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二十三章 即将掀开的面纱

第一百二十三章 即将掀开的面纱

身处险地,超凡的力量尽失,没有了安身立命的资本,任谁也只能变得不安。哪怕表现得再为冷静,内心总是不能踏实。

几乎就在莫小飞说他的力量回来的瞬间,紫星就尝试着沟通自己的阴贪狼……可最终还是失败。倒是妖力却奇异地恢复了微弱的一丝。

她本来就是重伤,因为追风救助的关系,休养了几天的时间,得以恢复了一些力量。但此时恢复的一丝妖力,却和进入颜无月时间的时间,相差甚远。

“没有完全恢复……”莫小飞很快摇了摇头,“最多就是一成左右。奇怪了……”

紫星却道:“莫大人,既然力量能够恢复一部分,也就代表有全部恢复的机会。而且,这也代表,你我的力量并不是彻底消失。力量之所以一直呼唤不出来,很可能是因为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

莫小飞目光一亮,“也就是说,现在力量能够恢复,是因为压制我的东西消失了?”

紫星并不确定道:“也有可能是这东西便弱了。”

“继续试探鸣神春还是先离开?长门三郎的状态并不好。”莫小飞飞快道:“一旦他找到长门宗近,长门宗近恐怕马上就会从长门三郎的反应之中推测他来过地牢。长门宗近或许会借口从晚宴离开……我多次和长门宗近交手,说实话,就算恢复了这一点,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那真是一个强大得不像话的家伙,明明已经这样年迈的年纪……

紫星此时却皱了皱眉头,“地牢外边,好像有动静……我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气息。”

真因为己身也恢复了一丝妖力的原因,紫星的触觉也变得敏锐起来。莫小飞此时闭上了眼睛,全力地用恢复了力量强化自己的听力,意识好像一瞬间加速,原路折回……

他猛然睁开了眼睛,“长门宗近回来了!”

“这么快!”

……

地上,正确来说,是长门宗近居所的庭院之中,长门宗近正一脸漠然地看着长门三郎。

“宗!近!!”长门三郎发出低沉而压抑的咆哮,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兄长。

“三郎,我不是告诉过你,不允许你靠近地牢,看来你没有好好地听我的话。”长门宗近摇了摇头,“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要不是下人悄悄地告诉我,没有找到你的话,我根本不会借口离开晚宴。你可知道,这是近藤家月姬小姐在场的宴会,对长门家有很大的作用?”

“你一直让人监视我?”长门三郎双眼几欲喷火。

不停攀升的怒火,多年压抑的憎恨,让他甚至分不清现在到底是梦中还是真实。

长门宗近淡然道:“我念你也是长门家的血脉,所以哪怕你成为了逃兵也包容你。可是你实在太不听话了。既然不听话,那就不要留下了吧。”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这笑容让长门三郎只是看了一眼便瞬间冷却下来!

这并不是正常人会拥有的笑容!

与此同时,长门三郎更加是看见长门宗近的脸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些奇异白色细长胡须,与此同时,长门宗近的身后好像有什么正在摇摆着……像是尾巴!

“宗近……你……你到底是什么!”

“哦?”长门宗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随后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接着淡然道:“快要满月了,今晚也沾酒,看来未能控制好。不过无妨,毕竟我已经决定今晚就决绝你。”

“妖怪……”长门三郎顿时打了一个寒颤,“你不是我兄长!你是妖怪!或者……是你附身在了我兄长的身上!”

这样的想法,让长门三郎想明白了许多事情!

他的兄长突然之间索要自己的妻子开始,长门三郎就感觉到自己的兄长极为陌生……只是那时候他为了能够得到资助以及长门家的秘传奥义,却是鬼迷心窍般地献上了自己的妻子鸣神春,如今悔恨得无以复加。

长门宗近就像是一个恶魔一样,甚至开始打造‘长生地宫’,更甚的是,自从从战场是逃离回来之后,因为恐惧这件事情被世人知道,长门三郎甚至蒙昧自己的良心,一直以来,都替长门宗近悄悄地处理那些想要对抗‘诅咒’,私自逃离的村中人,造成他们被诅咒惩罚而死亡的模样。

“附身妖怪?你根本不懂。”长门宗近此时摇了摇头,“长门家的真正秘传,你又怎能明白?”

