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三十一章 祸端(4)

第一百三十一章 祸端(4)

不知道合适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长门宗近一头坠入了长门家的旧宅之中——在这之前,他承受了来自身穿火红色袍子的半妖的一击重拳。

轻松地撞破了屋子的顶梁,然后撞破地板,长门宗近爬起来的瞬间,直接吐了一口浓郁的鲜血。

好强。

这是他心中唯一的感受。

不……不是对方太强,而是他在不断地变得弱小!

长门宗近有点艰难地看着自己的手掌——从这里开始,手掌上的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淡化的痕迹。

会消失……

莫名的恐惧让长门宗近有种渺小的感觉。而此时,来自那只半妖和武士的威胁,依然存在……绝对不能在这里倒下。

身体踉踉跄跄地,长门宗近飞快地朝着前方摸去。

就在他逃离之后的短时间内,屋顶上的洞口处,两道身影同时落下。追风看着的是长门宗近砸出来的坑,而莫小飞却在环顾四周,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追风,你感觉怎样?”莫小飞此时忽然看了追风一眼,见他的脸色稍微有些发白。

“有点累。”追风也没有隐瞒,直接道:“刚才我的力量提升,算是一种秘法吧,所以要付出点代价就是。当然,也因为我本身不够强的关系!不过大哥,我以后一定会加紧锻炼自己的!”

莫小飞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随手地拍了拍追风的肩膀,后又摸了摸他的脑袋。不管是在主现世还是在这个颜无月世界,莫小飞的模样都比追风要大不少。

“奇怪,我真没嗅不到那怪家伙的味道?”追风这时候皱了皱眉头,“怎么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

莫小飞点了点头道:“事实上,我也感觉他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不过我想,我可能知道他回去什么地方……既然他最后还是逃回长门家的话,恐怕就只能去那个地方了。追风,等会记得小心点,这长门家,应该还存在这一种恐怖的东西!跟我来吧!”

莫小飞要去的地方,自然就是长门家的地牢!

……

地牢之中存在着两条的通道。

长门宗近跌跌碰碰地终于打开了地牢的入口。当来到分岔路的时候,长门宗近隐约听到了通往‘长生地宫’的方向处传来的声音。他知道此时在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此刻却没有任何关注的打算。

他选择通往另外一个的方向。

扶着墙壁,每走一步,对于长门宗近来说,都是一种极为沉重的负担……看着已经蔓延到了手臂上的淡化痕迹,长门宗近脸上着急和惶恐不安的神色更为的明显。

我不会死……我才是最强大的……

信念在支撑着这具渐渐淡去的身体——当长门宗近来到通道尽头的时候,他直接伸手摸着墙壁上的某块砖石,尽头处的墙壁自动向两边收缩,长门宗近深呼吸一口气,飞快地走入其中,他甚至没有打算要关闭这里。

他知道那只半妖和武士临时组成的队伍,此时就穷追在背后,任何一点的时间都无法浪费!

我不会输……放弃了人之身……我绝对不会输!

一道道青色的火团,伴随着长门宗近的走过而出现。这里的地板打磨得光华,而四周则是添加了大量用于支撑的木梁。

通道尽头入口之中的这个地方,有着一丝丝青色如烟雾如雾的气体,它们正在缓缓地流动着。不知何是否错觉的关系,当身体沉浸在这些青色烟雾当中的时候,长门宗近有种精神一振的感觉。

眼前有一四方池,池中充满了黑色的,泥浆似的物质,而就在这四方池的中央之处,赫然有着一具女人的尸体。

浑身早就已经赤裸,可暴漏出来的却并非美好的肌肤,而是被什么东西腐蚀似的血肉!

女人死亡之前,恐怕是处于极度的惊恐之中,残留的半张还算完好的脸上,是让人看见之后就会冷汗直冒的惊悚表情……这赫然就是不久之前被长门宗近抓来的那位宗像三女神之一的市寸鸠姬命!

此时,市寸鸠姬命的尸体就这样‘浮’在了这四方池的黑色物质之上,瞪大的眼睛直盯着上方。可是长门宗近却看也不看一眼,他的身子已经又淡化了许多,并且变得十分的虚弱。他甚至无法让自己做出站立这样最简单的动作。他的半个身体都已经趴在了四方池的边上,并且伸出手插入了这黑色的物质当中,正在努力地想要从里面捞出什么!

一道低呼的声音传来!

“这是究竟是什么东西!”

长门宗近勉强地回头头去,看着那已经出现在自己背后的半妖和武士二人组合,忽然诡笑了一声……他已经快要找到那东西了!

还需要一点时间,只要一点点的时间……

“这就是长门家最大的秘密。”长门宗近看着这俩要讨取自己的家伙,沉声道:“吃惊吗?我长门家伟大的研究!长门家真正的秘传奥义!”

