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一十九章 樱花飞舞之时

第一百一十九章 樱花飞舞之时

颓桓败瓦,渐渐不过是一处荒废了的村子,不说半点的人影,即便是山里头的小动物似乎也没能发现,并且四周还充满了死气。

如果把下方的这个破落的荒村染成黑和白两种颜色的话,那么这里的土地,就方法是黑色的一样。

“这里……确实是父神和母神口中所说的,世界动荡的根源地?”月读命皱起眉头,“天照姐姐,我记得早前商量的时候,您座下的奥津岛姬,可没有提及过这地方是一片死地。”

只见天照大御神神情略微凝重,“我也是感觉古怪。但父神和母神所说一定不会出错……我等还是派遣先头部队,下去调查清楚吧。”

“可以。”素盏鸣尊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

他没有这么多讲究,并且素来都是奉行武力至上,若有什么不服的地方,直接用暴力压服就好,在强大的力量面前,任何的谋略也是不够看。于是他索性直接挥了挥手,身后便有一队上百的恶鬼直接冲落。

月读命此时却淡然道:“这些恶鬼只懂得战斗,用来调查怕是不过,还是在添上我这边的部下吧。”

月读命自然也挥了挥手,但只是派出了十名在夜之国转生的妖怪——当然因为走的是精英路线,这十名转生妖怪论到战斗力,并不会比百名的恶鬼队伍少,甚至在机动性上海妖高出不少。

“算上我的吧,当作是联合的调查部队。”天照大御神此时缓缓开口,纤纤素手也是一挥,身后便有数十名从万物晋升而来的神灵,也直接投落到下方的这片废墟之中。

别看这高天原八百万的众神,但抡起战斗力强大的,却是极少数,平均下来单个的所谓众神,恐怕连素盏鸣尊身下一名普通的恶鬼也战胜不了……不过八百万这数字,多少也让人赶到苍白无力便是。

此时,三方的联合部队已经汇合到了一处。这些恶鬼,神灵还有转生妖怪深知道这是在自己各自的神主的注视之下行动,自然不敢大意,即便是粗暴习惯了的恶鬼们,此时也尽量地小心起来。

“这根本没有什么好看的,就是一堆破石头和房子而已。”但其中一名恶鬼却很快耐不住性子,挥拳朝着一堵倒塌的土墙打去,瞬间就把这土墙打得碎裂。

“咦,哪里来的雾气?”可此时,来自天照一方的其中一名地缚灵却骤起眉头。

这样的喊话让三方的联合部队隐约感觉到了有些不妥的地方。它们齐齐地抬头看去,只见上方也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浓雾所笼罩……不过眨眼只见,这些灰灰蒙蒙的雾气,就已经遮掩了一切的东西!

同样的状况,不仅仅是三方的联合部队发现了,那身处在高空之中的三贵子,也同时窥见。

此时,看着联合部队完全置身于骤然出现的浓雾之中,素盏鸣尊直接冷哼一声,手掌挥出,化作手刀,二话不说就朝着下方的浓雾虚空地劈了一下。

一道庞大的气流,带着疯狂呼啸般的风声,直接斩在这灰蒙蒙的浓雾之上,却是把这些浓雾直接破开!

然而,才刚刚破开的浓雾一些在就再次汇聚起来……素盏鸣尊这一下的攻击,倒像是没入了水中,片刻就没有了动静。

“风神!”天照大御神此时随手一招。

身后那高天原【八百万众神】之中,便有一名满脸煞气,背带九环小擂鼓的庞大身影飞出,直接呼唤出来了狂风,朝着下方的浓雾吹去!

“竟然吹不散!”月读命此刻暗自皱了皱眉头,这浓雾连天照手下的风神也吹不散的话,自然不是普通的浓雾!

月读命的双眼瞳孔顿时变异起来,化作一圈圈螺旋的纹路,直接看了下去!只见他越看越是心惊,脸色直接沉了下来,沉声道:“天照姐姐,这诡异的浓雾把我的瞳孔也遮蔽了……果然诡异无比!”

“月读,连你也……”素盏鸣尊愕然,随后沉默下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天照大御神却做了一个让素盏鸣尊与月读命都惊诧的举动——眼前的天照大御神,竟是直接命令所有的高天原众神,直接投入这浓郁的雾气之中!

八百万众神……其实仅仅只是号称,或许高天原一直存在下去,终有一日能够凑足这样的数字,毕竟万物皆可晋升。但显然不是现在,【八百万众神】现在撑破天有个几万就已经很好。

可即便是几万,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眼下这片浓雾虽然诡异,但占据的地方并不大,要说容纳这几万的【八百万众神】还是不可能。

“月读,须助,你们也不要闲着!”天照大御神冷哼一声,“这是关系到颜无月的安危,此刻不要再打你们心中的鬼心思。不然父神和母神怪罪下来,即便是身为三贵子,也承担不起!”

