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一十三章 新的进展以及容器

第一百一十三章 新的进展以及容器

藏于山体内拥有一座华丽的宫殿,这里居住着拥有强大力量的妖怪,名为酒吞。

酒吞童子之名,让附近的城镇的百姓惊恐无比。不仅仅在于酒吞童子的强大实力,还在于酒吞童子的凶残。

传说,这位酒吞童子最为喜欢吞噬生人的血肉,尤其是年轻纯洁女子的血肉。

附近一带可谓是人心惶惶,然而不少实力高墙的武士,僧侣,甚至是神秘的阴阳师前来讨取,最终都有去无回,成为可酒吞童子和它手下的食物。

方圆百里,都笼罩在这位强大妖怪的阴影之下……但似乎也就到此为止。

因为被百姓乃至武士们所畏惧的强大妖怪酒吞童子,此时正露出了痛苦的神色——酒吞童子喜欢化作绝美的男子来诱惑年轻的少女,而此时,这张绝美得妖异的脸,几乎扭曲。

酒吞童子痛苦地抓住自己的脖子,而身体,却是被什么东西举高了起来。

一只人类武士的手!

除了痛苦之外,酒吞童子眼中更是充满了不可思议之色。它不相信一个人类的武士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可是当它无意之中看见这人类武士背后那被烛光拉长,而投射在墙体上的影子的时候,心中才有了一丝明悟。

那墙体之上,一个巨大的黑影正在肆意地摆动着……拥有八个巨大头颅的怪物!

“八歧……”酒吞童子并没有来记得说出这个在颜无月世界之中,连妖怪要惊恐万分的禁忌的名字。

此时,大量的鲜血溅射在了墙体之上,也就意味着为恶一方的酒吞童子的生命就此结束。墙体上那拥有八个头颅怪物黑影,更是疯狂乱舞……

当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之后,人类武士才随意地坐在了地上,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瞳孔的紫光一闪而逝,“这酒吞童子还不错,起码让我恢复了一点力量。现在想来,那个湛卢剑的使用者……似乎并不理会。”

武士……八歧大蛇拧起了自己的眉头,细细思考那一战的过程。起初,它刚刚破开封出现,力量处于最低谷的状态,甚至连意识都未能彻底清醒过来,只是感受到了湛卢那股皇道之剑的力量,回想起了当初在神州大地相柳一族的一次巨大的灾难,才仓皇而逃。

可现在意识清醒,却也觉得那湛卢剑的威力虽说还不错,却远没有当初几乎把相柳一族逼迫到绝境时候的强绝……八歧大蛇虽然不清楚湛卢剑为何易主,更加来到这个和神州大地八辈子也打不上交道的偏远碎片世界当中。

但是……恐怕是和这个碎片世界暗藏的凶险脱不了关系——因为,它曾经是这颜无月世界一般权能的拥有者。

当初它机缘巧合进入这个碎片世界,直接从那天之玉柱的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手中夺走了颜无月世界的一半,成为能够毁灭整个颜无月世界级别的巨大灾害,甚至一度被称为毁灭之蛇。

尽管如此,八歧大蛇与八寻殿上的伊邪那岐以及伊邪那美却谁也奈何不了谁,如此相斗下去,却会让这能够演化一方世界的世界碎片最终磨灭……双方都捞不到好处的情况下,双方也就达成了某种互不侵犯的默契。

然而事到如今,得意破开封印再次复出的八歧大蛇却不得不承认,当初的自己实在太自负,目空一切……不然的话,也不会让素盏鸣尊这个三贵子之一得手,最终被封印在了十拳剑上!

“该死,就素盏鸣尊就算拥有十拳剑,也不过随手捏死的家伙!当日要不是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暗中动用世界全能限制我,怎会得手!”

每每想起被封印的那一刻,八歧大蛇就说不来的悔恨!

