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四章 基本套路法

第一百零四章 基本套路法

并不繁华的一处海边的城镇之中,一名刚刚喝完酒的武士正在归家的路途。

手上提着一个酒壶,身体踉踉跄跄,还在哼着带着一丝桃色之气的小调。这武士却突然来了一股尿意,于是便睁开朦胧的眼睛,很快就找到了一处小巷,打算进去就地解决。

巷子深处,正当这个武士刚刚解决完毕,通体舒爽的时候,却突然冒出一抹柔柔的紫光,那里似乎有什么……

武士心中好奇,本身也因为醉酒所以并不害怕,一步步地靠近过去……他发现这些紫光的来源,好像是因为这一团奇怪的紫雾。

此时武士的反应十分缓慢,睁着眼睛怔怔地盯着前方……终于,武士的目光之中瞬间就出现了一抹惊恐之色,他一步后退,却一下子跌倒了在地上……平衡感实在太差了!

“啊……啊!!妖怪!妖……”

他转身,惊恐地想要连爬带跑地想要冲出这个地方,并且万分后悔,不应该在这个地方方便!

他继续疯狂地跑着,最终没能够跑出这个地方,一团紫色的光雾已经被他彻底吞噬——只有一道更为凄楚的叫声传来,一切便又恢复平静。

不久之后,那武士才再次走出这条小巷,脚步已经不在踉跄,而是相当的沉稳,因为他此刻已经变成了……八歧大蛇。

正确来说,只是八歧大蛇临时的容器。

它当然不需要夺取一个武士的身体,但此时它却不得不这样做。它需要这个武士的身体,这样才能够隐藏自己的气息——因为它根本不知道那个拿着湛卢的怪人到底会不会对于穷追不舍。

湛卢,皇道之剑,秉承天地正气打造,对一切的妖邪之物具有巨大的克制伤害。

“这湛卢剑居然再一次出世了?”八歧大蛇所依附的这名武士一边走着,一边自言自语,“当初一奇异的道人仗剑除魔,用的就是这把湛卢剑。那是我年纪虽少,却始终无法忘记湛卢剑上那种气息……所以,绝对错不了的!”

八歧大蛇心中不由得惊疑不定起来,当初奇异的道人仗剑除魔之后突然之间消失不见,它和它的大部分族人才得以幸存。

后来等到它逐渐成长,却因为理念不合而与族内决裂,不得已之下最终被放逐离开……至于这颜无月世界,便是它机缘巧合之下找到的一处奇特的空间,似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却又到处都透露出一股诡异的感觉……一切都似是而非。

只是这一方世界除了那叫做八寻殿之中的两尊之外,并没有能够对抗的了它。因此索性就在这里暂时安顿下来,无事的时候睡睡觉,无聊的时候为祸一方,我行我素,却有有一种自在的感觉,虽然已经不在神州,倒也逍遥。

只是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贪杯,最终被封印至今,才得以解脱……却没有想过,才一出来,就碰见了当初让它和它的族人,乃至整个妖界都要闻风丧胆的湛卢剑。

那认出湛卢剑的瞬间,八歧大蛇甚至几乎以为,是当年那奇异的道人再次出现!

“难不成……是那个道人的传人?”八歧大蛇此时皱着眉头,好像是越想越有这种可能,却又未能把握当中关键之处——实在是太过缺乏外界的消息。

“也不知道神州到底过去了多少年,相柳一族是否已经……”八歧大蛇的眼中透露出一股恨意,“我绝对不认同……这种理念!从那之后,我就不再是相柳一员,我便是我!”

八歧大蛇终于快步地走出了这个小小的城镇,却在离开的瞬间,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了夜空的尽头。

脸色微变,八歧大蛇喃喃自语道:“到底是谁……在变动这个伪世界的规则?”

它如今附身的人类身体,瞳孔突然只见化作了金黄色,嘴角挂起了一抹奇特的笑意:“难道说……这世界合该我得到,与我有缘吗?也罢,当初敌不过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如今……何不一试!”

八歧大蛇,最终消失在荒野之中。

……

……

武士,长门老爷的宅子,在莫小飞看来,就有那么一丢丢常常在电视上面看见的那种11区的古代风景名胜建筑的感觉了。

木地板,回廊,庭院和小池塘,迂回曲折,路上甚至能够看见跪在地上恭迎的下人。

此时早就已经过了凌晨,但莫小飞精神强大,倒也不怎么困。反倒是面前的长门老爷眼睛已经冒出了一些血丝。

除了长门老爷之外,另外还有他的弟弟三郎,以及年轻的儿子,长门慎二。

咚——!

屋子外池塘处的竹筒迎接了水流,最终撞击而发出了清脆的声音。与此同时,屋内的长门老爷也缓缓开口道:“小次郎殿,不知道你已经考虑得如何,是否打算暂时留在早稻村之中?一旦你能够留下,等完事之后,长门家必有重赏!”

在长门老爷这家中,莫小飞知道的事情,就比从竹子那里知道得更多一些。

首先,村子的诅咒不是一直存在的,而是就在这六年之间。起初,长门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想尽了一切的方法,但就连本地神社的巫女也已经死亡,长门家似乎才真正地屈服在这个诅咒之下。

先不说长门家是不是真的有奋力对抗过的问题,毕竟有许多地方都说不过去……单纯就是现在长门家的要求——临幸这村子里面所有身中诅咒的女性!

莫小飞只要想一想,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虽然诅咒从十四岁开始,是一个很美妙的年纪……可是诅咒是没有上限的好么!!!好多老婆婆的好么!!

简直鬼畜到爆!

“长门老爷。”莫小飞飞快地回想了一下关于自己听到的这个诅咒的消息,随后正色道:“听了这么久,你好像还没有告诉我,这诅咒的源头到底是什么……一个诅咒,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必定有它的因由。”

“事情关系到我早稻村的隐秘,实在无法相告。”长门老爷缓缓开口,却是拒绝的意思,“小次郎殿只要回答我,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即可。”

这不是求人的口吻,反而像是命令一般。

莫小飞相信的是人人平等,对于这种阶级观念十分的抵触,直接摇头道:“我不会答应的。”

“不知好歹!”旁边坐着的长门慎二此时冷哼一声,随后看向了长门老爷,“父亲,我早说了,这种外村人,就是不知道变通,根本无须和他们多费口舌,直接绑起来得了!”

他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二话不受就拔出佩刀,神态高傲,“你也是武士,可敢接受我的挑战!输了,你便留下!”

莫小飞张了张口,最终叹了口气,吐槽道:“是不是我赢了,接下来就要打你们全部……因为你想说,你根本没有想过我能够赢之类?”

“聪明!不过……你能赢得了我吗?”长门慎二冷哼一声。

“套路!都是套路!”莫小飞满头黑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