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三章 余孽与……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第一百零三章 余孽与……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一丝丝紫的烟雾,此时从断裂的十拳剑的切口之中首先冒出,瞬间大作,不过片刻,那紫色的烟雾就已经充斥在了整个洞穴的下方。

大哲略微惊讶,看着那四周变得浓郁的紫色烟雾,以为这是面前这个穿着赤红色铠甲武士的什么招数……感觉好像有什么带有一定危险性的东西,此时正在蠢蠢欲动。

他只是感觉到背后突然有些发凉,一种不好的感觉,人便瞬间往上腾升而去。只见一道极长的黑影穿行而过,竟是一个连着超长脖子的巨大头颅……蛇头!

大哲双脚落在了岩洞上方的一处平台之上,那下方浓厚的紫色雾气当中,却见一个巨大的黑影,与此同时,一个个巨大的头颅,开始冲出了这些烟雾,朝着大哲疯狂地咬来!

砰砰砰——!

在这些巨大的响声响起的时候,素盏鸣尊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这个洞穴,站在了外边的某处石岩上,离远地眺望着,“十拳剑断了……八歧也自由。你就好好享受一下吧。”

素盏鸣尊冷冷一哼,头也不回就直接离开了这个地方……那自十拳剑之中离开的,是本土一只万分恐怖的凶兽:八歧大蛇。

当初素盏鸣尊用了计谋,让八歧大蛇醉酒,才趁机斩去了它的头颅。但是这头凶兽,在没有身体,单纯以灵魂活跃时候,似乎更为的恐怖,幸好十拳剑对于灵魂的封印颇为神秘,那八歧大蛇就算肉身死亡,灵魂也因为喝下了特制的美酒而处于醉倒的状态,才最终封印在十拳剑之中。

八歧大蛇对于素盏鸣尊的恨意日积月累,如今破开了封印,怕是绝对不会放过……现在只能趁着它还没有发现,只当那实力恐怖的人类是猎物,相互斗争一番,自己首先离开了。

“天照的属下的奥津岛姬命说的没错!”素盏鸣尊那鬼脸面具下的目光异常的凝重,“凡间的家伙,真的掌握了如此恐怖的力量……我们,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不能……不能让母神的颜无月破碎!”

……

八歧大蛇比较苦恼,不应该好贪杯之物,最终被那个用诡计的小鬼得逞,最后被封印在十拳剑上……对于它来说,有没有身体都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因为它的能力就是让身体在虚实之间转化——只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不过既然已经破开封印出来了,当初那个用阴谋的小鬼,就好好地承受一下怒火吧!

咦,那小鬼逃了?

没关系,能够锁定他的气息了……至于面前的这个小家伙,有点特别啊?

感觉不像是人类的味道,不过感觉有一股十分不错的力量,吞了好了,正好恢复一下。

吼——!!

八歧大蛇,八个巨大的蛇头同时发出的声音,在这洞穴之中不停地折射,继而重叠,不亚于一道暴雨之中的响雷直接在身边炸开。

大哲有些难受地捂住自己的耳朵,这八个蛇头的怪物的叫声,好像不是单纯的声波。

此刻,湛卢再次爆发强烈的光辉,再次涌出一股极强的力量,大哲精神一震,顿时威势大涨,直接就纵身而下,朝着八歧大蛇的一颗头颅砍!

身化作了一道流光,几乎无法扑住的速度。

才刚刚破开了封印,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八歧大蛇在咆哮之后,似乎清醒了不少……却突然只见感受到了一股难以承受的痛苦!

它的一颗头颅已经被直接斩落!

被斩下的头颅掉落在地上的瞬间,就化作了一滩奇怪的液体融化,继而像是蒸发了般,瞬间便消失不见。

大哲瞄了一眼,暗自想道:只是样子看起来比较吓人而已?

此刻的八歧大蛇却惊异不定,余下的七颗头颅,十四只眼睛齐齐地朝着大哲看来,或者说朝着他手上的湛卢剑看来,“湛卢……为何会来到这个破碎的地方!始终……始终还是不放过我们相柳一族吗!!可恶的神州道人!!”

“吓?”大哲抬头看去。

却见这余下七颗头颅的八歧大蛇此时身上发出了更多的紫烟雾,整个身体也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彻底雾化,竟是飞快地没入泥土之中。

大哲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挥动湛卢往前劈出一剑,一道金色的剑光,直接把这洞穴所在的山峰开,继而斩出了一道以他为起点,长达百米的巨大裂缝。

大哲隐约觉得,这一剑应该砍中了那团紫色的烟雾,只是好像有没有真的把它砍死……

湛卢涌来的力量此时已经停止了,大哲便有种身体疲惫的感觉……似乎这种借用过来的力量,会极大地消耗他本身类似体力一样的东西。

“这样……算是热身完毕了吧?”

