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一十四章 视而不见

第一百一十四章 视而不见

快要日落的时候,山上的神社前,穿着白衣红裙的年轻巫女正拿着扫把,打扫着四周。

这像是被剥夺了情感的脸,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恒古无波。

简单地打扫过后,年轻的巫女开始把清理到了一块的落叶焚烧起来。天色开始暗一些,而火光开始升起的时候,好像就把这样的昏暗又中和了一些。

年轻的巫女抱膝坐在了火堆之前,万籁俱寂。

这个样子,自己可以一直这样呆着下去吧?年轻的巫女心中涌出了这样的想法。

她开始翻开一本古籍……白天的时候,那个实力不怎样,却嚷着要成为最厉害妖怪的半妖留下来的东西。

当初答应犬夜叉,当他成功杀死一百个妖怪,并且带来一百本的古籍之后,就会帮他唤醒体内的妖怪血脉,成为真正的妖怪,这样的决定也不知道到底是对还是错。

古籍好找,这不过是自己一点小小的心思——她不能够离开神社,唯有通过书本,才能够知道更多关于外边的事情。

仅仅只是以半妖之身,一百个大妖怪,自是无可能杀尽的。

然而,如果以半妖之身能够完成这个任务的话,作为半妖的犬夜叉其实已经得到了极大的磨练。那么即使不用唤醒血脉,成为完整的妖怪,也有足够的实力去向他那个妖怪的父亲证明什么了吧。

但可惜这半妖还是破坏了双方之间的约定……最终还是选择了趁着自己不注意的时候,想要盗走供奉在正殿之中的东西……

不知不觉间,年轻的巫女已经沉浸在手头这本古籍上文字所描绘的事物之中。这是一本游记类型的古籍,记录的是一个不为人知的世外桃源。

或许……只有这种带着烂漫色彩的记载,才会和人与人之间的谎言不一样。

不需要约定什么,仅仅只要叙述某一件事情就行,置自身在清明的旁观角度。

时间渐渐对于年轻的巫女来说,好像也变得毫无意义,她只是偶尔地放火堆之中添加一些柴枝。或许挪动回到神社的房间之中会更好,但反而会破坏现在的气氛。

万籁俱寂,也就是孤寂……而孤寂,有利于思考。

但不如愿的是,这份安静最终还是被打破了。有一道身影此时扶着神社走廊上的栏杆,正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四周。

听到了动静,年轻的巫女最终还是从自己的思考之中抽身而出,转身看去——这就是那位被犬夜叉背来,受了重伤的女人。

但并不是普通的女人……至少在给她治疗的时候,年轻的巫女就发现了这一点。

奥津岛姬……当她看到这个巫女的时候确实愣了愣,不过并没有太过的惊恐。显然对方是巫女打扮这点,让奥津岛姬有点放心下来。不管是供奉哪位神灵的巫女,也总比那些无法无天的妖怪要好。

“是你救了我吗?年轻的巫女。”奥津岛姬点了点头,“这神社供奉的是谁?为什么我没有感受到神威?”

“并没有供奉谁。”年轻的巫女摇摇头,“只不过是用来存放一些东西而已,不要拘泥于形式上的东西。另外,帮你治疗的人确实是我。但是把你带来的,另有其人。”

奥津岛姬皱了皱眉头,但凡巫女都是天生灵力强大的人,应该能够感应到自己的身份才对,可面前这个还没有完全长大的小小少女,竟然并不敬畏,“谁把我带来?”

年轻的巫女蹙着眉,想了会儿才道:“一个笨蛋半妖。”

半妖……

堂堂宗像女神之一,居然沦落到被一只肮脏的半妖拯救的份上……这巫女的话,倒是让奥津岛姬开始回忆起来自己昏迷之前所看见的那一道身影……似乎是一位穿着大红袍的少年模样。

原来是半妖吗?

但现在并不是计较这种事情的时候。她在早稻村之中有所发现,所以必须要尽早回去禀告神主天照大御神,不料才刚刚离开早稻村,就受到了什么偷袭,在九死一生的情况之下,还好发送了秘书,制造了一个分身代替自己假死,才得以逃过一劫,可即便是这样,也是身受重伤!

“我昏迷了多久的时间!”奥津岛姬同时也顾不上这个年轻巫女的淡漠,她需要确定时间!