可不是么?原本在颜无月世界之中,乃是拥有世界一半权能的至尊,逍遥自在,却因为贪杯最终被封印不知多少年,连权能也被夺取。

“不过,这次复出,世界的权能已经再次被分割……”

作为拥有过这个世界权能一半的至尊,哪怕权能被夺走,但对于这方面的感应却也无比的敏感——甚至,因为一半的权能曾经被它彻底炼化的关系,即使后来被夺走,冥冥之中还有着一点的牵连……

“看来颜无月终究还是迎来了和我一样的入侵者啊……”八歧大蛇端坐在原本属于酒吞童子的宫殿之中,低眉冷笑:“最好你俩斗个你死我活,好让我坐享渔翁之利……”

但首先它要做的是,就是尽快恢复更多的力量。

“附近就是夜之国的入口……”八歧大蛇沉思了一会儿,“月读命是三贵子之一,分封了一部分的权能。这部分的权能很明显就是从我当初被夺走的那部分分裂出来的……”

此时,夜之国的入口,气息涌动,正在疯狂地扩张着,如此大的动静,自然瞒不过八歧大蛇的感应了。

它眯起了眼睛,“看来我的机缘又来了……神州,我会再次回来的!等我掌握了这个世界的碎片,演化一方彻底属于我的天地之后,还有什么好畏惧的!”

相传,只有拥有一方属于自身的天地之后,才能够从某个巨大的囚笼之中超脱……

……

……

上来就把一个疯癫的女人喊妈……这样的事情,莫小飞自问真的做不到,或者是,根本没有考虑过会这样去做。

太太你的女儿怎么可能是男人啊?

作为一个根苗正红的男人,从来没有装扮成为粉嫩摇杆爱好的莫小飞潜意识之中就没想过可以这样的操作……不过,似乎这次真的没有产生昏眩的感觉。

眼看着鸣神春在紫星的呼喊之下,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的模样,莫小飞下意识地心跳加速起来。

轮回这一天一年的时间了……总算是有所进展!

“鹤子……我的女儿……”鸣神春猛一下地抬起头来,双手用力地抓在了栅栏之上,甚至,她的整张脸仿佛都想要从这栅栏的空隙之中挤出一般!

是如此的用力。

尽管已经多次见过鸣神春的这张恐怖狰狞的脸,莫小飞此时依然有种心悸的感觉……第一次,鸣神春第一次有这样的反应!

“你不是我女儿……你是怪物!你是怪物!!走快……怪物!!走快!!别靠近我!!别靠近我!!”

鸣神春此时猛然露出惊恐的神情,瑟瑟发抖,直接蹲在了地上,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走开……走开……”

紫星下意识地抬头看了莫小飞一眼,却见他疑惑地摇摇头,当下便皱了下眉头,继续看着鸣神春,轻声叫唤道:“母亲,我怎么回事怪物呢?我是你的女儿啊,鹤子……长门鹤子啊。母亲,你不认得我了吗?”

“长门……怪物……长门……”鸣神春此刻的反应却更为的激烈,竟是猛然间尖叫一声,“求求你!求求你,别让我生下这个怪物,别啊……不管什么我都会做的……别……别……啊!!”

发出了一道扭曲般的叫声之后,鸣神春竟是直接朝着那墙体疯狂地想要撞去!

隔着栅栏,依然失去了力量的莫小飞与紫星二人,显然无法阻止这一切——然而,鸣神春的身体却突然之间被什么东西扯紧,异常惊险地并并没有真的一头砸在墙体之上。

原来,她的脚腕处,竟是被绑上了铁链,在和服的掩盖之下,莫小飞多次都没有发现到这一点……

鸣神春却是疯狂地伸出了双手,想要朝着那石头的墙体抓去。她的手指在抓着墙体的时候直接弄破,在那墙体上流下一行行触目惊心的鲜血,却仿佛不痛!

“啊……”

又一道惨叫的声音,鸣神春忽然之间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但见她的胸膛还在微微起伏,想来只是刺激过度,昏迷了过去。

“这……这,我从来没有碰过这种情况。”莫小飞深呼吸一口气,“第一次,听到她说了这么多,而且还会想要自尽。”

紫星点了点头,随后站起身来,“不管如何,起码让鸣神春开口了……莫大人,看来这个思路没有错。我们和她接触,到现在还是好好的,也就是说,你的轮回可能已经解除了。”

莫小飞悄悄地捏了捏拳头,别看紫星说得轻描淡写……那只是因为她没有经历过反反复复度过一天,身边还一个朋友都没有的痛苦。

但不管如何,拥有这样的进展,莫小飞确实有一种从天而降般的喜悦。

“或许你说的是真的。”他一下子变得眉飞色舞起来,“这样的话,我们或许会成功找到一丝线索,甚至,解开早稻村的谜团!对了,鸣神春已经昏迷了,我们还是暂时离开这里,晚宴怕是快要结束,长门老爷一定会回来这里,如果不再重置的话,他会知道看守的人被打晕,恐怕就会变得……紫星,你还好吗?”

