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一章 绿帽子诅咒

第一百零一章 绿帽子诅咒

伊邪那岐命洗御右目,生神月读,是掌管黑夜的神明。

月读命神宫之中,即使三贵子相争,但他对于前来的天照大御神依然十分的客气。这不是实力的问题,而是谁先出生的问题。

“……父神于母神,真说如此?”

一番的密谈之后,月读命脸色连连变动。他是掌管黑夜的神明,便是月神。月亮光洁无瑕……却月也有不见日光的一面,俊美无双,如同少女般的月神此时脸上有了一丝阴沉。

三贵子之间相争,为的就是颜无月的世界权能,可如果全能被邪魔窃走,这种三贵子争斗的局面就变得毫无意义。

“姐姐可有通知素盏鸣尊?”月读命思考片刻之后才神情凝重问来。

就在此时,神宫之中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一名身穿赤红色武士盔甲的巨大武士却直接闯入,神宫外一众的伺神和巫女无一敢上前阻拦。

“天照,你让我来这里为了什么?”

来者赫然就是三贵子之中最后的一位,海洋的统治者,伊邪那岐试御鼻子时候所诞下的素盏鸣尊。

又是一番的密谈。

素盏鸣尊听闻,反应并不比月读命好上多少……这种事情素盏鸣尊虽然心中疑惑,但也只是疑惑这邪魔出现的如此的突然,至于邪魔盗窃世界的严重性,这种事情天照自然不能谎报——这可是只要上八寻殿就能够问清楚父神和母神的事情。

另外,天照也带来了伊邪那岐的信物,月读命与素盏鸣尊哪怕心中有更多的疑惑,此时也不得不遵从。

“父神的意思是,让我等三贵子出手,共同击溃这窃取世界的邪魔?”月读命沉吟片刻。

天照道:“父神与母神需要镇守在八寻殿之中,一旦离开,怕那邪魔会趁虚而入。”

一起的起源就在那天之玉柱的八寻殿上,那是颜无月世界的中心。正因为这两尊神明的镇守,颜无月世界才得以安稳。

“吾马上把部下调来。但天照,月读,你俩也需要毫无保留!”素盏鸣尊十分爽快,“我们之间相互知根知底,有什么隐瞒,一看便知!”

月读命淡然道:“好。”

天照也缓缓点头:“在我来之前,高天原已经开始集结,我也已经吩咐两位宗像女神前往早稻村查探,算算时间,应该有消息了。”

素盏鸣尊直接跪坐下来,沉声道:“不管什么邪魔,我一剑斩之!”

这是……斩杀过八歧大蛇的绝世凶神,身上缠绕的杀气,却是比另外的两位三贵子要浓郁许多。

一抹流光此时来到了月读命神宫,但却停在了神宫之外,赫然就是三女神之中的奥津岛姬命。只是她可不是素盏鸣尊这样的大爷,自然不敢随便就闯入。

“奥津岛姬命,进来吧。”天照大御神抬了抬手。

奥津岛姬命一入,便跪伏在三贵子面前。上方三贵子,却是月读命坐于中间,另外两位则是一左一右——毕竟这里是夜之国,月神的地盘。

三贵子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奥津岛姬命的身上,让她紧张万分,对于事态的严重性又开始揣摩起来。

“奥津岛姬命,为何只有你前来?”天照皱了皱眉头。

奥津岛姬命连忙道:“神主,我与市寸鸠姬命奉命前往法门山之后……”

她细细说明一切,“……最后,市寸鸠姬命就暂时留下,观察那人类武士,我则是回来禀告!”

“那人类武士,真能斩断神威?”素盏鸣尊此时一开口,神宫大殿之中便如同回荡风雷之声。

“亲眼所见!”

“佐佐木小次郎?”月读命却皱了皱眉头,“我对这人类武士有点印象。他曾经在夜之国讨取了数名妖怪,是一名想要追寻剑道极致的剑客。凡世之中,称得上剑术无双。可也只是凡世的剑术……哪怕再进一步,也无斩断神威的能耐。但他却奇异地出现在早稻村之中,难道说……”

月读命左右一看,同时从天照大御神与素盏鸣尊身上看见了一丝凝重。

奥津岛姬命惊恐的是凡人掌握了动摇神灵统治根基的能力,可三贵子则是惊恐这背后是不是那打算盗窃世界的邪魔之手笔。

“我回一趟大海,先集结恶鬼!”素盏鸣尊二话不说就站起身来,“三天之后,法门山集结!”