“从你上来之后,大概一天的时间吧。”

“一天吗……”奥津岛姬低着头,脸色几次变幻,她想要走下神社的台阶,但身体实在太过虚弱,稍微移动就会牵动身上的伤口,传来一阵阵剧痛。

这种情况之下,莫说回去高天原,甚至离开这个神社恐怕都无法做到。奥津岛姬很快就将目光放在了面前的这个巫女的身上,因为她发现这位年轻的巫女,灵力好像并不弱。

“你过来,我有些事情要吩咐你做。”奥津岛姬索性倚坐在了神社走廊的台阶上,朝着这位守护神社的年轻巫女招了招手。

可她此时发现,这个年轻的巫女此时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给奥津岛姬的感觉就是……这个巫女好像一下子丢掉了灵魂一样。

与此同时,一股不详的感觉,顿时让奥津岛姬的心脏飞快地跳动起来。她心生预兆,猛然地抬头看去。

只见高悬的月关之下,一道娇小的身影渐渐地浮现……那是穿着洁白和服的一名少女。

少女的脖子上,还带着一根同样洁白的丝带……不知道为何要用这样的丝带来缠着自己的脖子,但这显然并不是奥津岛姬所关注的地方。

“是……是你!”

一瞬间,奥津岛姬就认出,出现在月华之下的夜空中的和服少女,就是偷袭自己,差点把自己杀灭的偷袭者!

“果然,艾瑞克斯大人说得没错,你并没有死掉……”和服少女缓缓下降,最终落在了奥津岛姬的面前,伸出了洁白无瑕的手掌。

奥津岛姬惊恐地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向后,向后,不停地向后,最终靠在了背后的墙壁上,退无可退!

她的脸上露出了骇绝之色,此时虚弱,根本无法反抗。她下意识地朝着那年轻巫女看去,心想着哪怕自己无法逃脱死亡的命运也好,至少也要在最后一刻拖着这个恐怖的和服少女,让这巫女逃出一线生机……至少把自己的情况带到神主天照大御神的跟前!

但让奥津岛姬惊恐的是,她发现此刻这个年轻的巫女目光好像一瞬间失去了光泽吧……这是怎样的眼神?

就像是什么也无法看见的目光……就像是明明视线就在这边,却由始至终都视而不见一样的目光!

和服少女自然看到了奥津岛姬的动作,但她却只是冷笑一声,最终把手掌按在了奥津岛姬的额头之上。

惨绝的叫声在神社门前响起……等到声音消失不见,奥津岛姬仿佛不曾存在过。

“哼。”

和服少女仅仅只是转身淡然地看了年轻的巫女一眼,发出轻微的冷哼,身影便渐渐地消失不见……再没有事情,比得上艾瑞克斯大人的愿望。

她需要化作天照大御神,参与三贵子的联合,然后把其余的两名三贵子都扑捉到艾瑞克斯大人的面前。

篝火的木柴因为燃烧而断裂,烧裂的木头发出了啪的一声。

神社前,年轻的巫女忽然动了一下。巫女歪了歪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但这一丝疑惑的神情很快便又消失不见。

她又一次坐在了篝火前,偶尔添加新的柴枝,继续看着手头上的这本游记。

时间又开始流逝。

她感觉她可以一直这样过下去。

书中所描写的事物,真的很有趣呢,实在是不舍得一下子就读完,年轻的巫女嘴角泛起了一丝弧度。

那就先不读完吧,年轻的巫女心中如此想着,但手指又不自已地翻开了新的一页。正想索性把这一夜也看完的时候,年轻的巫女却诧异地发现,翻开了这一夜之中,居然夹着了一张黑色的牌子。

巫女把牌子拿捏在手中,她不知道这黑色的牌子是什么样的材质,为何会夹在这本古籍之中……但似乎用来充当书签的话,也正好合适。

既然被翻出来的这张黑色牌子打断了,那就到此为止吧。年轻的巫女双手把这本古籍合上,随后闭上了眼睛,露出了一丝意犹未尽。

她站起了身来,黑色的牌子此时已经成为了书签,只是露出了小小的一截。

……

……

让莫小飞庆幸的是,紫星并没有像是那位女神一样,因为重置了时间而失去了关键部分的记忆。

珍珑这个像是名字一样的暗号自然也就用不上。而紫星也淡漠地表示,莫小飞忘记了这个暗号也没有关系。

因为记忆并没有丧失的关系,那就直接省略了许多的时间。

莫小飞这次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就和已经来到了长门家中的紫星汇合,并且再一次相讨着‘上次’失败的原因。

