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二章 这里十二点之后归我管!

第一百零二章 这里十二点之后归我管!

不难想象,整个村子都笼罩在这样一个诅咒之下,村民们对于个‘新鲜血液’的外人是有多么的重视……重视到了这种几乎发动了全村所有男人出动的地步。

人群外,更有不少的村中女性在眺望着,脸上隐约有不安……以及一丝的期待。

莫小飞看了喜之郎和竹子一眼,没说什么,便直接走了出来,与早稻村的武士家当家长门老爷直接面见。

长门老爷上下打量了莫小飞一眼之后,忽然道:“你真的是武士?可有身份证明?”

“你就当我是流浪武士吧。”莫小飞摆了摆,随后说道。

长门老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这种目光莫小飞并不陌生——就像是瘾君子看到了致幻的白色粉末时候的模样。

长门老爷点了点头,“那么,请跟我来。”

四周衣服稍好的男性,应该就是武士家的人,只不过大多数佩带着竹刀,算上长门老爷,真正佩戴武士刀的,仅有三人——其中一个和长门老爷有几分相似,三十来岁的样子,想来就是那位逃战回来的长门三郎。

另外一个却十分年轻,估计本真正的莫小飞也大不了多少,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应该是长门老爷的儿子之类?

“可以,不过我需要收拾一下东西。”莫小飞点了点头,随后直接转身走入了屋子之中。

长门老爷此时挥了挥手,身后的家仆以及不少的村中男子,顿时就把这个地方里里外外地围了起来。

这些自然是瞒不过莫小飞的感知……他摇了摇头,心中对这个村子隐约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小次郎殿,外边的人根本阻拦不了你。”

突然传来了市寸鸠姬命的声音,莫小飞皱了皱眉头,在房间之中缓缓转过身来,摇摇头道:“他们也有难处,如果冲突的话,只会伤害无辜。”

市寸鸠姬命也略微皱了下眉头,却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下去,只是淡然道:“我见小次郎殿久久没回,所以特意过来查探一下。”

“女神大人,您对这村子的诅咒有什么看法?”莫小飞却冷不丁地问道。

市寸鸠姬命看了莫小飞一眼……这人类武士既然这样问了,显然是一早就知道自己的到来,甚至还知道自己已经听到了他和竹子之间的对话。

市寸鸠姬命却也不脸红,皱着眉头道:“这村子确实到处都充斥着一股不详的感觉,至于方才那村女所说的诅咒……不好说。”

“不好说?”莫小飞讶然。

市寸鸠姬命点点头道:“有些诅咒十分的诡异,并不会马上就表露出来。即使作为神明,有些咒力强大的诅咒,也需要仔细检查过后,才能发现。”

这和自己知道的全知全能的神的概念,完全就是两码子事情……莫小飞点了点头,只是心中却对所谓的三女神,直接少了一份敬畏之心。

或许所谓的神,也只是强大一点的生物,距离全知全能还有好长的一段距离。

莫小飞此时深呼吸一口气道:“女神大人,不知道能够帮我一个忙?”

“先说。”市寸鸠姬命淡然道。

莫小飞道:“这长门家或许对于这个诅咒知道得更多,所以我打算却长门老爷家一趟。至于竹子……女神大人能够出手,仔细检查,看看这诅咒到底是什么来历?”

市寸鸠姬命惊讶道:“小次郎殿难道是打算为这个村子的村民解决难题?”

莫小飞淡然道:“我做不到无视……既然做不到,自然就会帮忙。”

市寸鸠姬命摇摇头:“须知道万物必有因,哪怕是溺水的人,他也可能是一个十恶不赦之人,难道也要出手相救吗?”

莫小飞却正色道:“当看见有人溺水的瞬间,难道首先要考虑的是他到底是不是坏人,才再出手相救?”