“那么,我也先回高天原了。”天照大御神也站起身来,“奥津岛姬命,你先随我回去。”

“恭送姐姐。”月读命起身相迎。

……

说是恶鬼岛,但是在大哲看来,却更像是无数的礁石所堆砌而成的地方。整个岛屿说起来不算大,但却寸草不生,满眼尽是荒凉,另外天上更加是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也不知道这个地方到底是每日如此,还是自己刚好碰上这种鬼天气。

“站住!你是谁!”

前方的山崖上,一名三米高的巨大身影突然出现,手上拿着一根满布了利刺的巨棒,头上长着独角,浑身赤红色的……独眼的人型怪物。

“这就是恶鬼?”大哲打量了一下,随即抓住了钥匙,挥手之间湛蓝出现,隐约间有剑声名动。

“你到底有多久没有打过架……”看着湛卢这兴奋的模样,大哲不禁摇了摇头。

那赤红身体的恶鬼此时直接跳下,怒道:“人类,你竟敢无视我!我要你死!”

大哲却皱皱眉道:“这里……不会就只有你一个吧?”

“杀你吃你,我一个就够!”那恶鬼直接狞笑。

大哲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那恶鬼见此模样,顿时怒火中烧,“人类,你敢看不起我!吼!!!”

“首先,我应该不好吃……”大哲摇摇头,“另外我不说,只是不想打击你……因为我的这位伙伴刚刚给我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大哲淡然道:“我这一剑下去,你会死的……”

湛卢一挥而出,剑气纵横,那还在咆哮之中的赤红身恶鬼瞬间便支离破碎,哪怕是手上不知道什么材料打造的巨棒也被切割成了十几段。

“是不是做得有些过火……”大哲走进看了看这恶鬼的尸体——并没有什么惊恐的地方,血……大哲从前就见过不少。

他只是扬了扬手上的湛卢,悄悄道:“所以……你到底有多久没打架啊?”

湛卢嗡嗡作响,竟是直接冲出,大哲一手还仅仅握住,身体竟是被湛卢直接带了起来,朝着那恶鬼岛的深处直接冲去。

嘭——!

一声巨响,整个恶鬼岛好像是被震动了般。只见一道流光直接撞入了那恶鬼岛的一处山峰之中,直接没入其中!

当大哲咳嗽着用手掌扫开四周的灰尘,随便扫着身上肮脏的时候,却是感觉好像有无数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不禁抬头一看。

眼前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洞穴,层层叠叠……此时满眼看去,赤红色的,绿身的,穿着豹纹齐根小短裤的,怕不是有数百个脸容丑陋的恶鬼,正齐齐惊诧地看着自己。

“人类!!吼啊!!”

“杀了他!!”

“炖了他!!”

“我这一剑下去,你们可能会死的……湛卢,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说这句?”

剑光纵横。

……

……

“为什么没有男性的……”莫小飞顿了下,“没有那个的话,你就会死?”

竹子低着头,却是不敢去看莫小飞,悲泣道:“村子之中的年轻女性,满十四岁之后,身上都带有了诅咒……如果没有男性精气维持的话,就无法活过一个月的时间。村子……村子已经有不少女人已经死于非命了。”

莫小飞一愣,先不说这诅咒在什么地方来的,单纯只是竹子的这种说法好像在逻辑上就有些硬伤的地方,当下皱眉道:“你说已经有不少的女孩子已经死死掉了?不对吧……如果交……一次能够维持一个月的话,按理说不应该吧?最不济,如果成婚的话,不应该能够很好地解决这种事情?”

在莫小飞看来,这样的诅咒顶多就是让早稻村的人早婚一点……不过古代早婚本来就是很常见的事情。

“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竹子哀伤地道:“可是,这个诅咒可怕的地方就是,同一份的男性精气,只能够让一个女人维持一个月……等到了次月,就需要另外一份不同的男性精气。”

“这、这……”莫小飞顿时瞪大了眼睛。

每月都必须和不同的男**合才能够续命?

