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二十二章 在这个雄性主导的社会里

第一百二十二章 在这个雄性主导的社会里

上经初九:潜龙,勿用。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潜龙在渊。

春去秋来,长门三郎专注在剑术上的修炼已经有十五个年头。而他的目标,则是追赶年长于他的兄长。

兄长比他要大上十二岁,并且在十七岁的年纪就已经成为一名武士。如今兄长年纪渐大,而他却正直提升的年纪。

年轻的长门三郎相信,他一定能够获得超过兄长的成就……潜龙在渊,一鸣惊人!

“婚事?”

刚刚锻炼回来的时候,兄长便来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

长门三郎十分惊讶地听着兄长的建议。长门三郎下意识地想到,兄长长门宗近好像他这个年纪的时候,确实已经成家,如今作为侄子的慎二已经快要七岁,来年也是可以学习剑术的年纪。

快要四十岁的长门宗近明显比长门三郎的印象之中要显得老态一些,两鬓处有了白发……什么时候的事情呢?长门三郎却看着兄长两鬓的白发,显得有些走神。

“她叫鸣神春,是神社下一任巫女的继承者。”长门宗近淡然道:“我已经和现任的巫女大人商谈过。鸣神春其实并不是适合接任巫女一职,巫女大人打算再挑选一个合适的人选。鸣神春已经长大成人,也该考虑婚嫁的事情。正好你也到了婚娶的年纪,我就做主帮你答应了这门婚事。”

已经继承了长门家家业的长门宗近,在长门家拥有着不容置疑的权力。长门三郎醉心在剑术的修行,对于自己的婚娶并没有太大的想法。但长兄如父,对于长门宗近的安排,长门三郎虽说说不上期待,但也没有抗拒。

“一切就听兄长的安排吧!”长门三郎直接点了点头。

鸣神春是巫女收养的孩子,早稻村每年一次的祭祀活动中,已经出席了好些次。长门三郎已经见过,确实是一个出色的女人,因此对于兄长的安排,也没有怎么抗拒。

但他更加希冀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兄长,长门家的秘传……请允许我修习吧!我感觉自己的实力已经无法再进一步!”

秘传的奥义,这是长门家立业的根本。当初长门家的祖先,正因为休息了秘传的奥义,才能够在讨取为祸早稻村地区的那只强大的狐妖的战役之中活下来,并且得到了早稻村作为采邑的赏赐。

然而秘传的奥义,只有继承家业的人,才拥有修习和赐予的资格——长门三郎哪怕是长门宗近的同胞兄弟,却也没有修习的资格。

长门宗近打量了长门三郎许久,神情冷漠,最后只是抛下了一句话:“这件事情,等你成婚之后再说。”

长门三郎只能放弃继续追问。

看着长门宗近远离的背影,长门三郎低声自语:“兄长,你就这么怕我会超越你吗?长门家的天……”

……

婚讯很快就已经传出,人们津津乐道着这件事情,长门三郎外出的时候,每到一处都能够听到赞美的声音。

这让他莫名地感觉到了一种烦躁。他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在成婚之前,悄悄地到山上去看一眼自己的未婚妻鸣神春。

用于供奉用的神社,对早稻村的人来说,在熟悉不过。只是来到神社的时候,长门三郎并没有看见这里主持的女巫大人。他在神社的外边等候了一会儿,甚至连鸣神春也未能遇见,但见山上的景色俊美,不禁就痴迷其中。

早几年前,长门三郎外出游历,也到过了不少的地方。若说比这山景色还要秀美的地方自然是很多,但此时却有种比不过的想法——大概是难得感受到了一丝的宁静。

神社的后方有一条通往后面的小径,长门三郎不知不觉走过,当回过身来的时候,倒是来到了一处洞穴之前。

或许村中的孩子小时候也来过这种地方探寻吧?但自小就确立了目标的长门三郎,从幼年开始就致力锻炼自己,从来没有一日让自己放松过。

这神社背后的山洞入口有神社放下的禁条,长门三郎好奇心起,少年心性,当下无所顾忌,翻入其中,渐行渐入,隐约地听到水流的声音,想来这山洞里头应该有水源。

确实拥有一处水源,是一个自然形成的水池。当长门三郎看见这个水池的时候,他想这里的池水,应该是冰凉的。

那么,这时候正在这里清洗身体的人,是否也感觉冰寒?水中正在洗着长发的女人,低垂着头,在点燃的油火的映照之下,就如同是画。

在这里相遇。

水中的她已经发现了长门三郎的到来,脸色微红,双手掩着自己的身体,完全沉入了水中,仅仅露出了脸来。

长门三郎痴迷地看着,他突然发现,兄长安排的这门婚事,十分的好。

长门三郎转过了身去。

但是他却说无意闯入,但即便如此,此生也不会忘记这一幕。

在女人惊诧的目光之下,长门三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拥有泉水的山洞——但并非不再相见。