莫小飞摇摇头,“你不可能事先知道。而且一旦溺水,就是最危险的情况,你根本没有时间再去求证这个人到底如何——但是有一件事情可以确定的,那就是,一旦因为你犹豫了,溺水的人会死,最后你甚至可能会知道,他是一个好人。而你就亲手杀了一个好人……反过来,要是后来知道这个人其实是个坏人,你暗自松了口气,可是这时候的你,却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本心。因为你已经成为了可以把人溺死的……弱水。”

市寸鸠姬命沉默不语,最后点了点头:“那小次郎殿你就先去一趟吧,这个村女,我会仔细检查一下……天亮之前应该就有结果,到时候我会去找你的。”

“谢谢了。”莫小飞此时笑了笑,像是松了口气般般,然后脚步从容地从市寸鸠姬命的身边走过。

市寸鸠姬命却低声自语道:“好纯粹的人呢……”

……

……

但素盏鸣尊回到自己的神宫,准备结集手底下的众多将士的时候,却有一处只要的兵源没有得到响应。

他的神谕降临,竟然没有受到任何的接纳,这让素盏鸣尊感觉有些不妥的地方。作为三贵子,秉承的是颜无月世界的创造者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的权能而生,尽管做不到父神和母神那种洞察万物的程度,但论起预感的话,却也是不差。

“你们,在这里等我!”

神宫之内,身穿着赤红色武士铠的素盏鸣尊直接站起了身来,对下方一众的属神巫女等吩咐了一声,人便消失在了神宫之中。

素盏鸣尊掌管的是众多岛屿之间的海洋,汹涌的海水根本无法阻挡他的步伐——不久之后,素盏鸣尊便直接降落在了一座光秃秃,黑石嶙峋的孤岛之中。

他才降落,便感觉到了不同的地方——这岛屿的上空终年都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此刻却像是减弱了许多。另外他还在这里发现了一个部属的尸体。

似乎是被什么所斩杀,身体支离破碎,伤口却极为的平整,素盏鸣尊那恶鬼般的面具后的双眼微眯起来,“这是……残留的剑气?居然如此的锋利……不对,这不是剑气,这是剑意!”

素盏鸣尊心中惊讶,思索之间,身体便连连闪动,像是闲庭信步,但每一步却又是极远的距离。

“恶鬼!”

素盏鸣尊最终来到了一处巨大的洞穴入口前,如雷鸣般的声音嗡嗡响起……但他却同时嗅到了那浓郁的血腥味道。

这里发生过战斗,而且十分的激烈,不能不会出现这样浓郁的血的味道——对于这些恶鬼部下,知道它们生性凶残,即便是同一族内也长长会出现斗殴的事情,但也不过时好战的表现,根本不会相互只见真正地下杀手。

“难道是某国阻止的讨取大军吗?”素盏鸣尊摇摇头,这个可能也十分的小。

如果是别的恶鬼部落,或许有这个可能,可是这海外的恶鬼岛上的恶鬼,是海洋之主素盏鸣尊所豢养的,却也是公开的秘密……人类的国主,还没有作死到这种程度。

终于通道的尽头已经走到,一名身体被切开成为了两半的绿身恶鬼就倒在了这尽头的路上……也是那种干脆利落的切口,还有那脸上惊恐的神情。

素盏鸣尊心中怒气增添了一分,当即一步跨过这具尸体。眼前,层层叠叠的巨大溶洞之中,大量的恶鬼尸体倒在各处……除了恶鬼的尸体之外,素盏鸣尊根本就看不见还有别的什么人……

“咦,还漏了一个。”

突兀的声音。

素盏鸣尊瞬间抬头,看着左上方的位置!

只见在上方恶鬼打造出来用来休息的一处小小的石室前,一名奇装异服,缠着围巾的年轻男性,此时正拖着一只鬼的尸体走了出来……另一手上,则是直接把一把长剑扛在了肩上。

这持剑的年轻男性看见素盏鸣尊,索性直接把手上的恶鬼尸体给扔开,然后直接跳了下来,却是在打量,“你和这些恶鬼有些不一样……是首领之类的?”

“是你斩杀它们的?”素盏鸣尊声音渐冷。

年轻的男性……大哲则是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杀的是这种丑陋的怪物,他甚至在一间石室之中发现了不少人类的骸骨,还有烹调用的工具……至于那些烹调的器皿上同时也有着人类的骨头存在,甚至当他被湛蓝带着破入这里的时候,还看见好一些的恶鬼正在烤着一具人类的身体……斩杀这些恶鬼,实在是半点儿心理压力也没有。

甚至……好爽!