长门宗近并不愿意再给长门三郎多说,目光忽然一愣,却是露出了诡异的青光,与此同时,长门宗近的手掌张开,一团暗青色的火焰就这样凭空出现。

“这是妖狐之火,放心,我会让你感觉不到痛苦的。”长门宗近才刚刚说完,便瞬间挥手,暗青色的‘妖狐之火’直接弹射在了长门三郎的身上。

只是这所谓的‘妖狐之火’却直接没入了长门三郎的身体之中。

此时,长门三郎惊疑不定地看着自己的胸膛,甚至急忙忙地拉开了身上的衣服,却还是看不见任意一点的伤痕。

果然……还是在做梦。

因为对兄长的恨意,所以直接把他看作是妖怪一样吗……长门三郎摇了摇头,这种梦,还是醒过来吧。

醒来之后……一切,还是会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但转眼之间,一种远比在战场上被敌对的士兵刀尖击中要害的痛苦,瞬间淹没了长门三郎的神经!

火……他的身上,冒出了大量青色的火!这些火直接焚烧了他的整个身体!

无法形容的剧痛!

长门三郎直接倒在了地上,手掌抓紧庭院的杂草,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抬头看去,看见的却是长门宗近越发妖异的模样……无数的疑问,此刻却无法说出。

长门宗近此时走进,看着长门三郎绝望的目光,淡然道:“看在你也是长门家人的份上,告诉你真相吧。我是长门宗近,并没有让妖怪附身。我仅仅只是得到了妖狐之力而已。至于方法……你不用知道。”

“宗……近……”长门三郎想要伸手朝着长门宗近的腿抓去。

没能抓住,一切落空。

春……对不住……最后还是未能……

……

与此同时,一路追寻而来的紫星和莫小飞,正躲藏在长门宗近的卧室当中,透过窗户的空隙,目睹了所发生的一切。

“长门宗近,居然是妖怪?”莫小飞压低了声音……但这样,却也解释了长门宗近过分强大,不像是普通人的原因!

“很奇怪……妖怪的气息怎么会这样的杂乱?”紫星却皱紧眉头,目光锁死在长门宗近的身上,露出了极为不解的神情。

长门宗近用脚提了一下长门三郎的尸体,确定人已经死透了之后,才忽然皱了皱眉头,“谁躲着吗?”

莫小飞心头一紧,以为自己躲藏的地方已经被长门宗近发现,甚至做好了反抗的准备……不料长门宗近此时却是猛然朝着庭院的一颗古树方向看去!

“狐妖,你竟敢残杀人类?”

然而另一道清柔的声音却是响起,而那古树下方,也走出了一道人影……莫小飞用力看去,却惊道:“怎么会是她……她怎么在这里?!”

紫星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莫小飞连忙道:“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女神。你知道的,因为失去了力量,我已经很久没有理会她了。只是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她好像也恢复了力量。”

紫星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并且神情凝重地看去。

而此时,从古树下走出的,正是和莫小飞同一时间沦陷在早稻村时间重置当中的市寸鸠姬命!

“我感觉到一股微弱的妖气,心想会是谁……原来是你这只狐妖在这里残杀无辜。”市寸鸠姬命一脸寒霜,不怒自威……神威!

“神?”长门宗近皱了皱眉头,神情凝重了一些,却依然镇定,“你很弱,我能够感觉到。这点神威,对我没有作用。”

“哼,狂妄!你根本不知道神的力量是什么!”市寸鸠姬命再次冷哼一声。

她目前的状态确实十分不好,神力空虚,然而作为天照大御神所生下的宗像三女神之一,沾染的本来就是天照这位太阳女神的气息,对于一切的妖邪都有极强的克制!

“不过是伪物而已。”长门宗近的脸上再次露出一种诡异的笑容。

青色的‘妖狐之火’再次出现在长门宗近的掌心之中。市寸鸠姬命不久之前已经亲眼见过长门宗近这‘妖狐之火’的诡异,当下不敢大意。

她的双手推出,在身前放下了一个能够低语攻击的结界!

这是能够抵挡大部分妖邪之物的结界,力量的来源并非神力,而是她身上所佩戴的天照大御神所赐下的神物!正因为拥有这样的宝物,市寸鸠姬命才会在神力空虚的状态之下,依然无惧长门宗近这样的‘妖怪’!

嗤嗤……嗤!

青色的‘妖狐之火’直接附在市寸鸠姬命的结界之上,疯狂地燃烧起来!

侵入!

让市寸鸠姬命不可思议的事情,悄然发生!这种妖狐之火,竟是轻松地撕开了她那重宝释放的结界,直接粘附到了她的身上!

“这到底是什么火!”