须助之男,是素盏鸣尊的另外一个名字,只是他并不喜欢别人如此叫唤。此时天照毫无顾忌就直接喊了出来,让素盏鸣尊那鬼面头盔之下的脸容微微一抽。但他也深知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因此直接冷哼一声,却也是十分的干脆,“所有恶鬼,下去!”

见此,月读命也之后命令自己手下的转生妖怪和转生武士一同下去。他确实也不怎么相信,这一片丁点大的雾,能够把三贵子带来的所有部下全部头‘吞’下去不成!

吼!!!吼!!!!

震天般声势,让那些【八百万众神】、恶鬼、转生武士以及转生妖怪们疯狂地冲入这浓雾之中。

如此庞大的阵容,让这些三贵子手下的部署,也是信心满满——只是,它们渐渐发现事情恐怕没有想象之中的简单!

冲入浓雾之中的数量正在疯狂地增加着,可是眼下的这片浓雾却依然没有丝毫的变化!当超过了大步的部队数量都进入了浓雾之后,不少来自高原天的‘众神’们顿时迟疑了起来,硬生生地停顿在了浓雾之外……之后是月读命手下的转生武士和妖怪。

不一会儿之后,即便是以愚蠢著名的恶鬼,也发现了不妥的地方。它们纷纷地也停了下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另外两位三贵子的手下,恶狠狠地挥舞着手上的大棒好像是在说:俺们也不笨!

“放肆!本神可曾让尔等停下!”

猛然,天照大御神一道极为凌厉的声音在四周响起!

这天照大御神统御高天原,所有的【八百万众神】哪个不是被她掌握了真名?

自己的生死就在天照大御神的一念之间啊!

此刻,哪怕眼前这片浓雾是极为危险的地方,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再次冲入——毕竟,冲入浓雾虽说不知道会碰到什么危险,但至少没有证明会带来直接的死亡,可是违抗天照大御神的命令的话,那可是真名被毁啊……

“冲!为了神主!”

不知道那个【八百万众神】高呼了一声,随后高天原的部队便一下子恢复了原本的冲击威势,如同被招惹了蜂巢的蜜蜂似的,疯狂地涌入了那浓雾之中。

“月读,须助!不要有所保留!这都是为了父神和母神所创造的颜无月世界!”天照大御神此时沉声说道:“难道,你们现在还感受不了那世界权能的疯狂变动,我等三贵子的神位已经变得岌岌可危了吗!”

伴随着天照大御神的说话,整个天空猛然间竟是抖动了起来——大地也在此刻开始震动!

“竟然……变天了!”月读命此刻心神震荡,脸色连连变化!

所谓的神位只有三贵子知道,也只有三贵子本身能够感应得到——在颜无月世界,这才是真正的神位,这才是三贵子能够统御四方的根本!别看高天原一个个自称众神,那其实不过是天照大御神搞出来的花样,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谁在撼动这个世界的规则……”素来勇猛著称的素盏鸣尊此刻也大为的惊恐,一种立于悬崖上的惊悚感让他的心头瞬间猛跳!

“恶鬼!下去!给我堆满这片浓雾!”

当下,素盏鸣尊不再犹豫!这些恶鬼众死了,以后还能够慢慢培养,可是如果这天变了,就在没有所谓的素盏鸣尊!

“转生妖怪,转生武士,为了荣耀而战吧!”月读命此刻神情肃穆,螺旋状的瞳孔焕发出了一道奇异的清光!

轰隆!!!

猛然一声巨响,天地之间的动荡此刻竟是再次升级,不远处的一座巨大的山峰,更是在此时直接崩裂!

素盏鸣尊和月读命同时看去,只是感觉此刻自身的神位竟是摇摇欲坠,那加诸在自己身上的世界权能甚至开始变得暴躁不以,好像随时都要脱离控制离开!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看本身斩了!”

素盏鸣尊此时狂怒咆哮了一声,一瞬间便拔出了腰间的武器,一把暗红色的奇异武士刀——十拳剑已经断裂,这武器算是素盏鸣尊收藏之中仅次于十拳剑的一把了。

可正素盏鸣尊极快要冲到这浓雾之中的瞬间,却见这浓雾涌动,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冲破而出!

一道巨大的黑影,接连了八个巨大的头颅,一瞬间从那浓雾之中冲出!八个巨大的头颅此刻分自不同的方向,十六字狰狞的眼睛同时仅盯在了素盏鸣尊的身上!

“八歧……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我不会怕你!!”

素盏鸣尊疯狂地提着手上的宝刀,狠狠地朝着其中一只巨大的蛇头斩去,一刀一刀,可这蛇头砍断之后,竟是马上又再次长出!!!

“啊啊啊啊!!!!!”

……

“须助他……他这是做什么?”