莫小飞脸色难看起来,眼尖的他已经看见了四方池之中那位女神此时的惨况——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残忍的手段,“你……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不过是让‘它’吞噬新鲜的血肉罢了。”长门宗近冷笑道:“只有不断地吞噬新鲜的血肉,‘它’才能够保持一定的活性,才不至于真正的死亡。”

“它?”追风这时候皱了皱眉头,“这房间到处都充斥着的妖气,和你身上的很似……这就是你那身力量的来源?”

“不错!”长门宗近哈哈一笑,“我的祖先,曾经参与讨取了一头强大的狐妖!狐妖当初死亡之后,四分五裂!它的灵魂被一名强大的阴阳师封印带走。而我的祖先因为有功劳,也被赏赐了早稻村的这块土地。不过!当初我长门一家死伤巨大,最终只是换来了这样一块小小的土地,而不管是近藤家的武士,或者是别的豪族,只不过是摇旗助威的角色,却获得大量的赐予!长门家不服!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在和狐妖决战的地方,找到了‘它’!”

追风对于这幺蛾子的长门家过往没有任何的兴趣,只是对于‘它’感到兴趣,“它……到底是什么!”

“心脏!”长门宗近脸上露出了一抹狂热,“谁也想不到,狐妖的心脏被长门家得到了!而且还是一颗仍旧跳动的心脏!经过几代人的研究,我们终于获得了从这颗心脏之上获得强大力量的方法!”

说道这里,长门宗近此时直接撕裂了身上仅剩下的衣服碎片!

他的腹部出,露出了一道如同百足蜈蚣般的伤口!长门宗近如同入魔般,疯狂大笑道:“看见了没有!只要把狐妖心脏的肉放入自己的身体,长门家就能够获得强大的力量啊!”

“你居然吞噬妖怪的血肉……”追风此时看着长门宗近,一种本能的杀意徒然出现。

然而,一瞬间,刚刚来到颜无月世界,在那路边小茶寮发生的一幕却在追风的脑海之中闪过……那一张张看着他却惊恐的脸。

——“求求你……不要吃了我。”

“妖怪能吃人,人为什么不能够吃妖怪!!”长门宗近咆哮一声!

妖怪吃人,不管是在主现世还是颜无月都存在着。

妖怪既然能够吃人,人为什么不能吃掉妖怪?

追风的肩膀却忽然之间一沉,却是被莫小飞用力地拍了一下。追风猛然一惊,才发现自己的后背不知道什么时候惊出一身的冷汗。

他深呼吸一口气,朝着莫小飞点了点头,低声道:“大哥,我没事的……只是感觉,我们,真的不可以……”

“以后再说。”莫小飞目光坚定道:“现在我们的敌人是他!”

莫小飞此时死死地盯着长门宗近,重置一年时间,因为实力悬殊,每次都无法从长门宗近的口中知道真想,而如今却是最好的机会,他不愿意放过。

“长门宗近……村中的那些突然死去的老人,说是说因为诅咒而死,但其实……他们是被你用来喂养这池子之中的它……那狐妖的心脏吧!”

长门宗近诧异地看了莫小飞一眼,不知道这武士的来历,却也冷哼道:“弱小的人,也就只有沦为食物的价值了。”

莫小飞捏了捏拳头,怒道:“那‘长生地宫’又是什么回事!”

“单凭普通人的血肉如何足够让‘它’充满活性?我们需要大量的强大之物来喂养‘它’!”长门宗近淡然道:“黑市上充斥着大量被讨取的妖怪的身上的材料,那才是喂养的好东西。但是这需要大量的财富。‘地宫’的存在就自然出现了。另一方面,通过交合,堕落在极乐深渊之中的男女会散发出一种……算了,这些说了你们也不懂!”

“长门宗近!!”莫小飞额头之上忽然青根暴涨,一股沉重的压力自他的身体为中心四散而出,“你竟然……”

追风同样感觉到身体的沉重,不知道这股压力到底从何处而来,只是感觉一定和自己的大哥有关。

但长门宗近却忽然狂笑着站起身来,“愚蠢的人啊,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和你们说这么多……我已经找到‘它’了!!”

只见站起来的长门宗近的手掌之上,赫然拿着一颗四个拳头大小的心脏……那心脏的血管处依然还在吐着一些黑色的物质,而更加骇人的是,这颗心脏竟然还在跳动!

“不愧是女神的肉体,还没有喂养完毕,竟然跳动得这么利害!你可从来没有如此的新鲜过啊……只是一块狐妖心脏的肉已经让我获得强大的力量!那么如果我把它彻底吞下的话……”长门宗近的嘴巴猛然裂开,声音已经尖锐得几乎丧失原本的音色,“我到底会获得怎样强大的力量!!”

他朝着这颗跳动的心脏,疯狂地咬去!

只是长门宗近却猛然只见感觉手掌一轻,那即将被咬下的心脏竟是消失不见……不可能!

长门宗近惊愕定格着自己,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只见那可狐妖的心脏此时在半空之中往上升起,然后直接坠落,最终落入了另一只手掌之中——落入了半妖……落入了追风的手掌之中。

“你是不是白痴啊?追风大爷我的速度你忘记了?”追风得意地把这心脏托在手掌上,接着直接朝着长门宗近竖起了顺位的第三个手指,“傻老吊!”