这妖狐之火瞬间蔓延她的全身,并且开始煅烧她的神体!伴随着庞大的痛苦,市寸鸠姬命瞬间就跪倒了在地上。

但毕竟不同于长门三郎这样的凡人之躯,此刻的市寸鸠姬命依然还在苦苦地支撑着。

只是,市寸鸠姬命的意识在‘妖狐之火’的攻击之下,很快就开始散失,她并没有坚持多久的时间,便直接昏倒了过去。

长门宗近此时走到了市寸鸠姬命的面前,翻开了她的身体,却是一身不吭就把市寸鸠姬命给提了起啦。

长门宗近此时看了一眼天上即将到来的满月,忽然诡笑了一声,便那样抱起了市寸鸠姬命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之中。

莫小飞与紫星此时尽量地隐藏着,屏住了所有的呼吸……长门宗近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居室还藏着外来之人,直接抱着市寸鸠姬命的身体,便从卧室的密道走入了宅子的地牢之中。

“那到底是什么火……妖狐之火,太恐怕了!”莫小飞此时有些忌惮,不知道自己的超能如果全部恢复的话,能不能够抵挡下来。

紫星此时却自言自语道:“这种青色的火,怎么和神州狐族传说中的青莲业火如此相似……”

“青莲业火?”

见长门宗近已经进入了地牢,莫小飞此时说话也稍微大声看了一丝。

紫星点了点头:“青莲业火是神州狐妖一族才能够掌握的一种奇异的火焰。最早可以追溯到殷商时期……妲己你知道吗?”

“封神演义?”莫小飞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可这不是小说……虚构的?”

“莫大人,神州比你想象的还要庞大得多。”紫星摇了摇头:“关于这种事情,此时不方便细说。不过你想要知道的话,可以回去问一问龙君大人。神州龙君,所知道的必定比我贪狼一族的记载要多。”

莫小飞知道紫星似乎是心中另有顾虑的地方,因此并没有马上追问,只是心中打算,要是能够安全回去的话,一定要好好地磨一磨自己的老师。

二人就在这卧室之中各自有各自的心思,但有一件事情,却是让莫小飞十分欣喜的——时间,到目前位置,时间都没有重置……而长门家的秘密,似乎已经掀开了一角。

莫小飞下意识地朝着长门鹤子看去……她却是到现在也没能清醒过来。

如果颜无月世界和电影世界的剧情依然有着联系的话……那么几天之后,莫小飞重置的时间一直无法达到的那一天,长门鹤子是否还会离奇死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紫星叹了口气道:“我想我们先离开吧,这长门宗近恐怕短时间也不会出来。”

莫小飞点点头……这次,他也想要看看,到底三天之后,时间会不会重置,此时如果鲁莽地和长门宗近接触,并不明智——双方的实力对比有些悬殊了,因此每一步都只能够思考再三才能够行动。

“先把长门鹤子送回去。长门宗近应该还没有发现宴会上的近藤月姬是假扮的……这次你也没有暴露,我们还可以暂时留在长门家中。”紫星看着莫小飞,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好!”

……

……

惊鸟飞出林中。

背后是巨大无比的樱花树,而前方则是古旧苍老的神社,刚刚走完了通往神社台阶的最后一级的女仆小姐,此时便夹在了这两者之间。

优夜只是看了一眼神社,然后又看了一眼那神社前用来挂上祈愿牌子的木栏,便直接越过了神社,从神社背后的小径往神社之后走去。

不久之后,优夜来到了一处山洞的入口前,洞口挂着封印用的绳子。

优夜往前走了一步,身体便直接出现在山洞之内。

当她来到了山洞深处的池水边缘的时候,却已经早早就有谁来到了这里……穿着洁白的和服。

面前这位神社的年轻巫女,此时正跪坐在地上,双手捧着小小的水盆,正从水池之中装着水,朝着自己的身体冲刷着。

“是你?”年轻的巫女张了张口。

大概因为对方也是女性的关系,所以此时哪怕身上单薄的白色和服在池水的冲刷之下,隐约地让自己的肌肤露出,也并没有太过在意。

真是一具青涩的身体呢……

女仆小姐微微一笑,轻声道:“我可以借用一下这里的池水吗?这里的池水不错,似乎有点洗涤不洁之物的作用呢。”

年轻的巫女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沉思什么,最后轻轻点了点头。

“谢谢。”

优夜还了一礼,便伸手拉开了领口处的女仆服的带子,略显得厚重的黑白色女仆服装,便瞬间滑落,年轻的巫女下意识地偏过头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