,便忽然从后座的柜子之中取出一根雪茄,“抽吗?”

“不了,我不抽烟。”刘子星摇摇头。

黑豹哥笑了笑道:“不抽烟不喝酒也不嫖……就爱赌。如果没这爱好,你没准是个好男人啊!”

“如果没有别的好事情的话,我可以离开了吗?”刘子星此时镇定地问道。

也只是强行的镇定——因为即使他目前还拥有很好的运气,此刻也不确保黑豹收了钱之后就会轻易地放过他。

时间结束之前,运气至少能够保证他不会死……但是会不会身处陷阱也不得而知——他此时其实已经紧张万分。

只是和那神秘的老板都能够对赌了,再面对黑豹的时候,心态也已经不一样……至少在所谓的气势上。

“这是你从里面那家赌场赢的?”

刘子星点了点头。

黑豹哥沉默了一会儿,“这支票的数刚刚好……你好像提前就准备,早知道我回来?”

刘子星道:“不确定,我只是在猜。本来就打算要还清这笔钱,所以提前准备而已。既然来了,就给你。”

黑豹哥此时点了点头,忽然拍了拍大腿,“行,山水有相逢,好聚好散。我也只是求财,别的也不愿多做……既然你刘少爷能够还钱,我黑豹什么话也不说就是。以后我们还是朋友,你来我哪儿玩的话,一样还是贵宾!”

“再说吧。”刘子星点了点头。

直到他从黑豹的车子离开之后,然后走到侯陈钰寒身边,再看着这些小弟也开着面包车离开位置,还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这黑豹还真是这样轻易就放过他了。

……

……

“老板,我们就这样放过他吗?”路上,前面开车的司机——其实也是心腹,不解地问道:“这刘子星,听说从那家新赌场赢了好几个亿呢。”

黑豹却边咬着雪茄边冷笑道:“他这边才赢钱,我们这边就知道,还能过来,你觉得对头吗?”

“你是说,是这家新赌厅故意的?”

黑豹淡然道:“这家赌场的背后水深得很,不管是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必要躺它的浑水。它做它的高端市场,我做我的生意,还没有到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也犯不着让人家当枪使。但这也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重要的是……今天我不好弄刘子星这家伙……看情况吧,这家伙要是那啥的话,不欠钱我也砍死他。暂时……就算他运气好吧。”

“为什么?”司机愕然问道。

黑豹却让司机停下了车,然后让他下车等待。

他在车上独自一人抽了一会儿烟之后,才犹豫地拿起来了手机,又迟疑了一会儿之后才打了一个电话。

不久之后。

“喂?豹子……你怎么这个时候找我了?”

黑豹哥清了清嗓子,“啊……是我,大竹啊,好久不见了,你……你最近还好吧?现在在什么地方?”

“还行吧,刚回到家……有什么事情?”

黑豹道:“没,就是突然想你了,所以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嘛……咱哥们不也是很久不见了?你什么时候有空,出来喝两杯?”

“再说吧,最近有点忙。”

黑豹想了会儿道:“我说大竹啊……你和嫂子的关系是不是有点什么问题?”

沉默了好一会儿。

“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黑豹道:“大竹,说了你别生气……我刚刚看见嫂子和一个男的一起从一间酒店会所里面走了出来。我也弄不清楚这两人的关系,我也没有在嫂子面前露面。怕她认出我来……虽然她就你们婚礼的时候见过我一次,都五六年了,应该没啥印象。”

见电话那头的‘大竹’沉默许久,黑豹哥才怒道:“兄弟,不会真的出问题了吧?嫂子真敢给绿帽子你戴?!你说一句话!你说一句,我马上把这两贱人抓你面前!!奶奶滴!那年我黑豹才刚起步,搞地下赛车,就是你给我赢的第一桶金!而且还是大竹你给我挡刀子,不然我黑豹早就坟头草一米多高了!这辈子我黑豹就认你一个兄弟!这口气,你吞得下,我吞不下!!”

“说什么呢。”‘大竹’缓缓道:“我信她……你别乱来。告诉我,在什么地方就行。”

“呃……就在,新开的这家四季落花酒店会所。”黑豹把头伸出了窗外。

此时却见那司机忽然急忙地道:“老板,我刚看那刘子星又碰到了一波人,挺凶的。”

“什么?人呢?”黑豹愕然道。

“看他拉着一个女的,就急忙忙地跑……跑那边去了。”司机一指,落井下石道:“啧啧,这家伙得罪的人真多。该不会是又哪里欠钱了吧?”

黑豹顿时怒道:“你吃屎的啊!看见有人敢动手,你们不会动啊!!!喊人!!我看谁敢动!!还不快去!!追啊!!”

“我、我这就去……”

黑豹这才飞快地按着电话小声道:“大竹你放心!!谁敢动嫂子的话,我黑豹劈死他!!大……”

嘟——嘟——!

……

……

小区的停车场内,猛然传来了一道巨大的咆哮声,让这里停泊着的小车纷纷嗡嗡作响,像是被惊动了的小动物一样。

只听得此刻再次传来一道引擎咆哮的声音,一辆改装过的黑色机车从地下停车场的下坡路冲出。

停车场的车鸣声经久不停,就像是欢送出征的王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