“那么……”素盏鸣尊此时缓缓地把腰间佩刀的剑拔出,淡然道:“就用你的性命,来偿还吧。”

他不再多说……本来就是一尊凶神,手上沾染的鲜血恐怕比那高天原所谓的百万众神加起来的还要多。

“一言不合就动手?我喜欢!”大哲挥剑挡住了素盏鸣尊的一记斩击,倒是身体一下子就一股巨力给撞地拖行了数米的距离。

大哲惊讶地晃了晃有些发麻的手臂……使用湛卢是需要实体的,如果以黑魂的雾化能力,则是握不住湛卢的本体。

素盏鸣尊见这家伙仅能勉强挡住自己的一下斩击,自然是轻视了一些,“力量还算不错,难怪能够把这里的恶鬼全部讨取,但想要对付我,你还早了一百年!人类和神明之间的差距,根本无法弥补!”

大哲却把湛卢右手转到左手,随后抡了起来,嘀咕道:“我说咧,老板说让我做做热身,可是这里的恶鬼一个个都是脆皮……看来真正用来热身的应该就是你了吧。”

“老板?”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大哲把带着的围巾给解开,然后塞入了衣服之中,朝着素盏鸣尊笑了笑道:“湛卢说,它可以一个打你这样的……十个!”

这把剑……其实是把逼剑吧?

大哲不由得暗自吐槽……好像如果自己不代替它说出这些话来,它就会直接不受控制,拉扯着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他一开始被拉扯到了这个洞穴之中一样。

“狂妄!”素盏鸣尊顿时气炸,“让你见识一下,神灵真正的力量!”

“你对力量根本一无所知!”大哲长剑遥指——这也是湛卢说的!

妈的,当初把你拿起,用来斩水库那只冤魂,压根就不知道你这么喜欢装逼的一把剑!

“十拳剑!”素盏鸣尊怒吼一声,庞大的威能让这山洞整个都开始强烈地震动起来!

湛卢剑身之上此刻顿时把发出强烈的光辉,古朴的剑身上更加是浮现出来一道道金色的纹路。

大哲顿时感觉一股庞大的力量流入自己的身体,一瞬间有种错觉,那就是好像连这天都能够劈开一样!

本来就是打架砍人出生的大哲,当下半点儿都没有犹豫,顿时便抡起了湛卢,把它当中了西瓜刀一样。

那里有什么剑法之类的技巧,不过就是街头打烂仔架时候直来直往的砍法!

素盏鸣尊冷哼一声,对于这种毫无章法可言的攻击,随手就挥动手上的十拳剑格挡了一下——可是才挡了一下,便顿时感觉整个儿都不好了起来!

自己的十拳剑,居然硬生生地让对方的剑砍进去了几分,甚至连剑刃都卷了起来——与此同时,一股巨大的力量更加是压在了他的身上,让他双腿直接陷入了坚硬的岩石当中!

素盏鸣尊顿时心中大为骇然,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高明的剑士,此时拿着剑就像是拿着菜刀一样,就只会一下下地劈来,可偏偏这样砍柴一样的攻击,每一下的威力都大得恐怖,而且速度还快得让他无法扑捉……更为要命的是,他根本想不起来人间界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强大的剑士!

才不过当了四五下,十拳剑上就已经多出了同样数字的缺口!

十拳剑伴随着素盏鸣尊征战多年,立下无数功劳,此时简直是心痛地几乎想哭!

“你到底是何人!”素盏鸣尊一声惊呼,却是在最后一次的格挡之下,让十拳剑直接被对方砍断!

断裂的剑刃飞向了空中,急速旋转,最终插入了上方的岩石之中!

只听到对方此时重重说道:“我叫大哲!以后这里晚上十二点之后,归我管……当我没说!”

一不小心,就顺口说出了当年常常挂在了嘴边的说话……罪过,罪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