这是什么鬼的诅咒啊……老婆必须对郎走,难不成是绿帽子诅咒——村子每月一次例行的换、**大型PLAY??

“那竹子你……”莫小飞整个人都不好地看着竹子,“今年多……多大了?”

“刚满十四……”竹子楚楚可怜地看着莫小飞,刷白的脸色却忽然浮气了一些羞涩之色,“小次郎大人,竹子、竹子还是处子之身。”

她的声音已经细微得几乎听不见的程度。

莫小飞吞了吞口水,空气突然间就变得安静了起来。他最后还是深呼吸一口气道:“对不起,虽然说我不会见死不救……不过这种事情我真的帮不了你。再说为什么一上来就是我这种村子外的人?”

竹子咬咬牙,只好道:“小次郎大人,我们无法走出去早稻村,一旦离开就会死亡……所以就算村外的女人想要外出寻找男子交合也做不到。所以外来的男性对于我们来说就尤为的重要……小次郎大人,请您救救竹子,也救救村子之中的其他女人。现在已经有好几位的女子,已经快要到期限,找不到新的男性精气了……所以只要小次郎大人您愿意的话,就起码能够让我们都能多活一个月的时间……”

莫小飞站起身来,在房间之中来回地踱步,摇头道:“这种事情太不正常了……你们这不是有神社和巫女吗?为什么巫女不出手帮助你们?”

“巫女大人也是诅咒的受害者。”竹子惨然道:“上一代的巫女大人就是因为期限内无法找到合适的男性才死亡的,而现在的新任巫女,还有半年的半年的时间才满十四岁……只是她却……毕竟还年幼。”

大概是处于对巫女的敬重,明知道这年幼的女巫不行,也只能够说是因为年轻的关系。

不对啊?按照剧情来说的话,早稻村的巫女不应该是法力强大,最后在女主角的帮助下净化了笔仙才对?莫小飞对于具体的剧情虽说不清楚,但剧情的走向应该是这样才对!

可现在却……

等下……莫小飞猛然想起了外边还有一个女神正在等待自己,不由得心中一动,巫女对付不了这诅咒,可是女神出手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见死不救会会让莫小飞的信念破碎,他当下直接就道:“竹子,你们的事情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帮你们解决这次的事情。不过你要告诉我,这诅咒的来源到底是什么!”

“小次郎大人?”竹子此时惊讶地抬起头来。

莫小飞只好道:“如果是妖怪作乱的话,我起码有些对付妖怪的能力!”

竹子惊喜道:“小次郎大人,难道您是讨取武士?!”

“算是吧。”莫小飞只好点点头。

可就在此时,屋外突然传来了不少的脚步声,另外外边更加是火光照耀,人声鼎沸。房间的门此时也急忙忙地打了开来,正是竹子的父亲喜之郎。

此时喜之郎目光在竹子和莫小飞身上来回地看了看,见双方都衣着完好,脸上不禁有些失望之色,只好道:“小次郎大人,长门老爷已经在外边等候,请您相见。”

莫小飞皱了皱眉头,冷不丁问道:“是你通风报信的?想要抓住我,把我留在这个地方?”

他的声音有些沉,带着一丝的怒气,而顶着的这副身体本身就有一种不凡的气度,喜之郎自知自己理亏,此时便惊恐地跪伏道:“小次郎大人,对不起,我、我也没有办法!如果让长门老爷知道我私藏的话,我……我……”

女人会因为诅咒而死去,但男性似乎没有这方面的限制,只是不能出村而已……这喜之郎,自然是害怕会得罪掌握这里的武士家。

“请问,小次郎殿可在?能够出来一见?”

一把厚重的声音,此时缓缓传来,莫小飞目光一凝:透射!

只见喜之郎的屋子之外,此刻里里外外都是人头,大多数都是村民,手上拿着火把,为首的一些大概十来个,衣着要好上许多,提着灯笼,而最前方的,则是一名佩刀武士刀,年纪大约五十上下的武士……大概就是所谓的长门老爷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