次日,长门三郎再次到来,却什么地方也没有去,只是在神社前静立良久,鸣神春并没有出来,直到深夜,长门三郎方才离开。

又一日,长门三郎再次到来,几乎是同一时间,也是静立到月落之时,方才离去。

日复一日,斜风细雨时,烈日当空间,风雨无改。

“三郎大人,你不必如此……春即将是你的妻子,并不会怪罪你。”神社的大门某一日终于打开。

“总算见到你了。”长门三郎微微一笑,转身离开,“我明日再来。”

明日来,后日来,依然风雨无改。长门三郎在神社的殿前开始挥动手上练习用的木刀,而鸣神春则是在打扫庭院。

春有繁华,夏有鱼,秋有飞雁而冬有雪洛,在这通往神社的漫长的石阶的来回间,名为日子的它们,就那样过去了。

次年,长门三郎娶鸣神春,刚好是樱花盛放的日子,

新婚燕尔的时间过得很快呢。

长门家也开始修建新宅。

长门家的当家依然还是长门宗近,而到了而学之年的长门慎二,也在长门宗近的指导下,开始修习长门家剑术的秘传奥义。

……

外边爆发了战事的消息,被路过的行脚商传入了早稻村之中。长门三郎忽然来到了长门宗近的面前。

他打量着自己的兄长,却发现兄长两鬓的白发似乎少了一些……只是错觉吗?兄长的气色看起来似乎并不好。

“你打算去建功立业?”长门宗近正在指导长门慎二的修炼,闻言间便挥了挥手,让年幼的长门慎二离开。

“没错,只有在战场之上建功立业,我才能够成为一名真正的武士。”

长门宗近却走到了放置武器的地方,伸手拿起了一把刀,扔到了长门三郎的面前。刀是还没有开锋的,与此同时,长门宗近也拿起了同样没有开缝的武士刀。

“打赢我,我允许你离开,并且会资助你,让你带着本家的人,投入战场。”长门宗近一贯的冷漠:“但是输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不然这件事情就当作没有发生过。”

“兄长,你无法一直保持着巅峰的状态。”长门三郎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把刀拿起。

即便新婚燕尔,他也从未在修习剑术方面有过一点的松懈,甚至每每锻炼到夜深的时候,让鸣神春独守空房。

一剑,长门宗近以超过长门三郎想象的一剑,让长门三郎几乎无法拿稳自己手上尚未开锋的武士刀。

“你赢不了我。”长门宗近像是一座无法超越的大山。

对于长门三郎来说,一直如此。

只是一招……只能抵挡一招?这些年来的苦练……如此的廉价吗?

“不!”长门三郎再次提起武士刀,孤注一掷!

两招,这一次,长门三郎在长门宗近的手上坚持了两招……但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他的武士刀已经被扫落在地上,与此同时,他的手腕处更加有了一抹鲜红色的血痕。

长门三郎吃痛地捂住了自己的伤口,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兄长……为开锋的武士刀,却如此的锋利!

“你偷学了秘传奥义。”长门宗近冷哼一声。

“我……我没有!”

长门宗近冷笑道:“我每日教导慎二,你当我不知道你躲在一旁偷学的事情?三郎,要不是你是我弟弟,就凭你没得到允许就私自偷学秘传奥义的罪名,刚才的一剑,我就会斩断你的手掌,让你这一辈子再也无法拿刀!”

“兄长,我……我……”长门三郎惊恐地跪倒在地上,“兄长,我比慎二更加适合学习长门家的秘传奥义剑术!请让我成为一名真正的武士!”

“把鸣神春送来给我。”

“什么?!”