月读命此刻冷汗涔涔,绝美无双的脸一瞬间变成了染病后的灰!在他的眼前,三贵子的素盏鸣尊此刻竟是发了疯似的,握着武器就在那里胡乱地挥舞起来,还一边愤怒地咆哮着!

“难道,须助中了幻术吗?!”月读命想到了这样的可能,便一下子更为的惊恐——要让素盏鸣尊这个杀戮之男也深陷在幻境之中,那这隐藏在背后的黑色——那个盗窃世界的邪魔,到底还有多么恐怖的手段!

“天照,我能不能坐以待毙!如果失去了素盏鸣尊的话,对我们更加的不利!”月读命此刻也顾不上亲热地喊上一句姐姐,直接朝着天照大御神看来,可才看一眼,月读命便皱着眉头,“天照,你这时候笑什么?”

“因为我开心啊。”天照大御神此时露出了一道诡异的笑容,却是指着下方正在发疯了的素盏鸣尊,轻笑道:“月读命,你难道不打算去陪一下素盏鸣尊吗?他可是和你一同成为三贵子的男人呢!”

“天照,你到底说的什么……不对!”月读命一瞬间想到了一种极为恐怖的可能性!

就算真的是世界危机,天照大御神也不会这样的直接,驱使自己所有的部下冲在最前面!她只会用自己的身份,威逼自己和素盏鸣尊先动手!

还有这种奇怪的发言……

“你……你到底是谁?”

“我吗?”天照大御神微微一笑,“我当然是你了,难道不是吗?你看我的样子!”

眼前的天照大御神一瞬间化作了月读命的模样——从外貌到神态,甚至那股淡淡的神威,竟都是一模一样!

“不可能!你这妖邪!”月读命从身上取出一把小太刀,反手握着……天照恐怕早就已经栽倒了,如今素盏鸣尊中了对方的陷阱发狂,他只能够靠自己度过这次的微机!

“你凭你?”’月读命’此时冷笑一声,“你再看看我是谁?!”

‘月读命’再次摇身一变,却是一瞬间化作了身穿白色绛,脸色苍白如血的一名端庄高贵无比的丽人模样!

“伊邪那美……母神!”月读命一怔,猛然惊醒过来:“休要骗我!你这邪魔!”

‘伊邪那美’此时却缓缓地挥手道:“阅读,看见本尊竟然如此无礼,接受惩罚吧!本尊将剥夺你作为三贵子的权能,从现在开始,你就成为凡人吧!”

月读命只感觉身上那神位带来的力量,此时疯狂地流逝着,不过瞬间,他的身体便开始变得干瘪起来,一个个头发掉落……

“这不是我……这不是我!!”

月读命看着自己干瘦如同枯骨般的双手,一下子惊恐地大叫起来,“这不是我!!!不要……不要收回我的力量!母神,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不要收走我的力量!!”

‘伊邪那美’却是一动不动,仅仅只是露出了一开始那诡异的笑容。

……

……

大哲搓了搓自己的下巴,好奇地看着身边的女仆小姐姐,“优夜小姐,这群家伙,一个个傻了么?”

“他们可不傻。”女仆小姐淡然道:“不过是敌不过心中恐惧的东西而已。”

“是嘛……”大哲摇摇头。

眼前漫天满地的,都是那三贵子的部下,什么【八百万众神】,什么恶鬼众,又或者转生武士和妖怪之流的,一个个都像是磕了药一样,一会儿大笑,一会儿大哭,有些甚至大叫,就算是和他有过一次交手的素盏鸣尊,就像是精神病院里面的病号一样。

当然,在这些家中之中,大哲倒是见到了艾瑞克斯身边那个和服少女……貌似叫做美姬来着?

轰隆隆……

大地在此时开始震动起来,只见那前方破败的早稻村之中,一下子裂开了一道裂缝,随后有什么东西疯狂地延伸出来!

像是一根巨柱……是一颗树干!

这树干疯狂地生长着,不过瞬间就已经超过了群山的高度!它甚至还在扩大!与此同时,那下方的根茎更加是疯狂伸出,把一个个的【八百万众神】、恶鬼、转生妖怪和武士等等,尽数吸纳!

这些来自三贵子的部下,直接被根茎吸收,仅仅只是露出了头颅,而这根从大地之中冒出的树干,更是得到了巨大的养分一样,顶端的位置开始长出大量的枝桠……继而是绿叶!

“艾瑞克斯,这就是你的杰作吗?世界级别的噩梦……不错嘛。”优夜此时忽然转身看着自己的身后。

大哲蓦然一惊,急忙忙地也跟着转身,竟是看见那最初来到颜无月的时候碰见的妖异家伙——艾瑞克斯!

“漂亮吗?”艾瑞克斯微微一笑,“我的这个容器。”

一抹粉红从树冠的位置开始出现,然后蔓延到了所有的枝桠之上。

竟是樱花盛放了。

但春天没有到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