却见紫星此时并没有看他,只是看着他的背后,一声不吭的样子。莫小飞下意识地回头一看。

只见这通道的尽头,那个他们曾经走来的转角的位置,猛然地闪过一道什么东西!

静默无声之中,那东西一闪而过。

太快……就像是鬼魅般。

莫小飞眨了眨眼睛,想要看清楚到底是什么,然而眼前却已经变得空无一人……噗通!

就在这瞬间,紫星竟是直接倒在了他的身边!

莫小飞张了张口,再次回头,一张比鸣神春还要恐怖无数的脸竟是直接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爱!

太近了,简直就像是贴在了他的鼻子前一样……完全漆黑的眼睛,看不见任何一点眼白的存在。

是否有在微笑……

一阵昏眩的感觉传来——莫小飞无比熟悉这种感觉:重置!

“不!!”

他怒吼一声,积累了一年,几乎让他理智崩溃的压力此刻彻底冲垮了他的神经,让他本能地带着不甘心伸出手,想要抓住这张恐怖的脸!

“不……”

最终倒在了地上。

希望和绝望,在这瞬间交替……仿佛从天堂到地狱深处。

当他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四周传来了让人舒服的温度,日光正柔和地裹在了莫小飞的身上。他视线的前方,一名背着篓子的少女,此时正心事重重地低着头走在了小路上。

莫小飞抓住自己的头发,浑身无力地跌跪在路上,随后狠狠地一拳敲打下去。一拳又一拳,仿佛永不疲倦……哪怕已经把自己的拳头砸的鲜血迸射。

他却只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来缓解那种再次重置时间带来的无力感。

“你……你怎么了?”

少女来到了他的面前,惊异不定地看着。

莫小飞缓缓地抬起头来,目光散乱,忽然咆哮,“滚!!!!!”

少女一下子被吓得后退两步,甚至不小心地摔倒地上。但她很快就爬起身来,惊恐地逃去。

看着眼前的少女……看着竹子就这样离开,莫小飞最终深呼吸了一口气,喃喃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许久之后,莫小飞垂头丧气地站起身来,眺望那山坡的某处,却是发现一辆马车,正在十几个足轻的簇拥之下,缓缓地驶来。

是……紫星!

“她果然也……”莫小飞咬了咬牙,“我不能够自暴自弃!”

看到紫星的出现,莫小飞再次重燃了一丝的信念!

……

……

樱花树下。

看着被一团灰黑色雾气所包裹这的和服少女美姬,艾瑞克斯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弧度,“质量真不错……希望和绝望的交替,信念在一次次破碎之后又能够马上点燃,如此坚强的意志可不多见。太难得了,如果可以的话,真想让他成为我稳定的粮食供给……”

终于,那一丝丝的雾气从美姬的身上渐渐散去。

美姬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艾瑞克斯笑道:“感觉如何?”

“已经好了。”美姬柔声应道。

艾瑞克斯点了点头,再次挥手,四面八方此时再次涌出更多的灰色雾气,“那就再吃包一点,我的美姬。”

美姬再次闭上了眼睛,任由这些灰色的雾气钻入自己的身之中……但显然并不是享受,而像是在承受这巨大的痛苦。

“艾瑞克斯大人,我还可以容纳更多……请给我更多……更多……”

真是……完美的容器。

艾瑞克斯再次泛起一道妖异的微笑……只是当他目光憋见了美姬那喉咙处的一抹疤痕的时候,这一丝笑容却很快消失不见。

这是被那位俱乐部的女仆小姐重创之后留下的伤疤。

仿佛像是警告一般,即使已经把美姬的伤势彻底治疗好了,可这伤疤却留下……根本无法抹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