大哲把湛卢重新边做了钥匙的模样,然后把围巾缠回,便走到了这恶鬼岛的边缘……意外地发现此时道上的那片乌云已经开始退散,一束阳光开始投射下来。

大哲眺望着一望无际似的大海,忽然想到了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他是被老板扔来这里的,然后……

“我要怎么回去??”

大哲懵逼脸新鲜出炉……

……

……

如追星赶月。

那在天空上飞驰着的光,宛如流星,赫然正是前往高天原的天照大御神和三女神之一的奥津岛姬命。

“神主,再有一会儿就到高天原了。”奥津岛姬命此时声音显得颇为的凝重,忽然道:“那早稻村之中,到底有什么,居然要让三贵子集合……”

“奥津岛姬,你想说什么?”天照大御神忽然停了下来。

奥津岛姬命此时正色道:“关于早稻村的事情,我还有更为重要的要禀告!”

天照大御神顿时皱了皱眉头:“为何刚才在夜之国神宫时候,你却不说!”

“神主息怒!”奥津岛姬命顿时大惊道:“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说出,毕竟……毕竟当时月读命大人以及素盏鸣尊大人也在。”

天照大御神此时朝着下方一处的山峰落下,奥津岛姬命也直接跟随而来。天照此时眺望着群山,缓缓地道:“你先禀告吧。”

只是看样子,应该是已经不在怪罪了。

奥津岛姬命此时走前一步,压低了声音,极为凝重地道:“神主,可曾听闻有这样一个地方,不管你想要什么,只要付得起价钱的话,都能够买到!甚至,哪怕是神灵也能为之行动之物,一样能够实现。恐怕连伊邪那岐命与伊邪那美命也无法低语的诱惑也……”

“神灵也为之心动?”天照大御神一愣,随后皱眉,“方谬!你从何处听说这种谬论!可是那藏在早稻村之中的窃取世界的邪魔之言?”

奥津岛姬命此时仰起头来,不解地道:“神主……您刚说,窃取世界之邪魔?”

天照大御神此时叹了口气道:“算了,你也应该是时候知道,提前有个心理准备也好。不久之前,我心绪不宁,便亲自去了一趟八寻殿,面见了父神和母神,然后得知……”

天照大御神简单地说着她从八寻殿之中知道的事情,而奥津岛姬命不知道何时,已经走进到了天照大御神的面前,脸上充满了震惊和恐惧的表情,却极为仔细地聆听着,生怕有听漏一点的地方。

“……因此,我才与月读命以及素盏鸣尊暂时和解。”天照大御神吁了口气,“现在,你可知道一切了?”

“世界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危难之时……”奥津岛姬命脸色苍白,那是惊恐到了极点的模样。

天照此时摇摇头,随后问道:“你刚说的那件事情,是从什么地方听说的?果然是早稻村那藏匿的邪魔散发的谣言吗?”

奥津岛姬命连忙再次走前一步:“神主,这件事情,我是从艾瑞克斯身上听见的!”

“艾瑞克斯?何人?”天照想了想,正在努力地从自己的记忆之中搜索有关于这个名字的一切。

可就在这瞬间,一种剧痛却从她的身体开始蔓延……一把秀丽的小太刀,竟是直接刺透了她的身体!

“奥津岛姬你居然……”天照大御神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这又她的神力所生下的女神,竟然会背叛自己!

“人家叫做美姬呢……”

奥津岛姬……她的身体渐渐变化,最终边做了一穿着和服的少女。

……

啪——!

那是双手同时击打的声音!

追风看了看死在了自己手掌上的蚊子,极为不满的一点——这个鬼地方的蚊子居然一点儿都不害怕妖气,还敢靠近上来。

“早稻村应该就在附近了吧?”追风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却好像是听到了有什么动静,从路旁的树影之处传来。

提着灯笼——灯笼是从路上一户人家家中取来的……当然有放下一些铜币,当作是买的。

“谁?”

追风张开了手掌,指甲开始变得尖锐,然后慢慢地靠近过去,却见一道身影此时扶树干走出,然后一句话也没有来得及说出,便直接倒了下来。

此情此景……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追风一愣,便走了上去!

他把人翻开一看,竟是一个女人,脸色苍白,身上有一个恐怖的伤口,而嘴角的位置还残留着血迹,她的嘴角微动,似乎说着什么,却极为细声,像是梦呓。

追风不得已只好靠近倾听,只听到:“危险……危险……神主……神……”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