“很明显,最后在莫大人面前出现的那道影子,以及那和鸣神春相的脸,兴许才是导致时间重置的真正原因。”

莫小飞直接认同的紫星的想法,一番的商量过后,莫小飞和紫星打算再探长门家的地牢。既然紫星的做法能够从鸣神春的口中发掘出来一些自己一直以来未能打听到的事情,那就是说这个方向并没有错。

而方法,既然就是按照上一次的来——毕竟步骤都一样的话,前往地牢的话,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至于前后两次,有没有经历‘佐佐木小次郎’事件,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

“不过,我还是很在意一件事情。”已经商量好了晚上再一次行动之后,紫星看着莫小飞,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关于长门鹤子的事情,莫大人知道多少?”

莫小飞凝重道:“按照电影在网络上的剧透和讨论,她的身份就是笔仙。而女主角之所以会从现代穿越到古代,也是因为长门鹤子的怨念。故事线来说,长门鹤子在很小的时候就会死掉,但很显然,现在长门鹤子还是活得好好的……现在长门三郎也已经回来。按照剧情的展开,村子不久之后是会举行一次祭祀,而长门鹤子就是在祭祀之中被害死,继而成为了怨灵。可是你知道,时间一直在重置,我根本无法去到祭祀开始的当天。”

紫星低头沉思,“鸣神春当时的反应很激烈,似乎是很不愿意把长门鹤子生下来。还提及到‘怪物’两字……长门鹤子是一个怪物?这当中恐怕还是有许多长门家的秘密我们无法知道的啊。”

莫小飞叹了口气道:“可惜我的能力用不了了,不然的话,也不至于打听得这么幸苦。长门家之中,长门老爷和长门三郎必定知道什么。可惜的是,长门三郎虽然整体喝的醉醺醺,但警惕性还是挺高,作为武士来说,实力恐怕十分得不错。而且我的时间有限,三天一个就得重置。所以几乎都是以失败告终……至于长门老爷。”

仿佛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莫小飞这时候凝重道:“这长门老爷,看起来已经五十多岁,但很强大!我虽然不懂得什么剑术,但佐佐木小次郎的身体质数十分不错,可是不管是偷袭还是正面对上,我都没能够在长门老爷的手上活下来……”

“活下来?”紫星张了张口。

莫小飞苦笑道:“我一共被长门老爷杀死过三十四次……”

“这样一个垂垂暮已的武士?”紫星是真的惊讶了。

莫小飞点头道:“这个长门老爷,简直强得不像是人,以人类的角度来看的话,简直就是怪物级别!”

“会不会是和长门家圈养在地牢之中的那个可怕之物有所关系?”紫星皱着眉头问道。

“你是说……长门老爷的强大,来自于长门家地牢的秘密?”

“具体我不清楚,不过……”紫星正色道:“我想我们更加应该从长门三郎着手,毕竟莫大人能够抓住长门三郎敲问。”

莫小飞摇摇头:“没用的,长门三郎的嘴太硬了。”

紫星却忽然冷笑道:“那么,我们把长门三郎带到鸣神春的面前,是否会不一样呢?又或者说,让整个早稻村都乱起来,暴露地牢之中‘长生宫殿’,以及鸣神春并没有死的事情!”

莫小飞动了动嘴唇,一副见鬼的模样。

这个贪狼族的少主……为啥每次都能想到这么粗暴的操作方式?!

不过想想……既然无法从正常的途径获得跟多,那么就彻底地破坏掉一切,未尝不是一种破局的方式!

莫小飞眯起了眼睛……有些时候,为了完成一些事情,不择手段也是可以的吧?

……

还是出处到来的那个山坡之上——大哲就是从这里被洛老板扔去恶鬼岛的。

“主人?”

女仆小姐此时好奇地看着洛邱——进入这里赠送圣诞的礼物,如今就只剩下莫小飞还没有收到了。

如今,那份已经准备好了的礼物,正在洛邱的手掌之上,但却迟迟没有送出。

“不到时候。”洛邱摇了摇头,直接把礼物盒子收好,然后自言自语道:“味道有些变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