长门宗近把刀放下,淡然道:“把你妻子送来给我,我可以传授你秘传奥义,并且资助你投身战场建功立业,让你成为武士。”

“长门宗近!!!你怎敢!!”

“别忘了你偷学的事情。”

长门宗近冷漠离开,“只限今晚。”

……

开春之后,长门三郎目无表情地在村民的祝贺之下,领着十人,前往战场从军。

同年,长门鹤子出生。

几年间,长门三郎仅仅只是回来几次,便匆匆离开。

长门鹤子已然六岁,鸣神春病逝,之后长门三郎孤身一人回到长门家中养伤。

“果然只是懦夫。”长门宗近仿佛知道一切,“从今以后,你就如丧家犬留下来吧,你这逃兵之身,那里也去不了。”

“……是。”

……

……

眼前的长门三郎,俨然以为自己身处在梦境之中,看着囚笼内的鸣神春,一点一点地忏悔着自己做过的事情。

“死亡……太恐怖了。”他脸色发白,回忆着战场上的事情,“有人的肠子挂在我的身上,有人的头颅飞向了我。我曾经被埋在了尸体当中,直到夜色,好像有无数的怨灵就在我的身边……我感觉不到一点的温度。回来长门家之后,我甚至一次也未能拿起刀来,一次……也没有。”

“我更加不敢面对你……”长门三郎痛苦地道:“春……我拿你从兄长身上换得的东西,却未能建功立业,最终还只能逃回这个地方。或许我应该死去,然而我却连死亡的勇气也没有。”

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在这静谧的地牢之中,却足够让躲藏着的紫星和莫小飞听得清楚——鸣神春之所以以病逝的原因最终被囚禁在这里,是因为她突然之间疯癫,把长门三郎和长门宗近做过的交易打算与人说出。

那些众人或许早就已经知道的秘密,众人却都不说,世家的门阀内外,一切心知肚明,却容不下如此直白。

“兄长说,不会杀你,但也不会让你再见任何的人……我、我是连反抗的勇气也没有。”长门三郎合上了眼睛,“一次也好,即便只是在梦中,一次也好,让我有勇气……啊!!!”

长门三郎怒吼一声。

“长!门!宗!近!我!不!是!懦!夫!”

他再深深地看了鸣神春一眼,“春!我会把长门宗近的人头提来见你!”

转身,奔跑,这个还以为自己在梦中的男人,才有了勇气。

早在长门三郎疯狂之前,紫星就拉了莫小飞一把,再次躲藏起来,没有让长门三郎发现,直到他一路走出了地牢。

莫小飞和紫星沉默不语。

良久,紫星才淡然道:“这次,时间似乎没有重置。”

莫小飞却黯然地看了长门鹤子一眼,长门三郎做过的事情,很让人气氛,甚至称不上男人。

只是这种事情,哪怕是在电影外的现实世界,历来不少。就算在这文明的社会里头,好像也……

“她应该反抗长门三郎的……”莫小飞幽幽地道。

“在你们雄性主导的社会里头?”紫星却冷笑了一声。

莫小飞深呼吸一口气,却在心中默念着紫星交给他的那段经文。

“长门三郎以为自己还在醉酒后的梦里面……他太激动了。或许真的会去对付长门宗近。”紫星猛然皱起眉头。

莫小飞此刻却突然抬起头来,他伸出了手来,朝着旁边墙壁虚空一抓,却是把一根火把直接抓回到了自己的手中,“我的力量……回来了!”

……

……

樱花树一下子零落了许多,无数的樱花从天空上飘落下来,像是下了一场花雨。

“老板!”

大哲出现在了一处山坡上。

此时洛老板孤身一人地远远眺望着,听到了大哲的声音之后便转过身来。

却见大哲此时扯了扯自己的衣服,然后又嗅了嗅的样子,刚走进两步,然后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又退后了两步。

“怎么了?”洛邱颇为好奇地看着大哲的举动。

“没啥……身上脏!”

洛邱一愣,随后点了点头,“优夜呢?”

“应该很快就回来了,说是处理一些事情。”大哲可不敢说女仆小姐姐这会儿去换洗的事情。

洛邱摇摇头,笑了笑,却忽然道:“大哲,问你一个问题。”

“好,问吧!”

洛老板看着樱花树,低声问:“你会觉得女人,从来都是男人的附庸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