“我的心脏!还给我!!”

“呸,这种东西!”追风吐了一口,直接把心脏往地上一摔,毫不迟疑地抬脚踩了过去!

就如同才踩着的是一个西瓜……一瞬间,跳动的狐妖心脏直接被追风踩得得破裂,那些黑色的物质带着碎裂的血肉,四处飞溅!

“我的心脏……还给我……啊啊啊啊啊!!!”

长门宗近猛然疯狂地冲上前来,但却并不是发出攻击,而是直接趴在了地上,“我的心脏!!我的!!都是我的!!!”

竟是把地上碎裂的血肉捡起,如同饥饿之人,疯狂地往自己的嘴巴塞入!

“他已经疯掉了。”追风皱眉看了一眼,此刻的长门宗近却显得异常的可怜……只是同时他的身体却开始再次淡化!

这次的淡化,却让莫小飞和追风也同时注意到了。

猛然,一道刺耳的尖叫声响声……整个地宫此刻,竟是疯狂地震动起来!

“是……长生地宫那边传来的!”

“大哥,这好像要塌了!”

两人几乎同一时间对说着。莫小飞一皱眉,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从这地方冲出,追风来不及细问,却也毫不犹豫地跟上。

“救救我!救救我……”

身后却传来了长门宗近虚弱的叫声,追风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长门宗近此时倒在地上,身体依然淡化得几乎看不见似的,伸出手来……

“别抓了,没有人会给你伸出手的。”追风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你什么也抓不住。”

碎裂的石头,直接砸落在了长门宗近的身上,淹没了他。

……

……

花白的肉体就在眼前不断地交缠。

不管看过多少次,长门慎二始终都感觉到眼前的这些景象异常的丑陋。只是没有办法,这是父亲的吩咐……父对于子的无上的权力。

或许已经过于麻木,长门慎二即便是厌恶这个地方,但也没有到抗拒的地方。

或许当他也娶妻生子之后,继承了长门家的家业,也会如此的吩咐自己的后代……那种对家庭的掌控,到底是怎么美妙的感觉?

长门慎二此时看着自己手上拿着的一颗珠子。听说这珠子是祖先当初发现这个地方的时候顺带发现的,经过研究,它能够吸收男女交合的时候所产生的愉悦的力量。

不知道为什么,长门宗近十分需要这颗珠子的力量。

或许等自己真正继承了长门家之中,他也会得到这颗珠子的秘密,甚至也如同父亲一样的强大吧?

“嗯啊……”

淫邪的声音在地上响起,一名差不都完全丧失了甚至的村女,此时从地上抱着了长门慎二的腿部,一脸痴态,伸出了舌头。

哼!

他只是冷哼一声,直接把这女人踢开。但是踢开的女人却丝毫不知道似的,似乎抓住了什么,便疯狂地扑了上去……那是一个也沉浸在极乐之中的男人。

女人,果然只是工具。

长门慎二摇了摇头。

“啊……鹤子小姐,是你吗……嗯……啊……好舒服……”

猛然间,长门慎二听到了阿绣的声音,他心中一怔,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便下意识地朝着那地宫的入口看去。

长门鹤子抱着一本书,静静地站在了地宫的入口。

而她的前方,阿绣此时正在一个疯狂的男人的身下悲鸣似的呻吟着……但似乎看起来充满了快乐。

身体趴在了地上,阿绣用力地仰起头来,双手抓住了地板,目光散乱,“鹤子小姐……你也过来吧……鹤子小姐……好舒服……”

啪——!

长门鹤子抱着的那本书不知道什么时候跌落。

她缓缓地后退了一步。

她发出了一道尖叫的声音……于是,整个地宫便开始震动起来!

整个长门家的旧宅此时瞬间倒塌,地牢上的支教支撑不住,石头纷纷坠落……崩裂,‘长生地宫’出,直接裂开了一个通往地上的大洞。

外边是高悬的圆月了。

……

“这里怎么会……这里到底!”

莫小飞凭着记忆,一路上以超能挡住那些坠落的泥石,直到来到了地宫的入口处,“长门鹤子……你怎么在这里?”

这孩子不是昏迷不醒?

“大哥,这是谁?”追风皱着眉头问了问。

莫小飞却是关心地蹲下身来,摇动着长门鹤子的双肩,却见长门鹤子目光无神地抬起头来,好像是什么也看不见似的……目光已经失去了焦距,变得空洞无物。

“死女人?”追风一惊,下意识低呼:“怎么变得这么小……”

追风并没有感觉自己有任何一丝认错的可能,哪怕她比自己所见的那个年轻的巫女要幼小,但看见的第一眼便已经认了出来。

与此同时,一丝丝青色的妖力却从长门鹤子的身上散发而出。

这一丝丝的妖力,竟是远比长门宗近要浓郁……要更为的纯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